梦回1978?英媒警惕“滞胀的幽灵正在英国经济上空盘旋”

BBCCNN
楼主 (未名空间)

“才刚刚从18个月的疫情寒冬中恢复过来,英国人突然发现他们的国家患上了上世纪70年代的旧病。”

  加油站排长队、油价飙升、超市货架空空如也。。。。。。随着英国供应链危机的蔓延,近期全英燃油、食品等各类生产、生活物资陷入短缺;飙升的通胀率,持续走弱的英镑汇率,让西方媒体回忆起了上世纪70年代的那场经济危机。

  后疫情时代,亟待提振的英国经济表现却持续疲软。官方数据显示,英国一季度
GDP环比下滑1.6%,二季度GDP比2019年四季度疫情暴发前的水平低4.4%。严峻形势下,英国央行不得不将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长预期从2.9%下调到2.1%。

  而与此同时,英国CPI和通胀指数却一路走高。英国央行预测,预计到今年年底,
英国通胀率将超过4%。。。。。。

  “一降一升”间,英国媒体直言不讳地发出了警告——英国经济正在面临经历又一波“滞涨(stagflation)”的真实风险。美国《纽约时报》更直接点名英国政府:“
70年代是二战后英国最黯淡的日子:仅仅考虑到那场危机回归的可能,也足以让英国政府的领导人不寒而栗。”

  梦回1978?英媒警惕“滞涨的幽灵正在英国经济上空盘旋”

  上世纪70年代,英国政府坚持凯恩斯主义政策,实施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刺激需求,受刺激政策的影响,英国通胀严重,企业大面积亏损,公共债务不断攀升。自上世纪70年代后,英国经济陷入了长达10年之久的滞涨期,被一些经济学家戏称为“英国病(British Disease)”。期间,1978年末至1979年初的那个冬天令英国人难忘,来自公
共服务领域工人因薪资问题持续罢工,导致医疗、运输、回收等领域停摆,卡车司机罢工供暖用煤油难以送达。而时任英国首相的卡拉汉却因工党内斗无法给出解决方案。对于这一系列的社会乱象,史称“不满的冬天(取自莎士比亚剧作《理查德三世》开场对白)”。

  九月中旬英国汽油短缺加油站排起长龙(左)以及上世纪70年代英国汽油荒 每日
邮报制图

  1971年1月英国市场商品短缺(左)以及2021年3月英国市场商品短缺(右) 观察
者网制图

  如今此行此景,令一种外媒发出预警,英国21世纪版的“不满的冬天”,或无法避免。

  纽约时报:在英国,攀升的物价及商品短缺让人梦回上世纪70年代的不安

  伦敦城市大学:新的不满的冬天或无法避免

  独立报:该如何阻挡财政不满之冬天

  每日邮报:汽油短缺供应链遭受危机,英国经济增长缓慢但通胀升高,英国恐步入“滞涨”

  在经济学中,“滞涨”通常伴随着高通胀、高失业及不景气的经济。通俗而言,即物价上升,但经济停滞不前,他是通货膨胀长期发展的结果。而在英媒看来,如今的英国正面临着这样的危机。

  “由于原材料价格上涨和劳动力的严重短缺,英国生产活动受到严重限制,消费需求疲软,拖累了整体增长。”英国《金融城早报》(City Am)形容,“英国私营部门
如今正经历着冬季疫情封锁以来最难熬的一个月,这进一步证明了经济复苏所面临的的巨大阻力。”

  由英国脱欧引发的“司机荒”,已然演变成了一场供应链危机,首当其中的便是燃油供应。连日来,全英多地发生了汽油挤兑潮,致使该国主要城市多达90%加油站的汽
油售罄。英国《卫报》称,不止是汽油,从鸡肉到奶昔,再到床垫,各种物资的短缺已经让英国人焦头烂额。

  今年9月,IHS Markit/CIPS英国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连续第四个月下
滑,由8月的54.8跌至54.1,创今年2月以来新低。数据显示,英国服务业和制造业都在放缓。9月服务业PMI从8月的55.0降至54.6,为2月以来最低。服务业企业的商业预期降至九个月低点。9月制造业PMI从8月的60.3降至56.3,同样是2月以来最低。

伦敦《金融城市报》:滞涨幽灵笼罩着英国经济

  “调查也表明企业活动正日益受到原材料和劳动力短缺的限制,这在制造业中最为明显,但在一些服务企业中也是如此。”编制PMI数据的IHS Markit首席商业经济学家
克里斯·威廉姆森(Chris Williamson)说。

  路透社分析,尽管英国9月的PMI指数依然高于50这一荣枯分水线,但指数的持续下滑显然受到了供应链延迟的影响。一些业内受访者表示,原材料短缺、航运延误、港口积压、脱欧和物流行业的用人荒,都冲击着供应链,导致成本上升。上月另一项调查显示,英国几乎所有中小制造商都在承受着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

当地时间9月25日,英国一处加油站打出“油品售罄”的标识。图自澎湃影像

  德意志银行外汇策略师什里亚斯·戈帕尔(Shreyas Gopal)表示,燃料短缺“增
加了英国在短期内陷入经济停滞的尾部风险”。即便真的像英国政府和业界预测的那样,对燃油的恐慌性抢购在本周末就会停止,但英国更多的结构性供应问题依然存在。

  “从某种程度上讲,燃油短缺只是目前英国用工荒所导致的最严重的现象。”戈帕尔说,最近几天的恐慌性抢购汽油是更广泛供应链问题的征兆,这些问题将成为英国经济从疫情中复苏的拦路虎。

  克里斯·威廉姆森则警告称,“9月PMI数据将加剧人们对英国经济正走向一波‘滞胀’的担忧,经济增长继续呈现下滑态势,而物价则飙升至更高水平。”

  根据英国《泰晤士报》的数据,截至今年8月,衡量通胀水平的英国消费者价格指
数(CPI)上升至3.2%,相比7月增长了1.2个百分点,这是英国自1997年开始统计CPI以来的最大涨幅。

《金融时报》:燃油危机引发英镑下跌,凸显了外界对英国经济的担忧

  而据《金融时报》分析,由于投资者担心席卷英国的燃料危机可能导致该国经济增长急剧放缓,同时刺激通胀飙升,英镑兑美元汇率当地时间28日跌至8个月以来的最低
点。当天,英镑兑美元一度下跌1.2%,至1英镑兑1.353美元,这既是今年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也是今年1月份以来的最低点。

  “看看今天的英镑,像极了滞涨。”三菱日联金融集团(MUFG)全球市场研究主管德里克·赫尔潘尼(Derek Halpenny)说。

  “这波下跌意味着英镑已经完全丧失了今年初的强势。”《金融时报》指出,当时曾有不少投资者押注英国的复苏速度可能会领先于其他国家,但目前看来打错了算盘。

  “随着英国通胀水平不断推高,滞涨的幽灵正在英国经济上空盘旋。对英国家庭而言,这将意味着无法逃避的财务痛苦。”

  英国央行行长:加息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尽管英国经济面临的通胀压力急剧增大,但英国央行仍将利率保持在0.1%的历史低位。此前曾有英国经济学家预计,该国央行将继续保持这一利率不变,并不会调整其量化宽松(QE)计划。

  据《泰晤士报》报道,受新冠疫情影响,控制英国货币政策的英格兰银行在去年3
月曾两度降息,将利率从0.75%降至0.1%。目的是鼓励家庭消费,低利率还将允许企业
以更低的利率获得贷款,所有这些指向了一个目的——刺激经济。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危机正在酝酿:生产供应无法满足需求增长,消费价格继续上涨,经济产出和增长将保持在低位,家庭负担会继续上升,失业率将居高不下,“这些或许受到了低利率的支撑”。

  德里克·赫尔潘尼说:“市场开始担心,在如今相当疲弱的经济背景下,英国央行会被迫收紧政策。”

  尽管在上月,英国央行投票决定维持0.1%的低利率不变,但最近他们开始“松口”了。

  当地时间23日,英国央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其货币政策委员会一致投票决定将央行的政策利率维持在 0.1% 的历史低位,购债目标维持在8750亿英镑,同时下调GDP增
长预期,金融市场预测英国央行可能把首次加息提前到明年3月。声明预测,到今年底
英国通胀率可能将进一步推升至4%。

  本周一(27日),英国央行行长安德鲁·贝利放风称,他和货币政策委员会其他成员均认为,加息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我们所有人一致认为,需要适度收紧政策,才能在中期实现可持续的控制通胀的目标。最近的情况似乎证明了这种必要。虽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我们正在密切关注局势。”贝利同时强调,“如果有必要,我们将通过利率来应对通胀,而不会通过量化宽松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