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度执行力高的不可持续性

w
wuhandong
楼主 (未名空间)

有时候看到国内抗疫执行力之高,也有点不可思议之感。一个地方出现一个感染者,上千万人口的城市说封就封了,马上开始普查。几乎每家门口都会出现人监督,上千万人的普检说干就干,也用不了几天。常常十天半个月,该地的疫情就解决了,通常会伴随着一些官员被撤职,然后该地又恢复原状,可以不戴口罩自由通行了。

回观美加,那可是不一般的情景。我在加拿大经历过一次隔离,一共14天在家,第一,八天隔离机构会邮寄给我一个采集盒,通过网上一个类似Zoom的软件,约到后有人看着你采集完标本,放在备好的回寄邮包,邮递公司会自动取回。以后每天只要电话报告一下有没有症状即可,没有任何人,任何追踪App来监视你。唯一要担忧的是,如果外出
出了车祸被逮住了,那可是违反了隔离法,要承受8000元的罚款或留下刑事纪录的惩罚。总之,这种隔离没有任何强制性,执行全靠自觉,因为人性总是会见缝插针利用制度的弱点,因此执行力肯定不如中国的隔离制度。

我的准儿媳是加拿大的家庭医生,和我讲了参加疫苗注射的情况。每个疫苗注射点,通常医生护士有二十人左右,医生每小时200元,护士50元,还有几十人的注册,保安,
试剂准备等人员,都是要钱的,这样算下来,光工资支出一天一个点就得有十万左右。整个加拿大得有上百个多点,就算100个吧,那一天的开销就得一千万了。这只是个
3000多万人口的国家,搞这么一种不严格的抗疫措施,也搞得劳民伤财,效果也不怎么好。

中国进行过全民普测,全城封闭的千万人口城市何止十个,有的还多次普测,在大冬天的,经常会出现可歌可泣的事迹。但这些执行都需要人,需要钱的,就算把钱由加元变成人民币,也是个天文数字了,更何况中国实施的力度岂是加拿大可比的。不说成本,也不谈结果,光是那么多人竟然被动员起来,那么多人承受这种折腾,在美加也是难以想象的。

拜登总统发布了一个总统令,要求所有雇员超过100人的公司都必须强制打疫苗,结果
被抗诉违宪,不了了之,更别说封城了!在中国,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中国制度上的执行力,我认为是来自于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官员问责制!这种制度并非本朝专有,明朝就有了,到了清朝发扬光大,到本朝则更加严酷。中国古代的政治制度,在春秋战国时代就由以民为本,逐渐发展到以君为本,商鞅的法家观点,更走向了以愚民,弱民,贫民而达到绝对地控制人民为目的。政府由一个因管理需要产生的服务机构,异化为主体,而被服务的人民反而成了附属物。君要治好民,最核心的就是如何使用好官吏!

官员的权力很大,任用官员的权力来自于上面,因此官员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让上面满意。但官员也有欺上瞒下的问题,上面也不太清楚下情,常常被下面欺骗。一旦出了问题,调查非常耗费时间,而且很多事通常可以找到借口,因此从调查开始,时间通常需要一年半载,最后多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官员们会发现作弊的收获比成本大很多,因此变本加厉。

明朝时,发明了一种不分青红皂白的官员问责制。只要出了问题,一律处罚负责的官员,而不去调查。比如皇帝要求各地犯罪率要低于1%,有个地方因为一场群体事件,死了几十个人,犯罪率肯定高于1%.朝廷就不分青红皂白,撤了这个地方的官,严重的还杀
了他。这给各地官员极大的震撼,为了防患于未然,加强了监控和提前解决民间矛盾的力度,这客观上是有力于朝廷目标的实现的,牺牲品是一些运气不佳的官员。

这种方法容易操作,皇帝用不着怎么废心,定个目标,达不到就处罚,更省去了调查的麻烦。官员们为了保住乌纱帽(利益极大),只能跟着皇帝指挥棒转,还要时刻警惕。

在本次抗疫方面,这种效应非常明显。上面定个目标,各地必须保持零感染率!出现问题就要问责,问题越大处理越严重,置之不理最严重。当一个地方出了病例,为了防止事态扩大,一级级压任务,压力由地方主管传导到最下一级部门,为了保官,不惜一切代价,于是个人的休息时间自然不在话下,成本也不在话下,一个千万人口的封城行动就一夜间得以实施了!

有得就有失。当年陈胜吴广所以反,就是因为有个不分青红皂白的过期问斩制,“等死,死国可也!”。这种问责制,第一会造成官员隐瞒问题,就像2019年疫情初起时发生在武汉官员那儿的事;第二会造成因一刀切造成的矫枉过正,为了抗疫,什么都停下来,就像宁波港几十亿美元的货,就因为出现一个无症状感染者而停发,其损失难以估计,而无数个人因为抗疫而产生损失,可以是难产得不到救治死亡,可以是重要的约会无法实现,可以是公司没有按时交货从而导致倒闭,在官员为了保住官位的强大动力下,这些都成了牺牲品。第三,会导致科学的解决方法无人问津,因为那和保住官员的官位无关。上海的张文宏提了和病毒共存的话题,马上被挖地三尺,无人敢再提此事。

而且,这个机制的前提,是上级对下级有绝对的控制,但这并不是天然如此的。权力机制发生问题,上级叫不动下级,也无法撤了下级的情况,在历史上比比皆是。共产党也经常冒出“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抱怨。为了保持政令的通畅,习近平以雷霆手段反腐,才做到这点,但问题还是会反复出现。

说到底,还是以民为本还是以君为本的问题。政府的功用,本来就是为了一个社会解决公共管理的机器,却反过来成了一个社会的主人,要人民当政府的奴隶。就好比日本电影“七武士”里的农民,因为不堪匪患,请了武士来保卫村庄。如果武士们为了保卫村庄,就要村民们给他们做奴隶,那些农民何必出钱来请主人,直接给强盗当奴隶得了,还不要出钱。抗日战争中,国民政府为了抗击日本人,抓人民当壮丁,虐待人民,无预警炸了黄河瑅坝淹了几百万人民,那人民要这个政府干嘛,还不如直接给日本人当奴隶,也最多不过如此!

新冠病毒本来最多也就造成2%左右的死亡,为了防止这2%的死亡,整个社会要当奴隶,走到那儿都要受监控,政府还自以为得计,美其名曰执行力强。岂知一个反宾为主的政府,才是人民最大的敌人,这就是为什么西方社会,越是在危机时刻,越是要警惕政府利用这个机会剥夺人民的权利!

决定权应该交给人民,就像战争,由人民投票决定是死战还是投降,而不是由统治者决定,二战中芬兰民主投票投降,命运蛮好,希特勒一人决定血战到底,德国二百万妇女被奸,国碎家破。美国是大多数人民决定不要再封城了,不许政府搞强制接种,民意决定他们愿意接受2%的牺牲,胜过失去自由,成为政府的奴隶。中国有给民众表决的权力吗,政府一意孤行地封城,其目的并不是为了人民,而是为了更有力地控制民众,如果单从死亡率来说,癌症的死亡率几乎100%,每年死200万人以上,绝对数和相对数都高
新冠很多,无什么政府不禁止高致癌的烟草业?

这种执行力,没有也罢!
calcityloan

看实际效果,现在全世界都仰仗中国的供应链。中国可以坐地起价。不断减少出口,企业利润还大幅增加。这小日子谁不羡慕?
sjtuboston

如果你小时候在中国读书,你就懂有没有可持续性了

T
TaiHuShui

“民意决定他们愿意接受2%的牺牲”
本文作者应该很有把握自己还有自己的老爸老妈等不成为这2%。
我的问题是,你有什么权利替我决定我要不要成为这2%?
事实证明,中国的抗疫措施有效且科学,最大程度的运用了现代科技,即保障了最大多数人的生命权,又保障了社会和经济的正常运行。相反的,如果以自由、民主或者任何理由放松抗疫,代价就是至少2%的人命加社会经济的巨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