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胡萝卜厂PIP后,今夜我决定裸辞 (转载)

h
helpme
楼主 (未名空间)



PIP对我来说,一直是存在于网上的传说,我从来没有想到它会真正落到我的头上。我
曾经天真的以为作为一个IC,只要按时保证质量完成任务,我哪怕没有promotion也不
会被PIP,残酷的事实证明我是错的。

毕业后在两个大厂先后工作了共十年,在去年holiday season空闲的时候动了换个环境的念头,就在各个热门独角兽公司面试了一圈收获了几个offer,最终选择了胡萝卜厂
。选择的原因很简单:他家给的钱真多,base大家都半斤八两不去说了,RSU一给就是
2M,是现在大厂3倍多呢,更何况pre-IPO公司还存在可能的想象空间。

签完offer进去以后,才从网上看到所谓的clawback政策,再看看自己offer上确实也有,不过如果一年内能上市这个政策等于没有。

就像歌里面唱的:“开始总是分分钟妙不可言”。最初在胡萝卜厂的2个月,还是过得
很开心的。内部的文档一点都不比大厂差,同事亲切友善充满活力而且乐于助人,
manager也通情达理可以沟通,组内气氛其乐融融。工作时间是比一般大厂多的多,和
国内996没啥区别,不过也能接受,毕竟是hot startup么,我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随着迅速扩招,我们部门reorg后空降来了一个印度阿三经理,一切随之改变。

首先的改变就是不再有经理对你工作的认可。胡萝卜厂deadline一直很紧,作为迅速发展期的公司我能理解。但是之前manager都会对你每项成果给点口头kudos啥的,现在就只剩下无完没了的催促,最多给你个点头默许。更离谱的是,阿三经理在明知工作量的情况下还经常把说好的deadline继续提前。其次就是组内气氛的改变,原先和蔼可亲的同事们开始变得有点暴躁。我的理解是大家压力都增大了,没有时间和心思花在帮助别人身上了。新加入的同事出现2-3个月内就离职的情况,在我还没来得及深入了解他们
的时候,他们就从Slack上消失了。

在八月底九月初的时候,有一个重要的featue从RFD到上线只给了一个多月。我每天加
班加点9天内(不是9个工作日)merge了18个PR,总算按时提交。我松了一口气觉得终
于可以安心过一个周末了,阿三经理突然在周五下午5:30临时安排一个1-on-1,接着
对我来说就是天崩地裂的一幕。

阿三经理只字不提我的辛苦成果,上来就说你的表现低于expectation,我正式给你PIP,原因如下,一二三……在我大脑空白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辩白的时候,他就说我给你一个月时间希望看到你的提高,我会把正式邮件发给你,希望你仔细阅读。

那封邮件内容更是让我炸裂,邮件是标准PIP格式的邮件,只字不提我的工作成果。信
的第一部分是列举我罪状,我随便挑2个有代表性的:

1)一个PR里面有18次commit,这是工作没有责任心的表现;
我日,公司里面大把PR如此吧?需求来回改动,review comments需要address。再说最早不是你说的尽快把PR push出来先让大家看看,然后再慢慢改的么?

2)xx项目上你没有ownership;
这个项目连个需求文档都没。从需求整理到设计实现上线都是我一手操办,我搞不懂啥叫做有ownership了?诸如此类,总而言之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里面没有一个是我
工作的失误。

信的第二部分是对PIP项目的要求:要求我在一个月内完成以下3个重大项目,而必须0 bugs。这根本就是mission impossible,别的不说,从业这些年我就没见过哪位大神敢保证自己code是0 bugs的。

信的第三部分是对没有达到预期目标的后果。明确指明up to and including
termination。

那整个周末我啥事没干,就光顾着搜罗证据写反驳信了。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一层层上告从skip manager到HRBP,结果都没有得到很正面的支持。HRBP甚至说我不是唯一一个
PIP,公司里面这事司空见惯,至少有5%。最后Director出来和稀泥说,你看这个阿三
说的也不是全没道理,你确实可以做得更好提高么。至于后面的要求的稍微有些不合理,你看要不就完成一个项目,做得好些我们就算PIP过关了。我自己估算了一下那个项
目,稍微加班加点一下还是可以赶的出来的,基本上还算正常要求,就忍气吞声先答应了。

周五晚上9点,我干完本周最后一个PR,4岁的儿子要睡觉了,嚷着我给他讲睡前故事。我心不在焉一边盘算着周末怎么抽点时间在local做测试,周一啥时候上staging测试,一边抽出一本图画书讲里面一个故事。图画上画的是给驴子头前面挂一个胡萝卜,催它干活。我心头一动,这个胡萝卜不就是公司的符号么……

哄儿子上床后,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就是故事里面那头驴。挂在我面前的胡萝卜,就是那个纸面价值2M的股票。我在这里干得那么辛苦却得不到任何承认,还莫名其妙接受人生第一次PIP,每天接受那个印度阿三的呼来喝去,我图啥?

我和老婆商量裸辞的事情,她坚决支持。家里她管帐,给我看账本我们不算股票账户,账户现金还有40多万,家里目前最大的开销房贷还剩36万没还清,应付一家人生活开销几年应该没有问题。已经有了绿卡,也不存在任何身份问题。这2M的RSU,第一我不确
定我能不能拿到;其次就算能拿到,拜登新税法出台后,估计至少一半也是替美国政府做贡献。到了我手里,能改变我的生活么?不能,那点钱最多是湾区第二套房子的首付。

想明白这点,我连夜发了辞职信。如果我连2M的RSU都可以舍弃,那么这里没有任何值
得我眷恋的地方。辞职以后该怎么样,我现在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带着孩子回国一段时间。因为疫情,孩子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已经2年多没看到他了。现在不上班的话隔离时
间对我来说就不是问题了。中国至少还能访问leetcode,隔离期间刷刷题回来找下一份工作,应该不至于太难。



r
recessisover

who is 和胡萝卜?
RSU不是给的干股嘛,又不是option,咋会没上市就知道价值2M,不懂,求解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信区: JobHunting
: 标 题: 被胡萝卜厂PIP后,今夜我决定裸辞(ZZ)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7 15:26:29 2021, 美东)
: “
: PIP对我来说,一直是存在于网上的传说,我从来没有想到它会真正落到我的头上。我
: 曾经天真的以为作为一个IC,只要按时保证质量完成任务,我哪怕没有promotion也不
: 会被PIP,残酷的事实证明我是错的。
: 毕业后在两个大厂先后工作了共十年,在去年holiday season空闲的时候动了换个环境
: 的念头,就在各个热门独角兽公司面试了一圈收获了几个offer,最终选择了胡萝卜厂
: 。选择的原因很简单:他家给的钱真多,base大家都半斤八两不去说了,RSU一给就是
: ...................

F
FoodGod

胡萝卜是啥?
h
helpme

Instacart,烙印成立的热门电商startup。

RSU是按照当前股价估值给的,进公司晚的员工是不太可能拿到stock option的。

【 在 recessisover (iwantacar) 的大作中提到: 】
: who is 和胡萝卜?
: RSU不是给的干股嘛,又不是option,咋会没上市就知道价值2M,不懂,求解

vanda

Instacart吗?

【 在 helpme(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Instacart,烙印二代成立的热门电商startup。

: RSU是按照当前股价估值给的,对于进公司晚的员工而已,是不太可能拿到stock

: option的。

dakedo

Instacart吧

【 在 recessisover (iwantacar) 的大作中提到: 】
: who is 和胡萝卜?
: RSU不是给的干股嘛,又不是option,咋会没上市就知道价值2M,不懂,求解

W
WIFIBroken

这个pip的理由真是完全找的了。所以说千万不要跟一个和自己之间没有默契的马内机
。好处捞不到,倒霉的事情都是你的。

h
helpme

原文lz没说阿三经理的background,看这个style比较像亚麻过去的。FB过去的也许比
较pushy,但PIP应该没这么随意

【 在 WIFIBroken ()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pip的理由真是完全找的了。所以说千万不要跟一个和自己之间没有默契的马内机
: 。好处捞不到,倒霉的事情都是你的。

W
WIFIBroken

亚麻估计都必须是像被锁死那样毫无同理心的人才能做马内机。。。。

【 在 helpme(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原文lz没说阿三经理的background,看这个style比较像亚麻过去的。FB过去的
也许比

: 较pushy,但PIP应该没这么随意

n
nayinian

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这个狗屁pip你即使做成花也会给你挑出无数毛病。fuck him
off 即可。

n
newmj

胡萝卜也是是趁着疫情大发展了一下
costco就是用的他的,其实体验不咋地。。。。
经常在costco看见拿着手机按单取货的小黑哥

n
newmj

拿到PIP直接用那一个月的时间找工作就行
到期前辞职走人,别被fire
【 在 nayinian (那一年)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这个狗屁pip你即使做成花也会给你挑出无数毛病。fuck him : off 即可。

eightmile

Before you quit, you should fire a warning shot back to this A3 manager,
pointing out all those nasty problems to upper management and HR.
lubbock12

钱老工资的4倍,钱老刚跳公司以后的2倍。千老进公司一些基本可以追平。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Instacart,烙印二代成立的热门电商startup。
: RSU是按照当前股价估值给的,进公司晚的员工是不太可能拿到stock option的。

h
helpme

胡萝卜厂的烙印founder,以前就是亚麻的员工

【 在 WIFIBroken () 的大作中提到: 】
: 亚麻估计都必须是像被锁死那样毫无同理心的人才能做马内机。。。。
:
: 原文lz没说阿三经理的background,看这个style比较像亚麻过去的。FB过去的
: 也许比
:
: 较pushy,但PIP应该没这么随意
:

d
database

查了一下,是intacart?

什么垃圾公司。值得吗。
这种模式创新的鸟公司有屁好干的。
进去真的是当码农了。
【 在 FoodGod (饭中淹) 的大作中提到: 】
: 胡萝卜是啥?

h
helpme

目前RSU只是纸钱,不过看势头胡萝卜厂上市不是啥大问题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钱老工资的4倍,钱老刚跳公司以后的2倍。千老进公司一些基本可以追平。

dakedo


不止这点儿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钱老工资的4倍,钱老刚跳公司以后的2倍。千老进公司一些基本可以追平。

lubbock12

还有什么?15万底薪+5万分红。
【 在 dakedo (大蝌蚪)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止这点儿

dakedo

今年上市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目前RSU只是纸钱,不过看势头胡萝卜厂上市不是啥大问题

eightmile

A3 is pushing 索南 to the brink in professional market.
索南 needs to man up and gives something back to A3.
n
newmj

这事Uber为啥不干?或者有我不知道
有uber eat,再搞个uber cart也不过是改改code的事
【 在 database (《※★※§Hey§※★※》) 的大作中提到: 】
: 查了一下,是intacart?
: 什么垃圾公司。值得吗。
: 这种模式创新的鸟公司有屁好干的。
: 进去真的是当码农了。

gulong

裸辞和怠工有啥区别
b
biye

有功夫就和他玩玩
没功夫就辞好了,现在市场还是不错得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信区: JobHunting
: 标 题: 被胡萝卜厂PIP后,今夜我决定裸辞(ZZ)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7 15:26:29 2021, 美东)
: “
: PIP对我来说,一直是存在于网上的传说,我从来没有想到它会真正落到我的头上。我
: 曾经天真的以为作为一个IC,只要按时保证质量完成任务,我哪怕没有promotion也不
: 会被PIP,残酷的事实证明我是错的。
: 毕业后在两个大厂先后工作了共十年,在去年holiday season空闲的时候动了换个环境
: 的念头,就在各个热门独角兽公司面试了一圈收获了几个offer,最终选择了胡萝卜厂
: 。选择的原因很简单:他家给的钱真多,base大家都半斤八两不去说了,RSU一给就是
: ...................

ne5234

很明显烙硬就是想赶走老中嘛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 以下文字转载自 JobHunting 讨论区 】
: 发信人: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信区: JobHunting
: 标 题: 被胡萝卜厂PIP后,今夜我决定裸辞(ZZ)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7 15:26:29 2021, 美东)
:
: “
:
: PIP对我来说,一直是存在于网上的传说,我从来没有想到它会真正落到我的头上。我
: 曾经天真的以为作为一个IC,只要按时保证质量完成任务,我哪怕没有promotion也不
: 会被PIP,残酷的事实证明我是错的。
:
: 毕业后在两个大厂先后工作了共十年,在去年holiday season空闲的时候动了换个环境
: 的念头,就在各个热门独角兽公司面试了一圈收获了几个offer,最终选择了胡萝卜厂
: 。选择的原因很简单:他家给的钱真多,base大家都半斤八两不去说了,RSU一给就是
: 2M,是现在大厂3倍多呢,更何况pre-IPO公司还存在可能的想象空间。
:
: 签完offer进去以后,才从网上看到所谓的claw back政策,再看看自己offer上确实也
: 有,不过如果一年内能上市这个政策等于没有。
:
: 就像歌里面唱的:“开始总是分分钟妙不可言”。最初在胡萝卜厂的2个月,还是过得
: 很开心的。内部的文档一点都不比大厂差,同事亲切友善充满活力而且乐于助人,
: manager也通情达理可以沟通,组内气氛其乐融融。工作时间是比一般大厂多的多,和
: 国内996没啥区别,不过也能接受,毕竟是hot startup么,我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
: 择。
:
: 随着迅速扩招,我们部门reorg后空降来了一个印度阿三经理,一切随之改变。
:
: 首先的改变就是不再有经理对你工作的认可。胡萝卜厂deadline一直很紧,作为迅速发
: 展期的公司我能理解。但是之前manager都会对你每项成果给点口头kudos啥的,现在就
: 只剩下无完没了的催促,最多给你个点头默许。更离谱的是,阿三经理在明知工作量的
: 情况下还经常把说好的deadline继续提前。其次就是组内气氛的改变,原先和蔼可亲的
: 同事们开始变得有点暴躁。我的理解是大家压力都增大了,没有时间和心思花在帮助别
: 人身上了。新加入的同事出现2-3个月内就离职的情况,在我还没来得及深入了解他们
: 的时候,他们就从Slack上消失了。
:
: 在八月底九月初的时候,有一个重要的featue从RFD到上线只给了一个多月。我每天加
: 班加点9天内(不是9个工作日)merge了18个PR,总算按时提交。我松了一口气觉得终
: 于可以安心过一个周末了,阿三经理突然在周五下午5:30临时安排一个1-on-1,接着
: 对我来说就是天崩地裂的一幕。
:
: 阿三经理只字不提我的辛苦成果,上来就说你的表现低于expectation,我正式给你
PIP
: ,原因如下,一二三……在我大脑空白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辩白的时候,他就说我给你一
: 个月时间希望看到你的提高,我会把正式邮件发给你,希望你仔细阅读。
:
: 那封邮件内容更是让我炸裂,邮件是标准PIP格式的邮件,只字不提我的工作成果。信
: 的第一部分是列举我罪状,我随便挑2个有代表性的:
: 1)一个PR里面有18次commit,这是工作没有责任心的表现;
: 我日,公司里面大把PR如此吧?需求来回改动,review comments需要address。再说最
: 早不是你说的尽快把PR push出来先让大家看看,然后再慢慢改的么?
:
: 2)xx项目上你没有ownership;
: 这个项目连个需求文档都没。从需求整理到设计实现上线都是我一手操办,我搞不懂啥
: 叫做有ownership了?诸如此类,总而言之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里面没有一个是我
: 工作的失误。
:
: 信的第二部分是对PIP项目的要求:要求我在一个月内完成以下3个重大项目,而必须0
: bugs。这根本就是mission impossible,别的不说,从业这些年我就没见过哪位大神敢
: 保证自己code是0 bugs的。
:
: 信的第三部分是对没有达到预期目标的后果。明确指明up to and including
: termination。
:
: 那整个周末我啥事没干,就光顾着搜罗证据写反驳信了。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一层层上告
: 从skip manager到HRBP,结果都没有得到很正面的支持。HRBP甚至说我不是唯一一个: PIP,公司里面这事司空见惯,至少有5%。最后Director出来和稀泥说,你看这个阿三
: 说的也不是全没道理,你确实可以做得更好提高么。至于后面的要求的稍微有些不合理
: ,你看要不就完成一个项目,做得好些我们就算PIP过关了。我自己估算了一下那个项
: 目,稍微加班加点一下还是可以赶的出来的,基本上还算正常要求,就忍气吞声先答应
: 了。
:
: 周五晚上9点,我干完本周最后一个PR,4岁的儿子要睡觉了,嚷着我给他讲睡前故事。
: 我心不在焉一边盘算着周末怎么抽点时间在local做测试,周一啥时候上staging测试,
: 一边抽出一本图画书讲里面一个故事。图画上画的是给驴子头前面挂一个胡萝卜,催它
: 干活。我心头一动,这个胡萝卜不就是公司的符号么……
:
: 哄儿子上床后,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就是故事里面那头驴。挂在我面前的胡萝卜,就是那
: 个纸面价值2M的股票。我在这里干得那么辛苦却得不到任何承认,还莫名其妙接受人生
: 第一次PIP,每天接受那个印度阿三的呼来喝去,我图啥?
:
: 我和老婆商量裸辞的事情,她坚决支持。家里她管帐,给我看账本我们不算股票账户,
: 账户现金还有40多万,家里目前最大的开销房贷还剩36万没还清,应付一家人生活开销
: 几年应该没有问题。已经有了绿卡,也不存在任何身份问题。这2M的RSU,第一我不确
: 定我能不能拿到;其次就算能拿到,拜登新税法出台后,估计至少一半也是替美国政府
: 做贡献。到了我手里,能改变我的生活么?不能,那点钱最多是湾区第二套房子的首付。
:
: 想明白这点,我连夜发了辞职信。如果我连2M的RSU都可以舍弃,那么这里没有任何值
: 得我眷恋的地方。辞职以后该怎么样,我现在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带着孩子回国一段时间
: 。因为疫情,孩子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已经2年多没看到他了。现在不上班的话隔离时
: 间对我来说就不是问题了。中国至少还能访问leetcode,隔离期间刷刷题回来找下一份
: 工作,应该不至于太难。
:
: ”
dakedo

股票啊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有什么?15万底薪+5万分红。

r
rtscts

instacart还能上市?

上市之后股票至少腰斩吧。疫情一过谁还用送菜服务?
F
FoodGod

这种公司没有任何科技含量,让这种公司赚大钱真标志着美帝要玩。
h
helpme

未必,这是一个business niche market,其他公司还没有做成过的。老美连laundry都懒得自己干,每周末开车十几二十mile去Costco人挤人的买东西,他们更不耐烦

【 在 rtscts (syslink) 的大作中提到: 】
: instacart还能上市?
: 上市之后股票至少腰斩吧。疫情一过谁还用送菜服务?

h
helpme

你看不上,国内几乎所有大厂可都在copy这个business model。去年底拼多多的卖菜部,不是累死了一个小姑娘员工么?

【 在 FoodGod (饭中淹)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种公司没有任何科技含量,让这种公司赚大钱真标志着美帝要玩。

eightmile

YOu should open a similar company and run that A3 company to the ground...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看不上,国内几乎所有大厂可都在copy这个business model。去年底拼多多的卖菜部
: ,不是累死了一个小姑娘员工么?

F
FoodGod

是胡萝卜抄袭国内吧。这本来就是商业模式创新,不是技术创新。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看不上,国内几乎所有大厂可都在copy这个business model。去年底拼多多的卖菜部
: ,不是累死了一个小姑娘员工么?

h
helpme

转载的,标题里注明了ZZ

【 在 eightmile (liberal 红脖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YOu should open a similar company and run that A3 company to the ground...

h
helpme

胡萝卜厂2012年就成立了,只不过疫情成了催化剂

【 在 FoodGod (饭中淹)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胡萝卜抄袭国内吧。这本来就是商业模式创新,不是技术创新。

W
Wodelixiang

rsu不是4年一vest 吗。那个lz不是可以拿1/4
ChaoRen

干嘛不去看个病,就说最近工作压力大胸闷,做个检查,然后给公司请病假啊?

xiaxianyue

还没上市,2M草纸的概率也不小,真想发一笔就得有做牛做马的觉悟啊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 以下文字转载自 JobHunting 讨论区 】
: 发信人: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信区: JobHunting
: 标 题: 被胡萝卜厂PIP后,今夜我决定裸辞(ZZ)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7 15:26:29 2021, 美东)
:
: “
:
: PIP对我来说,一直是存在于网上的传说,我从来没有想到它会真正落到我的头上。我
: 曾经天真的以为作为一个IC,只要按时保证质量完成任务,我哪怕没有promotion也不
: 会被PIP,残酷的事实证明我是错的。
:
: 毕业后在两个大厂先后工作了共十年,在去年holiday season空闲的时候动了换个环境
: 的念头,就在各个热门独角兽公司面试了一圈收获了几个offer,最终选择了胡萝卜厂
: 。选择的原因很简单:他家给的钱真多,base大家都半斤八两不去说了,RSU一给就是
: 2M,是现在大厂3倍多呢,更何况pre-IPO公司还存在可能的想象空间。
:
: 签完offer进去以后,才从网上看到所谓的claw back政策,再看看自己offer上确实也
: 有,不过如果一年内能上市这个政策等于没有。
:
: 就像歌里面唱的:“开始总是分分钟妙不可言”。最初在胡萝卜厂的2个月,还是过得
: 很开心的。内部的文档一点都不比大厂差,同事亲切友善充满活力而且乐于助人,
: manager也通情达理可以沟通,组内气氛其乐融融。工作时间是比一般大厂多的多,和
: 国内996没啥区别,不过也能接受,毕竟是hot startup么,我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
: 择。
:
: 随着迅速扩招,我们部门reorg后空降来了一个印度阿三经理,一切随之改变。
:
: 首先的改变就是不再有经理对你工作的认可。胡萝卜厂deadline一直很紧,作为迅速发
: 展期的公司我能理解。但是之前manager都会对你每项成果给点口头kudos啥的,现在就
: 只剩下无完没了的催促,最多给你个点头默许。更离谱的是,阿三经理在明知工作量的
: 情况下还经常把说好的deadline继续提前。其次就是组内气氛的改变,原先和蔼可亲的
: 同事们开始变得有点暴躁。我的理解是大家压力都增大了,没有时间和心思花在帮助别
: 人身上了。新加入的同事出现2-3个月内就离职的情况,在我还没来得及深入了解他们
: 的时候,他们就从Slack上消失了。
:
: 在八月底九月初的时候,有一个重要的featue从RFD到上线只给了一个多月。我每天加
: 班加点9天内(不是9个工作日)merge了18个PR,总算按时提交。我松了一口气觉得终
: 于可以安心过一个周末了,阿三经理突然在周五下午5:30临时安排一个1-on-1,接着
: 对我来说就是天崩地裂的一幕。
:
: 阿三经理只字不提我的辛苦成果,上来就说你的表现低于expectation,我正式给你
PIP
: ,原因如下,一二三……在我大脑空白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辩白的时候,他就说我给你一
: 个月时间希望看到你的提高,我会把正式邮件发给你,希望你仔细阅读。
:
: 那封邮件内容更是让我炸裂,邮件是标准PIP格式的邮件,只字不提我的工作成果。信
: 的第一部分是列举我罪状,我随便挑2个有代表性的:
: 1)一个PR里面有18次commit,这是工作没有责任心的表现;
: 我日,公司里面大把PR如此吧?需求来回改动,review comments需要address。再说最
: 早不是你说的尽快把PR push出来先让大家看看,然后再慢慢改的么?
:
: 2)xx项目上你没有ownership;
: 这个项目连个需求文档都没。从需求整理到设计实现上线都是我一手操办,我搞不懂啥
: 叫做有ownership了?诸如此类,总而言之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里面没有一个是我
: 工作的失误。
:
: 信的第二部分是对PIP项目的要求:要求我在一个月内完成以下3个重大项目,而必须0
: bugs。这根本就是mission impossible,别的不说,从业这些年我就没见过哪位大神敢
: 保证自己code是0 bugs的。
:
: 信的第三部分是对没有达到预期目标的后果。明确指明up to and including
: termination。
:
: 那整个周末我啥事没干,就光顾着搜罗证据写反驳信了。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一层层上告
: 从skip manager到HRBP,结果都没有得到很正面的支持。HRBP甚至说我不是唯一一个: PIP,公司里面这事司空见惯,至少有5%。最后Director出来和稀泥说,你看这个阿三
: 说的也不是全没道理,你确实可以做得更好提高么。至于后面的要求的稍微有些不合理
: ,你看要不就完成一个项目,做得好些我们就算PIP过关了。我自己估算了一下那个项
: 目,稍微加班加点一下还是可以赶的出来的,基本上还算正常要求,就忍气吞声先答应
: 了。
:
: 周五晚上9点,我干完本周最后一个PR,4岁的儿子要睡觉了,嚷着我给他讲睡前故事。
: 我心不在焉一边盘算着周末怎么抽点时间在local做测试,周一啥时候上staging测试,
: 一边抽出一本图画书讲里面一个故事。图画上画的是给驴子头前面挂一个胡萝卜,催它
: 干活。我心头一动,这个胡萝卜不就是公司的符号么……
:
: 哄儿子上床后,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就是故事里面那头驴。挂在我面前的胡萝卜,就是那
: 个纸面价值2M的股票。我在这里干得那么辛苦却得不到任何承认,还莫名其妙接受人生
: 第一次PIP,每天接受那个印度阿三的呼来喝去,我图啥?
:
: 我和老婆商量裸辞的事情,她坚决支持。家里她管帐,给我看账本我们不算股票账户,
: 账户现金还有40多万,家里目前最大的开销房贷还剩36万没还清,应付一家人生活开销
: 几年应该没有问题。已经有了绿卡,也不存在任何身份问题。这2M的RSU,第一我不确
: 定我能不能拿到;其次就算能拿到,拜登新税法出台后,估计至少一半也是替美国政府
: 做贡献。到了我手里,能改变我的生活么?不能,那点钱最多是湾区第二套房子的首付。
:
: 想明白这点,我连夜发了辞职信。如果我连2M的RSU都可以舍弃,那么这里没有任何值
: 得我眷恋的地方。辞职以后该怎么样,我现在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带着孩子回国一段时间
: 。因为疫情,孩子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已经2年多没看到他了。现在不上班的话隔离时
: 间对我来说就不是问题了。中国至少还能访问leetcode,隔离期间刷刷题回来找下一份
: 工作,应该不至于太难。
:
: ”
W
Wodelixiang

胡罗卜不是还没上市。如果他能拿1/4再走也不错。可能现在没有liquidation?等上市
了就可以抛。
niuheliang

上了市还有禁售期。如果没记错,吴伯和肥逼当年也不咋样。

【 在 xiaxianyue (下弦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没上市,2M草纸的概率也不小,真想发一笔就得有做牛做马的觉悟啊
: PIP
: 0
: 付。

h
helpme

文中一上来就说了clawback policy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rsu不是4年一vest 吗。那个lz不是可以拿1/4

Noktard

不要冲动, IPO之后再跑
xiaxianyue

想趁ipo发一笔还这么幼稚呢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上了市还有禁售期。如果没记错,吴伯和肥逼当年也不咋样。
:
:
: 【 在 xiaxianyue (下弦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 还没上市,2M草纸的概率也不小,真想发一笔就得有做牛做马的觉悟啊
: : PIP
: : 0
: : 付。
h
helpme

由不得lz的,他的烙印经理就想干掉他

【 在 Noktard (Judea Capta)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要冲动, IPO之后再跑

W
Wodelixiang

是不是说要干满几年才能vest?
【 在 helpme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文中一上来就说了clawback policy
:
: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 rsu不是4年一vest 吗。那个lz不是可以拿1/4
r
recessisover

上市有至少6个月的禁售期,一般都是4-8年 vest/excercise 周期,这玩意都是纸面财富,没全拿到手就是纸,哥以前option在公司上市后从2M的纸面财富禁售期以后直接就水下了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是不是说要干满几年才能vest?

p
pear1234

这个印度经理的任务, 就是无限压榨, 和收回RSU吧。
还有就是把职位空出来给其他印度人。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信区: JobHunting
: 标 题: 被胡萝卜厂PIP后,今夜我决定裸辞(ZZ)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7 15:26:29 2021, 美东)
: “
: PIP对我来说,一直是存在于网上的传说,我从来没有想到它会真正落到我的头上。我
: 曾经天真的以为作为一个IC,只要按时保证质量完成任务,我哪怕没有promotion也不
: 会被PIP,残酷的事实证明我是错的。
: 毕业后在两个大厂先后工作了共十年,在去年holiday season空闲的时候动了换个环境
: 的念头,就在各个热门独角兽公司面试了一圈收获了几个offer,最终选择了胡萝卜厂
: 。选择的原因很简单:他家给的钱真多,base大家都半斤八两不去说了,RSU一给就是
: ...................

niuheliang

其实是成熟。贴主知道没有发财的命(干不掉马内基)。Move On了。

【 在 xiaxianyue (下弦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想趁ipo发一笔还这么幼稚呢

niuheliang

正解。Option/RSU太多也不好上市。总得有人下船。

【 在 pear1234 (1234)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印度经理的任务, 就是无限压榨, 和收回RSU吧。
: 还有就是把职位空出来给其他印度人。

r
recessisover

扯,直接稀释最简单不过,将军们看来都没怎么经历过啊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正解。Option/RSU太多也不好上市。总得有人下船。

xiaxianyue

入职的时候没想清楚2M草纸是胡萝卜往死里压榨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是成熟。贴主知道没有发财的命(干不掉马内基)。Move On了。
:
:
: 【 在 xiaxianyue (下弦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 想趁ipo发一笔还这么幼稚呢
p
pear1234

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需要琢磨琢磨是不是真的拿得到手。

【 在 xiaxianyue (下弦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入职的时候没想清楚2M草纸是胡萝卜往死里压榨

r
recessisover

你这么弄,以后谁还加入startup?烙印这种低等生物还是要小心一点儿,我之前公司
IPO的6个月内找了两个理由给大家直接发了一大笔奖金(不论加入早晚,按工资Match)

【 在 pear1234 (1234) 的大作中提到: 】
: 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需要琢磨琢磨是不是真的拿得到手。

h
helpme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没几个人间清醒的。更何况大部分中国人都觉得自己是人才,想试试。

【 在 pear1234 (1234) 的大作中提到: 】
: 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需要琢磨琢磨是不是真的拿得到手。

niuheliang

别看股市新高。今年IPO并不容易。临门一脚战略投资者们斤斤计较不奇怪。

【 在 recessisover (iwantacar) 的大作中提到: 】
: 扯,直接稀释最简单不过,将军们看来都没怎么经历过啊

r
recessisover

非上市公司弄狗屁RSU大概率是尼玛骗局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没几个人间清醒的。更何况大部分中国人都觉得自己是人才,想试
: 试。

x
xijuan

能不能同时为两个公司全职工作?
现在在家工作,每天两个小时就够了
【 在 recessisover (iwantacar)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么弄,以后谁还加入startup?烙印这种低等生物还是要小心一点儿,我之前公司
: IPO的6个月内找了两个理由给大家直接发了一大笔奖金(不论加入早晚,按工资
Match)

u
D
DEHEI

疫情开始的时候,给丫的贡献了99刀,用了10几次,三次出错,一次是把我的东西不知道送哪儿去了,给我送来的是别人的东西,退钱倒是爽快,东西也不用还。还有一次缺了几样东西,估计送给别人了,一次多了另外一个包装袋。总体而言应该不算亏,lol

d
dachu

pip之后能起死回生的是神,哥还没见过。

startup一旦招进三哥,这事儿基本就黄了。三哥最适合的是领导established的公司。
d
dachu

看楼主的描述是码工,现在市面上招有经验的码工的地方多的是,跳槽大包裹毫无压力。
hongwei1124

菜鸟吧。每次都可以Rebase and squash. 把几十次Commit压缩成为一个。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 以下文字转载自 JobHunting 讨论区 】
: 发信人: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信区: JobHunting
: 标 题: 被胡萝卜厂PIP后,今夜我决定裸辞(ZZ)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7 15:26:29 2021, 美东)
:
: “
:
: PIP对我来说,一直是存在于网上的传说,我从来没有想到它会真正落到我的头上。我
: 曾经天真的以为作为一个IC,只要按时保证质量完成任务,我哪怕没有promotion也不
: 会被PIP,残酷的事实证明我是错的。
:
: 毕业后在两个大厂先后工作了共十年,在去年holiday season空闲的时候动了换个环境
: 的念头,就在各个热门独角兽公司面试了一圈收获了几个offer,最终选择了胡萝卜厂
: 。选择的原因很简单:他家给的钱真多,base大家都半斤八两不去说了,RSU一给就是
: 2M,是现在大厂3倍多呢,更何况pre-IPO公司还存在可能的想象空间。
:
: 签完offer进去以后,才从网上看到所谓的clawback政策,再看看自己offer上确实也: 有,不过如果一年内能上市这个政策等于没有。
:
: 就像歌里面唱的:“开始总是分分钟妙不可言”。最初在胡萝卜厂的2个月,还是过得
: 很开心的。内部的文档一点都不比大厂差,同事亲切友善充满活力而且乐于助人,
: manager也通情达理可以沟通,组内气氛其乐融融。工作时间是比一般大厂多的多,和
: 国内996没啥区别,不过也能接受,毕竟是hot startup么,我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
: 择。
:
: 随着迅速扩招,我们部门reorg后空降来了一个印度阿三经理,一切随之改变。
:
: 首先的改变就是不再有经理对你工作的认可。胡萝卜厂deadline一直很紧,作为迅速发
: 展期的公司我能理解。但是之前manager都会对你每项成果给点口头kudos啥的,现在就
: 只剩下无完没了的催促,最多给你个点头默许。更离谱的是,阿三经理在明知工作量的
: 情况下还经常把说好的deadline继续提前。其次就是组内气氛的改变,原先和蔼可亲的
: 同事们开始变得有点暴躁。我的理解是大家压力都增大了,没有时间和心思花在帮助别
: 人身上了。新加入的同事出现2-3个月内就离职的情况,在我还没来得及深入了解他们
: 的时候,他们就从Slack上消失了。
:
: 在八月底九月初的时候,有一个重要的featue从RFD到上线只给了一个多月。我每天加
: 班加点9天内(不是9个工作日)merge了18个PR,总算按时提交。我松了一口气觉得终
: 于可以安心过一个周末了,阿三经理突然在周五下午5:30临时安排一个1-on-1,接着
: 对我来说就是天崩地裂的一幕。
:
: 阿三经理只字不提我的辛苦成果,上来就说你的表现低于expectation,我正式给你
PIP
: ,原因如下,一二三……在我大脑空白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辩白的时候,他就说我给你一
: 个月时间希望看到你的提高,我会把正式邮件发给你,希望你仔细阅读。
:
: 那封邮件内容更是让我炸裂,邮件是标准PIP格式的邮件,只字不提我的工作成果。信
: 的第一部分是列举我罪状,我随便挑2个有代表性的:
: 1)一个PR里面有18次commit,这是工作没有责任心的表现;
: 我日,公司里面大把PR如此吧?需求来回改动,review comments需要address。再说最
: 早不是你说的尽快把PR push出来先让大家看看,然后再慢慢改的么?
:
: 2)xx项目上你没有ownership;
: 这个项目连个需求文档都没。从需求整理到设计实现上线都是我一手操办,我搞不懂啥
: 叫做有ownership了?诸如此类,总而言之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里面没有一个是我
: 工作的失误。
:
: 信的第二部分是对PIP项目的要求:要求我在一个月内完成以下3个重大项目,而必须0
: bugs。这根本就是mission impossible,别的不说,从业这些年我就没见过哪位大神敢
: 保证自己code是0 bugs的。
:
: 信的第三部分是对没有达到预期目标的后果。明确指明up to and including
: termination。
:
: 那整个周末我啥事没干,就光顾着搜罗证据写反驳信了。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一层层上告
: 从skip manager到HRBP,结果都没有得到很正面的支持。HRBP甚至说我不是唯一一个: PIP,公司里面这事司空见惯,至少有5%。最后Director出来和稀泥说,你看这个阿三
: 说的也不是全没道理,你确实可以做得更好提高么。至于后面的要求的稍微有些不合理
: ,你看要不就完成一个项目,做得好些我们就算PIP过关了。我自己估算了一下那个项
: 目,稍微加班加点一下还是可以赶的出来的,基本上还算正常要求,就忍气吞声先答应
: 了。
:
: 周五晚上9点,我干完本周最后一个PR,4岁的儿子要睡觉了,嚷着我给他讲睡前故事。
: 我心不在焉一边盘算着周末怎么抽点时间在local做测试,周一啥时候上staging测试,
: 一边抽出一本图画书讲里面一个故事。图画上画的是给驴子头前面挂一个胡萝卜,催它
: 干活。我心头一动,这个胡萝卜不就是公司的符号么……
:
: 哄儿子上床后,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就是故事里面那头驴。挂在我面前的胡萝卜,就是那
: 个纸面价值2M的股票。我在这里干得那么辛苦却得不到任何承认,还莫名其妙接受人生
: 第一次PIP,每天接受那个印度阿三的呼来喝去,我图啥?
:
: 我和老婆商量裸辞的事情,她坚决支持。家里她管帐,给我看账本我们不算股票账户,
: 账户现金还有40多万,家里目前最大的开销房贷还剩36万没还清,应付一家人生活开销
: 几年应该没有问题。已经有了绿卡,也不存在任何身份问题。这2M的RSU,第一我不确
: 定我能不能拿到;其次就算能拿到,拜登新税法出台后,估计至少一半也是替美国政府
: 做贡献。到了我手里,能改变我的生活么?不能,那点钱最多是湾区第二套房子的首付。
:
: 想明白这点,我连夜发了辞职信。如果我连2M的RSU都可以舍弃,那么这里没有任何值
: 得我眷恋的地方。辞职以后该怎么样,我现在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带着孩子回国一段时间
: 。因为疫情,孩子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已经2年多没看到他了。现在不上班的话隔离时
: 间对我来说就不是问题了。中国至少还能访问leetcode,隔离期间刷刷题回来找下一份
: 工作,应该不至于太难。
:
: ”
r
recessisover

烙印的目的是要搞你,怎么弄已经不重要了。人性本恶,这点烙印老中和其他的亚裔并没有谁比谁高尚,手里头有点儿权利就都是一个操行;白皮虽然也差球不大,但是表面功夫还是有一点

【 在 hongwei1124 (第三炮兵) 的大作中提到: 】
: 菜鸟吧。每次都可以Rebase and squash. 把几十次Commit压缩成为一个。
: PIP
: 0
: 付。

h
helpme

nod,职场太黑暗,大多数人根本不会就事论事,而就是要达成自己的某些目的

【 在 recessisover (iwantacar) 的大作中提到: 】
: 烙印的目的是要搞你,怎么弄已经不重要了。人性本恶,这点烙印老中和其他的亚裔并
: 没有谁比谁高尚,手里头有点儿权利就都是一个操行;白皮虽然也差球不大,但是表面
: 功夫还是有一点

niuheliang

嗯。我每一个merge都只有一个commit。看起来干净利索。不然就删掉branch重新
commit/push一次。

【 在 hongwei1124 (第三炮兵) 的大作中提到: 】
: 菜鸟吧。每次都可以Rebase and squash. 把几十次Commit压缩成为一个。
: PIP
: 0
: 付。

h
helpme

原文lz说了,烙印让他先push出去证明做完了,其他有啥再说。

有心算无心,你怎么也是个死。

【 在 hongwei1124 (第三炮兵) 的大作中提到: 】
: 菜鸟吧。每次都可以Rebase and squash. 把几十次Commit压缩成为一个。
: PIP
: 0
: 付。

niuheliang

就事论事。十多个commit是很讨人厌。我以前也被教育过。

一个Sprint那么多ticket。每个ticket要都十多个commit咋管理。

特别是如果要rollback你的change到下一个release咋整。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nod,职场太黑暗,大多数人根本不会就事论事,而就是要达成自己的某些目的

x
xiaok1981

不该辞职, 拖。 不刁他, 继续桶他。 自己刷题。 不要太soft。
d
dachu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事论事。十多个commit是很讨人厌。我以前也被教育过。
: 一个Sprint那么多ticket。每个ticket要都十多个commit咋管理。
: 特别是如果要rollback你的change到下一个release咋整。

你妈,这点儿屁事需要pip吗?

这个根本就不是原因。
niuheliang

我同意啊。就是船上面太挤了。不然为啥招来老印马内急。我这辈子都没遇到过老印同事。

【 在 dachu (Big Chef)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妈,这点儿屁事需要pip吗?
: 这个根本就不是原因。

xlzero

这个烙印的目的就是去干掉你,然后清理原来的人马

那么多人离职,你看到了,还装看不到?

最聪明的是看看你原来老板去哪了,能不能快速跑路,既然你都没有这个心眼,那就只能被他干掉

想开人,借口都是找的,从来不存在自己努力提高,然后得到认可的,那是童话
fishbelly

那也可以squash压成一个再push,这事一开始就是逆来顺受的主,不要怪人捏你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原文lz说了,烙印让他先push出去证明做完了,其他有啥再说。
: 有心算无心,你怎么也是个死。

cards

邓小闲估计现在到处找板儿砖
这楼里的估计过两天都会被拍晕了
r
rtscts

我说的是现在疫情过了,以前被迫送菜的现在都退订了。

愿意花钱省事的老美是极少数。更别说还有doordash和uber eats竞争。

前段时间求着doordash收购,doordash没搭理它。估计还是可以上市,但是上市后投资者收回投资之后,等你可以卖了,股票跌成屎。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胡萝卜厂2012年就成立了,只不过疫情成了催化剂

retry

这玩意能当pip人的理由实在是不要碧莲了
随便一个ide选中了 就跟review一个commit一样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事论事。十多个commit是很讨人厌。我以前也被教育过。
:
: 一个Sprint那么多ticket。每个ticket要都十多个commit咋管理。
:
: 特别是如果要rollback你的change到下一个release咋整。
:
:
: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 nod,职场太黑暗,大多数人根本不会就事论事,而就是要达成自己的某些目的
R
Register9876

>>>1)一个PR里面有18次commit,这是工作没有责任心的表现;

这也是罪状? 我知道不少老印typo 连篇, 连改一个typo 都commit; 一个procedure, 一个method, 一个class,就 COMMIT 一次, 每天COMMIT 一次的人凤毛麟角。
b
bluesky1998

这才是明眼人。
【 在 pear1234 (1234)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印度经理的任务, 就是无限压榨, 和收回RSU吧。
: 还有就是把职位空出来给其他印度人。

l
lamxdotx

不要偏见 三姐一样坏 而且还会三哥做不到的一招 睡领导

【 在 dachu(Big Chef) 的大作中提到: 】

: pip之后能起死回生的是神,哥还没见过。

: startup一旦招进三哥,这事儿基本就黄了。三哥最适合的是领导established的公司。

ratzinger

谢谢分享

w
wgyeric

re
Notalandlord

我早就不用了

【 在 rtscts (syslink) 的大作中提到: 】
: instacart还能上市?
: 上市之后股票至少腰斩吧。疫情一过谁还用送菜服务?

swjtuer

真的假的,看到一头驴就辞了

还有几个月就满一年了,拿一年的股票再走不好吗

PIP算个屁,老中还是太要面子了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信区: JobHunting
: 标 题: 被胡萝卜厂PIP后,今夜我决定裸辞(ZZ)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7 15:26:29 2021, 美东)
: “
: PIP对我来说,一直是存在于网上的传说,我从来没有想到它会真正落到我的头上。我
: 曾经天真的以为作为一个IC,只要按时保证质量完成任务,我哪怕没有promotion也不
: 会被PIP,残酷的事实证明我是错的。
: 毕业后在两个大厂先后工作了共十年,在去年holiday season空闲的时候动了换个环境
: 的念头,就在各个热门独角兽公司面试了一圈收获了几个offer,最终选择了胡萝卜厂
: 。选择的原因很简单:他家给的钱真多,base大家都半斤八两不去说了,RSU一给就是
: ...................

swjtuer

俺去,他是一个PR里面有18个commit,没用过PR吗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事论事。十多个commit是很讨人厌。我以前也被教育过。
: 一个Sprint那么多ticket。每个ticket要都十多个commit咋管理。
: 特别是如果要rollback你的change到下一个release咋整。

w
webdriver


【 在 swjtuer (码农的小船说翻就翻) 的大作中提到: 】
: 俺去,他是一个PR里面有18个commit,没用过PR吗

行业不同对commit要求也不一样,有些需要严格tracing code origin的,不允许随时
commit,都是先本地branch,最后PR过后一次commit。
commit多了确实给人coding 质量不高的感觉,可能是以前training不够严谨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