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半导体行业也快被印度人攻占了

atman
楼主 (未名空间)

短短两年,在美中科技战与疫情蔓延交互作用下,台湾半导体业产值大幅增加1.35兆元,国际地位扶摇直上,晶圆代工龙头台积电成为美国、日本及德国等政府争相拉拢目标;IC设计厂联发科今年第2季也超越德仪(TI),跃居全球第9大半导体厂。

半导体产业蓬勃发展,人才问题却日益严峻。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早在2019年即公开沉重喊话「台湾半导体业最大问题是缺才」,多数厂商都找不到合适人才,最根本的问题在于研究经费不足,导致愿意深入研究的教授数量也不足,进而影响学生人数,一环扣一环。

人才荒迫使科技大老出面喊话,但半导体为知识及技术密集产业,非短时间可解决问题。

百花齐放的3、4月,是台厂走遍各大学院校抢才的黄金时刻,不只台积电开出比业界高出近2倍年薪,今年IC设计大厂联发科更砸下重本,罕见在秋季展开猎才行动,提早抢
夺明年毕业生,招募员额逾2000人,不仅人数创高,硕士毕业生年薪更上看200万元(
单位新台币,以下同)、博士则有250万元优渥待遇;短短半年薪资翻倍,还提供转职
限时报到高额奖金。

根据台湾证交所2020年度上市公司非主管职全时员工薪资统计,台积电待遇其实并非第一名,当年度台积以员工平均薪资237万元,排名第7位;但若以员工薪资的中位数来看,去年台积电是181万元,高于前年的159万元。

台积电新进硕士毕业工程师的平均整体薪酬,以2020年来看,包括12个月本薪、2个月
年终奖金、现金奖金及酬劳,整体薪酬高于新台币180万元。直接员工平均整体薪酬则
高于新台币100万元,每月平均收入为台湾基本工资的4倍。

即使薪资待遇不错,但高阶人力还是严重不足。台积电1年招收100多名博士,到2030年台积电1年需要250至300名博士,台积高层认为,如果政府和学校没有扩大培育人才,
全台湾半导体相关的博士1年只能培养300名,博士人才来源捉襟见肘,长此以往,台湾整个高科技产业和高等教育、学术研究,都会产生问题。

科技大厂需人孔急,但人力银行业者透露,人才太难找,今年初有知名大厂迫于情势,默默放宽征才标准,向来只向「台、成、清、交」毕业生招手,如今助理工程师职缺,也只能降低门槛,转而向所有科技大学相关科系揽才。

除了研究经费与教授不足,老牌IC设计厂凌阳副总经理沈文义认为,台湾少子化的趋势使得投入理工领域的学生愈来愈少,再加上半导体业是「爆肝产业」的印象根深柢固,削弱了年轻人投入半导体业意愿,大学报考理工、电机、电子科系人数不像早年那么多,近年又碰到中国大陆竞争挖角,都是造成人才荒的因素。

除了眼前的人才短缺,沈文义还看到长远发展的隐忧,年轻人考量攻读博士还得再花5
年时间,投资报酬率太低,愈来愈多人硕士毕业就选择就业,但产业发展需要博士钻研前瞻基础领域,「缺乏基础研究人才,产业可能就没有未来了」。

穿着无尘衣憋尿 不只芯片荒、人才更荒

尽管百万年薪成为基本配备,科学园区工程师工时长、压力大的特性,让不少有着「新鲜肝」的年轻人望而生畏。一名岛内前3大IC设计厂工程师的家属吐苦水,担任研发工
程师的丈夫平常上班时间至少要10小时,遇突发状况或是赶案子,就要到深夜11、12点才能回家,有时还把计算机带回家继续忙。

半导体产业涵盖IC设计、晶圆代工等,职务不同,但压力都不小。除了经常与时间赛跑,随着制程技术推进,光罩价格不斐,修改光罩动辄要数百万或上千万元,研发工程师工作时如履薄冰,深怕一个不小心,就让公司大笔钞票蒸发。

半导体制造厂的研发工程师虽然不用像制程或设备工程师要轮班,不过每天工时也上看12、13个小时,不是在上班、就是在准备上班的路上,几乎没有生活可言,因此舍弃高薪工程师职位、转换跑道的案例屡见不鲜。

不只工程师受工时与压力所苦,晶圆厂作业员也得一天12小时穿着密不透风的无尘衣在无尘室里工作,由于无尘衣穿脱不便,许多人常常因此憋尿,健康亮红灯。

近期南部医院泌尿科主治医师就发现,来门诊报到的病人许多是南科工程师、作业员,在高压力工作环境之下,「下半身」容易出问题。

台湾半导体产业内有少子化、工作辛苦难招募新血等因素,外则有强力发展半导体产业的中国大陆虎视眈眈,砸重金来台挖角。这让台湾半导体人才难上加难。

无独有偶,近期104人力银行发布的2021年「半导体人才白皮书」也揭开了两项残酷事
实:首先,AI、5G、物联网等新兴商机虽为台湾半导体产业带来满满订单,却也突显人力短缺的情况多严峻,半导体征才创下6年半新高,平均每月征才2.77万人,年增幅高
达44.4%;但从上游的IC设计工程师、 到中游IC的制程及下游的IC封测缺乏产线制程工程师,「科技岛」台湾工程师缺口之大,竟已超越第一线的包装作业员。

第二,台湾半导体产业有世界第一的实力,却无世界第一的薪资水平,尤其上游硅智财的IC设计2021年第2季平均月薪6万7834元,和去年同期相比,不升反降0.3%,使得半导体产业对于其他地方的抢才压力难以招架,「人才供应始终吃紧,半导体不只芯片荒,人才更荒!」

师法硅谷维持领先地位 培训本土更要吸纳国际人才

阳明交通大学国际半导体产业学院院长张翼透露,今年以来各校陆续成立半导体学院,背后原因便是台积电向政府当面反映人才短缺的困境,台积的建言获得总统府重视,因而催生了产官学合作的半导体学院。

张翼认为,教育体制变革可以从三方面着手,一是扩大基数、让更多学生投入理工领域;二是培育博士人才;第三则是延揽国际人才。

扩大理工人才基数方面,张翼指出,他鼓励岛内各种不同领域报考半导体学院硕士班,不论是土木、机械、航空、数学、动植物、管科、工科等学生都可以加入半导体科技行列,并依学生背景设计客制化课程。

张翼接着分享他近几年观察到的现象,很多优秀的学生唸完硕士后,不愿意继续攻读博士,「大家不唸hard science,太辛苦了」。

除了想尽快投入职场赚钱,张翼发现,AI浪潮兴起也吸走不少优秀人才,毕竟AI与应用端距离较近、跟国际接轨,而且比较容易创业,相较之下「半导体很难自己当老板」。

不过台湾半导体业发展已经走在世界前端,跟以往跟着美国等先进国家走的路径不同,台湾想在要维持领先地位,大量博士人才是必备的;张翼直言,不是所有产业都需要博士人才,例如AI产业就不见得需要,但「以半导体这种技术来讲,是需要PhD」,如此
才能持续进行尖端技术研发。

以业界实务而言,一般硕士在学校均受过充分的实作训练,佐以论文研究所建立的基础研究能力,因此能有效解决工作所遇的技术问题。

不过,半导体产业先进制程领先全球,需要博士人才投注前端研究,因此具有博士学位者在业界多任职于基础研究相关工作,并同步了解制程技术,以协助前端研发和后端量产能顺利串接。

为台湾人才库储备新血不仅只是学界的事,产业界也「撩落去」。台积电2020年推出博士奖学金计划,奖助每名获奖者,每年50万元奖学金,至多5年,并提供业师与实习机
会,协助获奖学生实时了解产业与技术发展,欢迎学生毕业后加入产业,或进入学术界从事研究与教学的工作。

联发科则针对博士生提供奖助计划,补助地区涵盖全球,且积极建设创新研究中心,提供学生拥有良好的研究环境。

「台湾是在和全世界竞争」,张翼指出,现在各国都在发展半导体,只凭台湾本土人很难足够,策略上应该更弹性;阳明交通大学国际半导体产业学院以从岛外招募人才来台为一大诉求,目前学院与印度理工学院的马德拉斯、坎普尔、孟买、德里4个分校签约
合作,未来将有100名学生陆续来台。

张翼坦言,社会上确实存在一些声音,认为向国际揽才可能排挤到本国人就业机会,但以收国际生而言,台湾顶多每月给500至1000美元奖学金,国外大多给到2000至3000美
元,其实台湾给的条件不算优渥;另一方面,各国都在强力揽才,「不想吸收是一回事,搞不好人才还被吸收」。

人才不分国界,硅谷经验足以证明,要能领先世界,首先要能海纳百川、吸引国际人才。和硕董事长童子贤曾说,苹果创办人贾伯斯(Steve Jobs)有叙利亚血统,「你会说贾伯斯抢走硅谷居民的工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