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妹又被老板叫回去了

harubashi
楼主 (未名空间)

上周individual meeting和老板闹的不愉快(参见前面的narrative: https://plaza.
rakuten.co.jp/panzerfaust/diary/?ctgy=11),师妹是负气出走,都没给老板说。 这一
个星期都在山里面浪,也没手机信号。 昨天到了RMNP, 有信号了,才发现老板急坏了
,以为她轻生了,后悔的不得了, inbox里面一堆的urgent mark的信,手机也是好多
missing call。 知道是去春桑师兄那里了,这才放心。 我也赶紧给老板打了个电话,说好好开导了一下,她现在对research又有信心了。

老板是个很nice的人,以前就抱怨过说这批中国的孩子是不是都是one and only child generation, 非常的自我为中心,不好伺候。 这下好了,干脆让我来co-supervise
as industry mentor. 结束通话前老板诡异的笑了几声。
师妹望着RMNP的輝くの秋色、已经满血复活,让我明天送她去机场,回去重返phd和女
fuck考题的道路。

k
kg30

missing call -> missed call

7天都没有报 missing person amber alert, 演戏呢
harubashi

成年人了,管球不了这么多。

【 在 kg30 (xxx) 的大作中提到: 】
: missing call -> missed call
: 7天都没有报 missing person amber alert, 演戏呢

XieHuang1

春桑是如何开导师妹的?

【 在 harubashi (春橋) 的大作中提到: 】
: 上周individual meeting和老板闹的不愉快,师妹是负气出走,都没给老板说。 这一
: 个星期都在山里面浪,也没手机信号。 昨天到了RMNP, 有信号了,才发现老板急坏了
: ,以为她轻生了,后悔的不得了, inbox里面一堆的urgent mark的信,手机也是好多: missing call。 知道是去春桑师兄那里了,这才放心。 我也赶紧给老板打了个电话,
: 说好好开导了一下,她现在对research又有信心了。
: 老板是个很nice的人,以前就抱怨过说这批中国的孩子是不是都是one and only
child
: generation, 非常的自我为中心,不好伺候。 这下好了,干脆让我来co-supervise
: as industry mentor. 结束通话前老板诡异的笑了几声。
: http://www.mitbbs.ca/article2/Military/61860919_361.jpg
: 师妹望着RMNP的輝くの秋色、已经满血复活,让我明天送她去机场,回去重返phd和女
: ...................

b
bailoutus

手把手?

【 在 XieHuang1 (pangxie) 的大作中提到: 】
: 春桑是如何开导师妹的?
: child

nobrain

先推导,再开导
fronte

春娇也在实验室?什么研究方向?
harubashi

dry bench的东西,不是主流。

【 在 fronte (fronte) 的大作中提到: 】
: 春娇也在实验室?什么研究方向?

harubashi

山里面太冷,先睡帐篷,半夜被冷得跑回车里去。 师妹的脸都冻红了,楚楚可怜。

我有罪。

【 在 nobrain (nobrain) 的大作中提到: 】
: 先推导,再开导

k
kg30

md, 那叫楚楚冻人

【 在 harubashi (春橋) 的大作中提到: 】
: 山里面太冷,先睡帐篷,半夜被冷得跑回车里去。 师妹的脸都冻红了,楚楚可怜。 : 我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