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小将两弹元勋回国受到我党优待,靠杨82苟且活命

manfredzhang
楼主 (未名空间)


1971年杨振宁首次回中国,到上海之后定了一份要见的亲友的名单,其中在北京的第一个就是邓稼先。
说到这里,许鹿希的语气突然转而变得沉重了。她说,那时“四人帮”有个计划,要把搞核武器的人打掉。年轻些的已被搞得非常之惨,那些忠实可靠功劳很大的人都被打成了特务,很多人遭了殃。当时有两个口号:“会英文的就是美国特务,会俄文的就是苏联特务”,可见迫害之烈。有个很有贡献的炸药专家钱晋,他们拷打他要他承认是特务,他坚持不承认,结果就给活活打死了。年轻的一批搞光后就轮到高层的了。因为不能在北京搞,他们就把邓稼先调到青海的“221基地”去,组织了一批对科学什么都
不了解的士兵和工人去斗他,理由是有两次预备性小试验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其实,那只是因为仪器放歪而未测到中子。这样将科学测试的失误上纲上线,进而把负责人打成反革命,目的就是要把邓稼先搞掉。所以当时邓稼先非常危险。而就在这危急的时刻,杨振宁要见他。周恩来总理命令把邓稼先召回北京,于是,那边的事情就走漏出来了,于敏、陈能宽、胡思得等一批人也就得救了。从此之后,“221”就再没有打死过一个
人。

manfredzhang

1966年文革爆发后,核武器研制基地(211厂)也受到巨大冲击。1969年11月至1971年
11月, 对211厂实行军管的组长是赵启民,他原来是海军副司令、国防科委副主任。副
组长是赵登程,他原来是空八军副军长。军管组的正副组长被人称为“二赵”。当时由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用把持的中央军委办事组,给予“二赵”先斩后奏、边斩边奏的权力,让他们在那里放手查办反革命案。

“二赵”还称:“多年来,这里的叛徒、特务、反革命和走资派四位一体,互相勾结,狼狈为奸,篡夺了九院的党、政、科研大权,组成了一个地下王国”。 赵登程说:“
221厂特务,反革命一伙一伙的多”,“不杀人打不开局面”,布置“追组织”,“抓后台”,“抓反革命集团”,私设监狱40多处,自制手铐两百多副,大搞刑讯逼供, 在两年的时间内,制造了“国民党反共救国军西北派遣军案”等数十起冤假错案。赵登程逼迫第2生产部主任、副教授钱晋交代“国民党西北派遣军”的问题。当时有两个口号:“会
英文的就是美国特务,会俄文的就是苏联特务”,9院221厂和902地区的干部、科技人
员和工人4千多人被非法隔离审查,300多人被迫害致伤、致残,50多人被打死和被迫害致死。他们拷打钱晋,要他承认自己是特务。在高压恐怖和刑讯逼供之下,他先是被迫承认,但过后又坚决否认,结果,被活活打死。

关于钱晋的资料非常少,但从他的一个下属的回忆中,可以看出,这个研制炸药的教授,是一个非常热爱自己专业,勤勤恳恳工作,谦恭有礼,乐于助人,说话极少,性格软弱,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都保持做人底线的高级知识分子。

“钱教授的谦和恭谨是人所共知的,有时竟像仆人一般,让人难以接受。记得我第一天进基地,太累了,一觉睡到太阳老高,起床后发现桌上摆着一份早餐,脸盆里和刷牙缸里倒上了水,有人说是钱主任干的,我一直不信,后来和他出过差,发现一路上买饭打水都是他‘承包’了,这才相信传言不虚。他的一个学生说:‘钱先生就这个毛病,好像上一辈子欠了大家的债。’有一次大家要照一张相,他是我们的‘头’,按说应坐在中央,可他死活不肯,非坐边上不可,急得脸通红,汗都流下来了。”“他是惯于沉默寡言的。开会时,不是非说不可的话,他是从不开口的。”

当“二赵”在211厂掀起抓“特务”的第一阵“台风”过后,“钱教授就被关进了‘群
众专政’的小屋里。据说,那罪名是‘特嫌’,他的谦和恭谨,他的甘为人仆,他的不爱说话,都是可为‘特嫌’作注脚的,他不是曾送给一个穷学生若干钱吗?还为他买了参考书和牙膏牙刷?那钱就是特务经费啊!目的就是发展反动组织!否则又如何解释呢?”

“就在我们将信将疑的时候,开了一次批判会。会开得沉闷极了,发言的极少,面对这个老实人,人们实在无话可说。然而会后不久,钱教授的问题却升级了,成立了专案组,关到警卫团的一排平房里,有消息说,他的问题很严重,据说他领导着一个庞大的地下特务组织,其军衔是国民党‘少将’,但他的认罪态度很好,交代的很彻底,把‘联络图’献出来了,所以准备‘宽大处理’,据说还可以当主任,‘戴罪立功’,为其他顽固分子树个榜样。”

“然而就在人们热切的等着他出来‘戴罪立功’的时候,却又传出消息说:钱教授死了!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简直叫人来不及思考!对于他的死因,专案组是讳莫如深的,按惯例,是要开一次大会,批判一通如何‘自绝于人民’的,却例外的没有开,一切无声无息,人们都尽量回避谈到他的名字,就像躲避瘟疫一样。”

“几年后,在揭露林彪集团的罪行时,一位当年验尸的医生说,钱教授是被打死的,“身上多处伤痕,肋骨断了好几根,致命伤在头部。”
furoci

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1983)中刑字第276号

被告人赵登程,男,现年六十三岁,河北省定县人。原是空军某军副军长,"文化大革
命”中任公安部领导小组、核心小组成员、“中央专案审查小组第三办公室”副主任。一九七二年十月十八日被逮捕。现在押。

被告人赵登程阴谋颠覆政府、诬告陷害一案,经北京市公安局侦查终结,移送本院审查起诉。

经本院审查确认,被告人赵登程犯罪事实如下:

三、制造假案,诬陷、迫害原国防科委九院二二一厂干部、 工人和科技人员。

被告人赵登程于一九六九年十一月至一九七一年十一月和国 防科委副主任赵启民(另
处理)担任国防科委工作组负责人,在 二二一厂查破案件时,说:“二二一厂特务、
反革命一伙一伙的 多”,“不杀人打不开局面。"布置“追组织”,“挖后台”,“抓反 革命集团”,私设监狱四十余处,自制手铐二百余副,大搞刑讯 逼供。先后制造了“国民党西北派遣军”和“赵传国反革命阴谋 集团”等假案;诬陷他们“爆炸电缆”
,“爆炸二二九车间一工 号”,“盗窃机密资料”,“谋杀张培干”,“阴谋炸毁二
二一厂”。 赵登程诬陷九院副院长王志刚、矿区公安局长黄启之等是“赵传 国反革命阴谋集团”在厂内的"黑后台”,并诬陷黄启之是“特 务'王志刚、黄启之被迫害致死
。赵登程对第二生产部主任、 五级副教授钱晋亲笔批示:"要狠抓现行,把破坏、盗窃情报和 阴谋活动抓深抓透,抓住不放,”逼钱交待所谓“国民党西北派 遣军”问题。钱晋在批斗、逼供中被活活打死。第二生产部副主 任孙维昌因参加过二二九车间一工
号爆炸事故的调查,认为是技 术安全事故,被非法关押,赵登程指使专案组,训练小
分队逼 供,诬陷孙维昌是“二二九车间一工号反革命爆炸案件的首犯”。 赵登程诬陷电厂厂长马文申是爆炸电缆的"主谋”,将其逮捕关 押,并说:“擒贼先擒王”,"打
马文申就挖一窝”。指示专案人员 对马开会批斗,进行人身摧残。赵登程诬陷电厂党
委书记李建华 是参与爆炸电缆的“主要成员”,指使专案组对李逼供,亲自审 定修改代李写的假“坦白”稿;在李病危期间,强迫李照这个稿 子念,进行录音,在全厂大
会上播放。李建华被迫害致死。赵登 程诬陷技术员赵传国是“赵传国反革命阴谋集团
”的首犯,并亲 笔批示:“要肯定他是特务赵登程诬陷技术员施美珉是“谋杀张培干
的主要策划者和凶手”,提出对施美珉“可以开刀”,并呈 报“枪毙”。赵登程对电
厂工人郭宗仪亲笔批示:“给他戴上特务 帽子,使他没有反抗的余地赵登程诬陷工人
周相林参与策划 爆炸电缆、爆炸二二九车间一工号、盗窃机密资料,并亲自对周 逼供。赵传国、施美珉、郭宗仪、周相林被非法关押,遭受残酷 迫害。

被告人赵登程伙同赵启民制造假案。使二二一厂和九〇二地区一大批干部、科技人员和工人受到残酷迫害,家属子女受株连。先后被隔离审查、关押四千余人;被迫害致伤、致残三百余人;被迫害致死五十余人。

上述罪行,有同案人的供述,会议记录、文稿、批件等原始书证、物证以及证人证言和刑事科学技术鉴定等大量材料在案佐证,被告人也供认不讳。

manfredzhang

海外回国小将最后靠海外老将活命,最搞笑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