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妈女儿这个其实就是ABC读博的烦恼

JoeBiden
楼主 (未名空间)

据我所知,ABC很多读博,确实会捡最好的方向,化学化工的都是做模拟,比如计算化
学,或者过程模拟,这些根本不需要接触药品,实验室

但是最好的那些课题,现在基本上还是给白男和白女的,只要他们愿意读,都会给他们试错,ABC实际上的地位摆在那,只能靠自己精明,鸡贼,去发掘好的导师

大陆的锁男一般没得挑,最听话的就是他们,因为没有资本折腾,一般就是给什么做什么,哪会跟父母吐槽,或者说不读就不读的

还有一点,将军们不要以为现在拿个PhD就一定有水平,或者认为PhD很难拿,那是过去的情况,现在完全不同了,现在研究生院有大量AA,LGBTQ,女权上来的,这些人成天
搞活动厉害,根本不可能静心做实验做研究的,往往是跟个大牛老板或者好驾驭的导师,读完年限就顺利拿学位,因为北美没有文章要求,很多女PhD一篇文章没有就毕业了
,而且即使有文章要求,也可以通过挂名,共同一作来实现,所以现在有一个PhD学位
,根本不代表什么能力,今非昔比了

当然,这帮人也有跟导师闹翻的,但不多

研究生院的这种质变,基本上和美国的衰落是相伴相随的,有资源就是不给你大陆来的锁男,宁愿浪费,宁愿低产出,靠老本,反正不会给你大陆锁男机会,即使他们心知肚明大陆锁男很好用,出活多

而且现在很多屙三教授,尤其年轻AP

W
Wodelixiang

是这样的吗?真是骗子

【 在 JoeBiden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据我所知,ABC很多读博,确实会捡最好的方向,化学化工的都是做模拟,比如计算化
: 学,或者过程模拟,这些根本不需要接触药品,实验室
:
: 但是最好的那些课题,现在基本上还是给白男和白女的,只要他们愿意读,都会给他们
: 试错,ABC实际上的地位摆在那,只要靠自己精明,鸡贼,去发掘好的导师
:
: 大陆的锁男一般没得挑,最听话的就是他们,因为没有资本折腾,一般就是给什么做什
: 么,哪会跟父母吐槽,或者说不读就不读的
:
: 还有一点,将军们不要以为现在拿个PhD就一定有水平,或者认为PhD很难拿,那是过去
: 的情况,现在完全不同了,现在研究生院有大量AA,LGBTQ,女权上来的,这些人成天
: 搞活动厉害,根本不可能静心做实验做研究的,往往是跟个大牛老板或者好驾驭的导师
: ,读完年限就顺利拿学位,因为北美没有文章要求,很多女PhD一篇文章没有就毕业了
: ,而且即使有文章要求,也可以通过挂名,共同一作来实现,所以现在有一个PhD学位
: ,根本不代表什么能力,今非昔比了
:
: 当然,这帮人也有跟导师闹翻的,但不多
:
: 研究生院的这种质变,基本上和美国的衰落是相伴相随的,有资源就是不给你大陆来的
: 锁男,宁愿浪费,宁愿低产出,靠老本,反正不会给你大陆锁男机会,即使他们心知肚
: 明大陆锁男很好用,出活多
:
: 而且现在很多屙三教授,尤其年轻AP
W
Wodelixiang

女儿不懂事,找教授,找学校都瞒着我们,至今也不知道教授名字。也不和我们商量。

大学学的是工程,还算是可以的。也是不听话。我们叫她去学accounting, cs,求个稳
,不累,不要。

现在也行,让她在家读accounting,不信考不出cpa.
W
Wodelixiang

那时有很好的大公司要她回去做,一句话就把人家拒了。以前大学实验室的,最近问起来,也不打听有几个人找到好工作的,就是读傻了。
xlzero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时有很好的大公司要她回去做,一句话就把人家拒了。以前大学实验室的,最近问起
: 来,也不打听有几个人找到好工作的,就是读傻了。

谁叫你从小不教育她的
W
Wodelixiang

教育没用呀,有个大老板可以支配她的人生,只要我不理他,就来这一套。

【 在 xlzero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 那时有很好的大公司要她回去做,一句话就把人家拒了。以前大学实验室的,最近问起
: : 来,也不打听有几个人找到好工作的,就是读傻了。
:
:
: 谁叫你从小不教育她的
vanda

很多事情(比如教授这些)也没的选
女生学 accounting 和 cs 太无聊了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女儿不懂事,找教授,找学校都瞒着我们,至今也不知道教授名字。也不和我们商量。
: 大学学的是工程,还算是可以的。也是不听话。我们叫她去学accounting, cs,求个稳
: ,不累,不要。
: 现在也行,让她在家读accounting,不信考不出cpa.

xlzero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教育没用呀,有个大老板可以支配她的人生,只要我不理他,就来这一套。
: 问起

不是现在教育,孩子5岁时候你怎么教育的,孩子10岁你怎么教育的,孩子15岁你怎么
教育的,孩子20岁你又怎么教育的

早干嘛去了
W
Wodelixiang

从小就要强,自己的主意多,不听我们的。吵,骂都没用的。都惊动领居了,一吵,就拼命screaming,我们都怕她了。

【 在 xlzero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 教育没用呀,有个大老板可以支配她的人生,只要我不理他,就来这一套。
: : 问起
:
:
: 不是现在教育,孩子5岁时候你怎么教育的,孩子10岁你怎么教育的,孩子15岁你怎么
: 教育的,孩子20岁你又怎么教育的
:
: 早干嘛去了
xlzero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小就要强,自己的主意多,不听我们的。吵,骂都没用的。都惊动领居了,一吵,就
: 拼命screaming,我们都怕她了。

别找借口,5岁要什么强,10岁往哪强?

真要强,上学花你们钱了吗?上大学全是奖学金没要你们钱吗
W
Wodelixiang

到后来,我们都不管她的事了,两张信用卡
随她用。她说不能买房子,我们就不敢买,不能买啥就不能买。现在让她知道一下,这世上谁对她好。也不错。
【 在 Wodelixiang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小就要强,自己的主意多,不听我们的。吵,骂都没用的。都惊动领居了,一吵,就
: 拼命screaming,我们都怕她了。
:
: 【 在 xlzero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 : 教育没用呀,有个大老板可以支配她的人生,只要我不理他,就来这一套。
: : : 问起
: :
: :
: : 不是现在教育,孩子5岁时候你怎么教育的,孩子10岁你怎么教育的,孩子15岁你
怎么
: : 教育的,孩子20岁你又怎么教育的
: :
: : 早干嘛去了
W
Wodelixiang

你怎么知道我们没花钱?

【 在 xlzero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 从小就要强,自己的主意多,不听我们的。吵,骂都没用的。都惊动领居了,一吵,就
: : 拼命screaming,我们都怕她了。
:
:
: 别找借口,5岁要什么强,10岁往哪强?
:
: 真要强,上学花你们钱了吗?上大学全是奖学金没要你们钱吗
xlzero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怎么知道我们没花钱?
: ,就

算了,你脑子一团酱,你女儿就是随你,然后从小被你带大,谁也别怪谁了,劝你一句,木已成舟,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过好自己吧
W
Wodelixiang

总比有毒,不安全好啊

【 在 vanda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多事情(比如教授这些)也没的选
: 女生学 accounting 和 cs 太无聊了
: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 女儿不懂事,找教授,找学校都瞒着我们,至今也不知道教授名字。也不和我们商量。
: : 大学学的是工程,还算是可以的。也是不听话。我们叫她去学accounting, cs,求
个稳
: : ,不累,不要。
: : 现在也行,让她在家读accounting,不信考不出cpa.
p
pear1234

这孩子的脾气真是terrible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小就要强,自己的主意多,不听我们的。吵,骂都没用的。都惊动领居了,一吵,就
: 拼命screaming,我们都怕她了。

p
pear1234

家里谁说了算,不能搞反了。
搞反了自食苦果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到后来,我们都不管她的事了,两张信用卡
: 随她用。她说不能买房子,我们就不敢买,不能买啥就不能买。现在让她知道一下,这
: 世上谁对她好。也不错。
: 怎么

kravchenko

米国博士正在加速变成一种负资产。

【 在 JoeBiden (46th POTUS) 的大作中提到: 】
: 据我所知,ABC很多读博,确实会捡最好的方向,化学化工的都是做模拟,比如计算化
: 学,或者过程模拟,这些根本不需要接触药品,实验室
: 但是最好的那些课题,现在基本上还是给白男和白女的,只要他们愿意读,都会给他们
: 试错,ABC实际上的地位摆在那,只能靠自己精明,鸡贼,去发掘好的导师
: 大陆的锁男一般没得挑,最听话的就是他们,因为没有资本折腾,一般就是给什么做什
: 么,哪会跟父母吐槽,或者说不读就不读的
: 还有一点,将军们不要以为现在拿个PhD就一定有水平,或者认为PhD很难拿,那是过去
: 的情况,现在完全不同了,现在研究生院有大量AA,LGBTQ,女权上来的,这些人成天
: 搞活动厉害,根本不可能静心做实验做研究的,往往是跟个大牛老板或者好驾驭的导师
: ,读完年限就顺利拿学位,因为北美没有文章要求,很多女PhD一篇文章没有就毕业了
: ...................

W
Wodelixiang

她在外面很懂事的样子,讲话也是,根本不可能想到家里就是个霸王。

【 在 pear1234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孩子的脾气真是terrible
:
: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 从小就要强,自己的主意多,不听我们的。吵,骂都没用的。都惊动领居了,一吵,就
: : 拼命screaming,我们都怕她了。
W
Wodelixiang

现在还算好多了,最近说钱不够了,差3000,我们就转给她了,也没用完。只用了300。

【 在 Wodelixiang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她在外面很懂事的样子,讲话也是,根本不可能想到家里就是个霸王。
:
: 【 在 pear1234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 这孩子的脾气真是terrible
: :
: :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 : 从小就要强,自己的主意多,不听我们的。吵,骂都没用的。都惊动领居了,一吵
: ,就
: : : 拼命screaming,我们都怕她了。
z
zhetian

靠CPA的都是傻逼,话放这,10年内被财务软件取代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女儿不懂事,找教授,找学校都瞒着我们,至今也不知道教授名字。也不和我们商量。
: 大学学的是工程,还算是可以的。也是不听话。我们叫她去学accounting, cs,求个稳
: ,不累,不要。
: 现在也行,让她在家读accounting,不信考不出cpa.

W
Wodelixiang

10年后就再说了。

【 在 zhetian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靠CPA的都是傻逼,话放这,10年内被财务软件取代
:
: 【 在 Wodelixiang () 的大作中提到: 】
: : 女儿不懂事,找教授,找学校都瞒着我们,至今也不知道教授名字。也不和我们商量。
: : 大学学的是工程,还算是可以的。也是不听话。我们叫她去学accounting, cs,求
个稳
: : ,不累,不要。
: : 现在也行,让她在家读accounting,不信考不出cpa.
w
wanz

大妈是老眼光。非得要小孩跟她一个想法。
z
zhajuan500

这性格适合嫁个白皮

a
affineV

反正是装门面的,你花钱买一个算了.
教授群体乞丐化早就不新鲜了,时尚得很.

W
Wodelixiang

为啥要浪费青春

【 在 affineV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反正是装门面的,你花钱买一个算了.
: 教授群体乞丐化早就不新鲜了,时尚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