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民苦在什么地方?

xinchong
楼主 (未名空间)

今举上沙一地为例,此地地主剥削佃农非常利害,每千步田要纳保证金五十元,这种田完全是新涨的沙田,农民逐渐替地主们经营成熟,成熟后,地主管田底所有权,农民管田面的权,每年耕种所用人工,肥料、农具、种子等均归农民自备。秋收后每千步田要纳租谷五百斤甚者五百斤以上,地主到农民家里的时候,农民要请他们吃好酒饭,不然便难免加租,收租的称,大概都在二十两以上。农民稍有反抗,马上送县究办。农民若今年欠了五元租,明年就要还你十元二十元,又不得不还,于是农民破产者年年有之

江苏农民江北北徐海一带算是最苦,江枪会连庄会到处皆是,农村各种斗,此他处更多,继述不尽,铜山县东乡北乡等处地势洼下,去年禾稼淹没殆尽,所幸二麦已种,农民尚有“转过荒年有熟年”之希望,今秋淫雨连绵,田鼠禾苗终日浸在水中,田萎黄而腐烂,农民辛勤半载,溶得两手朴空,此时地中仍是积水片片,二麦播种无期,怨声载道,莫不表现一种扰惨愁苦的状态。天灾之处,同时还有横征暴敛之军阀贪官与重租重利之劣绅地主,层层敲剥,因此农民流为匪者极多

半自耕农其生活苦于自耕农,因其食粮每年有一半不够,须租种别人田地或者作工或营小商以资弥补。春夏之间,青黄不接虽高利向别人借贷,重价向别人籴粮,较之自耕农之不求于人,自然说过要苦,然优于半益农,因半益农无土地,每年耕种只得收获之一半,半自耕农则租于别人的部分虽只收获一半,或且不足一半,然自有的部分都可全获,故半自耕农之革命性优于自耕农而不及半益农。半益农与贫农都是乡村的佃农,同受地主的剥削,然经济地位颇有分别,半益农无土地,然有比较充足之农具及相当数目的流动资本,此种农人,每年劳动结果自己可以得到一半,不足部分,种杂粮,捞鱼虾,饲鸡豕,勉强维持其生活,于艰难竭蹶之中,存聊以卒岁,想,故其生活苦于半自耕农,然较贫农为优,其革命性则优于半自耕农而不及贫农。贫农之无充足的农具,又无流动的资本,肥料不足,田亩歉收,送租之外,所得无几,荒时暴月向亲友乞哀告怜,借得几斗几升敷衍三日五日,债务丛集,如牛负重,乃农民中之极艰苦者

g
g99992

你妈夹着支书的大驴吊表示同意。
keystone0504

hahahhahahah
【 在 g99992 (G99991)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妈夹着支书的大驴吊表示同意。

x
xdf

中国农民苦就苦在有逼下不去屌 - 排队操你妈屄操不上 - 插队的书记太多。

【 在 xinchong (文革余孽)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举上沙一地为例,此地地主剥削佃农非常利害,每千步田要纳保证金五十元,这种田
: 完全是新涨的沙田,农民逐渐替地主们经营成熟,成熟后,地主管田底所有权,农民管
: 田面的权,每年耕种所用人工,肥料、农具、种子等均归农民自备。秋收后每千步田要
: 纳租谷五百斤甚者五百斤以上,地主到农民家里的时候,农民要请他们吃好酒饭,不然
: 便难免加租,收租的称,大概都在二十两以上。农民稍有反抗,马上送县究办。农民若
: 今年欠了五元租,明年就要还你十元二十元,又不得不还,于是农民破产者年年有之: 江苏农民江北北徐海一带算是最苦,江枪会连庄会到处皆是,农村各种斗,此他处更多
: ,继述不尽,铜山县东乡北乡等处地势洼下,去年禾稼淹没殆尽,所幸二麦已种,农民
: 尚有“转过荒年有熟年”之希望,今秋淫雨连绵,田鼠禾苗终日浸在水中,田萎黄而腐
: 烂,农民辛勤半载,溶得两手朴空,此时地中仍是积水片片,二麦播种无期,怨声载道
: ...................

D
DEHEI

天天拿着tg的编造的垃圾来说事

萨比只所以为萨比,就是完全搞不清那些是编造的,那些是事实

天天脑子里都是些臭狗屎,还当作香饽饽。并借此推论出一堆匪夷所思,离谱到家的垃圾结论。

看看你腊肉爹自己的文章怎么说的

据《寻乌调查》,寻乌全县农村 人口中大地主(收租500石以上)占0.045%;中地主(收租300石到500石)占0.4%;小地主(收租200石以下)占3%;富农(有余钱放债) 占4%,中农(粮食够吃不欠债)占18.255%,贫农(粮食不够吃欠债)占70%,手工工人占3%,游民占1%,雇农占0.3%。土地占有情况是:公田 占40%,地主占30%,农民占30%。

国民党调查结论与你腊肉爹的数据大体一致:地主户数占5%,土地拥有量为34%.

第三方数据也是如此
曾创办金陵大学农经系的J . L.Buck教授,1921至1925年间以及1928至1936年间,先后在中国主持过两次大型的农村经济调查。首次调查范围覆盖7省17县2866个 农家,之后据调查材料撰写成《中国农家经济》一书,二次调查扩展至22省38256个农家,编著成
《中国土地利用》一书。Buck教授的结论是:“有些私有的土地,被地主占有,分给佃农耕种,成为中国重要的问题之一。可是其幅度常有被过度估计的情事。(实际上)不到四分之三的土地,为耕种人 所领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土地,用于佃赁。

事实就是中国从未有过什么自百分之五十至百分之八十的重租,因为佃农人数并不是很多,你收高了租子就没佃农来种你的地了,而且佃农还故意拖欠不交。

明朝末年人耿橘大在谈 及江苏常熟地方的田租问题说,曾这样说(译文):“最好的田
地,每亩交租不过一石二斗,但实际收到的田租,从来不会超过一石。”

至于佃户租田租息多少?参考tg自己的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的文件:

亩产五石以上者 千分之三百七十五 46.875%(原额)

亩产四石以上者 千分之三百五十 43.75%

亩产三石以上者 千分之三百 37.5%

亩产二石以上者 千分之二百五十 31.25%

亩产一石以上者 千分之二百 25%

亩产五斗以上者 千分之一百到一百五 18.75%

亩产三斗以上者 千分之五十到八十 10%

亩产三斗以下者 千分之五十以下 6.25%

鉴于华北粮食亩产量多不能高于一二百斤,可知其原租额多不过在30%以下,而尤以20%上下的居多。

听我妈转述我姥爷说过的,解放前每月都能吃肉,结果解放了,反而惨了,一年都吃不上一顿,解放前从未穿过补丁衣服,结果解放后经历过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补丁衣服反而穿上了,一穿就是十几年

s
sutton999

毛粪没有common sense

一个村几百户地主佃农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乡亲,

人穷本身就是有理, 就跟现在总是要照顾龙虾党零元购一样, 这些光脚的也不是好相与的. 如果地主不得到乡间民意习惯法支持, 佃都不好收上来.


xinchong

你妈是地主婆

疼疼疼

【 在 DEHEI (的黑) 的大作中提到: 】
: 听我妈转述我姥爷说过的,解放前每月都能吃肉
D
DEHEI

我姥爷土生土长的几十代贫农,tg都承认的

【 在 xinchong (文革余孽)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妈是地主婆
: 疼疼疼

m
mrvl

地主愿意吃农民家里的饭么?

盹盹盹

【在xinchong(文革余孽)的大作中提到:】
:今举上沙一地为例,此地地主剥削佃农非常利害,每千步田要纳保证金五十元,这种田完全是新涨的沙田,农民逐渐替地主们经营成熟,成熟后,地主管田底所有权,农民管田面的权,每年耕种所用人工,肥料、农具、种子等均归农民自备。秋收后每千步田要纳租谷五百斤甚者五百斤以上,地主到农民家里的时候,农民要请他们吃好酒饭,不然便难免加租,收租的称,大概都在二十两以上。农民稍有反抗,马上送县究办。农民若今年欠了五元租,明年就要还你十元二十元,又不得不还,于是农民破产者年年有之:江苏农民江北北徐海一带算是最苦,江枪会连庄会到处皆是,农村各种斗,此他处更多,继述不尽,铜山县东乡北乡等处地势洼下,去年禾稼淹没殆尽,所幸二麦已种,农民尚有“转过荒年有熟年”之希望,今秋淫雨连绵,田鼠禾苗终日浸在水中,田萎黄而腐烂,农民辛勤半载,溶得两手朴空,此时地中仍是积水片片,二麦播种无期,怨声载道,莫不表现一种扰惨愁苦的状态。天灾之处,同时还有横征暴敛之军阀贪官与重租重利之劣绅地主,层层敲剥,因此农民流为匪者极多
:半自耕农其生活苦于自耕农,因其食粮每年有一半不够,须租种别人田地或者作工或营小商以资弥补。春夏之间,青黄不接虽高利向别人借贷,重价向别人籴粮,较之自耕农之不求于人,自然说过要苦,然优于半益农,因半益农无土地,每年耕种只得收获之一半,半自耕农则租于别人的部分虽只收获一半,或且不足一半,然自有的部分都可全获,故半自耕农之革命性优于自耕农而不及半益农。半益农与贫农都是乡村的佃农,同受地主的剥削,然经济地位颇有分别,半益农无土地,然有比较充足之农具及相当数目的流动资本,此种农人,每年劳动结果自己可以得到一半,不足部分,种杂粮,捞鱼虾,饲鸡豕,勉强维持其生活,于艰难竭蹶之中,存聊以卒岁,想,故其生活苦于半自耕农,然较贫农为优,其革命性则优于半自耕农而不及贫农。贫农之无充足的农具,又无流动的资本,肥料不足,田亩歉收,送租之外,所得无几,荒时暴月向亲友乞哀告怜,借得几斗几升敷衍三日五日,债务丛集,如牛负重,乃农民中之极艰苦者
greendot

村支书爱吃你妈给他做的饭

【 在 mrvl (let freedom ring, let freedom win) 的大作中提到: 】
: 地主愿意吃农民家里的饭么?
: 盹盹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