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开一贴说说非农的苦

scraper
楼主 (未名空间)

在哪都苦,都不容易,我就是农村出来的,你说的苦我明白是怎么回事,确切地说,农村不是苦,是穷,穷的原因是农产品不值钱,但是农产品价格一涨,工业品价格肯定狂涨,最后没区别,其实农村里也就是农忙时累点,其它时间并没有工人苦,当然你要挣钱又要享受田园生活那肯定是苦的。你这样偏说农村苦,其实是你对工人的苦没有充分的了解,你自己是精英,以为除了农民以外人人都象你那样敲代码跑胶挣大钱,看看工厂里的工人,比如说炼钢厂,化工厂,纺织厂,制鞋厂哪个不是挥汗如雨在恶劣环境里为生活所累?一天八个钟头,要多挣几个钱还得加班,夜班,日夜颠倒,你普通农民哪有那么高的劳动强度?就别说那些矿工了,下井工作暗无天日死神随时出现, 要不你尝试一下出海钓鱿?谁又容易呢?即使是码工,念那么多书苦不苦?要不你让农民去念?过劳死的码工为啥不早点获得激励师的按摩?人家当官的也不容易,案牍劳形身先士卒,压力非常大也招人恨,当然官二代富二代是舒服,可是人家祖上积功德时你祖上在干啥?埋怨祖上没用,从自己开始努力才是正确的态度。你这种态度说到底就是干着这行的活想着另一行的收入,只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刀子。农民再苦也有田基本有口粮保证,工人的苦你们一般人哪里体会到?而且工人一旦没有工作生活就没着落,对社会影响巨大,是动乱的隐患。

我现在在塑料垃圾回收站工作,扛50十几磅的袋子不计其数,粉尘遮天蔽日,还时不时用crane搬动几十吨的重物,每天出汗都把衣服湿透,其工作强度与农忙期间比有过之
而无不及,但是农忙不是天天有,而且不会有工业粉尘损害健康,跟我一块干活的白人劳模大老黑也那样,都苦,在中国的工厂大抵如此。我常常想起小飞象的话,宁可当穷千老也不能当餐馆工,原因是自己读了那么多书就是为了避免干体力活,其实我也读了很多书,肯定不会比小飞象读的少,但是我连千老工作都找不着,咋办?卖淫自己又不够帅。另外我也常常想起一个波兰移民的故事,他说小时候他爸是煤矿工人,禁止他到地下室去,有一天他的皮球蹦进了地下室,他蹑手蹑脚下去拿回球,瞥见他老爸正躺在一个大浴盆里,而他老妈正在给他老爸洗身子,事后他老爸怒气冲冲地找他,而他奶奶正再三警告他不要到地下室去。我想自己其实跟煤矿工人一回事,可怜的我没有老婆给洗身子。象我这样读了那么多书还干那么脏的体力活,完全是遭二重罪,有多少农民吃过这样的苦呢?可是人各有命,我没有什么怨言,买了那么多彩票也没中奖,不过好歹有吃有穿有住的,还活着呢!要是别人的生活那么好,也没有人挡住我去争取,要说社会不公,其实人家也有烦恼,只不过是外人无法感受而已。

人生在世忧多乐少是现实,真正舒服的人其实不多。

美国是个例外,可是美国作为一个国家也经历过艰苦奋斗,人家白人高智商也是巨大的生存压力进化出来的结果,美国可以享受是有历史原因的,你眼红也没用,现在鳖国实际就是加班把以前荒废的活补回来。

非法移民享受美国的生活,那是美国的事,人家愿意,也需要非法移民提供服务。

版上将军要是看见我的遭遇讥笑我没出息,我不会计较的,要是因为怜悯我流下泪水,也没必要,跟我一样苦的人千千万万。
w
wanz

个人职业是努力、机会,以及自我选择的结果。不管什么工作,只要自己能接受就行。中国最糟糕的就是把人用户口绑死。大城市隔离小城市,小城市隔离农村。结果就是,每个人有机会就往北上广挤。在里面的人呢,即使小一点地方有好机会,也不愿意放弃一线城市的“特权”,因为一旦迁出,就很难再把户口弄回来。结果就是大城市越弄越大,发展越来越不平衡。

要是你鳖现在说从今以后取消户口,所有福利对居民一视同仁。保险乌泱乌泱的人往一线城市钻,因为没有人相信土工能长期维持这个政策。一到那时,就会有好些人跳出来,我早说了不行吗,中国特色啊。其结果就是,门再关上。

keystone0504

你现在在塑料垃圾回收站工作?你妈了个八子
【 在 scraper (求白妞包养)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哪都苦,都不容易,我就是农村出来的,你说的苦我明白是怎么回事,确切地说,农
: 村不是苦,是穷,穷的原因是农产品不值钱,但是农产品价格一涨,工业品价格肯定狂
: 涨,最后没区别,其实农村里也就是农忙时累点,其它时间并没有工人苦,当然你要挣
: 钱又要享受田园生活那肯定是苦的。你这样偏说农村苦,其实是你对工人的苦没有充分
: 的了解,你自己是精英,以为除了农民以外人人都象你那样敲代码跑胶挣大钱,看看工
: 厂里的工人,比如说炼钢厂,化工厂,纺织厂,制鞋厂哪个不是挥汗如雨在恶劣环境里
: 为生活所累?一天八个钟头,要多挣几个钱还得加班,夜班,日夜颠倒,你普通农民哪
: 有那么高的劳动强度?就别说那些矿工了,下井工作暗无天日死神随时出现, 要不你尝
: 试一下出海钓鱿?谁又容易呢?即使是码工,念那么多书苦不苦?要不你让农民去念?
: 过劳死的码工为啥不早点获得激励师的按摩?人家当官的也不容易,案牍劳形身先士卒
: ...................

scraper

是啊,劳动光荣,我去food pantry领过一次食品,觉得给将军们丢脸就不去了。

【 在 keystone0504(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现在在塑料垃圾回收站工作?你妈了个八子

w
wanz

我要是你能就去学个电工、管道工之类的。铺地板都能挣不少钱。
scraper

年纪大了很难挣这些钱的,别看时薪高,拉不到活的话就没用。

【 在 wanz(wanz)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要是你能就去学个电工、管道工之类的。铺地板都能挣不少钱。

s
sutton999

你是有案底了? 不能找个码网页的活计?
scraper

我仅仅懂点HTML和XML,xsl, 连CSS都不太灵,C和Java早忘光了,自己做个静态网页而已,想学,但是没有工作强化练习和记忆,纯粹是浪费时间。

【 在 sutton999(sutton)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是有案底了? 不能找个码网页的活计?

v
vuse


如果去学安装维修空调机, HVAC Maintenance Technician Certificate, 收入会很不错

【 在 scraper (求白妞包养)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哪都苦,都不容易,我就是农村出来的,你说的苦我明白是怎么回事,确切地说,农
: 村不是苦,是穷,穷的原因是农产品不值钱,但是农产品价格一涨,工业品价格肯定狂
: 涨,最后没区别,其实农村里也就是农忙时累点,其它时间并没有工人苦,当然你要挣
: 钱又要享受田园生活那肯定是苦的。你这样偏说农村苦,其实是你对工人的苦没有充分
: 的了解,你自己是精英,以为除了农民以外人人都象你那样敲代码跑胶挣大钱,看看工
: 厂里的工人,比如说炼钢厂,化工厂,纺织厂,制鞋厂哪个不是挥汗如雨在恶劣环境里
: 为生活所累?一天八个钟头,要多挣几个钱还得加班,夜班,日夜颠倒,你普通农民哪
: 有那么高的劳动强度?就别说那些矿工了,下井工作暗无天日死神随时出现, 要不你尝
: 试一下出海钓鱿?谁又容易呢?即使是码工,念那么多书苦不苦?要不你让农民去念?
: 过劳死的码工为啥不早点获得激励师的按摩?人家当官的也不容易,案牍劳形身先士卒
: ...................

scraper

今天一大早就听说垃圾站里唯一一白牛昨天被fired,白牛负责打包,但是昨天她走神
没有注意到传送带上的袋子,结果导致袋子堆积包装机器被卡死,监工盛怒之下要她立刻滚蛋,当时我已经回家了,不知道具体情况,估计是新批次成品出来时她在忙别的而一无所知。白牛对我非常友好,我还没有来得及向她要电话号码,所以我对监工也意见很大,可是毫无办法,除非我不想混了。我决心明天就找千老工作去。

scraper

这些都是想想而已,其实这是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不会容易的,要容易的话人人都去做,就跟生物千老一样,臭大街,薪酬必然下降,况且,黄皮不是优先照顾的对象。写代码那是不容易不得不用黄皮而已。

当然,事在人为,肯定有黄皮成功,不过我这把老骨头,还是跑胶稳妥。

【 在 vuse(细浪淘沙)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去学安装维修空调机, HVAC Maintenance Technician Certificate, 收入
会很不错

z
zengerl

农民有地有房做保障,自己当自己的老板,每年也就忙个三四个月,田园牧歌生活,农转非容易,非转农没门。城市人是真苦,没保障。
scraper

我出身农民,理想是科学家,曾经是千老,现在是工人,各有各的苦,农民其实是非常闲的,即使农忙时节与工人的工作比起来也没多苦,农民是没钱没法享受,很多连买农药化肥都发愁,但是,如果农民的工作强度与时间能够跟工人持平,生活肯定也不会差。例子是现成的,我们那小学老师本身就是农民,教学这份全职工作并没有妨碍他们种田,也就是农忙假期间苦点,有些老师还有养猪养鸡养鱼的副业,事实上他们与农民工性质一样,平时打工,农忙时下田,可以说种田只是个兼职,很多人甚至连这个兼职也放弃了,不是因为苦,而是因为没有钱,如果能够安于清贫,与别的行业比起来务农不算苦。农民与工人比收入那是不公平的。

【 在 zengerl(linz) 的大作中提到: 】

: 农民有地有房做保障,自己当自己的老板,每年也就忙个三四个月,田园牧歌生活,农

: 转非容易,非转农没门。城市人是真苦,没保障。

z
zengerl

是,城市小孩每天12-18个小时上学、写作业、上各种班,一年365天天天如此(大年三十还要练琴、写作业),而且从1岁开始早教,从3岁开始练习音乐听音练音准、舞蹈练身段和柔韧性,从5岁开始学棋学画,6岁上小学,少则3、4个,多则十几个才艺班,每天吃饭喝水都是在路上赶的......,这都不是农民子弟能吃的苦。

白领996操卖白粉的心,不是农民能吃的苦。

农民比某些不怎么干活的公务员还闲,还不用坐班,不用写报告,不用奉承领导权贵。

【 在 scraper (求白妞包养)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出身农民,理想是科学家,曾经是千老,现在是工人,各有各的苦,农民其实是非常
: 闲的,即使农忙时节与工人的工作比起来也没多苦,农民是没钱没法享受,很多连买农
: 药化肥都发愁,但是,如果农民的工作强度与时间能够跟工人持平,生活肯定也不会差
: 。例子是现成的,我们那小学老师本身就是农民,教学这份全职工作并没有妨碍他们种
: 田,也就是农忙假期间苦点,有些老师还有养猪养鸡养鱼的副业,事实上他们与农民工
: 性质一样,平时打工,农忙时下田,可以说种田只是个兼职,很多人甚至连这个兼职也
: 放弃了,不是因为苦,而是因为没有钱,如果能够安于清贫,与别的行业比起来务农不
: 算苦。农民与工人比收入那是不公平的。
:
: 农民有地有房做保障,自己当自己的老板,每年也就忙个三四个月,田园牧歌生
: 活,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