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到法拉盛看母亲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9/21

今天我到法拉盛看母亲

今天本来是我到公交小法庭按约申诉的日子,但慈善机构已经帮我把一百美元罚款交了,我不想再跑一趟。进法庭大楼不能带刀,而我的背包里有刀,还要事先放好包才能去,而且我往返也是逃票,想了想算了,不去上诉了。

昨晚下夜班后,我在员工休息室睡到四点四十起床,然后步行四十分钟去地铁站,然后坐地铁到法拉盛,沿途见早上五六点的地铁真是一大风景。

我在法拉盛的一个公园的长椅上睡到十点半。然后吃自带的早饭,再去看妈。

妈在吃午饭。保姆把蒸的刚出锅的一大碗两小碗食物给妈吃。食物仍然滚烫九十几摄氏度。妈嫌烫暂时不吃,保姆就抱怨向妈施压,让她立即吃。我把一个大碗的粥用一个容器装冷水,水浴冷却。保姆试图阻止。我坚持。

我叫妈等凉了再吃,保姆催促,她把两小碗六七十摄氏度的食物吃了。

保姆向母亲施压吃至少七八十摄氏度的食物。我顶着压力给其中的大碗粥水浴冷却。

这个问题似乎是妈生活中的常态,我顶着压力把食物降了些温度,但我一两个月才来看望一眼,食物滚烫的问题也是我这么多年刚发现的。

妈以前在中国是医生,她居然也对吃滚烫食物没有概念。保姆自己愚昧,并不认为吃滚烫食物有什么错,也不负责,刚出锅的滚烫食物就极力催促母亲赶紧吃完,妈吃的慢了,保姆更烦,可能嫌妈妨碍保姆在角落玩手机看剧。

广大的高学历混滋傻们怎么看待自己也喜欢吃七八九十摄氏度的滚烫食物?

g
g99992

你妈对你卖肛从尼格流浪汉那儿买露宿的椅子怎么看?
m
manpower

流浪汉的妈还有政府免费配的保姆, 美帝真的衰落了

F250


老邱你去赡养你妈,也能拿到政府福利吧

比当街友强啊

q
qwxqwsean

喜欢吃西餐的高学历混滋傻们意外逃掉了中餐的滚烫的问题。

我推测自称喜欢吃中餐的人普遍吃七八十摄氏度以上的食物。

在中国特别流行的蜡纸桶泡面,加入85摄氏度的热水后,据我观察,基本上在十五分钟内,所有的人都把它吃完了。我在中国就惊叹中国人耐烫。

一碗80摄氏度的蜡纸桶泡面,静置十五分钟后,高学历混滋傻们可以用温度测一下,仍然有七十摄氏度,这时候如果往泡面里打一个鸡蛋,搅一搅就能熟。然而中国人民就都把这么烫的食物装进胃里去了。

我在美国耻笑洋人吃西餐,也耻笑高学历混滋傻和外F女们吃西餐,我在中国也惊叹中
国人如何吃中餐,远不仅是把八十摄氏度的蜡纸桶泡面装进肚,中国人民吃中餐的各种问题多了去了。

广大的融入了白主子主流而吃西餐的高学历混滋傻,外F女,和ABC们意外地避免了吃滚烫的食物。

q
qwxqwsean

母亲不仅自己不努力抵制吃滚烫的食物,反而似乎抵制我帮她把食物降温。我用冷水浴给她降温到仍有五六十摄氏度的大碗粥,她吃了一半就不吃了。保姆则抱怨妈之所以没把粥吃完,是因为我把粥冷却了。

妈和很多老人一样,很任性,不想吃就不吃,怎么催也不吃,就像顽皮挑食的幼儿一样。可以理解作为保姆在伺候老弱病残时也会觉得很烦。妈那么瘦,为啥不把一碗粥吃完,我旁观都觉得来气。

我把粥用水浴冷却了,妈似乎嫌凉不吃。她更可能是觉得我碰了那碗粥,那么我就应该吃掉那碗粥的一半,她觉得有义务留半碗给我吃,做为一种分享。我自己大把东西吃,我怎么可能吃保姆给她特制的粥呢?妈吃一碗粥也要让我分一半,并且很多次招呼我吃她的食物。她自己不吃饱,却反复招呼我吃她的食物,我怎么可能吃她的食物呢?

我帮她剥了一个香蕉,她就让我也和她一起吃香蕉,而且她吃的香蕉没熟,皮还绿,香蕉肉硬而不甜,他们为啥采购生香蕉呢?太不靠谱。

bnw

如果不能每天都去看,至少每周去看2、3次

q
qwxqwsean

颜宁喜欢吃蜡纸桶泡面,估计也是类似的情况,八十摄氏度的泡面,放置十五分钟刚降到七十摄氏度,已经被她都装进胃里去了。中国人民吃中餐的方式是令我叹为观止的。

在中国同样的泡面,塑料袋装的1.5元一包,蜡纸桶的5元一桶,结果绝大部份人都去吃蜡纸桶的,不差钱,觉得有个蜡纸桶比较有逼格。事无巨细,我在中国旁观中国人的思想和行为,总是觉得心惊胆颤。

Bodhidharma

十有八九是老邱妄想的情节
chuanpu2020

老邱咱们别的都先不说 你母亲就在纽约 你为什么一两个月才去看一次? 至少至少也
应该每周去一次 一起吃顿饭吧? 不然实在说不过去 这件事你说破天也该受大家的批

q
qwxqwsean

中国花两千亿元造一条没有用的港珠澳大桥,是大傻叉中的战斗机。

中国的小老百姓不吃塑料袋装的泡面,非要吃蜡纸桶的泡面,是小傻叉中的战斗机。

我在中国每时每刻都看见各种尺寸各种型号的傻叉中的战斗机在我面前飞舞。

当然我在美国上中文网站,所有能目睹的也基本上都是傻叉中的战斗机。当然广大的混滋傻们并不认为自己是傻叉。

u
upstart

老邱坐地铁要逃票。去看母亲需要逃票。被抓了很麻烦。
只好减少看母亲的次数。
我觉得老邱一个月看一次已经很好了。
我已经块两年没有去看我妈了。国内回不去。
就算以前,我也只能一年回一次国。
所以大家看看自己做的如何再来说别人。

【 在 chuanpu2020 (Trump2020)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咱们别的都先不说 你母亲就在纽约 你为什么一两个月才去看一次? 至少至少也
: 应该每周去一次 一起吃顿饭吧? 不然实在说不过去 这件事你说破天也该受大家的批
: 评

q
qwxqwsean

高学历混滋傻的本质是傻叉,不能理解我一两个月看望一次母亲已经太多了,这个新冠病毒不是个玩笑。

xinchong

在中国是医生也去美国吃福利 服了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9/21
: 今天我到法拉盛看母亲
: 今天本来是我到公交小法庭按约申诉的日子,但慈善机构已经帮我把一百美元罚款交了
: ,我不想再跑一趟。进法庭大楼不能带刀,而我的背包里有刀,还要事先放好包才能去
: ,而且我往返也是逃票,想了想算了,不去上诉了。
: 昨晚下夜班后,我在员工休息室睡到四点四十起床,然后步行四十分钟去地铁站,然后
: 坐地铁到法拉盛,沿途见早上五六点的地铁真是一大风景。
: 我在法拉盛的一个公园的长椅上睡到十点半。然后吃自带的早饭,再去看妈。
: 妈在吃午饭。保姆把蒸的刚出锅的一大碗两小碗食物给妈吃。食物仍然滚烫九十几摄氏
: 度。妈嫌烫暂时不吃,保姆就抱怨向妈施压,让她立即吃。我把一个大碗的粥用一个容
: ...................

o
outdoor2

老邱在对待父母这事上倒是完全西化了,二,三个月才去看一次。
o
outdoor2

那是你妈有亲人照顾,没有多少国人会把父母放在养老院,然后一,二个月才去看一次的。

【 在 upstart (暴发户)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坐地铁要逃票。去看母亲需要逃票。被抓了很麻烦。
: 只好减少看母亲的次数。
: 我觉得老邱一个月看一次已经很好了。
: 我已经块两年没有去看我妈了。国内回不去。
: 就算以前,我也只能一年回一次国。
: 所以大家看看自己做的如何再来说别人。
:
: 【 在 chuanpu2020 (Trump2020) 的大作中提到: 】
: : 老邱咱们别的都先不说 你母亲就在纽约 你为什么一两个月才去看一次? 至少至
少也
: : 应该每周去一次 一起吃顿饭吧? 不然实在说不过去 这件事你说破天也该受大家
的批
: : 评
q
qwxqwsean

高学历混滋傻们拒绝晒自己的伙食,但混滋傻们的室友同事只要作为旁观者晒一下混滋傻们是怎么吃泡面的,就能泄露出混滋傻们的问题。

中餐馆的粥都是烧到沸点的,混滋傻们去中餐馆喝鱼片粥,皮蛋瘦肉粥,牛肉粥,是否都是在粥被放了十五分钟后,仍有七八十摄氏度时,就都喝下肚了?

w
wwwhu

政府请保姆的总成本很高,很多人看护父母的工资比自己打工还高,还加上一堆
overhead,美国迟早要完蛋。

ratzinger

各位老将小将还是要注意一下,老邱别的毛病咱不管,但这个问题指出来的是对的

我们打小习惯于吃东西趁热吃,养成习惯吃温度过高的食物,容易得食管癌。就是咽喉部分长期处在烫伤溃疡的状态,如果吃完东西,觉得咽喉有些疼,或者不适,就要警惕了

食管癌诱因:

1、甲苄亚硝胺、硝胺等在胃内合成致癌物亚硝胺而诱发食管癌。

2、由霉变食物所产生的各种真菌毒素的感染,与食管上皮细胞异常有密切联系,是诱
发食管癌变主要原因。

3、食物刺激作用如进食烫热饮食、烈酒、大量胡椒、咀嚼槟榔等以及食管损伤、食管
疾病时,也能引发食管癌。

4、营养不良和微量元
o
outdoor2

这倒是真的,我有一亲戚天天喝滚烫的茶,最后得咽喉癌。

【 在 ratzinger (周星星) 的大作中提到: 】
: 各位老将小将还是要注意一下,老邱别的毛病咱不管,但这个问题指出来的是对的
:
: 我们打小习惯于吃东西趁热吃,养成习惯吃温度过高的食物,容易得食管癌。就是咽喉
: 部分长期处在烫伤溃疡的状态,如果吃完东西,觉得咽喉有些疼,或者不适,就要警惕了
:
: 食管癌诱因:
:
: 1、甲苄亚硝胺、硝胺等在胃内合成致癌物亚硝胺而诱发食管癌。
:
: 2、由霉变食物所产生的各种真菌毒素的感染,与食管上皮细胞异常有密切联系,是诱
: 发食管癌变主要原因。
:
: 3、食物刺激作用如进食烫热饮食、烈酒、大量胡椒、咀嚼槟榔等以及食管损伤、食管
: 疾病时,也能引发食管癌。
:
: 4、营养不良和微量元
D
DSJS

啥时候老邱的人设里增加了老母也在美国生活了?
以前老邱在雪城骑自行车捡瓶子的时候,好像完全都没提过老母的事情。
q
quovadis

你没有follow老邱的故事?他一早就说他东北人,国企破产后老妈离婚外F, 拖油瓶过来的。

【 在 DSJS (DSJS) 的大作中提到: 】
: 啥时候老邱的人设里增加了老母也在美国生活了?
: 以前老邱在雪城骑自行车捡瓶子的时候,好像完全都没提过老母的事情。

D
DSJS

这个真没有follow过
很有故事的感觉
我只是曾经在FL和爸妈旅游时,在一个海边的钓鱼码头遇到一个改嫁给当地白人的同乡中年女,她前夫在国内是个小城市的法官,离了,嫁给这个FL白人了,不知道是在中国认识的还是虚拟认识的。 ANYWAY,我爹还很认同乡,非要和人家没完没了拉话,我看
说得差不多了,就把话头叉开了告辞。

【 在 quovadis (My shit is your gourmet)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没有follow老邱的故事?他一早就说他东北人,国企破产后老妈离婚外F, 拖油瓶过
: 来的。

q
qwxqwsean

母亲吃滚烫食物,这个问题不知道怎么解决。母亲自己并不很抵制吃滚烫食物,保姆本身不认为吃滚烫食物有什么错,并且保姆会向母亲施压催促她赶快吃完,因为吃饭是一件时刻表上的事情,母亲先吃完,保姆收拾好现场,把母亲送进卧室,保姆才会坐在一个角落里吃自己的饭,以及玩手机煲电话粥。

母亲不赶紧把饭吃完,直接就妨碍了保姆吃饭和休息。所以从保姆的角度,是要向母亲施压催她赶快吃完。

u
upstart

老邱已经很好了。
多少人的父母在国内,没人照顾。
老邱起码找了护工照顾她。

【 在 wwwhu (fc) 的大作中提到: 】
: 政府请保姆的总成本很高,很多人看护父母的工资比自己打工还高,还加上一堆
: overhead,美国迟早要完蛋。

w
wwwhu

美国政府找的好不好
【 在 upstart (暴发户)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已经很好了。
: 多少人的父母在国内,没人照顾。
: 老邱起码找了护工照顾她。

Bodhidharma

居然有人觉得老邱会给他妈花钱。。。钱对老邱比命还重要,虽然命是妈给的

【 在 upstart (暴发户)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已经很好了。
: 多少人的父母在国内,没人照顾。
: 老邱起码找了护工照顾她。
:
: 【 在 wwwhu (fc) 的大作中提到: 】
: : 政府请保姆的总成本很高,很多人看护父母的工资比自己打工还高,还加上一堆
: : overhead,美国迟早要完蛋。
desheng

这是政府花钱找的
如果让老邱雇保姆 月工资超过1美分deal就谈不成

【 在 upstart (暴发户)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已经很好了。
: 多少人的父母在国内,没人照顾。
: 老邱起码找了护工照顾她。

m
manpower


【 在 wwwhu (fc)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政府找的好不好

g
g99992

保姆要给丘八钱才行!

【 在 desheng (你回来了~~)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是政府花钱找的
: 如果让老邱雇保姆 月工资超过1美分deal就谈不成

k
krzkrz

没觉得
国内大部分老人都会有人照顾的,即使子女不在身边,也有亲戚,
想想一个黄人老死白皮他乡,一个月可能都没人说句话
就不寒而栗

【 在 upstart (暴发户)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已经很好了。
: 多少人的父母在国内,没人照顾。
: 老邱起码找了护工照顾她。

u
upstart

亲戚顶不了子女。
很多子女在国外。或者在外地。
很多人一年也回不去一次看父母。
更别说照顾了。

【 在 krzkrz (krzkrz)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觉得
: 国内大部分老人都会有人照顾的,即使子女不在身边,也有亲戚,
: 想想一个黄人老死白皮他乡,一个月可能都没人说句话
: 就不寒而栗

ykyh

老邱的妈妈也是拉盛将军?

菌斑id是什么?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9/21
: 今天我到法拉盛看母亲
: 今天本来是我到公交小法庭按约申诉的日子,但慈善机构已经帮我把一百美元罚款交了
: ,我不想再跑一趟。进法庭大楼不能带刀,而我的背包里有刀,还要事先放好包才能去
: ,而且我往返也是逃票,想了想算了,不去上诉了。
: 昨晚下夜班后,我在员工休息室睡到四点四十起床,然后步行四十分钟去地铁站,然后
: 坐地铁到法拉盛,沿途见早上五六点的地铁真是一大风景。
: 我在法拉盛的一个公园的长椅上睡到十点半。然后吃自带的早饭,再去看妈。
: 妈在吃午饭。保姆把蒸的刚出锅的一大碗两小碗食物给妈吃。食物仍然滚烫九十几摄氏
: 度。妈嫌烫暂时不吃,保姆就抱怨向妈施压,让她立即吃。我把一个大碗的粥用一个容
: ...................

f
flyingsoul

问题:老邱妈不外F,老邱会成为一个垃圾流浪汉,还洋洋得意吗?
overlap


我觉得老邱挺有孝心的。
b
bluehaha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9/21
: 今天我到法拉盛看母亲
: 今天本来是我到公交小法庭按约申诉的日子,但慈善机构已经帮我把一百美元罚款交了
: ,我不想再跑一趟。进法庭大楼不能带刀,而我的背包里有刀,还要事先放好包才能去
: ,而且我往返也是逃票,想了想算了,不去上诉了。
: 昨晚下夜班后,我在员工休息室睡到四点四十起床,然后步行四十分钟去地铁站,然后
: 坐地铁到法拉盛,沿途见早上五六点的地铁真是一大风景。
: 我在法拉盛的一个公园的长椅上睡到十点半。然后吃自带的早饭,再去看妈。
: 妈在吃午饭。保姆把蒸的刚出锅的一大碗两小碗食物给妈吃。食物仍然滚烫九十几摄氏
: 度。妈嫌烫暂时不吃,保姆就抱怨向妈施压,让她立即吃。我把一个大碗的粥用一个容
: ...................

老邱离他妈近在咫尺却每一两月才探望一次,让人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