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的秋天 ZT

keystone0504
楼主 (未名空间)


北京春秋两季都爱刮风,可是这春风与秋风却有太大的不一样。本来,春风似乎应该更好些更温柔些,春风能吹皱湖面让水泛起涟漪,春风能吹开桃花李花悄悄的传送花香,春风会轻吻柳丝,会调皮地偷偷掀起小姑娘的花裙。可是,北京的春风却有时不能不使人胆寒,甚至会让人整天不英雄的窝在屋里不敢出门走动。大风会整天整夜的刮,刮得天昏地暗,倘若你真有勇气迈出屋门,只怕在街上也挣扎不出百步之遥,就得顺风而反被刮回屋来,还得落得两个鼻孔黑如烟筒,涕泪滂流,泥痕满脸,满嘴牙碜,苦不堪言。

秋天,应该说是北京最美好,最富诗意的季节。秋风虽然略带寒意,可是不会没结没完的刮,风中也少了太多的沙土,就是赶上刮大风也不至于把天地全刮黄,让世间的人与物全变成土鬼与泥球儿。秋天的天是亮丽多情的,在蓝而发光的晴空里,漂浮着一朵朵一团团一缕缕像蓬松的新棉一样的白云。山野田原更是色彩的海洋,香山十八盘上下的红叶,比胭脂还沉厚比硃砂还明艳,芳馥的野花野卉编织成的锦毯铺满了山坡,青松翠柏伴着红色的宫墙金瓦,招示着皇家尊贵的气象,玉泉山的泉水闲适地流着,宝塔的身影倒映在昆明湖上,北海的荷花吐放着清香,中山公园的菊花在微风里摇曳。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在天光还只泛出鱼肚白,三星还遥掛天际的时候,京郊的菜农,果农,还有远自山里来的山民们便车推,畜载,肩挑,人扛地把他们刚收获的新鲜蔬菜瓜果与山货,缕缕行行地运进了北京城。等到朝阳驱散晨雾,天光大亮的时候,城里城外的大街小巷的高摊,地摊,菜棚子与水果店里,可就满坑满谷的陈列出了那些只有北京人,才能一样一样地叫出名字来的果菜与山货。小贩艺术家们能把五颜六色的果品摆成立体图案画,瞧吧,艺术化了的各样葡萄、海棠、大鸭梨、苹果、柿子、大蜜桃,还有那让人没吃已口涎四溢的小酸梨,逗人爱的葫芦形罎子形的大枣,清香甜脆的京白梨,满布金星的香槟子,还有枕头形的大西瓜,再配上明黄,淡紫,雪白的菊花,火红的鸡冠花、石榴花,和那只供闻香的佛手、香橼与金桔,这么多的好果、好瓜、好花,全汇集到了北京的街头巷尾,再由小贩们果赞颂般的吆喝,就是不想买也感觉心里甜滋滋的。

菜摊上,满挂白霜比小孩还高的大冬瓜,威风八面地摆在街边当幌子。太多的老倭瓜、大角瓜、面瓜、冬瓜都被码成了高塔的形状,那些成筐成捆的菠菜、韭菜、大白菜,成麻袋装的土豆,全都垛成了小山。菜案子菜架子上摆成图案的是西红柿、柿子椒、蒜苗、茄子、扁豆等细菜,这不但吸引顾客,买主挑着也方便。倘若说卖水果小贩的吆喝能媲美莲花落、什步弦那样悦耳好听,那么,卖菜的吆喝倒有点像练把式的喊场子,是既雄浑又有力。

“买土豆!一毛钱二斤!”

“菠菜成筐的!一毛一筐!”

“韭菜不打捆!给钱就拿走耶!”

秋天又是吃的季节,东西样样都便宜,就是穷人也花不了几个钱就能买下一大堆瓜菜。老倭瓜能够当饭,别的菜成筐成捆的买回来,挑拣挑拣或蒸或煮或烙,做成皮薄馅大的饺子、包子、菜团子、馅盒子,让全家大小混个肚圆。至于有钱的人,在这晴美丰富的金秋时节,更是他们刁式各样享受佳肴的好时候。他们会三五联袂,悠哉乐哉地坐在正阳楼饭庄的雅座包间里,拿小锤儿轻轻敲裂毛茸茸的大闸蟹的蟹脚,闭上眼去细嚼细品那鲜嫩的蟹肉,再用小铁钎子撬开红艳的蟹壳,精致地品味满壳的肥美蟹黄。饮着茅台酒,咂着二锅头,当官的忘了公务,商人揣起了发财的心,诗人没了寻章觅句的心思,画家干脆把画笔偷偷的藏了起来。东来顺的“菊花火锅”,烤肉宛的“老支子烤肉”,同和堂的“天梯鸭掌”,聚贤堂的“炸响铃双汁”小有天的“香辣卤牛肉”,宾宴春的“烹虾段儿”……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各样山珍海错,经过高手厨子的煎炒烹炸,熘汆烩炖,调制成色香味具全的美味佳肴,最后,全落进了这群既有钱又有闲的老餮们的健康而又好使的胃里。当然,也有工薪阶层,为了给老人家庆寿,给新生儿女过满月,或为了祝贺老夫妻的银婚、金婚、钻石婚,而下一回馆子全家老少享受天伦之乐,大吃一顿,并且又是在这可人的秋天里,那么,倒是真应该诚心的祝贺他们了。

秋天还是玩的季节,八月十五中秋佳节是北京人的盛会,在满街香艳的果摊中间,必有卖兔爷的摊子间隔其中,摊子摆得高高的,多少多少个大大小小粉面彩身,穿袍戴冠,背后插旗儿,或金盔金甲骑着老虎跨着羊,招人喜爱又逗人乐的兔爷们占满了摊子。这些小泥玩意是孩子们的最爱,也给孩子们幼稚的心里种下了美的种子。每个兔爷摊儿前全都围满了欢声笑语的人群,大人则在孩子的指令下给他们拿这个捡那个,最后,在小贩的道谢声里,大人端着大兔爷,小孩儿抱着小兔爷往家走,一路上留下了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街上的铺子里摆出了扎成蒲包,装成盒满挂着绸条的各种馅的月饼,北京人过节讲究送节礼,这些被包装成艺术品的月饼,被人提在手里转送到了老城的各条大街与胡同里去。青年学生们走出校园结伴出游,花一天工夫就能玩一趟香山。当置身于香山半山腰的多景亭里,听到的是如潮起落的松涛,看到的是如火焰跳动的红叶,闻到的是浸心沁脾的桂花的甜香,此刻,闭上眼调息摄气去感觉大自然的美妙,会使你全身的细胞都得到放松与愉悦,这,不亦快哉!或者,到陶然亭去,在抱冰堂前几个好友备酒小酌,一边啃烧鸡一边喝啤酒,眼见玉兔东升,湖水倒映,天上人间,双月齐圆,这,不亦快哉!玩点豪放的,天高风爽正是放风筝的好时候。到圆明园去,手擎大红金鱼风筝,当一阵风刮来把手一松,风筝在你眼前一跳一跃凌空腾起,随着哗啦啦啦线桄子的一阵急响,眨眼间,半人高的大风筝就变成了巴掌大小的一个圆点,这,不亦快哉!总之,北京的秋天是北京人的天堂,也许比天堂还要繁荣些快活些,北京的秋天又像陈年的佳酿,既醇香而又凛冽,回味更是无穷。

lovevirgin

除了非洲和印度,秋天都是最好的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