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否加入CPTPP,关键看美国的态度?

l
licai
楼主 (未名空间)

9月16日,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向《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保存方新西兰贸易与出口增长部长奥康纳提交了中国正式申请加入CPTPP的书面信函。两
国部长还举行了电话会议,就中方正式申请加入的有关后续工作进行了沟通。

CPTPP源于美国、日本及加拿大等12个国家于2015年达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朗普上任后宣布美国退出TPP。2018年,启动TPP谈判的11个国家签署CPTPP。

那么,中国为什么要加入CPTPP?

此前有分析说,美国及其盟友的态度可能成为中国申请加入CPTPP获批的关键影响因素。

从技术层面看,中国加入CPTPP没有根本性障碍。作为CPTPP牵头国的日本以及更具影响力的美国态度固然重要,但中国本身的意志和开放心态才是最重要的。

众所周知,CPTPP及其前身TPP本质上是基于美日范式特征的区域贸易集团,这与经济全球化过去主要服务于美欧日等发达国家资本、技术和资源的全球配置,具有某种共通性。

但今天的世界经济、技术和贸易版图已经发生根本性变化,新兴经济体和广大发展中国家成为促进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自由化、便利化的最重要动力之一。

这些国家在深度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中,与发达国家形成系统有序的分工体系。

从全球产业发展史来看,18世纪下半叶至今的200余年里,英国、美国、日本、德国和
中国等先后扮演着“世界工厂”“世界制造中心”的角色,中国在2010年左右已成为在全球制造业中高、中、低三个产业链均比较完整的主要经济体。

但需指出的是,即便中国现已占据全球中间品供应将近1/3的份额,并以强劲的出口数
据印证着在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中的核心枢纽地位,但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与美日等发达国家之间高度互补的产业与贸易分工关系仍将保持相对稳定。

业已深度融入国际经济体系尤其全球价值链体系的中国经济,要想实现产业结构的升级与优化,既离不开本土企业基于自主技术创新的供给能力提升,也离不开外资的深度参与尤其是高标准市场体系的早日建成。

事实上,中国近年来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推动现代服务业、制造业、农业全方位对外开放,并在金融服务业与高端制造业等更多领域允许外资控股或独资经营,正式推行外商投资法和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取消外资逐案审批制等,就是这一开放逻辑的政策表达。

市场准入大幅放宽,营商环境不断优化,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断加大,表明在全球经济贸易一体化趋势整体不可逆、全球价值链深度整合的背景下,中国以更加积极和开放的制度安排,继续向国际市场释放着红利,也是在以实际行动消除着贸易保护主义者鼓噪的所谓“萨缪尔森之忧”。

毋庸置疑,CPTPP是当今世界最高标准的自由贸易协定之一。


尽管日本在美国退出TPP之后较为务实地将22项难以统一执行的条款予以冻结,但依然
保留了TPP超过95%的条款。

有人担心中国在货物的国民待遇与市场准入、投资、知识产权、电子商务等方面存在一些待解的难题,但随着中国在相关领域的深层次改革和高水平开放的推进,这些问题将不再是难以对接和实施的“严苛标准”。

哪怕是较为敏感的知识产权保护,随着中国在该领域取得的巨大进步,也能找到优化解决方案。

总而言之,经济与贸易全球化尽管并不完美,却是促进全球经济有效增长和保持产业链、供应链完整的不可替代的路径。

致力于不断提升市场体系标准的中国,不会回避包括CPTPP在内的任何高标准自贸协定
,并将在深度参与乃至引领全球化的进程中,与主要经济体一道共建美好新世界。

mexican

土鳖对TPP就是洞外戏弄而已,没打算真插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