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的致女儿书,无人能出其右

m
mynight01
楼主 (未名空间)

这篇文章,是他的一个精品,非常值得一读,节选一段:
以父之名:
你还是婴儿的时候,只要一笑,就像太阳出来,屋里也为之一亮。那时喜欢捧着你的脸狂亲,因为想,大了就不能这么亲了。抱你的时候也想,怎么办,总有一天不能抱了。最后一次离开你们,你妈妈一边哭一边喊你的名字,你不应声,悄悄坐在自己屋里哭,我进你屋你抬头看我一眼,你的个子已是大姑娘了,可那一眼里充满孩子的惊慌。我没脸说我的感受,我还是走了,从那天起我就没勇气再说爱你,连对不起也张不开口,作为人,我被自己彻底否定了。从你望着我的那眼起,我决定既剥夺自己笑的权利,也剥夺自己哭的权利。
很多有过家庭破裂经历的人说,大了孩子都会理解的。我相信。我一点都不怀疑你将来充分观察过人性的黑暗后,会心生怜悯,宽大对待那些伤过你的人。那是你的成长,你的完善,你可以驱散任何罩在你身上的阴影但我还是阴影。在黑暗中欠下的就是黑暗的,天使一般如你也不能把它变为光明。理解的力量是有限的,出于善良的止于善良。没有人因为别人的理解变回清白,忏悔也不能使时光倒流,对我这样自私的人来说,连安慰的效果也没有。
我选择自私,盖因深知自己的卑下和软弱,与其讲了大话不能兑现不如压根不去承当,是苟全的意思。在你之前,做得还好,也尽得他人好处,但始终找借口不付出,沿用经济学概念,将自私视为“无形的手”就是立论之一。这一套到你这儿就不成立了,你是孩子,因我出生,这不是交易,是一个单方行为,在这里,惟独在你,我的自私法则走到了尽头。如果说我对你怀有深情,那也不是白来的,你一生下来就开始给予,你给我带来的快乐是我过去费尽心机也不曾得到过的,我跟人说过,没想到生一个孩子这么好玩。相形之下,养你所花的金钱微不足道,所以咱们俩要有账,开始就是我欠你。如果你鄙视我我不能无动于衷,这个世上大概只有你才能让我鄙视自己,所以我比你更迫切需要一个鄙视自己的理由,我怕你轻率地原谅我同时给我借口原谅自己。
离你越远,越觉得有话要跟你说,在你很小的时候就想,等她大一点,再大一点。2003年开始我给自己写一本小说,本来是当给自己的遗书,用那样的态度写作,把重要的人想说的话那些重要的时刻尽量记录在里面,当然写到了你,写我们在一起时的生活。写到你时闸门开了,发现对你有说不完的话,很多心思对你说才说得清比自言自语更流畅。坦白也需要一个对象,只有你可以使我掏心扒肝,如果我还希望一个读者读到我的心声,那也只是你。
我不知道自己的一生意义何在,希望至少有一点,为你的一生打个前站。
lsunspot

目测伪作
keystone0504

hehe,我看也是,有点象老徐写的
【 在 lsunspot (小手) 的大作中提到: 】
: 目测伪作

skl

文风不太像但深度是够的 也许在对待女儿上他收起了嬉笑怒骂玩世不恭之心态这让其
文字也变得严肃和认真起来
【 在 lsunspot (小手) 的大作中提到: 】
: 目测伪作

lsunspot

没可能,遣词造句像小学生

【 在 skl (屎壳郎) 的大作中提到: 】
: 文风不太像但深度是够的 也许在对待女儿上他收起了嬉笑怒骂玩世不恭之心态这让其
: 文字也变得严肃和认真起来
: 【 在 lsunspot (小手) 的大作中提到: 】
: : 目测伪作
skl

尼玛菌斑都是高人这样的文字都是小学生你是菌霸

【 在 lsunspot(小手)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可能,遣词造句像小学生

lsunspot

这么弱智的文笔和菌版器人相当

【 在 skl (屎壳郎) 的大作中提到: 】
: 尼玛菌斑都是高人这样的文字都是小学生你是菌霸
:
:
: 【 在 lsunspot(小手) 的大作中提到: 】
: : 没可能,遣词造句像小学生
m
mynight01

他这个致女儿书结构很散乱,基本都是随笔。所以他们质疑真实性也不无道理,电子版本,也许被人插进去几段。
但王朔的才华是无容置疑的,完完全全可以靠才华罩住一群成功的装逼犯围绕在自己身边的牛人。
冯小刚当年在他们那个圈子里都是鞍前马后的小弟姿态。
【 在 skl (屎壳郎) 的大作中提到: 】
: 文风不太像但深度是够的 也许在对待女儿上他收起了嬉笑怒骂玩世不恭之心态这让其
: 文字也变得严肃和认真起来

c
cellcycle

楼主可以找 王朔 彻夜长谈,看看能不能找到 天马说的那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