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李车,修眼镜,磨刀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9/15

修行李车,修眼镜,磨刀

昨夜我在曼哈顿东河边露宿,上午十点半起床。昨夜最低23摄氏度,不冷。

一个月前我在帐篷内侧打了杀虫剂之后,进入帐篷的蚊子大减。之前每天我都被叮三个包,之后每两天才会被叮一个包。

这种杀虫剂的效力低且慢,飞进帐篷里的蚊子基本上会中毒,但在中毒前会活跃几分钟,在这几分钟内足以叮我一个包。所以我还是会被叮,只不过被叮的次数比以前少。

杀虫剂的效力很持久,上次打一次药,现在过去一个月了,我早已闻不到药味了,仍能吓阻大部分蚊子。

起床后用刀把行李车的轮胎靠内侧的部分削掉一圈一毫米左右,并用鞋带把行李车的两个立柱扎紧,以减小轮胎碰到立柱形成慢刹车。

我的左眼镜腿断了,于是换了一个眼镜腿,我几天前捡了一个眼镜,拆下它的左腿,装在我的眼镜上。发现捡的眼镜的腿的固定螺栓有螺帽,一个微小的六角形螺帽。

我的眼镜的右腿在一月份断了,换了一根捡的眼镜腿,左右两个腿不是一个型号的,不对称,我刚在机场上班时就被上司发现了。我有一副新的眼镜,是一月份用medicaid在唐人街的眼镜店做的,但我懒得戴新眼镜,觉得既然旧眼镜还能用,就用旧的。

我几天前捡了一把重型的餐刀,刃很钝,且带锯齿。对我来说无用,于是我今天把它磨锋利。我目前不缺刀,但把这把无用的钝刀开刃,使它变的能用。

我在公园找个水泥台把它磨锋利了。用它试削吃两个苹果,这把刀的问题,一是太厚,大约一点五毫米厚,用于切水果时阻力大。

二是它的刀刃是单侧的不对称刃,切东西时会自动向右侧偏。我吃苹果时右手持刀,切入苹果后需要把苹果肉向上撬断,撬的时候,向右侧歪的刀刃容易打滑,每撬十块苹果肉,就会有一块被崩飞。

三是它的刀尖太圆,吃苹果时用刀尖扎着吃,圆形的刀尖在刺入苹果时阻力大。

所以这把刀并不太适合用于吃水果。刀片太厚,刀刃不对称,刀尖不够尖。

不过我把它磨锋利后,预计可以用于切肉。只是我目前露宿几乎不会买生肉。现在它已经磨锋利,我还需要捡一段塑料水管做刀鞘,一时半会儿捡不到。

洋人做的食物相关的刀难用,因为洋人的肢体协调能力差,容易切伤手,所以把刀片做的很厚,以增加切割的阻力,刀刃很钝,并且做成锯齿形,用钝刀切不动时就像锯一样锯。并且刀刃是不对称的,右手持刀切食物时刀刃会自动向右偏,以减少切伤左手都可能性。

总之洋人因为笨,怕切伤手,做的刀很难用。是傻叉设计制造的,专供傻叉使用的刀。

广大的混滋傻们怎么修行李车,修眼镜,和磨刀?

q
qwxqwsean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9/15
: 修行李车,修眼镜,磨刀
: 昨夜我在曼哈顿东河边露宿,上午十点半起床。昨夜最低23摄氏度,不冷。
: 一个月前我在帐篷内侧打了杀虫剂之后,进入帐篷的蚊子大减。之前每天我都被叮三个
: 包,之后每两天才会被叮一个包。
: 这种杀虫剂的效力低且慢,飞进帐篷里的蚊子基本上会中毒,但在中毒前会活跃几分钟
: ,在这几分钟内足以叮我一个包。所以我还是会被叮,只不过被叮的次数比以前少。: 杀虫剂的效力很持久,上次打一次药,现在过去一个月了,我早已闻不到药味了,仍能
: 吓阻大部分蚊子。
: 起床后用刀把行李车的轮胎靠内侧的部分削掉一圈一毫米左右,并用鞋带把行李车的两
: ...................

z
zmimy02

这生活是真心艰苦
q
qwxqwsean

混滋傻们为啥不需要修行李车?轮子有慢刹车的毛病,不修怎么办?

混滋傻们不需要修眼镜?我的两条眼镜腿都断了,你们的眼镜腿不会断?

混滋傻们不需要磨刀?西餐的刀那么钝,那么难用,不需要磨锋利?混滋傻们都用钝刀?
ratzinger

觉得既然旧眼镜还能用,就用旧的。

这是穷出来的毛病,当然应该用新的,说不定不等新的用坏,你就有钱或者medicare再送你一副了
z
zmimy02

买新的就好了

谁会琢磨这些破事?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混滋傻们为啥不需要修行李车?轮子有慢刹车的毛病,不修怎么办?
:
: 混滋傻们不需要修眼镜?我的两条眼镜腿都断了,你们的眼镜腿不会断?
:
: 混滋傻们不需要磨刀?西餐的刀那么钝,那么难用,不需要磨锋利?混滋傻们都用钝刀
: ?
wsn01
o
omnss

我们高级知识分子别的不熟,对眼镜还是很熟的

我告诉你啊,眼镜腿几乎不可以互换的,虽然螺丝接口一样,但其实在接口处很难对得上。另外,也没有看到过眼镜(内)六角头螺栓的。之所以有六角头,是想不容易滑角。但眼镜那种东西,本就不常拆卸,用六角头螺栓干嘛?

混账傻滋不懂才这么写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混滋傻们不需要修眼镜?我的两条眼镜腿都断了,你们的眼镜腿不会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