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工前途不妙

m
mynight01
楼主 (未名空间)

从没办法请到像样的宣传员就可以看出来。
本班包括微博上的发帖员,水平都特别低下,基本可以一眼望穿是职高分流部分。
没有基本逻辑能力,只能车轱辘话胡搅蛮缠。
一个政党有凝聚力的时候,自然会吸引到高士代言,如果愿意做喉舌的全是一些市井无赖,基本就危险了。
lsunspot

和你水平相当,没有逻辑能力车轱辘话来回说
g
gogeta


属实。兔选拔晋升的目的就是对外只要能维持一个不太坏的局面以便对内蹂躏操弄屁民所以惨不忍睹。大一统的文化酱缸使然。

【 在 mynight01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土工前途不妙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Sep 15 16:12:56 2021, 美东)
:
: 从没办法请到像样的宣传员就可以看出来。
: 本班包括微博上的发帖员,水平都特别低下,基本可以一眼望穿是职高分流部分。
: 没有基本逻辑能力,只能车轱辘话胡搅蛮缠。
: 一个政党有凝聚力的时候,自然会吸引到高士代言,如果愿意做喉舌的全是一些市井无
: 赖,基本就危险了。
: --
G
GloriaCai

遇到这样的认39个越南爹的,请问怎么叫逻辑?

k
killfox

很明显,本版小将无论怎么说,没一个回去的
【 在 mynight01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没办法请到像样的宣传员就可以看出来。
: 本班包括微博上的发帖员,水平都特别低下,基本可以一眼望穿是职高分流部分。
: 没有基本逻辑能力,只能车轱辘话胡搅蛮缠。
: 一个政党有凝聚力的时候,自然会吸引到高士代言,如果愿意做喉舌的全是一些市井无
: 赖,基本就危险了。

m
mynight01

虽然脑子坏了,但腿是诚实的。
【 在 killfox (见狐杀狐)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明显,本版小将无论怎么说,没一个回去的

gojets

老母鸡前途不妙
下不了蛋

【 在 mynight01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没办法请到像样的宣传员就可以看出来。
: 本班包括微博上的发帖员,水平都特别低下,基本可以一眼望穿是职高分流部分。
: 没有基本逻辑能力,只能车轱辘话胡搅蛮缠。
: 一个政党有凝聚力的时候,自然会吸引到高士代言,如果愿意做喉舌的全是一些市井无
: 赖,基本就危险了。
desheng

鳖对付屁民手段天下第一 你无需操心
当然鳖比起三胖还差点意思

【 在 mynight01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没办法请到像样的宣传员就可以看出来。
: 本班包括微博上的发帖员,水平都特别低下,基本可以一眼望穿是职高分流部分。
: 没有基本逻辑能力,只能车轱辘话胡搅蛮缠。
: 一个政党有凝聚力的时候,自然会吸引到高士代言,如果愿意做喉舌的全是一些市井无
: 赖,基本就危险了。

dyc

大外宣经费都被贪污了

【 在 mynight01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没办法请到像样的宣传员就可以看出来。
: 本班包括微博上的发帖员,水平都特别低下,基本可以一眼望穿是职高分流部分。
: 没有基本逻辑能力,只能车轱辘话胡搅蛮缠。
: 一个政党有凝聚力的时候,自然会吸引到高士代言,如果愿意做喉舌的全是一些市井无
: 赖,基本就危险了。

w
woodbear

真相了。

【 在 dyc (芯骗鼻祖)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外宣经费都被贪污了

bnw

立减哥、吸进哥,都是土鳖宣传口的中流砥柱

costco

这种没有什么逻辑的狠话翻来覆去的说,我看都看累了,到底有什么意义
dramawatcher

太惨了
z
zmimy02

属实

小将梧桐喊了七十年
更腻歪

【 在 costco (我是一袋天蕉)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种没有什么逻辑的狠话翻来覆去的说,我看都看累了,到底有什么意义
s
sundevil072

婊子光看不见什么满福里张发射ICBM与地球自转无关的帖子吗,还是你也是高中没毕业,压根读不懂。
chiuhaitang

主要是厲害國最近就業形勢不好,很多底層人只能做五毛
xinchong

对付你这样的低级的绝经轮妇 何需高士?

【 在 mynight01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没办法请到像样的宣传员就可以看出来。
: 本班包括微博上的发帖员,水平都特别低下,基本可以一眼望穿是职高分流部分。
: 没有基本逻辑能力,只能车轱辘话胡搅蛮缠。
: 一个政党有凝聚力的时候,自然会吸引到高士代言,如果愿意做喉舌的全是一些市井无
: 赖,基本就危险了。

k
kg30

prospect比越南文盲婊的uterus强多了
d
dotorange

早就崩溃了
bookacar

相比之下老将更弱智呀。
一说到科学艺术就处处露怯,闹笑话。

也就饿死30亿这种话题能拿自己亲戚做论据辩驳的头头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