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分钟前,我被两个黑人按在地上。

S
StephenKing
楼主 (未名空间)

就在20分钟前,我还被两个黑人按在地上。

傍晚6点半从实验室出来,往Sheridan走。在Hancock南边那条路W Forest 等红绿灯的时候,我已经看到那个1米5左右的小黑孩在看我,只是真没想到他们想打劫我。

当时有4个人等红绿灯,还有一个1.5米左右像是南美人。跨过红绿灯,又跨过Prentis街口,已经走到公寓楼下时,大约南美人已经拐道走了,于是两个家伙决定动
手。

我突然就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由于力量不是很大,第一反应我还以为是住在
楼里认识的中国人开玩笑,于是没怎么反抗。直到我外衣的帽子被他往前按(冬天,把衣服带着的帽子拉上了),连眼睛都看不见了,并且在后面打击我的头部,我才意识到出问题了。

然后就看到一个1.5米的小黑孩跳到我前面,手舞足蹈的,试图伸手。然后就
我稍一用力,尝试摆脱,就被按坐在地上了,失去了用力支撑点。只得用像女子防身术之类的东西里面说的那样,最后的招数——放开喉咙叫。我放声歌唱了《我的祖国》,《浏阳河》,《挪威的森林》。

前面小黑孩跳来跳去,最终害怕,转身跑,大约是看到了下文提到的那个高个
黑人。后面那家伙也松手。我从地上爬起来,回头一看,就见一个头不超过1米5的,估计也是个黑孩子,从垃圾箱旁边窜入黑暗中。

远处约20米有个瘦高的黑人问我话,我也没听清说什么,只好说:I am fine!Thank you, and you? 他走过来,经过短暂的喘息,听明白他问我住在哪里,是否需
要他帮忙一起走回去。我说:我就住这里,you are welcome!

回来以后,惊魂未定。打了几个电话给熟悉的中国人,估计都忙,没有听电话。一个小时以后,才在小车同志的帮助下,打了负责Wayne State安全的校警的电话,
一个1.5左右的白人警察过来,记录了情况。

今天算幸运了,碰到的应该不是惯犯,而且只是Teenager,力量不大,而且没
有携带武器。后来我问了警察,如果喊叫会不会引来刀枪相向。他回答一般不要fight
,除非像他一样练过(小车后来告诉我来的居然是一个特警), screaming还是需要的,引起他人注意。然后就是,在民主社会,要习惯报警。

此外我个人的体会就是还是不要戴这种套住脑袋,使自己无法观察后面情况的帽子,要戴就戴正规的帽子。可以随时观察后面情况。
costco

后门保住了?
Markenzhang

坑王差点挂了

【 在 StephenKing (金博士)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在20分钟前,我还被两个黑人按在地上。
: 傍晚6点半从实验室出来,往Sheridan走。在Hancock南边那条路W Forest 等红
: 绿灯的时候,我已经看到那个1米5左右的小黑孩在看我,只是真没想到他们想打劫我。
: 当时有4个人等红绿灯,还有一个1.5米左右像是南美人。跨过红绿灯,又跨过
: Prentis街口,已经走到公寓楼下时,大约南美人已经拐道走了,于是两个家伙决定动
: 手。
: 我突然就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由于力量不是很大,第一反应我还以为是住在
: 楼里认识的中国人开玩笑,于是没怎么反抗。直到我外衣的帽子被他往前按(冬天,把
: 衣服带着的帽子拉上了),连眼睛都看不见了,并且在后面打击我的头部,我才意识到
: 出问题了。
: ...................

W
Wodelixiang

你在哪里
s
sususu


事实基本如此。但是漏掉一小段。
当时坑王被拖到巷子里二十分钟,然后两个小黑孩一边提裤子一边先后跑掉了。

又过了一会,坑王走出巷子,衣裤完好,但是走路样子怪怪的。报警的时候,警察漏出同情的表情说:你一定要去医院验伤,会免费给你个kit. 一定要去。坑王不置可否。

这是我在公寓楼上看到的情况补充。

solarlight

尼玛都不超过一米五,你在小人国嘛
I23

1米5的小P孩都能锁住你的脖子?

你多高?

Bodhidharma

平均每人十分钟?
ZhouYongKang

王者归来?

G
Gessner

底特律名校Wayne State

【 在 StephenKing (金博士)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在20分钟前,我还被两个黑人按在地上。
: 傍晚6点半从实验室出来,往Sheridan走。在Hancock南边那条路W Forest 等红
: 绿灯的时候,我已经看到那个1米5左右的小黑孩在看我,只是真没想到他们想打劫我。
: 当时有4个人等红绿灯,还有一个1.5米左右像是南美人。跨过红绿灯,又跨过
: Prentis街口,已经走到公寓楼下时,大约南美人已经拐道走了,于是两个家伙决定动
: 手。
: 我突然就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由于力量不是很大,第一反应我还以为是住在
: 楼里认识的中国人开玩笑,于是没怎么反抗。直到我外衣的帽子被他往前按(冬天,把
: 衣服带着的帽子拉上了),连眼睛都看不见了,并且在后面打击我的头部,我才意识到
: 出问题了。
: ...................

k
kg30

“ 远处约20米有个瘦高的黑人问我话,我也没听清说什么,只好说:I am
fine!
Thank you, and you? 他走过来,经过短暂的喘息,听明白他问我住在哪里,是否需
要他帮忙一起走回去。我说:我就住这里,you are welcome!”

卧槽,背的套句终于用上了

mccoy

还有歌单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 在 kg30(xxx) 的大作中提到: 】

: “ 远处约20米有个瘦高的黑人问我话,我也没听清说什么,只好说:I am

: fine!

: Thank you, and you? 他走过来,经过短暂的喘息,听明白他问我住在哪里,是否需

: 要他帮忙一起走回去。我说:我就住这里,you are welcome!”

: 卧槽,背的套句终于用上了

lsunspot

斯蒂芬金一脚把匈牙利女老板踹下去的时候还高喊过我代表人民处决你

【 在 mccoy (小强->大强->老强->强(jiang4)老)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有歌单
:
: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
:
: 【 在 kg30(xxx) 的大作中提到: 】
: : “牋牋牋 远处约20米有个瘦高的黑人问我话,我也没听清说什么,只好说:I
: am
: : fine!
: : Thank you, and you? 他走过来,经过短暂的喘息,听明白他问我住在哪里,是
: 否需
: : 要他帮忙一起走回去。我说:我就住这里,you are welcome!”
: : 卧槽,背的套句终于用上了
xlzero

我操,坑王复活,这是先恭喜
g
ghnc

没被爆菊算幸运了

【 在 StephenKing (金博士) 的大作中提到: 】
: 就在20分钟前,我还被两个黑人按在地上。
:
: 牋牋牋 傍晚6点半从实验室出来,往Sheridan走。在Hancock南边那条路W Forest 等红
: 绿灯的时候,我已经看到那个1米5左右的小黑孩在看我,只是真没想到他们想打劫我。
:
: 牋牋牋 当时有4个人等红绿灯,还有一个1.5米左右像是南美人。跨过红绿灯,又跨过
: Prentis街口,已经走到公寓楼下时,大约南美人已经拐道走了,于是两个家伙决定动
: 手。
:
: 牋牋牋 我突然就被人从后面勒住脖子,由于力量不是很大,第一反应我还以为是住在
: 楼里认识的中国人开玩笑,于是没怎么反抗。直到我外衣的帽子被他往前按(冬天,把
: 衣服带着的帽子拉上了),连眼睛都看不见了,并且在后面打击我的头部,我才意识到
: 出问题了。
:
: 牋牋牋 然后就看到一个1.5米的小黑孩跳到我前面,手舞足蹈的,试图伸手。然后就
: 我稍一用力,尝试摆脱,就被按坐在地上了,失去了用力支撑点。只得用像女子防身术
: 之类的东西里面说的那样,最后的招数——放开喉咙叫。我放声歌唱了《我的祖国》,
: 《浏阳河》,《挪威的森林》。
:
: 牋牋牋 前面小黑孩跳来跳去,最终害怕,转身跑,大约是看到了下文提到的那个高个
: 黑人。后面那家伙也松手。我从地上爬起来,回头一看,就见一个头不超过1米5的,估
: 计也是个黑孩子,从垃圾箱旁边窜入黑暗中。
:
: 牋牋牋 远处约20米有个瘦高的黑人问我话,我也没听清说什么,只好说:I am
fine!
: Thank you, and you? 他走过来,经过短暂的喘息,听明白他问我住在哪里,是否需: 要他帮忙一起走回去。我说:我就住这里,you are welcome!
:
: 牋牋牋 回来以后,惊魂未定。打了几个电话给熟悉的中国人,估计都忙,没有听电话
: 。一个小时以后,才在小车同志的帮助下,打了负责Wayne State安全的校警的电话,
: 一个1.5左右的白人警察过来,记录了情况。
:
: 牋牋牋 今天算幸运了,碰到的应该不是惯犯,而且只是Teenager,力量不大,而且没
: 有携带武器。后来我问了警察,如果喊叫会不会引来刀枪相向。他回答一般不要
fight
: ,除非像他一样练过(小车后来告诉我来的居然是一个特警), screaming还是需要的
: ,引起他人注意。然后就是,在民主社会,要习惯报警。
:
: 牋牋牋 此外我个人的体会就是还是不要戴这种套住脑袋,使自己无法观察后面情况的
: 帽子,要戴就戴正规的帽子。可以随时观察后面情况。
airglacier

坑王强势回归
ratzinger

坑王确实风趣,还说you are welcome!

估计是主动送上了菊花,黑人表示了感谢,但坑王跳过了一小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