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的枪击案

keystone0504
楼主 (未名空间)

1978年9月29日上午,新疆石河子地区的农场医院大门口,走进来一位看上去20来岁的
女知青,她手里提着一支五三式步骑枪,一边向农场医院里走,一边悄悄将手中的枪压上子弹,当她来到内科诊室门口时,见到李佩华和另一名医生在场,她猛的提起枪对准李医生,口中说道:“李医生,你不是要逼死我吗?”还没等李佩华说话,枪口就已经喷出火舌,将他的生命一口吞噬了。

随后,女知青又转身走入走廊,直奔外科诊室的方向走去,在途中遇到谢世平的妻子钟秋,正在和另一个人聊着什么,女知青大喊了一声“钟秋”,钟秋闻声回过头时,就看到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还有一双充满了仇恨的眼神,她下意识的举起双手保护自己,这个时候枪响了,钟秋应声倒地,没了动静。

连续的枪声和叫喊声,惊动了医院里更多的人,一个名为戴淑芝的人女人,闻声后急急忙忙从办公室跑出来,似乎晚一点就要错过什么有趣的事情,她一边跑出办公室的门,嘴里一边急切的嘟囔着:“咋啦咋啦?”

女知青看到戴淑芝,大声喊道:“戴淑芝,你站住。”戴淑芝看到持枪的女知青后,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威风,整个人都吓傻了,女知青没有犹豫,果断开了枪,将戴淑芝打倒在地。女知青随后又跑出外科大门,遇到一个医生,她看清是谁后,举枪就打,但是没有击中,那名医生吓得大叫,拼命逃走。

女知青没有去追,而是提着枪向家属院走去,来到谢世平的家敲门,谢世平当时在家,但他已经注意到了外面乱糟糟的情况,他很害怕,急忙藏到了床底下,这时候,他的儿子对女知青谎称:“我爸爸不在家。”女知青只好离开。

此时,女知青杀人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闻讯赶来的民兵和群众已经将农场医院围得水泄不通,女知青持枪与众人一时间僵持不下。

事情发生以后,作为团里有名的神枪手,团武装部长郝振杰接到抓捕女知青的任务,但他却说自己没有把握,推荐了另一位神枪手参谋冯玉森。这位参谋冯玉森也是团里的神枪手,甚至枪法比郝振杰更准,他可以在三十米开外击中乒乓球,成为人们公认的神枪手。但奇怪的是,冯玉森得知任务是抓捕女知青时,称自己这几天患病,咳嗽的厉害,无法瞄准,也婉言拒绝了。

最终,女知青在与众人僵持了一个多小时后,退入了球场一侧的厕所旁边,一名团文教干事绕到了她的身后,趁机扑上去一把将她抱住,女知青被抱住以后,没有预想中激烈反抗,反而是将手中的枪顺势丢在地上,束手就擒了。

以上是记者凌愉对当年女知青杀人案的部分回忆,在此案开庭审理时,他是法庭允许现场采访拍照的十名新闻记者之一,对此案的印象非常深刻,也十分了解。回忆起这场43年前轰动全国的案子,他还清晰地记得,作为女知青辩护律师的白长林律师,在法庭上为她积极辩护时的样子。

这位女知青的名字叫做蒋爱珍,她虽然只有20岁,但在此案发生以前她一直都是先进人物,甚至被称为“军垦一枝花”,如此优秀的女知青,为何会持枪闯进医院逞凶?在抓捕她的过程中,两位神枪手又为何接连拒接了对她的抓捕任务?在犯罪事实清晰的情况下,白长林律师为何竭力为她辩护?谢世平究竟对她做了什么,要被蒋爱珍追到住所寻仇?这所有的疑问,笔者将根据记者凌愉的回忆,以及律师白长林的辩护过程来为大家一一解惑,这是一篇纪实文章,希望大家慢慢品读。

提起蒋爱珍这个名字,老一辈人很多都知道,当时她的案子轰动全国,得到了广泛的关注。

蒋爱珍出生在浙江绍兴,她在那里生活了整整16年,一直到1972年,哥哥蒋根土复员转业,她也正好初中毕业后,便跟随哥哥一起来到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从此在农八师
144团1营1连落了户。

她所在的团场,正处于贫瘠的准葛尔盆地,远不及她的家乡富庶,在这里做军垦战士,劳动又苦又累。

蒋爱珍作为一名江南姑娘,却从未抱怨过一句,反而在艰苦的劳动中,丝毫不落下风,甚至要比其他人更有干劲儿。在干旱期间,田里缺少,蒋爱珍为了取水,丝毫不顾及自己的身体,直接就跳进渠底的雪水中,一勺一勺的舀底部的泥水,将这些稀缺的水汇聚到桶里,再一担一担的挑到田里去。

除此之外,摘棉花、赶车、修水库等男人才干得脏活累活,她也积极参与,大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架势,而且她非常有毅力,在定甜菜苗的时候,蒋爱珍往往一干就是几个小时,这此期间腰一直都是弯着的,等工作结束的时候,刚要直起腰的蒋爱珍,直接累的趴在了地头上,那也没能阻止她对劳动的热情。

即便是假期,蒋爱珍也不会宅在家中,经常到伙房去帮忙,或者帮战士们缝补一些衣服,时间一久,在她身边的很多人,都得到过她的帮助,因为她做事积极,为人善良又热情,大家逐渐对她产生了信任和好感,对这位刚来不久的姑娘,慢慢喜欢起来。

蒋爱珍凭借自己的努力,迎来的群众基础,很快就让她从人群中脱颖而出,成了年轻的优秀优秀代表,并以先进青年代表的身份参加了144团共青团员大会。她仅用了一年的
时间,就取得了令很多人都羡慕的成绩,继而又被评选为农八师青年积极分子。

蒋爱珍取得了巨大进步,她的哥哥非常高兴,但这世界上并不每个人都给她祝福,她不知道的是,在暗中已经有人将主意打到了她的身上,她用勤奋换来的一切,也将会被人毁去。

蒋爱珍到农场医院工作,已经是1974年的事情了,当时农场医院因为需要一批护理员,蒋爱珍因为平时劳动表现得很优秀,又得到大家的支持,所以她被推荐到短训班学习,蒋爱珍在学习期间勤奋刻苦,踏实肯干,顺利毕业后就被留在了农场医院工作。

蒋爱珍成为正式的医院护理员后,可神气了,和以前种地的粗活比起来,这护理员的工作总归是要轻松许多的,蒋爱珍非常珍惜这份工作,虽然岗位不同了,但她工作的劲头却一点也没减少,一心扑在工作上。

1976年,是蒋爱珍获得大丰收的年头,经过在农场医院努力两年,蒋爱珍取得了更大的进步,不仅成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而且还医院的党支部委员和团支部书记,而且,因为她使得一手好枪,还兼任了民兵排长,年仅20岁的蒋爱珍,当时不知道有多风光,更不知道有多少暗中羡慕她。

就在此时,蒋爱珍被一群人给无端的“盯”上了,同样在医院工作的李佩华、谢世平等人,看到蒋爱珍快速进步,不仅不祝福她,还对她十分的敌视。说起原因来更是令人无语,因为蒋爱珍的哥哥蒋根土,有一个曾经关系不错的老战友也在医院工作,他的名叫张国政,所以蒋根土就和他打了招呼,希望他能照顾点自己的妹妹,这是哥哥对妹妹的爱,无可厚非。

但张国政平时对蒋爱珍的关心,却李佩华、谢世平等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们认为蒋爱珍与张国政是“一伙的”,他们与张国政素来不和睦,但他们拿张国政没有办法,因为张国政是医院的党支部副书记,所以他们把心中的无名火全都撒在了蒋爱珍身上。

蒋爱珍年轻,又心地善良,一心都扑在了工作上,根本没发现身边的异样,但树欲静而风不止,蒋爱珍还是没能躲过这次足以改变她人生轨迹的诋毁。

1978年3月17日,距离蒋爱珍离开老家绍兴已经整整近6年时间,蒋爱珍来到新疆后虽然过得很开心,但对家乡的思念却始终没断,一直想回家看看的想法,终于在这一天得到批准,一想到自己明天就可以回老家了,心里别提多美了。

知道蒋爱珍要回老家,平时和她关系很好的两个同志,特意请她吃了一顿饭,算是给她践行,由于当天是蒋爱珍值班,所以,她吃完饭以后,一路哼着小曲回到医院的值班室,护理员小周和张国政两个人,正站在值班室门外等她呢。

护理员小周与张国政二人并非是相约而来,小周知道蒋爱珍要回老家,想让她顺路帮忙给带点东西。张国政前来,主要是以领导和兄长的身份,临行前嘱咐蒋爱珍路上注意安全。三人交流了几句后,张国政和小周就先后离开了,由于当时的时间也不早了,蒋爱珍第二天还要赶路,就在值班室早早地休息了。

然而,蒋爱珍与张国政只是一次短暂的见面 ,却被李佩华、谢世平等人利用,他们按
照既定计划,一直等到半夜才“突然”去敲医院值班室的门,当时的蒋爱珍已经入睡,被猛烈的敲门声惊醒后,她疑惑地打开房门,就看到了以李佩华、谢世平为首的一群人在门外,她是当天的值班人员,如此兴师动众,她还以为医院出了什么急事,但她问“出了什么事?”的时候,谢世平却大喊一声,“我们是来'捉鬼'的”,(捉鬼指的是捉奸)几个人一下子冲进值班室,并直奔蒋爱珍睡觉的地方四处翻找。

蒋爱珍是清白的,李佩华、谢世平一伙人四处自然一无所获,但他们却不甘心,一直折腾到天亮,本来什么事情也没有,被他们这么一闹,引来了很多关注。等到医院的员工来上班后,看到吵吵嚷嚷的情况,自然就要问什么情况,这个时候,李佩华、谢世平等人不负责任的对外称是在“捉奸”。

那个年代,“捉奸”的事情有很大吸引力,好多人都好奇事情的真相是什么,而这个时候,谢世平的老婆钟秋、李佩华的老婆戴淑芝,成为污蔑的发起者,她们本来在医院就以言语尖酸刻薄闻名,此刻抹黑起蒋爱珍来更是不遗余力。

她们在完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况下,捏造情节,将张国政与蒋爱珍编排到一起,把“捉奸”的细节说得有鼻子有眼,言之凿凿。正所谓“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经过李佩华、谢世平、钟秋、戴淑芝等人有预谋的诋毁,蒋爱珍是百口莫辩,本来要回老家探亲的好心情,此时早已消散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戴淑芝、钟秋的谣言传播很快,医院外面的商店、街道也都开始纷纷议论,这些谣言就像一把刀子一般,刺伤着蒋爱珍的心,期间,她一个人屋内,几天都不进食,整个人都没有了精神,失去了往日的阳光,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医院内的那几个“蛀虫”。

半个月以后,144团团长冯俊发指派副参谋长杨铭三为调查组组长负责调查蒋爱珍的案
子。蒋爱珍听说有人来调查了,立即去找杨铭三哭诉自己的经历,并对那几个造谣诋毁她的人进行控诉。

她不知道的是,这杨铭三与张国政也不友好,他与李佩华、谢世平等人一样,都希望张国政倒下去。所以,在蒋爱珍哭诉完以后,并没有加以安抚,反而是冷冷地说道:“你没问题紧张什么?有问题老实说清楚就好了,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

蒋爱珍再单纯,当她听到“说清楚”和“跌倒”等词汇,也明白杨铭三是什么意思啦,她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个工作组可能帮不了自己。

随后,在杨铭三的带领下,对蒋爱珍和张国政反复批判,但他们所说的话始终没能让杨铭三等人满意,他们就不停地让张国政和蒋爱珍“说清楚”。时间一久,医院内开始有人反应过来,对工作组的工作方式表示了不满,他们对事情了解得多了,发现事情并不像李佩华等人捏造的那样,于是,陆续开始有人站出来替蒋爱珍说话。

杨铭三带领的工作组面对群众的不满,顿时压力倍增,他们一边对付那些仗义执言的人,一边将蒋爱珍监视起来,哪怕是她的书信往来都要扣压查阅一番。

这段经历,说起来简单,但对只有20岁的蒋爱珍来说,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回忆。她本身是清白的,面对别人的恶意污蔑,她心里能不委屈吗?这份委屈又没有宣泄的渠道,她每天只能以泪洗面,以哭泣来缓解心中的郁结。

一天傍晚,神情已经开始有些恍惚的蒋爱珍,趁着照顾他的护理员一个不注意,偷偷地跑到了茫茫戈壁去了。医院的人四处寻找,却始终也寻不见,考虑到蒋爱珍的人身安全,他们主动联系了蒋爱珍的哥哥,把找不到蒋爱珍的事情和他说了,哥哥蒋根土立刻驱车赶来,经过几个小时的寻找,终于找到了妹妹蒋爱珍。

找到蒋爱珍时,她正躺在一个土坎下面,神情依然恍惚,嘴里不停地喃喃细语,她说:“妈妈你来了……妈妈你来接我了……”蒋根土看着身着单一,身上沾满泥土和杂草,嘴里不停念叨着“妈妈”的蒋爱珍,将她扶上车的同时,偷偷地落下了眼泪。蒋根土将她带到石河子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蒋爱珍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由于蒋爱珍是被污蔑的,她本身是清白的,所以李佩华等人根本拿不出什么“铁证”,他们所谓的“证据”其实都是他们编造的,所以根本定不了蒋爱珍的罪。等蒋爱珍在医院养了一阵子,身体转好以后,于9月28日就回到医院正常上班了。

同事们看到她正常上班,还以为她已经对杨铭三“说清楚”了,由于她的状态还不是很好,也没有再提旧事。

蒋爱珍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来,就如同以前一样正常上班下班,在第二天清晨,身为民兵排长的她,还正常参加了打靶训练,打靶的结束后,因为每个人子弹数是有限的,在靶场都使用完了,所以枪支并没有收回去,但她自己曾经存有八发子弹,提前一天已经被她带在身上,回到医院的路上,她将子弹一颗颗压到了弹夹内,等她走进医院后,就发生了前文提到的那一幕。

蒋爱珍被捕以后,团里为李佩华等三人举办了隆重的追悼会,这下引起了群众们的强烈不满,群众的呼声传到了石河子地区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心如和公安局长李宗儒的耳中,他们感觉事情不简单,于是,二人亲自来到144团,深入群众了解情况。

在了解过,他们惊讶地发现,对于枪杀三人的蒋爱珍,竟然没人对她加以指责,反而很多人为她求情,甚至有一位老农工在求情的时候,不仅双目含泪,甚至激动的都要跪下来了。王心如和李宗儒将人们说的每句话都记录下来,等到这些来自群众的呼声汇聚到一起的时候,他们决定重新深入调查案情。

王心如一边深入调查,一边将所掌握的材料形成反映信,邮寄给《人民日报》,这些材料引起了人民日报极大重视,立即派出5位经验丰富的记者来到石河子,对事件进行调
查,对材料进行核实,进行大量的工作以后,他们带着这些信息和资料回去了。

1979年10月20日,《人民日报》刊登出一篇7000余言的长文,名为《蒋爱珍为什么杀人》,全面介绍了蒋爱珍持枪杀人的前因后果,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轰动。新疆广播电台也同时进行了一连三天的播报,在狱中的蒋爱珍听了又听,一边哭一边听。

文章发表后的5个月内,《人民日报》收到社会各界来信一万五千余封,支持蒋爱珍的
呼声越传越广,甚至海外的信件也有。

1985年元月16日,距离事发已经过去7年的时间,此时的杨铭三已经被拘捕,当年的团
长冯俊发因渎职被判“监视居住,暂不拘捕”,已于1984年病死了。

蒋爱珍则于这一天赢了她的终审判决,蒋爱珍在做最后的申诉时,将发生在7年前的事
情缓缓道来,似乎事情就发生在昨天,她与当年的人对质后,还向法庭申请,希望将关押在狱的谢世平释放回家,毕竟他的妻子已经死了,他也得了癌症,家里还有孩子。

时隔多年,经历这么多事情,蒋爱珍依然还是如此善良,如果她不是一时冲动犯下大错该多好。经过法院判决,蒋爱珍的判决从死刑变为无期,这次终审又改判为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这个判决彰显了法律的公正,不仅考虑到了群众的呼声、铁一般的事实,而且坚守了法律的庄严,对于法院的这个判罚,蒋爱珍认同,群众认同,无法对于法院的公平公正而由衷的赞叹。

蒋爱珍服刑期间,有记者问她,“判刑后你有什么考虑?”蒋爱珍说:“首先认罪服罪,重新做人,争取提前出狱……”记者还在她的宿舍,看到了许多有关法律的报刊,她说以后要懂得用法律保护自己,不再冲动行事了。

蒋爱珍在狱中表现良好,多次减刑,于90年代初提前出狱,由于她的事情有很多人知道,所以她在监狱期间,就有很多人对她伸出橄榄枝,出狱后可以给她提供一份工作,但她不愿意麻烦别人,也不想再重提往事,出狱后她低调的来到湖南株洲做了一名保健医生。

蒋爱珍到湖南没多久,就收到了绍兴老家的来信,母亲在信中对她表达了自己的思念,并饱含深情地写道:“妈妈再也不让你离开了,就是去讨饭也要把你带在身边!”母亲的话令蒋爱珍热泪盈眶,她决定回到妈妈身边,给妈妈温暖,而不是选择继续逃避。

蒋爱珍回到老家后,绍兴政府为她一路排忧解难,不仅解决了户口的问题,还为她安排了卫生局的工作,蒋爱珍再次穿上白大褂,一时间百感交集,迎来了全新的开始,她的工作状态非常好,表现也积极,很快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当地医院与一家公司合办了一个清洗剂厂,还邀请她去任厂长呢,但蒋爱珍只想过稳定平凡的日子,拒绝了邀请,并深表感谢。或许,经历过惊涛骇浪的人,愈发觉得风平浪静的平凡生活的珍贵吧。
furoci

所以还是南方中国人厉害啊

你们人高马大的北方中国人吓得躲床底下,尿了裤裆,还派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出门谎称自己不在

太鸡巴搞笑了!

keystone0504

躲床底下的可能也是南蛮
【 在 furoci (伊千枝) 的大作中提到: 】
: 所以还是南方中国人厉害啊
: 你们人高马大的北方中国人吓得躲床底下,尿了裤裆,还派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
: 娘出门谎称自己不在
: 太鸡巴搞笑了!

furoci

谢世平是你们天津人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躲床底下的可能也是南蛮

keystone0504

I will have someone confirm this.
【 在 furoci (伊千枝)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世平是你们天津人

kevinloop

看第一句话时间状语文革已经结束了。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1978年9月29日上午,新疆石河子地区的农场医院大门口,走进来一位看上去20来岁的
: 女知青,她手里提着一支五三式步骑枪,一边向农场医院里走,一边悄悄将手中的枪压
: 上子弹,当她来到内科诊室门口时,见到李佩华和另一名医生在场,她猛的提起枪对准
: 李医生,口中说道:“李医生,你不是要逼死我吗?”还没等李佩华说话,枪口就已经
: 喷出火舌,将他的生命一口吞噬了。
: 随后,女知青又转身走入走廊,直奔外科诊室的方向走去,在途中遇到谢世平的妻子钟
: 秋,正在和另一个人聊着什么,女知青大喊了一声“钟秋”,钟秋闻声回过头时,就看
: 到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还有一双充满了仇恨的眼神,她下意识的举起双手保
: 护自己,这个时候枪响了,钟秋应声倒地,没了动静。
: 连续的枪声和叫喊声,惊动了医院里更多的人,一个名为戴淑芝的人女人,闻声后急急
: ...................

D
DEHEI

这些小人其实就是最支持文革的那部分人,真正的能力不行,竞争不行
就希望搞这种阴的来打倒他们眼中的敌人。
molen

文革时期和整个70年代,甚至80年代,枪击案实在太多了,包括团体枪战

毕竟,那时候全民持枪,人口又比美国多很多

90年代大禁枪支之后才好起来

molen

你说反了

文革提倡阳谋,那时候阴谋搞不起来,现在倒是阴谋的时代

文革时期,大字报,造反,革命,都是宪法保障的基本权利

你要搞谁,你需要发动群众,如果你能说服和带领一大批人和你一起行动,不但可以批斗他,你还可以攻打省政府,把省长省委书记都关起来,然后号召人民投票,选你自己上台,这都是合法的

如果你没有能力发动群众,那就没戏

如果你是南京大学的学生,你说匡亚明玩弄女学生,不给玩不给毕业,有很多人信,你们就可以抓捕他,批斗他,游街,再审判他送他去白湖农场

你说叶飞极为好色,又想要长生不老,从香港那里得到秘方,每天吃少女的唾沫,一堆女秘书给他提供唾沫养生,你能带领群众把他抓起来批斗游街

历史上,这都是当时发生的事情

【 在 DEHEI (的黑)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些小人其实就是最支持文革的那部分人,真正的能力不行,竞争不行
: 就希望搞这种阴的来打倒他们眼中的敌人。

laodongzhe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中国人的地方 就有江湖险恶。

桃花岛梅女侠大杀白驼峰诸护法。
keystone0504

她杀了八个北方人,法庭仍然没杀她,说明北方人心胸宽光
【 在 furoci (伊千枝)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世平是你们天津人

s
saturn515

长得漂亮不?估计是芸芸众生类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