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姜博士血案盖棺定论

h
hangzhouxi
楼主 (未名空间)

先说结论:假设复旦的公告句句是实,责任仍在复旦。

首先,政审不过关应该是误传。说这话的人对中国激烈竞争的高校教授的生活的了解没有“与时俱进”,并且可能不认识数理专业的年轻学者。另外有严重心理疾病不能上课应该也证据不足。

以前我做分析的时候,都是看姜博士的学术水平以六年为限,是否够水平。现在根据复旦的声明,是3年就不续约了。(然后一年一年的给了两次苟延残喘的机会,估计就是
让他去别处找工作。)这样问题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原来国内3+3的制度下还真有3年不续的啊!但是姜明明2019年以前有文章发表。因为数学统计的期刊发文极慢,所以3年评估的时候,这些文章应该早就接收了。学术界评比的时候,除非认为申请人造假
接收函,都是认可接收的文章等同于发表的文章的。由于三年的中期评估要求应该比6
年低很多,所以姜的文章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就像我以前的博文中说的,国内除非故意整人,是不把教学当回事的。越是北大清华,越是看文章和基金,而不看教学。这点熟悉国内名校的朋友们应该有共识的。所以如果我们排除借教学故意整人的可能,复旦大学的3+3协议中期评估后不续,主要客观原因
只能是姜博士的科研基金有问题。查了一下中国自然基金委的数据库,姜博士在苏州大学有过主持自然基金项目中最容易拿的“青年基金”,但是去复旦以后没有再从自然基金委搞到钱了。鉴于他的科研方向比较理论,可能除了自然基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生财之道,所以我们假设他在复旦3年没有进一分钱。于是复旦就把他解约了。

于是问题来了。复旦是不是有“前3年没有钱就滚蛋”的硬性规定。如果没有,自然是
复旦不应该解约。如果有呢?不好意思,我的判断仍然是复旦的责任。为什么呢?很多学校规则是死的人生活的。一般来说,规则定的标准很高,但是具体执行的时候是灵活的。这,凡是对这几年中国大学招聘和升职有了解的人都不会有异议吧?那么为什么姜博士没有经费应该“灵活处理”呢?因为任何做数学统计理论的人都是做不可能3年内
第二次拿到自然基金的!(当然,有关系的,天才型的除外。但是我们还是只讨论正常情况。)

注意姜博士在苏州大学已经拿过一次entry level 的青年基金了。那么下一次再想拿到自然基金委的第二次资助,大家要看你拿到第一次钱后面干了什么成果出来。换句话说,有没有论文;在这些论文的基础上,是不是很有可能做出更好的成果来。数学统计的理论研究专业,且不说发文章极其烧脑,审稿周期都动辄一两年。所以如果要求3年拿
到基金,是非常困难的。假设在一个年轻的学者很厉害,一切顺利的在第一年适应了新的环境,对付着把教学搞得还马马虎虎,开始做研究,一年内就写出文章了。那么,会怎么样呢?理论方向期刊审稿极慢,加上修改和二次审稿的时间,一年半能接收,算是顺利的了。(注意这里没有算如果某个期刊拒稿,浪费的时间。)OK,谢天谢地,这样还有半年时间写项目申请。注意基金评审也是要时间的,半年够不够写一份申请再加上评审的时间呢?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半年申两次肯定是不够的!青年基金以上,姜如果还要拿,那么只能是面上基金了。如果复旦的要求是3年拿到钱(对姜博士来说,等
价于比青年基金更困难的自然面上基金),那么在所有的事情都很顺利的情况下,姜博士申请基金必须一击必中,一点闪失都不能有。

在我的第一篇分析姜的学术成果的博文的回帖中,两位网友称复旦的定位可能是美国前20 的学校。OK,fair enough,我们就假设复旦的定位是哈佛吧。哈佛的终生教职很难是人所共知的,但是他们不是让青椒们3年出成果,那基金的。相反的,一般学校的评
估周期(tenure clock)是5到7年不等,哈佛等名校一般给8,9年,甚至10年或更多也不是不可能。一般来说,2,3年的时候,有个中期评估。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说中期评估不过的人。中期评估,一般来说只要你在做事情,即使没有经费和文章,committee也
不会让走人的。美国的青椒们,写了10次才拿到基金的大有人在。中国可能容易一些,但是要求这么短时间,一两次就拿到也太严格了。

换句话说,不管是哈佛还是一般学校,美国系统至少给5,6年让青椒们做事情,让有志于做科研的人可以屡败屡战;而不是逼着3年出成果。复旦如果真有3年走人的规定并且严格执行的话,那就是把人的主观能动性逼到极致,把最后一丝精力榨取出来搞他们的文章和经费。这样的系统下,青椒们,特别是做理论研究的青椒们,就成了包身工。我倾向于相信复旦没有这么不堪。于是乎,只能解释为有领导故意整姜博士了。无论哪种解释,都是复旦的责任。
x
xbai1234

目测是领导故意整人。
这么说来,死的不冤。
不能判姜博士死刑
lubbock12

菌斑已经把宁波老黑和上海老姜做并案处理了
【 在 xbai1234 (xbai) 的大作中提到: 】
: 目测是领导故意整人。
: 这么说来,死的不冤。
: 不能判姜博士死刑

N
NeimanSaks

王书记肯定是下了黑手的。教学事故可不可小。复旦出来洗地说没有政审环节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N
NeimanSaks

王书记肯定是下了黑手的。教学事故可不可小。复旦出来洗地说没有政审环节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dinassor

如果是前三年老姜就开始丢粉笔,导致无课可教那还是老姜的问题

【 在 hangzhouxi () 的大作中提到: 】
: 先说结论:假设复旦的公告句句是实,责任仍在复旦。
:
: 首先,政审不过关应该是误传。说这话的人对中国激烈竞争的高校教授的生活的了解没
: 有“与时俱进”,并且可能不认识数理专业的年轻学者。另外有严重心理疾病不能上课
: 应该也证据不足。
:
: 以前我做分析的时候,都是看姜博士的学术水平以六年为限,是否够水平。现在根据复
: 旦的声明,是3年就不续约了。(然后一年一年的给了两次苟延残喘的机会,估计就是
: 让他去别处找工作。)这样问题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原来国内3+3的制度下还真
有3
: 年不续的啊!但是姜明明2019年以前有文章发表。因为数学统计的期刊发文极慢,所以
: 3年评估的时候,这些文章应该早就接收了。学术界评比的时候,除非认为申请人造假
: 接收函,都是认可接收的文章等同于发表的文章的。由于三年的中期评估要求应该比
6
: 年低很多,所以姜的文章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
: 就像我以前的博文中说的,国内除非故意整人,是不把教学当回事的。越是北大清华,
: 越是看文章和基金,而不看教学。这点熟悉国内名校的朋友们应该有共识的。所以如果
: 我们排除借教学故意整人的可能,复旦大学的3+3协议中期评估后不续,主要客观原因
: 只能是姜博士的科研基金有问题。查了一下中国自然基金委的数据库,姜博士在苏州大
: 学有过主持自然基金项目中最容易拿的“青年基金”,但是去复旦以后没有再从自然基
: 金委搞到钱了。鉴于他的科研方向比较理论,可能除了自然基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生财
: 之道,所以我们假设他在复旦3年没有进一分钱。于是复旦就把他解约了。
:
: 于是问题来了。复旦是不是有“前3年没有钱就滚蛋”的硬性规定。如果没有,自然是
: 复旦不应该解约。如果有呢?不好意思,我的判断仍然是复旦的责任。为什么呢?很多
: 学校规则是死的人生活的。一般来说,规则定的标准很高,但是具体执行的时候是灵活
: 的。这,凡是对这几年中国大学招聘和升职有了解的人都不会有异议吧?那么为什么姜
: 博士没有经费应该“灵活处理”呢?因为任何做数学统计理论的人都是做不可能3年内
: 第二次拿到自然基金的!(当然,有关系的,天才型的除外。但是我们还是只讨论正常
: 情况。)
:
: 注意姜博士在苏州大学已经拿过一次entry level 的青年基金了。那么下一次再想拿到
: 自然基金委的第二次资助,大家要看你拿到第一次钱后面干了什么成果出来。换句话说
: ,有没有论文;在这些论文的基础上,是不是很有可能做出更好的成果来。数学统计的
: 理论研究专业,且不说发文章极其烧脑,审稿周期都动辄一两年。所以如果要求3年拿
: 到基金,是非常困难的。假设在一个年轻的学者很厉害,一切顺利的在第一年适应了新
: 的环境,对付着把教学搞得还马马虎虎,开始做研究,一年内就写出文章了。那么,会
: 怎么样呢?理论方向期刊审稿极慢,加上修改和二次审稿的时间,一年半能接收,算是
: 顺利的了。(注意这里没有算如果某个期刊拒稿,浪费的时间。)OK,谢天谢地,这样
: 还有半年时间写项目申请。注意基金评审也是要时间的,半年够不够写一份申请再加上
: 评审的时间呢?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半年申两次肯定是不够的!青年基金以上,姜如
: 果还要拿,那么只能是面上基金了。如果复旦的要求是3年拿到钱(对姜博士来说,等
: 价于比青年基金更困难的自然面上基金),那么在所有的事情都很顺利的情况下,姜博
: 士申请基金必须一击必中,一点闪失都不能有。
:
: 在我的第一篇分析姜的学术成果的博文的回帖中,两位网友称复旦的定位可能是美国前
: 20 的学校。OK,fair enough,我们就假设复旦的定位是哈佛吧。哈佛的终生教职很难
: 是人所共知的,但是他们不是让青椒们3年出成果,那基金的。相反的,一般学校的评
: 估周期(tenure clock)是5到7年不等,哈佛等名校一般给8,9年,甚至10年或更多也
: 不是不可能。一般来说,2,3年的时候,有个中期评估。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说中期评估
: 不过的人。中期评估,一般来说只要你在做事情,即使没有经费和文章,committee也
: 不会让走人的。美国的青椒们,写了10次才拿到基金的大有人在。中国可能容易一些,
: 但是要求这么短时间,一两次就拿到也太严格了。
:
: 换句话说,不管是哈佛还是一般学校,美国系统至少给5,6年让青椒们做事情,让有志
: 于做科研的人可以屡败屡战;而不是逼着3年出成果。复旦如果真有3年走人的规定并且
: 严格执行的话,那就是把人的主观能动性逼到极致,把最后一丝精力榨取出来搞他们的
: 文章和经费。这样的系统下,青椒们,特别是做理论研究的青椒们,就成了包身工。我
: 倾向于相信复旦没有这么不堪。于是乎,只能解释为有领导故意整姜博士了。无论哪种
: 解释,都是复旦的责任。
w
water77

丢个粉笔,又不是上课露鸡鸡,蒜个屁事
姜教授精准报复,书记要是没下黑手,那就是个冤

【 在 dinassor (牛磨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是前三年老姜就开始丢粉笔,导致无课可教那还是老姜的问题
: 有3
: 6

N
NeimanSaks

小学老师还打学生耳光,

bobolan88

个烂校!
dinassor

丢粉笔不大,但是丢到没人上他的课,教学任务完不成那performance review肯定不好看,如果有学生投诉的话更惨

【 在 water77 (水) 的大作中提到: 】
: 丢个粉笔,又不是上课露鸡鸡,蒜个屁事
: 姜教授精准报复,书记要是没下黑手,那就是个冤
:
:
: 【 在 dinassor (牛磨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 如果是前三年老姜就开始丢粉笔,导致无课可教那还是老姜的问题
: : 有3
: : 6
i
idocare

丢粉笔事情很大的,现在的学生不像我们那时。

在美国学校,你敢朝学生丢粉笔,工作绝对是保不住的。学生们几个电话,当地电视台报社蜂拥而至,校长副校长都有的忙。我见过类似场面。

【 在 dinassor(牛磨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丢粉笔不大,但是丢到没人上他的课,教学任务完不成那performance review肯定不好

: 看,如果有学生投诉的话更惨

SnowDen

黑教监控视频里在教室摸女生屁股,反应上去照样屁事没有。

【 在 water77 (水) 的大作中提到: 】
: 丢个粉笔,又不是上课露鸡鸡,蒜个屁事
: 姜教授精准报复,书记要是没下黑手,那就是个冤

SnowDen

你跟教室里摸女生的黑教叔叔说说?

【 在 idocare (冷秋) 的大作中提到: 】
: 丢粉笔事情很大的,现在的学生不像我们那时。
: 在美国学校,你敢朝学生丢粉笔,工作绝对是保不住的。学生们几个电话,当地电视台
: 报社蜂拥而至,校长副校长都有的忙。我见过类似场面。
:
: 丢粉笔不大,但是丢到没人上他的课,教学任务完不成那performance review肯
: 定不好
:
: 看,如果有学生投诉的话更惨
:

N
NeimanSaks

丢粉笔的事可大可小,看怎么弄

scraper

说啥呢?人家数学系的对经费申请难易心里难道没有一点逼数?要是真按照经费决定人的去留,那么这种情况下别人是如何存活的?如果人家有经费你没经费那决定不很公平么?有啥好争的?如果大家都没经费那人家干嘛会以经费来衡量你,这只能说明你在别的方面做得不够好。

N
NeimanSaks

姜走的“非升即走”的路线,比一般编制,经费要求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