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我是杀人海归姜博士的室友 2021-06-11 19:28:25

z
zhetian
楼主 (未名空间)

我是杀人海归姜博士的室友 2021-06-11 19:28:25 https://blog.creaders.net/u/4779/202106/406510.html


我是2009年12月4日晚搬进位于Pxxx Road,Rockville,MD 20852的一个Bilevel的独立房的半地下室的。第二天下午,我第一次见到我的新室友。他的身高约一米七六到一米七八,比较瘦削,略微有一点点驼背。我向他打一个招呼,说我是刚搬进来的。他面无表情地微点一下头,随即进入洗手间。此后我好几天没有见过他。再一次碰到他时,是在我们共用的冰箱旁。我问他贵姓,他说姓姜,我便叫他小姜。问他在哪里上班,他说NIH(美国国家卫生院)。我们两个人一起在这个半地下室里共住一年半有余,我却始
终不知道他的全名。他从来不说,我也懒得问。他的信都是房东直接从他的门底下塞进去的,我见不到。他也从来没有问过我姓谁名谁,所以我估计他连我姓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也完全不在意。



从那一天到现在,十多年过去了。昨天晚上熬夜写下一篇文章,呼吁不要枪毙杀害领导的复旦海归姜文华博士。今天早晨迷迷糊糊间,突然想起这个姜博士特别像我在DC工作时的室友小姜。正在惊诧间,太太跑来问,那个杀人的海归博士,是不是就是你以前的那个室友?我们俩人努力回忆,越想越像。那个小姜也是Rutgers毕业的博士,也是在
NIH工作两年,时间也都对的上。再上网看一看姜文华博士的照片和录像,感觉就是他
。只是他说话的口气愤怒且凶狂,与在美国时轻声细语、深含羞涩完全不同。看来艰难的岁月已经使他改变很多。



我的这个Housemate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很不好,感觉他非常怪,有时甚至怪到吓人。
他总是面色阴郁,从不说话,也很少出他的房间门。有几次碰到,我跟他打招呼,他就像没有听见一样,压根不理。可是他在洗澡的时候,却用我听不懂的方言大声高唱很奇怪的歌曲,有时候就是发出阵阵怪叫,声势震天。我在《残花》中写到张成栋被美女抛弃后的表现,即来源于此,并非瞎编。不过我写书时还不知道小姜当时也是因为失恋,还以为这孩子生来就有这个毛病。我把室友的怪异表现打电话说给我在中西部大农村等身份的太太,她吓个半死,问我是不是碰到神经病了?那人会不会半夜跑来杀掉我?我说我跟他都不认识,一点过节都没有,怎么可能?再说我房门有锁,那时也算年轻力壮,真打起来,也不怕他。



小姜从来都是把自己封闭起来的,绝不对别人提起自己的事情,所以我一点也不知道此事的因由。现在看到他师兄的回忆,才明白那段时间正是他最痛苦的失恋阶段。他表现异常,说明他爱得很投入、很认真,绝非逢场作戏。而且这次打击不仅使他失去爱情,也可能彻底改变他的人生。他来到NIH,也许就是想离自己的心上人近一点,因为从我
们的住处去马里兰大学不远,开车也就半个来小时。如果不是这个女孩,他完全可以进华尔街,最差也可以随便找一个Teaching School(教育学校)做数学老师,拿到身份
再说。在美国,学数学的牛人,又有相当好的论文,找工作真的不难。



时间久了,他的怪叫声越来越小,但是歌唱依旧。除了这一点外,我们完全互不打扰。那个地下室很大。房东一家住在楼上,从来不下来。小姜的房间其实是这一层的厅房,在另一头,很大,应该有近二十平米。我的房间在这一头,大概有十平米。我们两个房间中间隔着厨房、走廊、杂物间和盥洗室,一般谁都不会影响谁。我是正常上下班,朝9晚6。他上班时间我不知道,可能是快中午吧,下班就是晚上9、10点,有时甚至午夜
。所以我们碰到的机会也很少。有时我打羽毛球回来,正好碰到他下班,我们也会聊几句。通常很短,3、5句结束。比如说他手提一包菜,我问他哪里买的,他说对面的
Safeway。然后就是各回各屋。他是不愿意聊天,我当时正在网上发连载《混在美国名
校》,要赶进度,要回复众多网友的跟贴,也没有心思关心他人的闲事。我只记得他告诉过我,他的主要运动方式是打蓝球和跑步。我也看到他周末时往往睡大半天,下午才出去打球,回来后又是一边冲澡一边唱歌。



我那时的房租是530美元一个月。房东很不错,我住了两年一直没有涨价。小姜的房租
应该也是每月550或者560美元,一年住宿大概用掉6、7千美元。他是博士后,工资当时大约3.5万美元到4万美元,虽不富裕,但肯定够花。他生活极为简单,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打游戏,冰箱里的食物以饿不死为标准,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他有一辆车,跟我的车一起停在路边。好像是一辆很普通的日本两手车,我现在实在想不起来是什么车型了。



和小姜住在一起,我感觉相当舒服。除了洗澡唱歌,他非常安静,从不麻烦别人,也从不找事,从来都是静静地呆在他自己的屋里。绝大部分时间,我感觉好像就是我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一个地方。他也从来没有把厨房、厕所搞得很脏,或者把衣服乱挂。除了不爱聊天,我真的想不出还能有比他更好的室友。我时不时要回乡下老家,也有一些朋友到访。他出过几次差,很少出门会朋友,也从来没有见到有朋友来看他。我再说一遍,一个也没有。有人说他在美国离过婚,他的师兄不知道,我也没见到,肯定不是真的。又说他曾和女友同居。我不知道他上学时的情况,在NIH这一段,肯定没有。



即使痛苦期已过,即使越住越久越来越熟,他见我会笑笑,但我如果不开口,他不会说话。沉默就是他的天性。他很纯粹,一点都不知道吹嘘自己。他从来没有提到过一句他多么优秀,曾经获得过复旦大学校长奖。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平平淡淡、不谙世事的书呆子,一个清心寡欲、与世无争的青年科学研究者。他极为害羞,非常不善于交际,多少有一点Social Phobia(社交恐怖症),而且对外界的刺激非常不敏感,好像活在
自己的小世界里。我的笔记本电脑被人打开贴地的窗户偷走了。我赶紧告诉他,让他小心。他听后一点反应都没有,既没有一句询问,也没有一声感叹,让我感觉此人真是有点怪。尽管我也算是书呆子,也能够理解他的呆气,可是他已经呆出天际,连我都觉得他是一朵人间奇葩。其实他这是保持专注,深钻科学,不为俗事所打扰,因为什么都做,往往什么都做不好。另外,我绝对没有发现他有一丝暴力倾向,没有见过他发过火动过怒。我们同时做饭时,看到灶台周围有蟑螂出没,我是又骂又打,他在旁边笑着看,既不帮忙打,也不跟着骂。



进入2011年,他的一个烦脑越来越厉害,那就是身份问题。NIH只给办工卡,不给办绿
卡,所以他即使愿意在那里做苦力当博士后,也干不长,必须尽早找下家。我给他出过一堆主意,比如说申请EB1(特殊人才)或者EB2的国家利益豁免。可惜要在美国解决身份问题,非常分心,因为这种申请非常折腾,要找很多人帮他写推荐信,要找大量材料证明自己非常优秀,还要找律师为他把关递文件等等,他这样的性格,既羞于跟人打交道,又不愿意求人,还不想麻烦自己,结果他就是没有动。感觉他什么都躲,什么都怕,除了他那点研究课题,什么都嫌麻烦。他要是Aggressive(进取)一点,依他的智商和努力,想要什么都能得到。但他的性格在那里,怎么都改变不了。性格决定命运,真的没有办法!



再后来他告诉我,他要走了,他以前的导师帮他找到一个地方。我问他可以办绿卡吗?他点点头,没有告诉我他实际上是要回国。我感觉他还是有些留恋美国的,可是因为性格原因,他害怕办绿卡太麻烦,又是独生子,还来自大城市,所以最后决定回国。他是夏季走的,我记不得是哪一个月。他走的非常安静,既没有找我告别,也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没有看到有人来送他,也不知道他的实验室是不是给他开过欢送会,他就象要出门散步一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我对小姜的记忆相当淡,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让人容易记住的人,他自己也不想让别人注意到他。我以为我永远不会再听到他的消息,却没有想到他以如此决绝的方式让我震惊地再次想起他,也让全世界都记住他的大名。依我对他的有限了解,给他足够的时间和一张安静的书桌,他可能就是第二个陈景润,或者下一个张益唐。我们能不能查一查,是陈景润还是张益唐在小姜这个年龄时比他出的论文多?他已经展现出出色才华,为什么不能多给他一点机会?各种各样的混混,塞满中国成千上万所高校和科研机构,为什么就不能挤开一条微缝让他栖身?又是什么事情把这样一个安静、羞涩、胆怯而单纯的人逼到无路可走,继而暴起杀人?他的性格多少有一些问题,可是我在美国见到过多个比他的性格更偏颇的人,他们却都工作顺利、生活幸福。什么时候,中国也能变成这样?

最新回帖

g
gooda
126 楼

傻x 你能查作者不会查?你瞎编没查过会乱写?

【 在 tycoonsake(大亨亨)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们不用在咬文嚼字这争roomate还是housemate,有一个简单办法证实真伪,这
篇文章

: 提到了地址,只要用whitepage查姜博士在DC的地址看是否对得上就行了。

g
gooda
125 楼

你把一个房间描述的细节作为真假的依据,智商堪忧。整篇文章说了一堆没有一点值得推敲的新信息。假的流油

【 在 xlzero(megatron)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在美国吗?我真不信了,老刘都住过这种House,看下来就知道细节都很清楚
,没住

: 过的人不会知道这些玩意

: 也就新来的小刘现在都住高档公寓

: 老刘住这种house太普遍太普遍了

p
pear1234
124 楼

这种男人是所由女人的噩梦。他根本不懂别人的feelings,只能给他配个保姆伺候他一
辈子, 而不是由一个女人牺牲自己的一辈子来成全他。

【 在 initid (星辰)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惜了,这种数学天才本来就不是常人,反过来是常人的话他就成不了数学天才了
: 姜老师需要一个能赏识他能扶持他的女人,1米76到78,也不算矮了,捯饬捯饬干
: 净感觉脸也还行,他够聪明,缺少的是被高人指点,他只知道专注于他的那个niche : area, 可惜了

z
zhetian

基本确定,他在Rutgers的博士导师对他真的不错,还给他联系上了苏州大学,这也解
释了为啥他后来在复旦还跟Rutgers的导师合作发了文章。

不确定是不是他岳父岳母作祟,但基本确定就是王书记拿政审卡住了他升教授的资格。
lubbock12

我觉得这篇像假的。LOL
【 在 zhetian (叶凡)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是杀人海归姜博士的室友 2021-06-11 19:28:25
:
:
: 我是2009年12月4日晚搬进位于Pxxx Road,Rockville,MD 20852的一个Bilevel的独立
: 房的半地下室的。第二天下午,我第一次见到我的新室友。他的身高约一米七六到一米
: 七八,比较瘦削,略微有一点点驼背。我向他打一个招呼,说我是刚搬进来的。他面无
: 表情地微点一下头,随即进入洗手间。此后我好几天没有见过他。再一次碰到他时,是
: 在我们共用的冰箱旁。我问他贵姓,他说姓姜,我便叫他小姜。问他在哪里上班,他说
: NIH(美国国家卫生院)。我们两个人一起在这个半地下室里共住一年半有余,我却始
: 终不知道他的全名。他从来不说,我也懒得问。他的信都是房东直接从他的门底下塞进
: ...................

Tianzi

升教授为什么要政审?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龟腚?
【 在 zhetian (叶凡) 的大作中提到: 】
: 基本确定,他在Rutgers的博士导师对他真的不错,还给他联系上了苏州大学,这也解
: 释了为啥他后来在复旦还跟Rutgers的导师合作发了文章。
: 不确定是不是他岳父岳母作祟,但基本确定就是王书记拿政审卡住了他升教授的资格。

LiuQiangDong

老姜去nih是为了接近准女友?
这也太痴情了

vontheroad

小姜果然是性格有缺陷啊

不过这个作者的反射弧也忒长,这么久才反应过来那室友小姜就是这杀人老姜!
furoci

你妈好多牛人都是这样的

当年我在祖国的时候,大老板中科院院士也是这样的,你给丫打招呼90%的情况不理,
好像根本没看见你一样,有次去外单位替丫跑腿,外单位的头出来当我面骂它精神有问题,打招呼都不理,你妈我赶紧赔笑脸说牛人可能在思考问题,你不见陈景润走路都能撞到树么,老头听完笑了

【 在 vontheroad (vts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姜果然是性格有缺陷啊
: 不过这个作者的反射弧也忒长,这么久才反应过来那室友小姜就是这杀人老姜!

我的这个Housemate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很不好,感觉他非常怪,有时甚至怪到吓人。
他总是面色阴郁,从不说话,也很少出他的房间门。有几次碰到,我跟他打招呼,他就
像没有听见一样,压根不理。
z
zhetian

你傻了?政审就是background check,过不去哪里都不要,而且没有任何标准

【 在 Tianzi (偷月亮的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升教授为什么要政审?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龟腚?

furoci

政审就是找个借口踢走看不入眼的人

【 在 zhetian (叶凡)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傻了?政审就是background check,过不去哪里都不要,而且没有任何标准

z
zhetian

等我补上链接。。。。这个作者是典型的海外老中,跟室友各过各的那种

【 在 vontheroad (vts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姜果然是性格有缺陷啊
: 不过这个作者的反射弧也忒长,这么久才反应过来那室友小姜就是这杀人老姜!

m
mrvl

这篇纯粹是编的,自相矛盾的地方太多了

盹盹盹

【在zhetian(叶凡)的大作中提到:】
:我是杀人海归姜博士的室友 2021-06-11 19:28:25


:我是2009年12月4日晚搬进位于Pxxx Road,Rockville,MD 20852的一个Bilevel的独立房的半地下室的。第二天下午,我第一次见到我的新室友。他的身高约一米七六到一米七八,比较瘦削,略微有一点点驼背。我向他打一个招呼,说我是刚搬进来的。他面无表情地微点一下头,随即进入洗手间。此后我好几天没有见过他。再一次碰到他时,是在我们共用的冰箱旁。我问他贵姓,他说姓姜,我便叫他小姜。问他在哪里上班,他说NIH(美国国家卫生院)。我们两个人一起在这个半地下室里共住一年半有余,我却始
:终不知道他的全名。他从来不说,我也懒得问。他的信都是房东直接从他的门底下塞进去的,我见不到。他也从来没有问过我姓谁名谁,所以我估计他连我姓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也完全不在意。

:从那一天到现在,十多年过去了。昨天晚上熬夜写下一篇文章,呼吁不要枪毙杀害领导的复旦海归姜文华博士。今天早晨迷迷糊糊间,突然想起这个姜博士特别像我在DC工作时的室友小姜。正在惊诧间,太太跑来问,那个杀人的海归博士,是不是就是你以前的那个室友?我们俩人努力回忆,越想越像。那个小姜也是Rutgers毕业的博士,也是在
:NIH工作两年,时间也都对的上。再上网看一看姜文华博士的照片和录像,感觉就是他
:。只是他说话的口气愤怒且凶狂,与在美国时轻声细语、深含羞涩完全不同。看来艰难的岁月已经使他改变很多。

:..........
y
yaxiya

interesting....
z
zhetian

怎么矛盾了?
【 在 mrvl (let freedom ring, let freedom win)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篇纯粹是编的,自相矛盾的地方太多了
: 盹盹盹
: :我是杀人海归姜博士的室友 2021-06-11 19:28:25
: :
: :
: :我是2009年12月4日晚搬进位于Pxxx Road,Rockville,MD 20852的一个Bilevel的独
: 立房的半地下室的。第二天下午,我第一次见到我的新室友。他的身高约一米七六到一
: 米七八,比较瘦削,略微有一点点驼背。我向他打一个招呼,说我是刚搬进来的。他面
: 无表情地微点一下头,随即进入洗手间。此后我好几天没有见过他。再一次碰到他时,
: 是在我们共用的冰箱旁。我问他贵姓,他说姓姜,我便叫他小姜。问他在哪里上班,他
: ...................

xlzero

很像真的

这也说明马里兰大学女友真是个婊,俩人就是所谓男女朋友关系,说不定炮都没打过
lubbock12

一般美国都把室友叫roommate的,住个半地下室叫housemate 你搞笑是吧
【 在 zhetian (叶凡) 的大作中提到: 】
: 怎么矛盾了?

LiuQiangDong

住apt的叫roommate
住house的叫housemate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般美国都把室友叫roommate的,住个半地下室叫housemate 你搞笑是吧

m
mrvl

你觉得是真的,体现了你的智商

盹盹盹

【在xlzero(megatron)的大作中提到:】
:很像真的
:这也说明马里兰大学女友真是个婊,俩人就是所谓男女朋友关系,说不定炮都没打过
lubbock12

roommate
【 在 LiuQiangDong (qqq) 的大作中提到: 】
: 住apt的叫roommate
: 住house的叫housemate

didadida

自己主持评比汉奸,然后被老将选为首席汉奸的Yaz先生,你还谈什么智商

【 在 mrvl (let freedom ring, let freedom win)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觉得是真的,体现了你的智商
: 盹盹盹
: :很像真的
: :这也说明马里兰大学女友真是个婊,俩人就是所谓男女朋友关系,说不定炮都没打过

Inblue


对比另外一个他师兄发的回忆录 两篇互相对照看着真实性很高 对姜的导师看法 姜的
性格 生活轨迹 描述 前后都能对上

[转] 美国同学回忆姜文华:复旦海归博士刺杀领导前的一些事

姜文华是我在Rutgers统计系博士班的学弟,他2004年秋季从复旦数学系本科直接考来
,2009年毕业,去NH做博士后,2011年回国。

在美国我和他有7年的overlapping。在Rutgers的头几年,我们做为TA合教过的一二个
学期的课,周末定期一起打篮球,但是文华是典型的书呆子,孤傲,害羞,木纳寡言并不善言辞的人,我又比他大,我们俩并不熟,客客气气而己。

我和文华走得很近,能够很长时间的聊天,其实是在文华博士生的最后一年和他博士后的最后一年,当他在生活与事业遇到一些困难的时候。

我所认识的文华是这样一个人:

1、学业和学术都是一流。如果当年,他能随他自己的心愿,毕业之后进美国顶级大学
做博士后继续钻研自己感兴趣的学术(当时这扇门对他是开着的,虽然这扇门对于
Rutgers多年来的绝大多数博士生是关着的),而不是很不正常地去NH那种学术三流、官僚一流、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机构稀里糊涂地做了很多在他眼里的又苦又累又耗时,又对他的学术没有帮助的杂事,他今天应该是美国学术圈里一个小有名气的教授。
02
2、内心干净。心地非常善良,不撒谎也不会撒谎,不害人也不知怎么害人;对别人不
设防,不太知人情事故,不知江湖险恶;正因为他太干净,太善良,一旦遇到他认为的不公正,他完全不知所措,心里的反应会比普通人激烈,会有一些极端负面的想法,但他绝非是心里不正常的人,他会咬着牙,把咽不下的那口气咽下去。

3、在师道尊严的环境中成长,从小的学霸,对老师言听计从,对领导唯唯诺诺,不敢
越雷池半步;从不惹事,如果别人和他发生争执,文华习惯性地会以自己退让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02
4、生活规律,洁身自好。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玩游戏,没有任何嗜好,准时
上课,从不迟到旷课,每周的生活规规矩矩地安排好,什么时候锻练,什么时候买菜,什么时候在图书馆,什么时候就寝都按定好的时间表走。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在美国,没有几个TA会像他那样认真备课,耐心给学生答疑

5、做为一个家中独子的上海人,对钱有概念,但不贪钱,也不追求金钱,绝对不占别
人小便宜。文华和我一起吃饭,从来没有让我替他买过单,即使我一再坚持,他也坚决不花别人的钱。
02
6、对爱情与婚姻很向往。对于自己爱的人和他认为爱他的人,他会用心去交往。文华
在 Rutgers的头4年,应该半个女朋友也没交,一门心思做学问。快毕业的那年,不知
道是他忽然想恋爱了,还是有人看好他的未来,陆陆续续就有人给他介绍对象。

有一阵子,他似乎是系里最popular的钻石王老五。但是许多媒人只看 availability(
有时这一点也搞不清楚)不看compatibility,给他介绍了许多在我看来非常不合适的
candidates。但文华做为nerdy式的爱情小白,完全看不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对于
每一个约会都拿出做学问的态度规规矩矩认认真真地对待。

对于约会地点来回的交通线路以及约会地点周围的情况会上网仔细看看,对于约会餐厅的菜谱会提前研究透彻,对于约会对象可能提的问题会在脑子里想象出来,然后沙盘推演。

虽然几乎每个约会都无疾而终,但是他还是像虔诚的信徒那样,神圣般地对待每一个下一次。有一次他从曼哈顿中城约会回来,大约晚上十点钟来找我,难得地很兴奋,很开心。他告诉我,中间人跟他捎话了这个女生喜欢他,愿意和他继续交往。

我先恭喜他,但是很skeptical,就又问了他一些具体的问题,比如,他们一起吃饭的
时候,当他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是在盯哪里,是在看他,还且桌子上的菜,还是餐厅进出的客人?约会完了,各会各家之后,是谁跟谁在几点钟先打的电话?

当文华把我的一堆问题回答完之后,他自己也明白,中间人大概没有和他说实话,这个女孩和以前的女孩子们一样大概不会再找他了。他原本阳光灿烂的笑容慢慢消失了,他阴郁地安静了下来。

十几年过去了,今天我还对那晚他最终落寞的样子印象深刻, am still feeling such guilty,似乎是我把他捧在手里的希望给拿走了,是我打碎了他那种对前所未有的开
阔壮丽之新世纪的无限渴望。

还有一年的夏秋之际,国内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国内某大学教授的千金小姐,马上要到马里兰大学来上研究生,双方通过网络见过面,聊过天,介绍人和双方都父母都很熟,女孩对他很满意。他高兴地给我看那个女孩的照片,是一个非常漂亮,极有气质的上海女孩,在国内,追她的人估计可以塞满黄浦江,到了美国,怎么会看上他这样没钱,没工作,没绿卡,前途不明的穷学生呢?我当时强烈怀疑是不是他又把对方理解错了,但
是这种话我不能说,也没办法说。

从那女孩办签证开始,文华就开始呕心沥血地帮她,女孩飞到美国来,他又亲自过去帮这帮那,安排一切,并拿出这几年从奖学金中攒下的钱,为那女孩买了一辆他付的起的最贵的车。没过多久,那个女孩就列出一堆理由要和他分手,他急得够呛,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咨询师姐师兄,看怎样可以弥补,据我所知,他那时努力研究菜谱,提高手艺定期做一些好菜,然后开车200多英里送给女孩吃,还时不时地买一些在
他眼里很贵重的礼物,寄给她。但是最终这段他非常认真付出的感情又是不了了之。

他处理这件事的善后,彰显他为人的品质:第一,分手之后,他从来没有和那女孩讨论过他花在她身上的钱,总数虽然不会太多,但对于一个学生来讲肯定是巨款;我曾经拿出中国男人特有的狭隘,撺掇过他几次,让他和她把帐算清楚,至少结一点,但是每次他都不接我的话。

第二,分手之后,他深受打击,但是他也就自己一个人忍了下去,没有追着她死缠烂打,也是没有哭天呛地,絮絮叨叨,惹事生非。那女孩和他分手,我一点也不惊讶,但是我一直不明白,她为什么最初会答应他。我的猜测,女孩子马上就要从父母的呵护中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她需要一个知根知底,忠厚老实的同乡来帮助她的smooth
transition。一旦她过了这个坎儿,他的价值也就不存在了。

7、文华毕业后去NH做了两年博士后,据他说,博士后导师水平低(am not surprised)
,学术上帮不了他,只是一味地给他一堆没什么学术价值的事情做,让他荒废了两年宝贵时光,没能如愿以偿重回美国的顶级大学做tenure track,他只好选择回国。
02
总之,文华是一个纯洁,纯粹的象牙塔里的人,他唯一的passion就是做学问,他不爱
财,也不图名,渴望爱情,但是顺其自然,不善也不爱交际,人际冲突中选择退让。

有才华,很能干的学者,但需要一个合适的环境,他人生唯一的要求是象牙塔里的一张安静的课桌。如果毕业之后,他能够在一个真正的学术圈里,我坚信,他现在己经成为许多人仰视的偶像。

我不知道文华能否看见我这里写的这些东西,事发那天,消息迅速传到美国,好几个许多年没有联系过的 Rutgers校友和我联系。大家为你痛心,为你叹息,不只一个人为你掉了眼泪。

我们一至认为你一定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如果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前几天在国内,能够和你说说话,事情不会发展成这样;你一生孤单,现在又要以最孤独的方式一个人去面对未来,我们都想为你做点什么。

在这里,我必须为文华做博士时候的导师讲几句话。坊间流传的关于文华的博导的评论和我所了解的情况并不相符。文华的博导很欣赏文华,对他关爱有加,因为对他不善和人打交道的书呆子气很了解,博导对文华的帮助远远超过一般的师生之谊。

文华在做博士后的第二年出困境时候能够在第一时间拿到苏州大学的offer,在苏州大
学6年后不续签的情况下能够顺利上升进入复旦大学都是他的博导倾力帮助的结果。

明白人都知道,复旦大学的faculty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去的,每个位子被无数有背景的
人盯着,有真本事有名气也不一定能进去。一位教授愿意拿自己的一生攒下来的名誉,动用自己的人脉,冒着风险,去帮助一个已经毕业8、9年,陷在困境中的学生,这是一位非常难得的导师。

【 在 zhetian (叶凡)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是杀人海归姜博士的室友 2021-06-11 19:28:25
: https://blog.creaders.net/u/4779/202106/406510.html
:
: 我是2009年12月4日晚搬进位于Pxxx Road,Rockville,MD 20852的一个Bilevel的独立
: 房的半地下室的。第二天下午,我第一次见到我的新室友。他的身高约一米七六到一米
: 七八,比较瘦削,略微有一点点驼背。我向他打一个招呼,说我是刚搬进来的。他面无
: 表情地微点一下头,随即进入洗手间。此后我好几天没有见过他。再一次碰到他时,是
: 在我们共用的冰箱旁。我问他贵姓,他说姓姜,我便叫他小姜。问他在哪里上班,他说
: NIH(美国国家卫生院)。我们两个人一起在这个半地下室里共住一年半有余,我却始
: 终不知道他的全名。他从来不说,我也懒得问。他的信都是房东直接从他的门底下塞进
: ...................

vontheroad

麻痹的,他编这么大一篇,图个啥啊?闲的皮子发痒吗。
m
mrvl

以你的智商参不透很正常

盹盹盹

【在zhetian(叶凡)的大作中提到:】
:怎么矛盾了?
Inblue

看起来被绿茶伤的不轻 但就算这样都没啥暴力举动 说明人很不错了。 书记到底做
了啥事儿能把他逼成那样

【 在 Inblue (随便吧) 的大作中提到: 】
: 对比另外一个他师兄发的回忆录 两篇互相对照看着真实性很高 对姜的导师看法 姜的
: 性格 生活轨迹 描述 前后都能对上
: [转] 美国同学回忆姜文华:复旦海归博士刺杀领导前的一些事
: 姜文华是我在Rutgers统计系博士班的学弟,他2004年秋季从复旦数学系本科直接考来
: ,2009年毕业,去NH做博士后,2011年回国。
: 在美国我和他有7年的overlapping。在Rutgers的头几年,我们做为TA合教过的一二个
: 学期的课,周末定期一起打篮球,但是文华是典型的书呆子,孤傲,害羞,木纳寡言并
: 不善言辞的人,我又比他大,我们俩并不熟,客客气气而己。
: 我和文华走得很近,能够很长时间的聊天,其实是在文华博士生的最后一年和他博士后
: 的最后一年,当他在生活与事业遇到一些困难的时候。
: ...................

m
mrvl

编的时候肯定参考了那篇啊

盹盹盹

【在Inblue(随便吧)的大作中提到:】
:对比另外一个他师兄发的回忆录 两篇互相对照看着真实性很高 对姜的导师看法 姜的
:性格 生活轨迹 描述 前后都能对上
:☆ 发自 iPhone 买买提 1.24.11
m
mrvl

你装什么清纯

盹盹盹

【在vontheroad(vtsing)的大作中提到:】
:麻痹的,他编这么大一篇,图个啥啊?闲的皮子发痒吗。
j
jiujanoufu

很象蒸的,不是煮的的
Inblue

那就是两个一起编了呗? 闲的无聊?

【 在 mrvl (let freedom ring, let freedom win) 的大作中提到: 】
: 编的时候肯定参考了那篇啊
: 盹盹盹
: :对比另外一个他师兄发的回忆录 两篇互相对照看着真实性很高 对姜的导师看法
姜的
: :性格 生活轨迹 描述 前后都能对上
: :☆ 发自 iPhone 买买提 1.24.11

i
initid

可惜了,这种数学天才本来就不是常人,反过来是常人的话他就成不了数学天才了

姜老师需要一个能赏识他能扶持他的女人,1米76到78,也不算矮了,捯饬捯饬干净感觉脸也还行,他够聪明,缺少的是被高人指点,他只知道专注于他的那个niche
area, 可惜了

z
zhetian

车鸡巴蛋,同一个房间才叫roommate,你是翻墙台巴无误了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般美国都把室友叫roommate的,住个半地下室叫housemate 你搞笑是吧

lubbock12

扯几把蛋,进一个门的都叫roommate。
【 在 zhetian (叶凡) 的大作中提到: 】
: 车鸡巴蛋,同一个房间才叫roommate,你是翻墙台巴无误了

m
mrvl

你暴露了,你的肉身不在美国

盹盹盹

【在zhetian(叶凡)的大作中提到:】
:车鸡巴蛋,同一个房间才叫roommate,你是翻墙台巴无误了
lubbock12

他这一个housemate把他这一篇文章都给卖了 LOL
【 在 mrvl (let freedom ring, let freedom win)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暴露了,你的肉身不在美国
: 盹盹盹
: :车鸡巴蛋,同一个房间才叫roommate,你是翻墙台巴无误了

didadida

你倒是挺装清纯的,结果被老将选为买提首席汉奸
远看是孔雀,近看原来是只鸡

【 在 mrvl (let freedom ring, let freedom win)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装什么清纯
: 盹盹盹
: :麻痹的,他编这么大一篇,图个啥啊?闲的皮子发痒吗。

z
zhetian

放你马屁,老子这个是跟美国人实证过的。最开始我跟一女的做室友,我说是roommate出来后美国人很惊讶,我仔细解释了人家说这是housemate。你这个翻墙台巴暴露了

【 在 mrvl (let freedom ring, let freedom win)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暴露了,你的肉身不在美国
: 盹盹盹
: :车鸡巴蛋,同一个房间才叫roommate,你是翻墙台巴无误了

lubbock12

你肯定不在美国 LOL

room·mate
/ˈro͞omˌmāt,ˈro͝omˌmāt/
Learn to pronounce
noun
a person occupying the same room as another.
NORTH AMERICAN
a person occupying the same apartment or house as another.
【 在 zhetian (叶凡) 的大作中提到: 】
: 放你马屁,老子这个是跟美国人实证过的。最开始我跟一女的做室友,我说是
roommate
: 出来后美国人很惊讶,我仔细解释了人家说这是housemate

c
crystalbull


housemate, roommate 都没错。各人喜好。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扯几把蛋,进一个门的都叫roommate。

lubbock12

美国人租房子都用roommate。
【 在 crystalbull (牛) 的大作中提到: 】
: housemate, roommate 都没错。各人喜好。

z
zhetian

你得了。。。你这个胡扯的解释,根本不现实。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肯定不在美国 LOL
: room·mate
: /ˈro͞omˌmāt,ˈro͝omˌmāt/
: Learn to pronounce
: noun
: a person occupying the same room as another.
: NORTH AMERICAN
: a person occupying the same apartment or house as another.
: roommate

lubbock12

你去google roommate...
【 在 zhetian (叶凡)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得了。。。你这个胡扯的解释,根本不现实。

kingtiger

你妈,关政审屁事,你个傻逼

【 在 zhetian (叶凡) 的大作中提到: 】
: 基本确定,他在Rutgers的博士导师对他真的不错,还给他联系上了苏州大学,这也解
: 释了为啥他后来在复旦还跟Rutgers的导师合作发了文章。
: 不确定是不是他岳父岳母作祟,但基本确定就是王书记拿政审卡住了他升教授的资格。

z
zhetian

谷你妈比,你自己用词不讲究,还他娘的怪别人说话精确了。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去google roommate...

lubbock12

你自己不在美国生活过,还骂人。
【 在 zhetian (叶凡) 的大作中提到: 】
: 谷你妈比,你自己用词不讲究,还他娘的怪别人说话精确了。

i
initid

这没必要这么pedantic, 老中学生的确管一幢房子里分租的都叫roommate,我们都是这么一路叫过来的,而且老中学生基本无一例外都是自己有自己房间的,不像老印学生经常几个人挤一间房间。

但严格来说housemate更贴切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肯定不在美国 LOL
: room·mate
: /ˈro͞omˌmāt,ˈro͝omˌmāt/
: Learn to pronounce
: noun
: a person occupying the same room as another.
: NORTH AMERICAN
: a person occupying the same apartment or house as another.
: roommate

lubbock12

没人叫housemate。
【 在 initid (星辰)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没必要这么pedantic, 老中学生的确管一幢房子里分租的都叫roommate,我们都是这
: 么一路叫过来的,而且老中学生基本无一例外都是自己有自己房间的,不像老印学生经
: 常几个人挤一间房间。
: 但严格来说housemate更贴切

z
zhetian

你在哪个美国生活过?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自己不在美国生活过,还骂人。

T
TheMatrix2

属实。而且可能平时也说roommate,写的时候觉得housemate更合理,这都是可能的。

【 在 initid (星辰)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没必要这么pedantic, 老中学生的确管一幢房子里分租的都叫roommate,我们都是这
: 么一路叫过来的,而且老中学生基本无一例外都是自己有自己房间的,不像老印学生经
: 常几个人挤一间房间。
: 但严格来说housemate更贴切

i
initid

我不是说了么,我们一路都是roommate这么叫的,不管是分租一个apartment, 还是分
租一个house.但housemate本身是个legit word, it means what it means

just knock it off, there is no point arguing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人叫housemate。

T
TheMatrix2

你挺轴啊。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人叫housemate。

lubbock12

你见过管室友,尤其是住半地下室的室友叫housemate? LOL
【 在 TheMatrix2 ()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挺轴啊。

iWater

如果这篇室友描述为真
以小姜这种性格,的确美国的环境更适合他
小姜只需要专注于研究,不会有闲杂人等、七姑八姨来打扰他
美国社会对各种“怪”人(其实小姜这种不算怪了,见过更怪的)的包容度还是很高的

一声叹息

T
TheMatrix2

我觉得没什么。别人这样说的话,我理解,而且说不定他说的更准确,因为我也拿不准地道的应该怎么说。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见过管室友,尤其是住半地下室的室友叫housemate? LOL

iWater

属实
有走路不走正道,走排水沟、溜墙边的
有像老顽童的,各种Q

【 在 furoci (伊千枝)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妈好多牛人都是这样的
: 当年我在祖国的时候,大老板中科院院士也是这样的,你给丫打招呼90%的情况不理,
: 好像根本没看见你一样,有次去外单位替丫跑腿,外单位的头出来当我面骂它精神有问
: 题,打招呼都不理,你妈我赶紧赔笑脸说牛人可能在思考问题,你不见陈景润走路都能
: 撞到树么,老头听完笑了
: 我的这个Housemate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很不好,感觉他非常怪,有时甚至怪到吓
人。
: 他总是面色阴郁,从不说话,也很少出他的房间门。有几次碰到,我跟他打招呼,他就
: 像没有听见一样,压根不理。

i
initid

你不能用这个细节来攻击原文的真实性,housemate is fine by me

我们毕竟不是native speaker, roommate都是老流带小留一代代口口相传下来的,老中还管EE叫double E了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见过管室友,尤其是住半地下室的室友叫housemate? LOL

lubbock12

我认为他这一个单词用的有问题,让我对整个文章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 在 initid (星辰)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不能用这个细节来攻击原文的真实性,housemate is fine by me
: 我们毕竟不是native speaker, roommate都是老流带小留一代代口口相传下来的,老中
: 还管EE叫double E了

didadida

外国人别闹了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见过管室友,尤其是住半地下室的室友叫housemate? LOL

didadida

你是先选择屁股,然后吹毛求疵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认为他这一个单词用的有问题,让我对整个文章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lubbock12

这是合理怀疑吧。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是先选择屁股,然后吹毛求疵

i
initid

那是你自己的认知问题,你当然有权力challenge任何东西

但不要随便accuse别人,我指的是楼上的网友,and make a fool of yourself, 菌斑
这种习气不太好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认为他这一个单词用的有问题,让我对整个文章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T
TheMatrix2

呵呵。

【 在 initid (星辰)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是你自己的认知问题,你当然有权力challenge任何东西
: 但不要随便accuse别人,我指的是楼上的网友,and make a fool of yourself, 菌斑
: 这种习气不太好

antidote

中国就是人吃人的社会,俗称内卷,老实的人,纯粹的人,不去蝇营狗苟的人,就被欺负,连躺平的权力都没有。
LiuQiangDong

老姜上海有房
独生子
完全可以选择躺平
学佩雷尔曼

【 在 antidote (器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国就是人吃人的社会,俗称内卷,老实的人,纯粹的人,不去蝇营狗苟的人,就被欺
: 负,连躺平的权力都没有。

antidote

那就是被欺负得狠了,横竖横了

【 在 LiuQiangDong (qqq)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姜上海有房
: 独生子
: 完全可以选择躺平
: 学佩雷尔曼
:
: 【 在 antidote (器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 中国就是人吃人的社会,俗称内卷,老实的人,纯粹的人,不去蝇营狗苟的人,就被欺
: : 负,连躺平的权力都没有。
c
cellcycle

housemate, room mate ?

but sounds very real!
b
bjar

NND, 被作者写的感动了
【 在 zhetian (叶凡)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是杀人海归姜博士的室友 2021-06-11 19:28:25
: https://blog.creaders.net/u/4779/202106/406510.html
:
: 我是2009年12月4日晚搬进位于Pxxx Road,Rockville,MD 20852的一个Bilevel的独立
: 房的半地下室的。第二天下午,我第一次见到我的新室友。他的身高约一米七六到一米
: 七八,比较瘦削,略微有一点点驼背。我向他打一个招呼,说我是刚搬进来的。他面无
: 表情地微点一下头,随即进入洗手间。此后我好几天没有见过他。再一次碰到他时,是
: 在我们共用的冰箱旁。我问他贵姓,他说姓姜,我便叫他小姜。问他在哪里上班,他说
: NIH(美国国家卫生院)。我们两个人一起在这个半地下室里共住一年半有余,我却始
: 终不知道他的全名。他从来不说,我也懒得问。他的信都是房东直接从他的门底下塞进
: ...................

i
initid

姜老师就是个书呆子,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只读圣贤书的那一类

可惜了,如果有个好女人,能帮助他,留在美国他的前途很广阔。国内不适合他。

【 在 antidote (器人)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就是被欺负得狠了,横竖横了
: 被欺

keystone0504

感觉是真的,但他也想卖他的书和几八网文,希望大家不要看,把满头留在这里
【 在 initid (星辰)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不能用这个细节来攻击原文的真实性,housemate is fine by me
: 我们毕竟不是native speaker, roommate都是老流带小留一代代口口相传下来的,老中
: 还管EE叫double E了

i
initid

讨论终归是好的,真理越辩越明,真相也是越讲越透的

姜老师的性格,人品,学术水平,经历,和为人处世的点点滴滴,慢慢得都跃然纸上了

杀,还是不杀,我们无能为力,但是至少应该给姜老师一个公正的评价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感觉是真的,但他也想卖他的书和几八网文,希望大家不要看,把满头留在这里

lubbock12

你遇到过把室友说成housemate的吧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感觉是真的,但他也想卖他的书和几八网文,希望大家不要看,把满头留在这里

m
menyaihan

我觉得这篇很像真的。LOL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这篇像假的。LOL

D
Damocles

应该是真的吧https://www.fastpeoplesearch.com/wenhua-jiang_id_G1259146483552102601
他真的住过12103 Putnam Rd Rockville MD 20852
【 在 mrvl (let freedom ring, let freedom win)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篇纯粹是编的,自相矛盾的地方太多了
: 盹盹盹
: :我是杀人海归姜博士的室友 2021-06-11 19:28:25
: :
: :
: :我是2009年12月4日晚搬进位于Pxxx Road,Rockville,MD 20852的一个Bilevel的独
: 立房的半地下室的。第二天下午,我第一次见到我的新室友。他的身高约一米七六到一
: 米七八,比较瘦削,略微有一点点驼背。我向他打一个招呼,说我是刚搬进来的。他面
: 无表情地微点一下头,随即进入洗手间。此后我好几天没有见过他。再一次碰到他时,
: 是在我们共用的冰箱旁。我问他贵姓,他说姓姜,我便叫他小姜。问他在哪里上班,他
: ...................

keystone0504

一般apartment说roommate,一个单独的house是housemate,你这么叫真我看将来也够呛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遇到过把室友说成housemate的吧

xlzero

一个称号来回讨论,这文章看起来就像真的,半地下室,美国住过house的将军们都知道

里面客厅隔开弄成一间房,然后有厨房洗手间等等,还有房租价格

绝对是真的,没必要再争了
lubbock12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篇文章对搬入日期记录的太清楚了,你会对十多年前某天搬入的记得那么清楚?
还特意强调?这都不是正是叙事的方法吧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般apartment说roommate,一个单独的house是housemate,你这么叫真我看将来也
够呛

lubbock12

我觉得是假的,因为开头第一句日期记得太清楚了 LOL
【 在 xlzero (megatron)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个称号来回讨论,这文章看起来就像真的,半地下室,美国住过house的将军们都
知道
: 里面客厅隔开弄成一间房,然后有厨房洗手间等等,还有房租价格
: 绝对是真的,没必要再争了

keystone0504

not for shanghainese, these neses are very careful about these minor details.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篇文章对搬入日期记录的太清楚了,你会对十多年前某天搬入的记
: 得那么清楚?
: 还特意强调?这都不是正是叙事的方法吧
: 够呛

lubbock12

housemate+这反常的第一句我认为这文章像是编的。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not for shanghainese, these neses are very careful about these minor
details.

xlzero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是假的,因为开头第一句日期记得太清楚了 LOL
: 知道

你在美国吗?我真不信了,老刘都住过这种House,看下来就知道细节都很清楚,没住
过的人不会知道这些玩意

也就新来的小刘现在都住高档公寓

老刘住这种house太普遍太普遍了
W
WonderStreet

比起大多数留学生为了生计基本放弃学术,姜老师一如始终是不容易。
在美国也难,但不至于被逼到绝路,可惜落到国内一些3,4流领导手里,
被捏死的命运

【 在 zhetian (叶凡)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是杀人海归姜博士的室友 2021-06-11 19:28:25
: https://blog.creaders.net/u/4779/202106/406510.html
:
: 我是2009年12月4日晚搬进位于Pxxx Road,Rockville,MD 20852的一个Bilevel的独立
: 房的半地下室的。第二天下午,我第一次见到我的新室友。他的身高约一米七六到一米
: 七八,比较瘦削,略微有一点点驼背。我向他打一个招呼,说我是刚搬进来的。他面无
: 表情地微点一下头,随即进入洗手间。此后我好几天没有见过他。再一次碰到他时,是
: 在我们共用的冰箱旁。我问他贵姓,他说姓姜,我便叫他小姜。问他在哪里上班,他说
: NIH(美国国家卫生院)。我们两个人一起在这个半地下室里共住一年半有余,我却始
: 终不知道他的全名。他从来不说,我也懒得问。他的信都是房东直接从他的门底下塞进
: ...................

keystone0504

you are going to kill somebody someday.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housemate+这反常的第一句我认为这文章像是编的。
: details.

lubbock12

他这写文章的风格就不像真的。
【 在 xlzero (megatron)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在美国吗?我真不信了,老刘都住过这种House,看下来就知道细节都很清楚,没住
: 过的人不会知道这些玩意
: 也就新来的小刘现在都住高档公寓
: 老刘住这种house太普遍太普遍了

xlzero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他这写文章的风格就不像真的。

我觉得很真,另外他写这个目的因该是为了蹭热度,推广他的小说等等,所以能回忆起来的东西都回忆起来了
lubbock12

我只是奉劝大家最好不要对着一篇难辨真伪文章乱发感慨。要是假的,那可就太跌份了。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you are going to kill somebody someday.

keystone0504

you are a candidate kiler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只是奉劝大家最好不要对着一篇难辨真伪文章乱发感慨。要是假的,那可就太跌份了。

t
taiqiangle

草,我觉得他说的没错,尼玛,你才是个不在美帝。草
【 在 mrvl (let freedom ring, let freedom win)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暴露了,你的肉身不在美国
: 盹盹盹
: :车鸡巴蛋,同一个房间才叫roommate,你是翻墙台巴无误了

swjtuer

一起住了两年,居然不知道室友的名字,有点怪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这篇像假的。LOL

l
linyuelegant

写的非常具体,我看逻辑也挺连贯,没有特别大的漏洞。不过也要有所警惕,这不一定是真的,这年头,写个软文吸引点击,然后趁机配合自己的商业行为,太普遍了。
wangyiyang

这尼玛明显是 安排的傻逼枪手写的,为的就是把姜洗成神经病,事件影响最低。
太他妈假了。。。共党无人。。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这篇像假的。LOL

wangyiyang

这尼玛明显是 安排的傻逼枪手写的,为的就是把姜洗成神经病,事件影响最低。
太他妈假了。。。共党无人。。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这篇像假的。LOL

wangyiyang

弱智
【 在 linyuelegant (Linyuelegant) 的大作中提到: 】
: 写的非常具体,我看逻辑也挺连贯,没有特别大的漏洞。不过也要有所警惕,这不一定
: 是真的,这年头,写个软文吸引点击,然后趁机配合自己的商业行为,太普遍了。

t
tycoonsake

你们不用在咬文嚼字这争roomate还是housemate,有一个简单办法证实真伪,这篇文章
提到了地址,只要用whitepage查姜博士在DC的地址看是否对得上就行了。
z
zhetian


[在 Damocles (帝企鹅) 的大作中提到:]
:应该是真的吧
:https://www.fastpeoplesearch.com/wenhua-jiang_id_G1259146483552102601
:他真的住过12103 Putnam Rd Rockville MD 20852

很好的线索
z
zhetian


[在 swjtuer (码农的小船说翻就翻) 的大作中提到:]
:一起住了两年,居然不知道室友的名字,有点怪

这个不难理解。外国小留现在都是“你喊我Eva”,然后你就懵逼了
z
zhetian


[在 tycoonsake (大亨亨) 的大作中提到:]
:你们不用在咬文嚼字这争roomate还是housemate,有一个简单办法证实真伪,这篇文章:提到了地址,只要用whitepage查姜博士在DC的地址看是否对得上就行了。
https://www.fastpeoplesearch.com/wenhua-jiang_id_G1259146483552102601 这实锤了
a
acrofred

地址过于详细,如果没有其他消息途径,地址一经查实,可信度非常高。
【 在 tycoonsake (大亨亨)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们不用在咬文嚼字这争roomate还是housemate,有一个简单办法证实真伪,这篇文章
: 提到了地址,只要用whitepage查姜博士在DC的地址看是否对得上就行了。

r
rihai

你是希尔瑞斯的吗?
不能先查查老姜的地址,然后写篇软文?
lol

【 在 acrofred (gordonchang)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转】我是杀人海归姜博士的室友 2021-06-11 19:28:25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n 12 02:00:34 2021, 美东)
:
: 地址过于详细,如果没有其他消息途径,地址一经查实,可信度非常高。
: 【 在 tycoonsake (大亨亨) 的大作中提到: 】
: : 你们不用在咬文嚼字这争roomate还是housemate,有一个简单办法证实真伪,这篇
文章
: : 提到了地址,只要用whitepage查姜博士在DC的地址看是否对得上就行了。
:
:
:
: --
p
pta

同感。
【 在 lubbock12 (非老非小将)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这篇像假的。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