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粉笔在初中真是见惯,但我最惊悚的虐待学生记忆是

vontheroad
楼主 (未名空间)

小学的时候,一个年轻暴躁的教师,把一个孩子头朝下,双手拎着他的双腿,举在半空,就那样晃荡挥舞。那孩子的脑袋就在课桌课椅和水泥地之间摇摆。

恰巧那个孩子是我的邻居,孩子很乖很老实(后来也很有出息),而且两家关系不错,他父亲也都是知书达理之人,还是一个单位的领导干部,在那个年代,家长都是不管老师做了什么,绝对是只批评自己孩子、说老师做的对的。

但那件事后,他爸爸悄悄找我,问当时情况。

然后他爸爸就找到校长。应该说那个校长是好人,(不光是因为这件事情,我至今都会想起这个校长)。他就到我们班来,悄悄询问每一个人。事情很清楚,但是,也不可能处罚那个教师,也就不了了之。

至于扔粉笔头,上初中后是经常遇到,不过气氛要看老师,老师是女老师,就会哄笑,老师是很凶的男老师,大家都不敢做声。

上了高中好很多了,老师都知道尊重这些都长胡子的学生了。像姜犯对复旦数学系的大学生还扔粉笔头,这人真是心理有病。
lasa

少年体校?
这老师臂力过人
就算一年级,这个钟摆运动也不是一般人能汗豆的

iWater

那个年代,家长、(小学初中)教师体罚孩子是常态

vontheroad

问题是他不是一般人啊,他就能做到,咋了,你不服哇?

【 在 lasa (拉萨号) 的大作中提到: 】
: 少年体校?
: 这老师臂力过人
: 就算一年级,这个钟摆运动也不是一般人能汗豆的

vontheroad

这个是。不过好在,那个年代,对学生的冷暖态度还不跟孩子家里是不是当官或有钱挂钩的。这个在目前厉害国是完全见不得人。

【 在 iWater (aspire to inspire before i expire)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个年代,家长、(小学初中)教师体罚孩子是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