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很诚实的说大部分人做不了马工

W
WIFIBroken
楼主 (未名空间)

即使强上了,也是非常糟糕的马工。不是因为智商。能做好马工都是能安静下来在各种琐碎细节上反复思考的。这个过程大部分人是觉得非常枯燥乏味的。公司里有部分马工不是这种性格,基本都是靠走上层路线,混过小lead马内机,虽在it,但其实不是码农了。
retry

所以大厂给码工高薪还算是公平的
当然, tl 从马工出头的, 码力还是要维持, 码力不行了也是不好混的

r
ridgeren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抄明白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秒表,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时曾经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F
FoodGod

1000多行 ADD?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N
NikkiGiovani


那为啥全世界没有啥杰出的女马农?
盹盹盹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l
linyuelegant

我搞科研,经常要在细节上反复思考
iWater

1000行汇编,一遍过?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mexican

男性的逻辑思维比女性强

【 在 NikkiGiovani (temp)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为啥全世界没有啥杰出的女马农?
: 盹盹盹

mydada

叔都不稀得做马工
i
initid

"叔当年本科时曾经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 牛逼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nutpan

你不吹牛会死吗?。。

【 在 ridgeren(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
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
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
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mexican

真有人信这种鬼话啊?

【 在 initid (星辰) 的大作中提到: 】
: "叔当年本科时曾经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 - 牛逼

N
NikkiGiovani

所以仔细对当马农有它说的那么重要吗
lol

【 在 mexican (走神)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哥很诚实的说大部分人做不了马工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n 8 15:51:02 2021, 美东)
:
: 男性的逻辑思维比女性强
:
: 【 在 NikkiGiovani (temp) 的大作中提到: 】
: : 那为啥全世界没有啥杰出的女马农?
: : 盹盹盹
:
:
:
: --
B
Bluemusic

真鸡巴能装逼。
做码工和做清洁工所需的智商差不多,
世界上大多数人不会洗马桶?
skl

作为码农我觉得是个黄人都能做下来
bobolan88

看情况,有时候最大限度争取人写的没有Bug需要反复斟酌,不如在可能出错误的地方
凭感觉选个最可能正确的,但是心里有数,然后靠Debug来快速帮助改正。
retry

53那一辈应该没吹牛
大学前没见过计算机的大把人在
至少大一刚开课学pascal, c 基本差球不多

【 在 nutpan (石头哥)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不吹牛会死吗?。。
【 在 ridgeren(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
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
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
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mexican

日本人的思维空间是一维的,写的codes真TM又臭又长,屎一样。
日本人的软件工业被美中两国彻底碾压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niuheliang

你清华的吧。我那985烂笑CS里最差的学生都是高考里千里挑几的那种,能独立写代码
抓虫的不到10%。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N
NikkiGiovani

53大一学得不是fortran, c, 汇编三大语言吗
盹盹盹

【 在 retry (及时行乐,随遇而安) 的大作中提到: 】
: 53那一辈应该没吹牛
: 大学前没见过计算机的大把人在
: 至少大一刚开课学pascal, c 基本差球不多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
: 抄明白
: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
: ,越多
: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
: 秒表,
: ...................

h
helpme

你这应该是上世纪的老黄历了,现在的孩子选CS的要么是真喜欢要么是为了拿大包,不会码怎么行。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清华的吧。我那985烂笑CS里最差的学生都是高考里千里挑几的那种,能独立写代码
: 抓虫的不到10%。

i
insect9

真喜欢和不会码不矛盾呀。

【 在 helpme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应该是上世纪的老黄历了,现在的孩子选CS的要么是真喜欢要么是为了拿大包,
不会码怎么行。
:
: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清华的吧。我那985烂笑CS里最差的学生都是高考里千里挑几的那种,能独立写代码
:: 抓虫的不到10%。
:
:
:
:

retry

兄台你要get要点 -- 53之后的好多届都是大学前没见过计算机的大把人在, 所以上机
不利索非常正常. 但不影响考试高分.
turbo c上机写出俄罗斯方块的, 考试挂掉补考的也有

俺那个时候fortran, basic根本不是计算机系的课程
记得汇编大二才开, 反正在高级语言后面

【 在 NikkiGiovani (temp) 的大作中提到: 】
: 53大一学得不是fortran, c, 汇编三大语言吗
: 盹盹盹

【 在 retry (及时行乐,随遇而安) 的大作中提到: 】
: 53那一辈应该没吹牛
: 大学前没见过计算机的大把人在
: 至少大一刚开课学pascal, c 基本差球不多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
: 抄明白
: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
: ,越多
: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
: 秒表,
: ...................

N
NikkiGiovani

大学还有basic?
哪个大学CS都不可能学这个吧
pascal是大二数据结构的时候才学的吧, 不会单独开一门课

【 在 retry (及时行乐,随遇而安) 的大作中提到: 】
: 标 题: Re: 哥很诚实的说大部分人做不了马工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n 8 16:17:23 2021, 美东)
:
: 兄台你要get要点 -- 53之后的好多届都是大学前没见过计算机的大把人在, 所以上机
: 不利索非常正常. 但不影响考试高分. 上机写出俄罗斯方块的, 考试挂掉补考的也有:
:
: 俺那个时候fortran, basic根本不是计算机系的课程
: 记得汇编大二才开, 反正在高级语言后面
:
:
: 【 在 NikkiGiovani (temp) 的大作中提到: 】
: : 53大一学得不是fortran, c, 汇编三大语言吗
: : 盹盹盹
:
: 【 在 retry (及时行乐,随遇而安) 的大作中提到: 】
: : 53那一辈应该没吹牛
: : 大学前没见过计算机的大把人在
: : 至少大一刚开课学pascal, c 基本差球不多
: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
人能
: : 抄明白
: :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
: : ,越多
: :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
HRmm掐
: : 秒表,
: : ...................
:
:
: --
niuheliang

我要补充一点。我们那烂笑参加过奥赛拿过小名次的也比有能力独立完成大作业的多。

不要以为会刷题会几个算法小技巧的就等于会写软件了。不多说了。说多了要被人肉。

【 在 helpme (名虚胖字满肥)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这应该是上世纪的老黄历了,现在的孩子选CS的要么是真喜欢要么是为了拿大包,不
: 会码怎么行。

N
NikkiGiovani

e13+e14=e27
盹盹盹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要补充一点。我们那烂笑参加过奥赛拿过小名次的也比有能力独立完成大作业的多。
: 不要以为会刷题会几个算法小技巧的就等于会写软件了。不多说了。说多了要被人肉。

niuheliang

你吃一千枝拉的大便能证明你不是傻逼吗?

【 在 NikkiGiovani (temp) 的大作中提到: 】
: e13+e14=e27
: 盹盹盹

zeami

e13+e14=e26 !!

【 在 NikkiGiovani (temp) 的大作中提到: 】
e13+e14=e27
盹盹盹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要补充一点。我们那烂笑参加过奥赛拿过小名次的也比有能力独立完成大作业的多。
: 不要以为会刷题会几个算法小技巧的就等于会写软件了。不多说了。说多了要被人肉。

niuheliang

属实。你吐的这是原装一千枝拉的大便。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e13+e14=e26 !!
: e13+e14=e27
: 盹盹盹

retry

文科小妹的计算机基础上有basic
fortran 是工科学的, CS 不学
俺那时候 pascal 和 c 是独立课程, 课程设置一直变化, 没啥奇怪
数据结构用的 pascal-like pseudo code , 跟语言啥关系, 做作业随便选语言

【 在 NikkiGiovani (temp)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学还有basic?
: 哪个大学CS都不可能学这个吧
: pascal是大二数据结构的时候才学的吧, 不会单独开一门课
: 人能
: 糊涂
: HRmm掐

W
WIFIBroken

那你去做啊,既然这么容易工资又高。嫉妒干什么

【 在 Bluemusic(post-post-post-post-postdoc)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鸡巴能装逼。

: 做码工和做清洁工所需的智商差不多,

: 世界上大多数人不会洗马桶?

niuheliang

文科小妹还有学VBA的

【 在 retry (及时行乐,随遇而安) 的大作中提到: 】
: 文科小妹的计算机基础上有basic
: fortran 是工科学的, CS 不学
: 俺那时候 pascal 和 c 是独立课程, 课程设置一直变化, 没啥奇怪
: 数据结构用的 pascal-like pseudo code , 跟语言啥关系, 做作业随便选语言

retry

到文科专业泡妞的理工索南都知道 LOL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文科小妹还有学VBA的
【 在 retry (及时行乐,随遇而安) 的大作中提到: 】
: 文科小妹的计算机基础上有basic
: fortran 是工科学的, CS 不学
: 俺那时候 pascal 和 c 是独立课程, 课程设置一直变化, 没啥奇怪
: 数据结构用的 pascal-like pseudo code , 跟语言啥关系, 做作业随便选语言

zeami

河梁就你最坚强了。。被笑几礼拜你以为躲几礼拜整个军版就全忘了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属实。你吐的这是原装一千枝拉的大便。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e13+e14=e26 !!
: e13+e14=e27
: 盹盹盹

mexican

哈哈,指数相加原来是牛河梁的梗啊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河梁就你最坚强了。。被笑几礼拜你以为躲几礼拜整个军版就全忘了
: 属实。你吐的这是原装一千枝拉的大便。

zeami

就伊没谁了啊

【 在 mexican (走神) 的大作中提到: 】
哈哈,指数相加原来是牛河梁的梗啊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河梁就你最坚强了。。被笑几礼拜你以为躲几礼拜整个军版就全忘了
: 属实。你吐的这是原装一千枝拉的大便。

skl


【 在 NikkiGiovani(temp) 的大作中提到: 】

: e13 e14=e27

: 盹盹盹

h
helpme

没听说过,现在的孩子真喜欢电脑的话不到10岁就能开始学编程了,不是上个世纪只有政府学校才能有几台386的年代了。

【 在 insect9 (insect9)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喜欢和不会码不矛盾呀。
: :
: :你这应该是上世纪的老黄历了,现在的孩子选CS的要么是真喜欢要么是为了拿大包,
: 不会码怎么行。
: :
: :
: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 你清华的吧。我那985烂笑CS里最差的学生都是高考里千里挑几的那种,能独立写代码
: :: 抓虫的不到10%。
: :
: ...................

i
initid

我也是CS本科的,我们Pascal是大一计算引论里教的,是我们指导员给上的课,有次我们在下面不专心听课,指导员发火了,然后说,听着,这门课教的是你们以后的吃饭本领

我们汇编是大二教的,做作业的时候,调试几十行的代码动不动就死机

【 在 NikkiGiovani (temp)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学还有basic?
: 哪个大学CS都不可能学这个吧
: pascal是大二数据结构的时候才学的吧, 不会单独开一门课
: 人能
: 糊涂
: HRmm掐

r
ridgeren

接着吹,小学时因为数学好,送少年宫学的是Logo, 一个小图龟爬啊爬,控制它画画。高中我们Basic是必修课哦。参加竞赛,二等奖,其实我笔试满分,机考垮在打字速度
上了,因为家里用惯了zx spectrum, 算是最早期的Context-sensitive,basic指令都
是一键即出,到考场Apple II啥都要一个个字母地输。记得那时答题是可以用Pascal的,但会的高中生极少,掏出来基本就一等奖稳了。
大学数据结构是用Pascal,但后面很快因为C流行就转了。那个1000多行汇编的来历是
,大三网络课(那时系里刚装了局域网, Netware), 最后一个课题是两台电脑RS232串
口对连,自己设计一个网络传输协议,带校验,支持重发,续传,底层用汇编访问端口,上面用C实现协议。目标是传送文件,至少实现单工,最好双工。最后几乎所有人底
层都用了我的汇编,老师跟我开玩笑说可以去申请个专利了。只有我一人实现了双工,两台机器同时互传两个不同文件。比较搞笑的是有个人明明单工,一个发一个收,他老人家两边都搞了个滚屏实时打印文件内容,传得贼慢,但咋一眼看上去很唬人,以为是双工呢。这哥们现在已经是天朝某知名软企的CFO了,表面功夫可以的,呵呵。
智能手机出来之前,有个小玩意儿,Xircom Rex 6000,是日本原装刷了英文ROM,塞钱包里可以查通讯录,读文本,玩儿些小游戏。有个朋友跟我抱怨上面看不了中文,叔当年闲着没事儿,就琢磨倒个字库进去,扫了一遍它那个ROM,里面断断续续有些空间,
大概是原来存日文字库的,但没一片装得下哪怕最小的16X16。我就把字库拆散了给塞
进去,写了个带检索定位的文本程序就能读中文小说了。再后来有人把那玩儿倒回国内,号称“支持中文”,其实就是用我改过的ROM跟程序。玩儿过的都应该知道。
niuheliang

又不是我说的。你们爱吃谁的大便吃谁的大便。你们爱吃大便难道我还得装做很受伤。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河梁就你最坚强了。。被笑几礼拜你以为躲几礼拜整个军版就全忘了
: 属实。你吐的这是原装一千枝拉的大便。

a
asshole

哥们开吹了。。。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zeami

都说河梁你最坚强了。你不受伤就好。咱继续聊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又不是我说的。你们爱吃谁的大便吃谁的大便。你们爱吃大便难道我还得装做很受伤。

【 在 zeami (贼阿米) 的大作中提到: 】
: 河梁就你最坚强了。。被笑几礼拜你以为躲几礼拜整个军版就全忘了
: 属实。你吐的这是原装一千枝拉的大便。

zeami

这吹没边了还

【 在 asshole (nice) 的大作中提到: 】
哥们开吹了。。。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q
qwxqwsean


你认为你写代码的水平,和王垠相比怎么样?王垠也在版上炫耀过自己写的代码。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接着吹,小学时因为数学好,送少年宫学的是Logo, 一个小图龟爬啊爬,控制它画画。
: 高中我们Basic是必修课哦。参加竞赛,二等奖,其实我笔试满分,机考垮在打字速度
: 上了,因为家里用惯了zx spectrum, 算是最早期的Context-sensitive,basic指令都
: 是一键即出,到考场Apple II啥都要一个个字母地输。记得那时答题是可以用Pascal的
: ,但会的高中生极少,掏出来基本就一等奖稳了。
: 大学数据结构是用Pascal,但后面很快因为C流行就转了。那个1000多行汇编的来历是
: ,大三网络课(那时系里刚装了局域网, Netware), 最后一个课题是两台电脑RS232串
: 口对连,自己设计一个网络传输协议,带校验,支持重发,续传,底层用汇编访问端口
: ,上面用C实现协议。目标是传送文件,至少实现单工,最好双工。最后几乎所有人底
: 层都用了我的汇编,老师跟我开玩笑说可以去申请个专利了。只有我一人实现了双工,
: ...................

s
shaqima

一遍过,除非你是老手,而且纸上写了几遍。几乎不可能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ldxk

需要在琐碎细节上反复思考就觉得不得了啦?很多职业都比你们更抠细节好吗。码农们真的是因为见得太少才敝帚自珍的吧

【 在 WIFIBroken () 的大作中提到: 】
: 即使强上了,也是非常糟糕的马工。不是因为智商。能做好马工都是能安静下来在各种
: 琐碎细节上反复思考的。这个过程大部分人是觉得非常枯燥乏味的。公司里有部分马工
: 不是这种性格,基本都是靠走上层路线,混过小lead马内机,虽在it,但其实不是码农
: 了。

daigaku

我们当年本科非计算机专业都有C语言上机考试
现场编三个程序,还有一些基础知识题
当时我们班一次通过率只有一半左右,而我是满分
当时意识到自己可能还是有当码农的潜质
dinassor

程序写多了猜都能猜出来哪出问题了,一个print的事,这个不过关不好意思说自己cs
毕业的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u
usernamemit

谁说没有著名女码农?
最著名的码农,就是个女码农
码农的开山祖师 Ada Lovelace

比较近的,c STL的两个原作者之一 Lee Meng 还是个HP的华人女码农

最近的WebAssembly的Lin Clark也是女的

【 在 NikkiGiovani(temp)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为啥全世界没有啥杰出的女马农?

: 盹盹盹

M
Mark6

绝大部分正常人,在纸上写数字,从1一直写到1000,都一定会出错。有不信的可以自
己试试。

【 在 mexican (走神)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有人信这种鬼话啊?

pia

ADD 1000次,没毛病

【 在 mexican (走神) 的大作中提到: 】
: 真有人信这种鬼话啊?

d
droopy

当不了码农,但是可以歧视码农
s
skybluewei

比较仔细的意思是‘思维缜密’,码农这点很重要,直接关系到bug多少。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p
pinfish

男人是单线程,串行
【 在 mexican (走神) 的大作中提到: 】
: 男性的逻辑思维比女性强

h
heihuafei

跟下棋差不多 大部分人都能学会走子 但是有些人成为大湿 大部分人是臭棋篓子

t
tree9990


【 在 WIFIBroken () 的大作中提到: 】
: 即使强上了,也是非常糟糕的马工。不是因为智商。能做好马工都是能安静下来在各种
: 琐碎细节上反复思考的。这个过程大部分人是觉得非常枯燥乏味的。公司里有部分马工
: 不是这种性格,基本都是靠走上层路线,混过小lead马内机,虽在it,但其实不是码农
: 了。

觉得这和很多人做不了木匠。。。差不多一个意思
t
tree9990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一千多行汇编。。。一遍过

如果不是开玩笑,那这是啥东东呢

ludovic


靠细心来写代码?没用。写好代码靠的是抽象分析,逻辑性推理跟结构性思维。软件是工程,系统工程,不靠什么毅力细心,靠系统工程的方法论。

当然你要说做底层码农靠死磕和出来能通过的代码,那个确实靠耐心细心可以死磕。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记得本科CS时,代码能够勉强自理的人大概也就10%,就是自己写,或抄别人能抄明白
: ,独立能排虫的。而且居然跟考试成绩关系不大。绝大多数人,都是越写越糊涂,越多
: 越混乱,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回想起来,还真是需要那种精心仔细的专注力。
: 当年NEC在魔都招人,笔试某环节,居然是每人发一张打满数字的A4纸,HRmm掐秒表,
: 每行给10秒,把两数相加结果个位填中间,到时即换行,不管做到哪儿。交完卷,mm又
: 发一张下来,我开她玩笑问是不是做乘法了,她说“你怎么知道的”。后来我拒了小日
: 本给的offer,临别问为啥选我,他回答“我们发现你比较仔细”。叔当年本科时曾经
: 一口气1000多行汇编写纸上,上机输入一遍就过的。

wugrav

一口气1000行汇编,这气得有多长? 佩服。


n
normal

好的马龙要有engineering sense. 这个80%的人就歇菜了。
剩下的人80%没有craftsmanship。再剩下的80%没有good taste.

W
WIFIBroken

是的,大部分做不了木匠。木匠其实很挣钱。

【 在 tree9990(天上云) 的大作中提到: 】

: 觉得这和很多人做不了木匠。。。差不多一个意思

t
taijixia

是啊,大部分人只想做码农的老板

【 在 WIFIBroken () 的大作中提到: 】
: 即使强上了,也是非常糟糕的马工。不是因为智商。能做好马工都是能安静下来在各种
: 琐碎细节上反复思考的。这个过程大部分人是觉得非常枯燥乏味的。公司里有部分马工
: 不是这种性格,基本都是靠走上层路线,混过小lead马内机,虽在it,但其实不是码农
: 了。

Seventy6

这个活儿最终给机器人是不是可能 ?

【 在 WIFIBroken () 的大作中提到: 】
: 即使强上了,也是非常糟糕的马工。不是因为智商。能做好马工都是能安静下来在各种
: 琐碎细节上反复思考的。这个过程大部分人是觉得非常枯燥乏味的。公司里有部分马工
: 不是这种性格,基本都是靠走上层路线,混过小lead马内机,虽在it,但其实不是码农
: 了。

q
qwxqwsean

对,这个人自称是挨踢牛人,从事挨踢几十年了,还在炫耀自己上大一的时候写一千行代码不出错。可见他的格局多么低。

这类似于一个打了几十年仗的老团长吹嘘自己十几岁刚入伍训练了一个月就能打靶满环。一个应该能领导一千个兵打一场成规模的战斗的老兵,心态和知识技能仍然停留在刚参军一年的新兵的水平。

【 在 ludovic(荷叶粉蒸肉) 的大作中提到: 】

: 靠细心来写代码?没用。写好代码靠的是抽象分析,逻辑性推理跟结构性思维。软件是

: 工程,系统工程,不靠什么毅力细心,靠系统工程的方法论。

: 当然你要说做底层码农靠死磕和出来能通过的代码,那个确实靠耐心细心可以死磕。

l
lgw

这个,只能呵呵。

【 在 wugrav (船长)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口气1000行汇编,这气得有多长? 佩服。
:

daitoe

看来班上牛人很多,马工是个很辛苦的职业,刚毕业时进钢铁厂, 得学很多跟锅炉监
测的理论, 后来进电厂,得学强电弱电故障录波测距,再后来进摩托,要学很多信号
处理,啥全栈JavaScript, MongoDB, NodeJS等还算本行,再之后老板要求make
impossible possible,得研究整套的安卓,抓取相机的视频,音频,压缩传到macOS,
macOS里得做虚拟相机给Zoom等提供视频音频信号,为了解决应用软件兼容问题, 考虑用Big Sur最新的虚拟USB控制器的接口,实现整个虚拟UVC相机,苹果的
IOSUSBHostControllerInterface没有任何文档,没有任何例子,Nothing show up in Google,得去读Intel的USB host controller spec和haiku的相关内容来猜API 相关的
参数.

苹果的DST没有任何帮助,只是要提交FeedBack Assistant,然后石沉大海.

不断挑战信心和耐心

t
tree9990


【 在 daitoe (呆头鹅)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来班上牛人很多,马工是个很辛苦的职业,刚毕业时进钢铁厂, 得学很多跟锅炉监
: 测的理论, 后来进电厂,得学强电弱电故障录波测距,再后来进摩托,要学很多信号
: 处理,啥全栈JavaScript, MongoDB, NodeJS等还算本行,再之后老板要求make
: impossible possible,得研究整套的安卓,抓取相机的视频,音频,压缩传到macOS,
: macOS里得做虚拟相机给Zoom等提供视频音频信号,为了解决应用软件兼容问题, 考虑
: 用Big Sur最新的虚拟USB控制器的接口,实现整个虚拟UVC相机,苹果的
: IOSUSBHostControllerInterface没有任何文档,没有任何例子,Nothing show up
in
: Google,得去读Intel的USB host controller spec和haiku的相关内容来猜API 相关的
: 参数.
: 苹果的DST没有任何帮助,只是要提交FeedBack Assistant,然后石沉大海.
: ...................

wow 有点苦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