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种疫苗后还能传播新冠病毒吗?

cxu123
楼主 (未名空间)

目前没有证据表明有任何一种新冠疫苗能够完全阻止人们被感染,这或许将影响人类实现群体免疫的前景。

  2009年6月17日,一名11岁的男孩从英国回到美国,与他同行的还有一种可怕的疾
病。那周晚些时候,他在纽约沙利文县参加一个宗教教育项目,此时他的唾液腺已经出现了神秘的肿胀。他患上了腮腺炎,一种通过接触空气飞沫而传播的呼吸道感染。

  与此同时,宗教课程仍继续进行。参与课程的400名儿童每天有几个小时都在面对
面接触——具体来说,这是一种传统的犹太教教育,学生需要与一位学习伙伴隔着一张窄桌进行讨论(称为“Chavrusa”),主要是分析和辩论《塔木德》的文本。到该项目结束时,已经有22人被感染,还有3名成年人。

  当学生们回到他们的家,病毒传播到布鲁克林和罗克兰县,然后是海洋县和奥兰治县。最终,这次疫情持续了一年,至少有3502人患病。

接种疫苗的人偶尔也会无意中引发流行性腮腺炎的爆发接种疫苗的人偶尔也会无意中引发流行性腮腺炎的爆发

  当科学家对疫情进行分析时,他们提出“Chavrusa”的学习方式可能会使腮腺炎病毒“特别有效地传播”。在这个案例中,最令人惊讶和意外的是,超级传播者本身已经接受了全部的MMR(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疫苗接种。他可能确实有一些免疫力——像
其他接种疫苗的儿童一样,他出现了相对轻微的症状,但没有并发症——但他仍然能够携带病毒并将其传播给他人。

  事实上,大多数疫苗都不能完全防止感染,即便它们能阻止症状的出现。因此,接种过疫苗的人会在不知不觉中携带和传播病原体,有时甚至会引发流行病。

  “有效”或“无复制”免疫力

  我们可以通过疫苗获得两种主要类型的免疫。一种是所谓的“有效”免疫,可以阻止病原体引起严重的疾病,但不能阻止病原体进入人体或进行更多的自我复制;另一种是“无复制免疫”(sterilising immunity),可以完全阻止感染,甚至预防无症状病例。后者是所有疫苗研究的愿望,但令人惊讶的是很少能够实现。

  以脑膜炎为例。对于这类由脑膜炎双球菌(Neisseria meningitidis)引起的疾病,有许多针对数十种不同菌株的疫苗。美国的三种疫苗——MCV4、MPSV4和MenB——能
预防85%~90%的脑膜炎病例。然而,已有研究表明,有些接种者依然可能“携带”相关
的细菌。

  这些细菌可能隐藏在鼻子或喉咙后部,通过打喷嚏、咳嗽、接吻或共用香烟或餐具传染他人。在一项针对英国大学生的研究中,疫苗对携带病原体时间超过4周的人没有
影响。

  “对于接种者能否传播疾病的问题,不同的脑膜炎疫苗会有截然不同的影响,”英国诺丁汉大学的流行病学荣誉退休教授基思·尼尔说,“但(在接种率较高的群体中)其中只有少数人会感染脑膜炎,因为他们对脑膜炎有免疫力。”

  无论是否接种过疫苗,我们都有可能感染百日咳、乙型肝炎、腮腺炎和流感(经常但不总是)——尽管所有这些疫苗都能非常有效地防止人们出现严重症状或需要住院。

  无复制免疫是如何起作用的

  有效的免疫通常是由白细胞(如B细胞和T细胞)与抗体的结合提供的,但无复制免疫通常都与后者有关。这种免疫尤其依赖于中和抗体。通过粘附于病原体的外表面,中和抗体能保护身体免受病原体的侵害,并阻止病原体与它们预定的目标(如鼻、喉或肺部的细胞)相互作用。

  在新冠疫苗的例子中,识别病毒的中和抗体会与病毒表面的刺突蛋白结合,而病毒需要刺突蛋白才能进入细胞。为了达到无复制免疫,疫苗必须激发足够的抗体来捕获任何进入体内的病毒颗粒,并立即解除它们的“武装”。

  新冠疫苗提供何种类型的免疫?

  基思·尼尔说:“简单来说,我们不知道,因为它们太新了。”迄今为止,对现有新冠疫苗的评估都还不是基于它们预防传播的能力,而是主要基于它们能否阻止症状的恶化。不过,研究者目前正将预防传播作为许多疫苗的次要终点进行评估。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免疫学教授丹尼•奥尔特曼表示:“这意味着我们设定的目标有些偏实用
主义。”

  科学家已经知道,人们在自然感染新冠病毒后产生的抗体并不总能阻止二次感染。一项针对英国医疗工作者的研究发现,在研究开始时就已经具有抗体——可能来自第一次感染——的人当中,有17%的人再次被感染。其中约66%的病例没有症状,但研究者认为,无症状者也有将病毒传染给他人的风险。

  “对于这样一种病毒,我几乎认为(阻止二次感染)对疫苗的要求太高了,”奥尔特曼说。“这真的,真的很难做到。”

  幸运的是,故事还没有结束。

即使接种过疫苗,人体也有可能携带某些引起脑膜炎的细菌即使接种过疫苗,人体也有可能携带某些引起脑膜炎的细菌

  一些早期迹象表明,某些疫苗或许能够减少传播,即使不能完全消除病毒。其中一种方法是减少人体内的病毒颗粒数量。基思·尼尔说:“很有可能的情况是,如果疫苗使人更少生病,它们产生的病毒就更少,因此传染性也更低,但这只是一种理论。”

  另一方面,无复制免疫也是出了名的难以证明。

  由于大多数临床试验并没有检查疫苗是否能预防传播,科学家目前的关注点是疫苗在已经广泛传播的地区能否对感染率产生影响。在英国,如果疫苗确实发挥了预防作用,我们可能会看到老年护理中心——那里优先接种疫苗——的疫情爆发变得不那么频繁。但这也会遇到问题。“存在两个因素,”基思·尼尔说,“我们实行了封锁,也提供了疫苗。因此,实际上很难把这两者分开。是疫苗的作用吗?还是封锁起了作用?还是兼而有之?”

  以下就是目前对现有疫苗阻止新冠病毒传播能力的了解(为了避免混淆,这里没有包括它们预防症状或保护人们免受疾病的能力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