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美国和英国资本撤离中国央视

Zinus
楼主 (未名空间)

这段时间,总有网友留言跟我说: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有美国资本植入,一开始我还不相信,因为央视是中国传媒领域规模最大的单位,是中国最顶尖的媒体,具有其他国内媒体无可匹敌的影响力。如此重量级的国家单位,怎么可能会接纳美国资本进入中国最大的舆论传媒平台呢?

在这个世界上,哪有一个主权国家级平台接纳外来资本植入的状况?!

然而,接下来的一系列仔细调查取证和搜集资料,我才发现:中国央视果然有美国资本的植入!确切地说央视的资本股权体系背后的构成,部分股权是由英国犹太人主导建立的美国-英国的外来资本的植入。

实际上,央视在有美国和英国资本的植入下,其文化舆论和传媒的宣传性效应,已经“偶尔”出现了偏离华夏文化和文明正常轨道的情况。

远的不说,看看2021年的央视春晚节目,打着中国传统文化服饰,实质上是欧洲古希腊伪文明史中的“盖娅宗教服饰”。这一点已经被大量网友所揭露和批判,央视至今没有进行回应。

其实央视有外国资本植入的介绍早已经在2015年,就已经有人披露,并且向全国人大建议过如何处理。

2015年,披露美国资本植入央视实情的是央视爱国主持人、全国人大代表,河南郑州的张泽群,3月份他在全国人大会议分组发言时明确提出,应该让美国资本撤出央视!这
使得中央电视台有美国资本植入的传闻被彻底实锤!

2015年3月8日,全国人大代表、央视主持人张泽群,主动提出“要向电视收视率开炮,美国资本应撤离央视”。

他说,如今中国的电视节目被收视率绑架,电视节目娱乐化、庸俗化严重,长此以往,华夏文明和文化将被蚕食,值得警惕和深思。
“现场有人知道全国有多少个收视调查仪吗?”张泽群在河南代表团开放日会议上问。
当大家都被问得一头雾水不知道如何回答时候,张泽群说:“全国仅有一万多个收视调查仪。”

张泽群说:

全国目前最权威的收视率调查公司是“央视-索福瑞”公司,从名字就能看出是一家中
外合资的公司,有美国的资本进入。但这个公司的收视率调查方法、评价体系不公开,不透明,仅靠着1万多个收视调查仪来评价全国的电视节目。
张泽群介绍,收视率评价体系来源于美欧。但中国充满了差异——有区域差异,民族差异,仅靠一个电视收视率来评价我国的电视节目,不符合国情,也不能真实反映电视节目的质量。

我们根据相关资料介绍:

“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有限公司(简称CSM)是央视市场研究股份有限公司(CTR)与世界
领先的市场研究集团——TNS合作成立的中外合作公司,于1997年12月4日在北京注册成立。公司致力于专业的电视收视市场研究,为中国传媒行业提供可信的、不间断的电视观众调查服务。”
TNS是什么机构公司?原来TNS市场研究公司(Taylor Nelson Sofres,简称TNS,特恩
斯市场研究公司):市场信息的全球领导者。TNS是全球第二大的市场数据研究与资讯
集团。
TNS集团总部位于英国伦敦西门的5号大街(Westgate, London W5 1UA United)。
1997年总部位于英国的Taylor Nelson AGB与总部位于法国的Sofres公司合并形成了TNS,与此同时,1997年,美国资本广告集团加入TNS公司。

2008年9月,WPP获得欧盟的同意,以11亿英镑收购全球第二大市场研究公司TNS(特恩
斯)。

而WPP集团 ,是世界上最大的传播集团,总部位于英国伦敦。WPP集团目前在全球拥有 85 个子公司,主要服务于本地、跨国及环球客户,提供广告、媒体投资管理、信息顾
问、公共事务及公共关系、建立品牌及企业形象、医疗及制药专业传播服务。

WPP集团拥有三个全球运作的全资代理商(扬·罗比凯、奥美、智威汤逊)、两个全球运
作的媒体公司(MindShare与Mediaedge:cia)、包括Kantar研究集团的几个调查公司、数个公关公司以及一些区域性、专业性公司。

WPP原来并不是做广告的,它的飞速发展得益于3个熟悉广告的传奇资本家——犹太人马丁·索罗(Martin Sorrel)和犹太人萨奇兄弟(The sage brothers)。

犹太人马丁·索罗

在世界广告业界,英国的萨奇兄弟可以说是大名鼎鼎的两匹黑马。在索罗的协助下,萨奇兄弟通过收购、兼并等各种手段,迅速建立起自己的广告王国。

萨奇兄弟即查尔斯萨奇和莫里斯萨奇兄弟,萨奇广告公司的创始人。在世界广告业中,英国的萨奇兄弟可以说是大名鼎鼎的两匹黑马。两兄弟他们出生于伦敦郊区的一个犹太纺织制造商家庭。

英国犹太人萨奇兄弟

马丁·索罗在1975年到1986年期间,为英国的犹太萨奇兄弟公司打拼江山,当时索罗就被誉为萨奇兄弟中的"第三个兄弟",马丁·索罗的权威无人能及。

萨奇兄弟和马丁索罗创建的WPP广告传媒集团,其业务范围遍及全球各个角落。仅是美
国电视广播广告播放时间中,其所占比例就高达38%。

根据WTO协议,按照中国加入WTO承诺的时间表,2003年12月10日以后,中国合资公司将允许外资控股,2005年12月10日以后将允许建立独资的外企广告公司。

所以在这个大背景下,最近十几年,马丁·索罗的身影频频出现在中国市场上。其实马丁·索罗在2001年来到中国时,已经为WPP在中国的扩张定了基调:WPP以一种特别放任的方式在中国扩张。

与其它国内的广告传播公司发展困难相比,WPP在中国大陆“后来居上”,目前在中国
已经拥有了数量最多的广告传媒子公司,而且这些子公司又延伸出孙公司。

英国的WPP在海外的各种著名广告和公关公司已经基本悉数进入中国大陆:在广告领域
,拥有上海奥美广告、智威汤逊中乔广告、第一企画、锐符(Rave)整合传播有限公司、百帝广告、上海广告公司、Brand One、同盟广告;在公关领域,拥有广东博雅公关
、上海奥美公关、伟达公关、西岸奥美公关、21世纪公关;在媒介广告购买领域,拥有传立媒体、尚扬媒介和灵立媒体;在市场调查方面,拥有广东华南市场调查公司;在其它传播领域,还有朗涛形象策划、奥美直销行销、奥美互动等。

而由中央电视台与英国的TNS合资建立“央视-索福瑞媒介研究有限公司”,该公司自
1997年成立以来,经过23年的发展,才有1.3万件用于采集数据的调查仪器。

在市场经济体系中,凡是行业调查数据一般都具有导向指挥调控棒作用。可是,中国地区差异、民族差异、行业差异、文化差异十分突出,这么小规模的调查可能会顾此失彼,挂一漏万,可能难以得出符合实际情况的准确数据。

但央视·索福瑞公司的调查数据,却是影响央视和中国整个电视行业的市场目标和节目配置的重要参考因素。

实际上,早在1995年开始,中国各地卫视上星,全国电视节目就开始用电视收视率作为根本的评价指标,并被利益和广告捆绑,在利益驱动之下,有拿钱买收视率的现象,电视节目也为了迎合收视率,娱乐化、庸俗化现象严重。

看看最近10余年来,中国各大电视台和地方卫视遍及各领域的“娱乐频道”和五花八门的选秀节目。

从本质上说,西方人带来的这种文化评价体系,长此以往将是一种文化蚕食和文化逆转。

要知道,我们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在美国人建构并控制的全球化体系中谋生存谋发展,本来就十分艰难。

虽然我们目前是世界第一生产大国,拥有最全的工业体系,可是工业生产体系的标准却不在我们手里,而在美国人手里;我们是世界第一贸易大国,可是贸易的定价权却不在我们手里,而在美国人手里。

我们吃亏了但是我们心里很明白,我们一直朝着少吃亏不吃亏的目标努力,这种努力的效果越来越被博弈的各方所意识到,尤其被中美双方所意识到,所以美国从2018年开始,就对中国实行极限施压战略,妄图使得中国人再次“屈服”。

文化领域是一个我们能够掌握主动权的领域,文化对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影响力是极为巨大的,任何民族创造自己的文化,都是在与其他民族和国家政治实体的博弈中进行的,谁都出自本能地将自己的利益内置于民族文化的中心,无论什么观念、价值、标准、习俗、学说,都必须与自己本民族本国家的利益捆绑在一起。

没有一个国家和民族在推广自己的话语权时,不是把本国家、本民族的利益内置在话语权的核心位置。

话语权最终凝聚成舆论传媒导向的指挥棒,导向指挥棒的功能就是按照自己的利益、标准和游戏规则安排周围的事物,让周边所有事物形成一个以导向指挥棒为权力核心和利益核心的组织体系或观念体系。

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希望永远维持目前的霸权地位。然而美国一意孤行,
2018年以来,一直对中国实行极限施压战略,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与美国已经是“敌我矛盾”。

我们在地缘政治、产业、贸易、金融等方面的博弈,主动权正在一点一点地增长,华夏民族复兴才能因此显示出越来越明亮的前景。

可是我们在文化舆论和传媒上,却如此“糊涂地”植入外来资本进入中国最高国家级平台,如果再不及时终止这种情况,将可能会给华夏民族复兴造成不可预料的影响。

我们应该请美国和英国等外来资本集团,从中国央视撤离!我们作为华夏中国人,理应以华夏中国文化标准,构建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化传媒体系和平台,讲好中国话,做好中国事,传播好中国的声音!
g
guagua1220

除了有很多犹太资本还有很多犹太奸细。
l
linyuelegant

专制国家的国家电视台都有默多克的参与和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