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中学之“土猪”还活着鲁迅的书里

m
minquan
楼主 (未名空间)

“我就算是一只土猪,也要拱大城市里的白菜!”

-------品葱网友对这位极右的评价-----------------

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赤裸仇恨,大致等同于“在地主小姐的牙床上滚一滚”。。。。。【鲁迅语】

两性关系是最容易暴露阶级出身的。女婿不选凤凰男,城里人不太愿意娶农村姑娘,就是因为越是穷苦出身,跟另一半阶级差距越大,婚后就越是有一种带有复仇快感的阶级压迫——他们甚至自己都不清楚无名业火从何而来——这一点男性往往会以家暴的方式,而女性往往会以道德绑架的方式体现。

像这位演讲的张同学,如果日后娶到一个资产阶级大小姐,那就是另一场家庭悲剧的上演了。

------------------------------------------------
本质上就是流氓无产者学到了文化知识,读书士大夫阶级地位显著下降或者说流氓无产者化的标志,甚至他们自己也心知肚明(此君把自己比作“土猪”);此君在视频中表现出那种决绝、那种仇恨,那种不加掩饰的、对于自己当前社会地位的愤怒,以及对于未来自己有可能阶层跃升的渴望,在范进那个时代的读书人学子们也没有他表露出来如此丧心病狂,因为如果不是他直立行走与会说话,几乎与野兽(土猪)无异。

可悲可叹的是,大概率等待他的不是大城市里的白菜而是运猪车和屠宰场;以为是白菜占据了资源,却看不到盐碱地里的毒素;贪图改命换个菜谱,却不知改制才能净化土壤。

几千年弱肉强食的专制被几十年的仇恨教育即长期被列宁主义原则统治下毒害发酵,从白菜到土猪,乃至那群手持镰刀自以为爬上了食物链顶端的都在野蛮的丛林里担惊受怕地轮转,互相切割互相毒害。

------------------------------------------------
流氓無產者很多都是極右派,人性就是階級性的世界觀不是普遍真理,無產階級未必認同爭取消滅階級差別的共產主義,很多無產階級追求的都是階級提升,很多無產階級追求的公平只是叢林法則的有效性,也就是階級差別必須在叢林法則的基礎上形成,他們只是眼紅家庭出身好的人,并不追求消滅階級差別的社會平等,反而很多資產階級因為被白左大愛影響所以認同共產主義。
------------------------------------------------

衡水系做题家培训中心的合格产品aka极端派中国人aka无产阶级流氓。这类人一般对于正常社会aka资产阶级社会怀有刻骨仇恨(顺便说一句,林郑就是这种人,对于港英资
产阶级社会怀有刻骨仇恨,这是她老人家一辈子的原动力)。这种仇恨基本是他们活在世界上的唯一动力。这位兄弟实际上还是段位不够,真正伪装的很好的无产阶级流氓会让对他了解不多的人以为他是一个很能干很懂事的人,然而会在细节处露出马脚。这种流氓最好的下场当然就是拐骗一个列宁党体制内家庭,或者伪资产阶级家庭中饱受
daddy issue和东亚儒家社会重男轻女习惯折磨的女孩结婚,然后对女孩及其家人进行
再教育,走上人生巅峰。顺便说一句,选择无产阶级流氓的女孩其实基本也是在做一个吉哈德行为--父母,尤其是父亲,对女儿的所有忽视和鄙视都会印刻在女孩的心中,到时候她会选择一个必然降低家庭阶级地位的人结婚,从而彻底毁灭自己和父亲的家庭。这样的女孩本质上对于自己的生命和幸福并不是很在乎,她主要在乎的是毁灭那个刻薄的父亲。所以说凤凰男和伪中产互相吸引,非常有道理--凤凰男毁灭的是他憎恨的资产阶级社会和自己;伪中产女毁灭的是他憎恨的父母和她自己。一拍即合。

这里我要祭出一个我小本人的真实经历,这个经历是我认同和领悟所谓凤凰男女“骗到”白富美高富帅并不完全是一方太狡猾,更多的是内在的阶级本质互相吸引的重要事件。我小大概在几年前,被家族中一个有无产阶级农民背景后来发达了的人介绍过一个凤凰女。鉴于我小不想在家族中制造纷争,就跟她网络聊了起来。然后呢这位女士一开口就问我大概年薪多少,之后的语气非常诚恳谦卑,说了很多自己不行之类的话,但是保证可以照顾好我的生活。我第一时间的反应就是:这位女士大概就是那种会给我来一个华为式整风再教育的人。顺便说一句,她本人的学历和工作都很不错,甚至摆出来很多人会以为我在高攀她。我礼貌性地和她交流了一段时间,用她的职务之便拿到一部分资源之后就放弃了。她老人家也是老手,一看我没有扑上去,很快也就放弃了。

因为她老的条件在普通芝麻仁眼里相当不错,所以我的做法很快就被舆论认为是极其愚蠢的。我当时其实并没有很清晰地意识到我为什么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条件不错的人,但是本能地觉察到一上来就开口问年薪这种事情不符合正常社会的习惯。同时她这个做法暴露了她可能谈了很多人,或者说可能同时接触几个人,因此必须快速甄别男人的经济实力好进行筛选以免浪费精力。假如说我是一个发自肺腑地憎恨着我父母的人,那么我当然是选择继续跟她接触--因为她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很新鲜。我周围就没有那种很喜欢贬低自己,而且开口就是我会照顾好你的生活,你不用担忧家庭琐事之类的女性。这对于我来说的确是一个送上门的福利。大概几个月之后就会跟她去旅游,享受她无微不至的照顾,确定关系,然后想办法让她过来。我后来告诉介绍人,她一定是身经百战了,我不太喜欢这样的。给出这样的直男癌理由当然是为了彻底堵住八鸡式的无产阶级女做题家的嘴,让她彻底讨厌我。这个故事最新的后续是她老人家跟我抱怨她正在被年长的无产阶级做题家出身学阀残酷剥削007中。

很多类似的选择都是冥冥之中做出来的,有的时候甚至是语言也说不清。这方面女人比男人还要精明和准确,我大概再练20年也不如十几岁的小姑娘。
Tianzi

多虑了。资产阶级大小姐没那么傻。现在都讲门当户对。
【 在 minquan (三民主义)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就算是一只土猪,也要拱大城市里的白菜!”
: -------品葱网友对这位极右的评价-----------------
: 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赤裸仇恨,大致等同于“在地主小姐的牙床上滚一滚”。。。。
: 。【鲁迅语】
: 两性关系是最容易暴露阶级出身的。女婿不选凤凰男,城里人不太愿意娶农村姑娘,就
: 是因为越是穷苦出身,跟另一半阶级差距越大,婚后就越是有一种带有复仇快感的阶级
: 压迫——他们甚至自己都不清楚无名业火从何而来——这一点男性往往会以家暴的方式
: ,而女性往往会以道德绑架的方式体现。
: 像这位演讲的张同学,如果日后娶到一个资产阶级大小姐,那就是另一场家庭悲剧的上
: 演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