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窃听丑闻又升级了

inipvpkok
楼主 (未名空间)

不愧是美国呀,这点小事儿自己都搞不清楚,那以后谁还能帮你搞清楚主要的事情,其实我觉得美国他去窃听别人都挺正常的,因为他一直以来就是靠这种方式去收集数据的嘛,大家都是知道平常来讲就是美国如果这么搜集的话,很多人也会用这种方式去搜集嘛,所以我觉得倒也没什么太大的就是偏差或者说认知上的不理解,反而我倒觉得这个特别正常,时间长了之后,你去听这个窃听的丑闻或者是什么的就会觉得特别习惯,虽然有些东西确实也不像是那种完全不好处理的那种。

我只是想说美国现在这个情况,如果再加上这个,就真的是有一点不太好往上或者往前运作,因为以前运作的情况或者以前做这些事情的点,并非是像就是以前美国国务卿的想法,后期这个东西都没有用上,所以这个窃听其实并没有什么效果,然后为了这个没有什么效果的东西还背了黑锅,所以我觉得这事其实挺尴尬的,你会觉得美国好像什么事情都做了,什么事情都没做好的感觉。

就现在看起来的情况上来说,确实是把美国这些东西给找的差不多了,就是把它那里面深挖的能挖出来的东西全都挖出来,我觉得倒也没什么不好,因为毕竟你在深挖美国的时候美国自己也在深渊里看你嘛,所以这些东西肯定是要深挖的,挖掘时间长了或者怎么样呢,你就会发现美国其实也就不过如此,它的窃听方式也就这样,间谍也就是那种几种类型,所以根本不是那种爱人所谓的可能还能多几个嗯操作模式或者是操作模式是一点都多不了就只能是这样。

不过这个时间长了之后,你就会发现,其实美国的招数也好还是美国的能力也好,也就仅此而已了,他们自身的这种操作水平或者手段也没有那么高兴,就慢慢时间长了,你就会觉得美国也不过如此,没有什么特别高深的地。

没关系,就这样吧,因为毕竟对于美国自身来讲,他也就这点能耐,他也未必能发展的更好,这样也挺好,看看后续怎么发展吧。
p
pinkman

正常情况
x
xuwazadi

美国丑闻多的是
l
lansehaitun

多年以来,《大纪元时报》一直是一份有反华倾向的低预算小报,在纽约的街角免费派发。但在2016和2017年,该报进行了两项变革,使其转型为这个国家最有影响力的电子出版商之一。
这些变革,也为这份隶属于神秘而相对隐蔽的中国灵修团体法轮功的出版物成为右翼虚假信息主要提供者铺平了道路。
首先,它支持特朗普,将其视为法轮功与中国当局共产党焦土之战的盟友,后者在20年前曾取缔该组织,此后一直迫害其成员。该报对美国政治相对平淡的报道变得更加党派化,更多文章开始明确支持特朗普,批评他的对手。
与此同时,《大纪元时报》在另一个强大的美国机构身上下了重注:Facebook。这份出版物及其附属公司采用了一项全新的战略,包括创建数十个Facebook页面,发布令人愉悦的视频和诱人的标题党新闻,然后用他们来获取订阅,并将流量带回至其具有党派性质的新闻报道中。

新闻简报:欢迎订阅新闻简报,包括每周五由华文记者荣筱箐撰写的“海外华人札记”专栏,获取全球重大资讯,了解美国华人社区热点话题。

在《纽约时报》获得的一封2017年4月向员工发送的邮件中,该报领导层描绘了
Facebook战略将帮助《大纪元时报》成为“全球最大、最权威媒体”的图景。它还将让数百万人得以接触到法轮功,实现该组织“拯救众生”的使命。
今天,《大纪元时报》及其附属机构已成为右翼媒体中的一支生力军,数千万社交媒体关注者散布在数十个页面上,它的在线读者可以和《每日来电》(The Daily Caller)和布莱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的受众相媲美,同样愿意在线吸收狂热的极右翼内容。
它在特朗普的内部圈子里也开始影响力日增。总统及其家人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来自该报的文章,特朗普政府官员坐下来接受其记者的采访。8月,一名来自《大纪元时报》
的记者还在白宫新闻简报会上得到提问机会。
对法轮功来说,这是一个非凡的成功故事。长期以来,该组织一直难以成为一股真正的势力,以对抗北京将其妖魔化为“邪教”的做法,其部分原因就在于,该组织对中国迫害的尖锐描述有时很难被证实,或变得过于夸张。2006年,一名《大纪元时报》的记者大喊“坏人必早死”,打断了时任中国主席的白宫之行。
特朗普的前首席策略师、布莱巴特新闻网前董事史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在7月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大纪元时报》的快速成长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他们将在两年内成为最顶尖的保守新闻网站,”在8月因欺诈指控被捕的班农说。“
他们用远超自己体量的气势出击,他们有读者,他们将成为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2018年,在台湾集会的法轮功学员,《大纪元时报》由法轮功资助。
2018年,在台湾集会的法轮功学员,《大纪元时报》由法轮功资助。 DAVID CHANG/EPA, VIA SHUTTERSTOCK
但时报的一项调查发现,该组织及其附属机构的壮大,一定程度上是依靠简略的社交媒体策略,推销危险的阴谋论,并淡化它们与法轮功的联系。这项调查包括对十多名《大纪元时报》前雇员的采访,以及取得的内部文件和税务文件。因为担心报复,或者是因为家人还是法轮功成员,这些人中的许多人都不愿意透露姓名。
因为力挺特朗普,加上在Facebook上表现活跃,使得《大纪元时报》成为一个充满偏见的强大媒体势力。但它也是一个在全球范围内创造不实信息的机器,一再将边缘叙事推入主流。

这份报纸是“间谍门”最主要的宣扬者之一,这是一个毫无根据的阴谋论,说的是奥巴马政府官员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期间对特朗普进行非法监视。与《大纪元时报》有关的出版物和节目大肆宣扬深层政府阴谋论,并散步有关选票造假和“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歪曲说法。最近,他们又在宣扬一种毫无根据的理论,说新冠病毒是中国军方实验室造出来的生物武器(《大纪元时报》将这种病毒称之为“中共病毒”,试图将其与中共联系在一起)。
《大纪元时报》表示,它是独立的无党派报纸,并否认有关它与法轮功存在正式隶属关系的说法。
与法轮功本身一样,这份在数十个国家发行的报纸采取分散性结构,下设多个地区分会集合运营,每个分会都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性组织。它还极其隐秘。《大纪元时报》的编辑多次拒绝了采访要求,一名记者今年突访该媒体在曼哈顿的总部,结果遭到了一名律师的威胁。
法轮功领袖李洪志的代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法轮功的精神总部、位于纽约州北部的龙泉寺的居住者,也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时报联系的许多员工和法轮功练习者都说,他们接到指示,不能透露该报的内部运作细节。他们说,有人给他们打过招呼,说《大纪元时报》的坏话就是不听李大师的话。
纽约州奥蒂斯维尔的龙泉寺,这里是法轮功组织的基地。
纽约州奥蒂斯维尔的龙泉寺,这里是法轮功组织的基地。 JULIE JACOBSON/ASSOCIATED PRESS
《大纪元时报》对它的媒体办公室收到的一长串问题只做了部分回答,并拒绝回答有关其财务和编辑策略的问题。在一封没有署名的电子邮件中,该媒体指责时报“诽谤和削弱竞争对手”,并通过将该报与法轮功联系起来,表现出“一种微妙的宗教恐吓甚至是偏狭”。
“《大纪元时报》不会被吓到,也不会保持沉默,”该报补充道。“基于《纽约时报》提问中的谎言和不实之处的数量,我们将考虑所有的法律选择作为回应。”

讲真相
李洪志从1992年起在中国推广的法轮功,围绕着五套冥想修炼和一个道德自我完善的过程,目的是通向精神的升华。如今,这一组织以在世界各地举行的关于中共的“讲真相”示威活动闻名,指控其折磨法轮功学员并摘取被处决者的器官。(在镇压初期,全国数以万计的学员被送至劳改所,而现在关押这些地方的学员已经大大减少。)
近来,因为一些前学员将其描述为一种极端信仰体系,禁止异族通婚、谴责同性恋、不鼓励使用现代医学,法轮功受到了密切关注,而该组织对这些指控都予以否认。
《大纪元时报》于2000年创立时,其目的是反击中国的政治宣传,报道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它起初是一家中文报纸,由法轮功学员、研究生唐忠(John Tang)在乔治亚
州的一间地下室运营。
到2004年,《大纪元时报》已经扩展出英文版。吉纳维芙·贝尔梅克(Genevieve
Belmaker)是该报的早期员工之一,当时这位27岁的法轮功学员几乎没有新闻工作经验
。如今,43岁的贝尔梅克将《大纪元时报》描述为一个介于散乱的初创媒体和狂热的教会期刊之间的混合体,员工大多是来自当地法轮功分会的无偿志愿者。
“部分使命驱动是,让我们有一个媒体渠道,不仅讲述法轮功的真相,还要讲述所有事的真相,”贝尔梅克说。
1999年,法轮功组织的领导人李洪志。他将《大纪元时报》和其他媒体称作“我们的媒体”。
1999年,法轮功组织的领导人李洪志。他将《大纪元时报》和其他媒体称作“我们的媒体”。 HENRY ABRAMS/AGENCE FRANCE-PRESSE, VIA GETTY IMAGES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也是这样想的。在演讲中,他将《大纪元时报》和其他法轮功相关的媒体——包括新唐人电视台(NTD)——称为“我们的媒体”,并表示它们可以在世界
范围内帮助宣传法轮功故事和价值观。
据两名前员工回忆,该报的高级编辑曾前往龙泉寺与李洪志见面。一名参与过会面的员工称,李洪志会在编辑和战略决策上发表意见,扮演着类似影子出版人的角色。《大纪元时报》在声明中否认了这些说法,称“从未有过这样的会面”。
《大纪元时报》和法轮功之间的界限有时是模糊的。两名《大纪元时报》前记者称,他们被要求为神韵——由法轮功赞助的被大肆宣传的舞蹈表演系列——招募的外国演员撰写溢美之词,因为这有利于那些演员的签证申请。另一位《大纪元时报》前记者回忆称,自己被指派撰写批评政客的文章,包括前纽约市台裔议员刘醇逸(John Liu),他被该组织视为对中国的软弱派和法轮功的敌对派。
这些文章都帮助法轮功推进了自己的目标,但吸引的订阅者却很少。
曾为《大纪元时报》奥兰治县版纽约销售总监的马修·K·塔拉(Matthew K. Tullar)在自己的领英页面上写道,他的团队最初“每周印800份报纸,没有订阅用户,就采取了
‘把报纸扔到车道上免费赠送’的营销策略”。塔拉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2017年离开该报的贝尔梅克将其描述为一家一直在寻找新的赚钱机会的简陋公司。
“这只是一个很短期的打算,”她说。“我们不会把眼光放到未来三周之后。”
转向特朗普

到2014年时,《大纪元时报》距离李洪志设想的受人尊敬的新闻媒体越来越近了。订阅量在增长,报道在赢得新闻奖,其财务也在走向稳定。
“大家都很乐观,认为报纸会达到更高水平,”贝尔梅克说。
但据贝尔梅克回忆,在2015年的一次员工会议上,领导层宣布报纸再度陷入困境。
Facebook已改变了决定哪些文章出现在用户新闻推送中的算法,《大纪元时报》的访问流量和广告收入受到了影响。
作为回应,《大纪元时报》让记者每天发多达五篇帖子,以寻找能疯传的话题,而且通常用一些低俗的标题,比如Grizzly Bear Does Belly Flop Into a Swimming Pool(
灰熊肚子先落水跳进游泳池)。
“那是一场争夺眼球的竞争,”贝尔梅克说。
吉纳维芙·贝尔梅克曾在《大纪元时报》工作13年,她说自己见证了它从一家简陋公司变成了网络流量的驱动者。
吉纳维芙·贝尔梅克曾在《大纪元时报》工作13年,她说自己见证了它从一家简陋公司变成了网络流量的驱动者。 KYLE JOHNS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随着2016年大选的临近,记者们注意到该报的政治报道开始使用更加党派化的口吻。
为《大纪元时报》做过2016年竞选活动报道的史蒂夫·克雷特(Steve Klett)说,特朗
普赢得共和党提名后,他的编辑们曾鼓励他对特朗普做正面报道。
“他们似乎用一种近乎救世主的眼光看待特朗普,把他视为将搞垮中国共产党的反共领导人,”克雷特说。
特朗普获胜后,《大纪元时报》聘请了人脉广泛的茶党(Tea Party)策略师布兰登·斯
坦豪泽(Brendan Steinhauser)帮助与保守派建立联系。斯坦豪泽说,该组织的目标除
了提高自己在华盛顿的知名度之外,曾经还包括法轮功受迫害事宜成为特朗普政府的一个首要任务。
“他们希望华盛顿有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共产党如何运作,以及中共对宗教和少数民族干了什么,”斯坦豪泽说。
全力投入Facebook
《大纪元时报》还在幕后研发了一种秘密武器:最终能帮助将其信息传递给数百万人的Facebook增长战略。
据时报看到的电子邮件,Facebook战略是由《大纪元时报》越南语版(DKN)的前负责人
武忠(Trung Vu,音)制定的。
DKN的一名前雇员说,在越南,武忠的战略包括在Facebook页面网上放满疯传的视频和
支持特朗普的宣传材料,其中一些是从其他网站逐字逐句拷贝来的,然后用自动程序给这些页面制造虚假的点赞和转发量。这名前雇员说,员工们用虚假账户来运行这些页面,这种做法违反了Facebook的规定,但武忠说,为了保护员工免受中国的监控,有必要采取这种做法。
武忠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据2017年发给《大纪元时报》在美国员工的电子邮件,越南的实验取得了“巨大成功”,让DKN成了越南最大的出版商之一。
该邮件宣称,DKN“对拯救那个国家的有情众生有深远的影响”。
据该邮件,越南语团队被要求帮助大纪元(Epoch Media Group)在Facebook上建立自己
的帝国。大纪元是负责法轮功在美国最大媒体资产的综合机构。那年,Facebook上出现了几十个新页面,全都有到《大纪元时报》及其附属出版物的链接。有些带有明显的党派色彩,有些把自己定位为真实无偏见新闻的来源,还有几个完全与新闻无关,比如一个名为“最有趣的家庭时刻”(Funniest Family Moments)的幽默页面。
《美国日报》的截图,这是一个右翼政治网站,由《大纪元时报》的一位编辑帮助创建。
《美国日报》的截图,这是一个右翼政治网站,由《大纪元时报》的一位编辑帮助创建。
也许最大胆的实验是一个名为American Daily(《美国日报》)的右翼政治新网站。
今天,这个拥有100多万Facebook粉丝的网站兜售极右的假消息。这个网站发过反疫苗
的长篇大论,还发过一篇错误地声称比尔·盖茨和其他精英正在“指挥”新冠病毒疫情的文章,以及所谓“犹太暴徒”控制世界的无证据说法。
时报获得的电子邮件显示,曾长期担任《大纪元时报》主编的约翰·纳尼亚(John
Nania)与法轮功下属的广播网络“希望之声”(Sound of Hope)的高管们一起参与了《
美国日报》的创办。Facebook上的记录显示,该页面由“希望之声”网络运营,其
Facebook页面上的一篇永久置顶的帖子里是法轮功的宣传视频。
《大纪元时报》在一份声明中说,它与《美国日报》“没有业务关系”。
《大纪元时报》及其附属机构运营的许多Facebook页面都沿袭类似的轨迹。它们以转发从其他网站收集来的疯传视频和鼓舞人心的新闻开始。然后迅速发展,有时一周增添数十万名关注者。随后,它们被用来引导人们付钱订阅《大纪元时报》,推销更具党派色彩的内容。
斯坦福互联网观察站(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研究虚假信息的研究员雷妮·
迪瑞斯塔(Renee DiResta)说,有些页面“似乎一夜之间”就获得了大量关注。许多帖
子被分享数千次,但几乎没有收到任何评论——迪瑞斯塔说,这种比例对由“点击农场”推动的页面来说很典型,“点击农场”指的是通过付钱让人们一次又一次点击某些链接来产生虚假流量的公司。
《大纪元时报》否认使用“点击农场”或其他非法手段来扩大其页面的影响。“《大纪元时报》的社交媒体策略与DKN不同,而是利用Facebook自身的推广工具来有机地吸引
更多的追随者,”《大纪元时报》说道。它又称,该报已在2018年切断了与武忠的关系。
但去年,《大纪元时报》被禁止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该报在之前的七个月里在
Facebook的广告投放上已经花了150多万美元,该社交媒体平台宣布的原因是,《大纪
元时报》页面通过隐瞒其广告购买来规避Facebook的透明度要求。
今年,Facebook关闭了500多个链接到“真相媒体”(Truth Media)的页面和账户。“真相媒体”是一个反华网页的网络,一直在用虚假账户来放大自己的信息。《大纪元时报》否认参与其中,但Facebook的调查人员称,真相媒体“展示了一些连到大纪元和新唐人平台上的活动的链接”。
Facebook的一位发言人说,“我们已经多次对大纪元和有关组织采取了执行措施。”她还说,如果《大纪元时报》在未来有违反更多规则的行为的话,Facebook将对其进行惩罚。
自从被禁止在Facebook上投放广告以来,《大纪元时报》已将其大部分业务转到了
YouTube上。据谷歌的政治广告公开数据库显示,自2018年5月以来,《大纪元时报》在YouTube上的广告花销为180多万美元。
报纸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一直是个谜。前员工说,他们被告知,《大纪元时报》的资金来源包括订阅、广告收入,以及富裕的法轮功练习者的捐款。可以公开得到的最近一年的大纪元时报协会纳税申报单是2018年的,协会那年收到了几笔数额可观的捐款,但没有一笔大到足以支付数百万美元广告攻势的程度。
班农是注意到《大纪元时报》资金雄厚的人之一。去年,他和新唐人制作了一部关于中国的纪录片。他说,他与该媒体讨论其他项目时,钱似乎从来都不是讨论的内容。
“我会报给他们一个数目,”班农说。“他们会返回来说,‘这个数目对我们来说没问题。’”
“道德目的已经没有了”
《大纪元时报》转向支持特朗普让贝尔梅克等一些前雇员不高兴。
贝尔梅克现在是一名自由撰稿人和编辑,她说,她仍然相信法轮功的许多教义。但她对《大纪元时报》越来越感到失望,她觉得该报现在的做法与法轮功真、善、忍的核心原则背道而驰。
“道德目的已经没有了,”她说。“他们站在了历史错误的一边,我觉得他们并不在乎。”
最近,《大纪元时报》把焦点转向了新冠病毒。该报抓住了中国在疫情初期的失误,其记者对漏报谎报病毒统计数据以及中国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影响力做了报道。
《大纪元时报》YouTube视频“挖掘叙事的背后”截图。
《大纪元时报》YouTube视频“挖掘叙事的背后”截图。
这些报道中有些东西是真的。其他的则是推销夸大或虚假的说法,比如一个未经证实的理论,即病毒是在实验室中制造出来的,是中国生物战战略的一部分。
新唐人和《大纪元时报》在YouTube上发布的一部纪录片中重复了这些说法,该纪录片
在YouTube上的观看次数已超过500万次。纪录片中的主要人物是信誉扫地的病毒学家朱迪·米柯维茨(Judy Mikovits),她也是疯传的视频“Plandemic”中的主要人物。
Facebook、YouTube和其他社交平台已因该视频散布虚假宣称而将其撤下。
《大纪元时报》说,“我们在纪录片里提供了各种各样的证据和观点,没有给出任何结论。”
贝尔梅克仍在家里的书架上摆着一张李大师的照片,她说,每次在YouTube上看到《大
纪元时报》推出带有党派色彩新话题的广告时,都让她感到厌恶。
最近的一个名为“挖掘叙事的背后”(Digging below Narratives)的视频,是关于中国处理新冠病毒不当的两分钟电视广告。广告的主持人说,《大纪元时报》在中国有一个为该报提供有关政府应对病毒措施信息的“地下信源网”。
这个说法听起来有点道理,但视频的主持人并没有提《大纪元时报》与法轮功的关系,也没有提其与中国共产党进行的长达20年的斗争,只是说该报“给人们提供一个关于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准确画面”。
“我们实事求是地报道,”他说。
l
lansehaitun

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网站将视频放在Youmaker的服务器上,并使用Sagebook
来运营其评论系统。几个月前,当Right on Times推出时,许多大纪元的员工在他们的社交媒体上推广了这个网站,Right on Times刊登了许多来自大纪元系列的文章。研究人员发现,其他网站的广告识别标签等数字指纹与大纪元媒体系列使用的数字指纹相匹配。
这些网站表明,传播误导性信息的保守媒体机面临最大的几家社交网络打击之时,是如何在更大范围内向网络受众撒网的。与中国精神运动法轮功有关的大纪元传媒,经常发布反中共内容、充满阴谋论的匿名者Q(QAnon,一种极右翼阴谋论,认为美国政府内部存在一个反对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深层政府——译注)文章,以及对2020年选举中普遍存在舞弊的无根据指控。
最近几个月,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等最大的社交媒体公司已经采取措施限制虚假信息,删除了数千个帐户,包括前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的帐户。从那以后,许多右翼权威人士转向了Parler和Telegram等即时通讯服务,发表保守派观点的媒体也转向了其他替代服务。
大纪元传媒似乎“预料到大公司会采取行动,把它们赶出更主流的平台”,哈佛大学肖伦斯坦媒体、政治和公共政策研究中心(Harvard University’s Shorenstein Center on Media, Politics and Public Policy)主任琼·多诺万(Joan Donovan)说。
这些网站的所有权尚不清楚。至少有一家网站——Youmaker——公开与大纪元传媒集团结成视频合作伙伴关系。其他许多网站没有透露与大纪元有任何联系。非营利研究机构“全球虚假信息指数”通过分析这些网站的托管记录、网站分析和广告商标识,发现了它们之间的联系。
Right on Times没有透露与大纪元存在任何合作关系,两个网站也没有共享独特的数字标识符。但当Right on Times在10月推出时,文章被大纪元的员工发布在社交媒体上。Right on Times也在大纪元所属媒体上做了突出的广告宣传活动,其服务中包含了许多来自大纪元的文章。这些行动导致包括“全球虚假信息指数”的研究人员在内的虚假信息研究者得出结论,其中存在协同行动。

《大纪元时报》称Right on Times是自己的广告客户,而Youmaker是“独立的商业伙伴”。该公司表示,Sagebook将被逐步淘汰。(截至上周,Sagebook网站已无法访问。)“你们文章的前提是不正确的,”该公司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大纪元时报》与阴谋论无关。我们对自己严谨、基于事实的报道感到自豪,这吸引了迅速增长的大量受众。”
大纪元传媒集团运营的最大媒体品牌仍然是《大纪元时报》,它定期发布支持特朗普的错误信息。根据社交媒体分析工具Buzzsumo的数据,在过去的一年里,《大纪元时报》的文章在社交媒体上获得了1.237亿个赞和分享。它在社交媒体上拥有数千万粉丝,已
经成为《每日通话》(The Daily Caller)和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等成功保守媒体的真正竞争对手。现在它有几十个国际版本。
在2019年和2020年,Facebook称《大纪元时报》与包括“The BL”和“真相媒体”(
Truth Media)在内的品牌有关联,称它们都是法轮功势力的一部分。这些品牌运营着数百个帐户,在Facebook上以极高的速度自动发布有关保守主义意识形态和2020年大选的帖子,以及关于新冠病毒的错误信息。最终,Facebook裁定,其中许多帐户违反了其“协同的不真实行为”规定,在两次单独的行动中删除了它们。
大纪元传媒集团说:“我们已经多次澄清,《大纪元时报》与The BL和Truth Media没
有关系。”
大纪元于2020年末开始使用另类的社交媒体平台,如Sagebook和Youmaker。根据网站分析公司SimilarWeb的数据,Youmaker月均吸引约150万独立访问者。同样来自
SimilarWeb的数据显示,Sagebook月均吸引3.8万访问者,Right on Times则月均1.5万访问者。

尽管人数很少,但受众增长很快。根据SimilarWeb的数据,与去年11月相比,1月份
Youmaker的访问量增长了42%,Sagebook增长了近300%,Right on Times暴增715%。这些网站上的许多内容都是来自《大纪元时报》。数月来,这些网站一直在推送故事和视频,以放大毫无依据的大规模选举舞弊的指控。
在Sagebook上,一系列有利于特朗普、谴责拜登总统的报道在今年年初主导了该社交网络。“#StopTheSteal(阻止窃取选举)。选举还没有结束,”Sagebook上的一篇文章
写道。
另一则帖子配文:“华盛顿百万MAGA游行中的反中共车队#TAKEDOWNTHECCP(打倒中共
) #stopthesteal #ChinaJoe(中国乔)。”帖子包括一张汽车的照片,车顶上的标语牌写着:“中国共产党传播新冠病毒。向共产主义说不。”
1月,Youmaker观看次数最多的视频宣扬的是关于阿什利·巴比特(Ashli​​ Babbit)的阴谋论,当时她和一群特朗普的支持者蜂拥至国会大厦,她遭到国会警察
的枪击。该视频被浏览了40万次以上。Youmaker还为大纪元时报网站提供视频支持。
1月20日拜登总统就职后,这些网站将重点转向发表批评拜登及其政府的文章。

新闻聚合网站Right on Times收集到的一个标题是:《拜登在一场重要演讲中暴露了他对外交政策的深刻误解》。另一篇聚合文章突出了前国务卿迈克·庞皮欧的评论,他批评拜登对华政策的转变“令人沮丧”。
大纪元媒体背后的资金来源,像那些新的合资公司的资金一样,仍不清晰。它以前的雇员曾经对《纽约时报》表示,《大纪元时报》由读者订阅、广告和富裕的法轮功学员的捐款共同资助。
虚假信息研究员多诺万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极少人、实体或组织有可能建立与大型主流社交平台相匹敌的基础架构。”
她说:“至关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密切关注这些隐蔽的基础架构,以确保清楚谁拥有它们、如何管理它们,以及它们如何在我们的信息生态系统的其余部分发挥作用。”
科技公司表示,有需要时,它们会在自己的平台上对属于大纪元媒体的账号采取措施。这些社交网络曾经删除与过去被封禁的帐户和出版物相关的帖子和​​链接。它们表示,将继续留意来自这些新网站的垃圾信息或不真实的联动行为。
“我们已经对大纪元媒体和相关组织采取了多次强制行动,”Facebook发言人安迪·斯通(Andy Stone)在一份声明中说。“如果将来我们发现大纪元从事欺诈行为,将对他们采取强制措施。”
相关报道
《大纪元时报》是如何崛起的
2020年10月27日

《大纪元时报》是如何崛起的
YouTube成《大纪元时报》广告阵地
2020年7月7日

YouTube成《大纪元时报》广告阵地
Facebook移除数百个虚假帐号
2019年12月23日

Facebook移除数百个虚假帐号
Facebook封禁《大纪元时报》广告
2019年8月26日

Facebook封禁《大纪元时报》广告

拥有YouTube的谷歌的发言人迈克尔·艾席蒙(Michael Aciman)说:“所有视频发布者
都必须遵守我们的政策。”最近因《大纪元时报》违反了YouTube关于有争议的问题和
敏感事件以及有害和危险行为的政策,YouTube停止了和该媒体的合作伙伴计划,并禁
止它在该平台上赚钱。“如果我们发现违反这些政策的内容,我们将采取适当的措施。”
l
lansehaitun

10月28日,中国台湾时事评论员唐湘龙先生在他主持的《飞碟早餐》节目中,深入分析了《纽约时报》近日针对“法轮功”媒体所做的调查批评文章,提醒台湾地区媒体和受众要当心《大纪元时报》的极右翼倾向。紧接着,唐湘龙先生又与搭档、知名媒体人陈凤馨女士在共同主持的时事节目“正经龙凤配”中继续痛批“法轮功”,称其用媒体的形态,用许多的假新闻、错误的新闻,深度介入政治,而且操纵政治。陈凤馨女士则认为,《纽约时报》严厉指责《大纪元时报》,说它用虚假造谣,造成美国更严重的党派对立。中国反邪教网将该节目的主要观点提炼如下:

  

  ▲台湾飞碟电台节目主持人唐湘龙和陈凤馨

  《纽约时报》深入调查研究《大纪元时报》

  陈凤馨开篇即提出,《纽约时报》花了很大的篇幅,特别去检讨《大纪元时报》。

  对此,唐湘龙表示认同,称这篇报道在《纽约时报》上的篇幅属于大型报道,确实花了很大版面和本钱,花了很多时间。《纽约时报》针对大纪元所做的这个调查采访的分量,几乎跟它最近曝光特朗普的缴税记录同等水平。《纽约时报》不但进行了深入研究,而且访问了非常多离开《大纪元时报》、当初曾经扮演很重要角色、且在里面当高管的员工,包括他们的投资,他们的做法。

  《大纪元时报》借脸谱(Facebook)平台进行虚假宣传

  唐湘龙提到,《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电视台、神韵表演一样,都归属“法轮功”。但人们比较熟悉的是大纪元。他在节目里引用了《纽约时报》的说法,根据以前在《大纪元时报》工作过员工的叙述,他们曾经自己印报纸,最初的时候印800份,没人订
没人买,就把它丢到纽约街头,有人要就拿去看。

  他同时指出,从2016年起,《大纪元时报》改变了策略,也确实找到了自己的门路:运用脸谱的弱点,设非常多的粉丝页,相互吹捧,灌流量,用隐身术,骗流量。《大纪元时报》网站率先打出来的都是让人不设防的新闻,都是些轻松、愉快、消费、八卦,跟政治立场没有关系的,吸引人订阅后,慢慢地流量上来了,它的倾向性的新闻跟在后面。但那些新闻真真假假,无从查证。

  陈凤馨也强调,《大纪元时报》的壮大跟它大量投资到脸谱是有关的。它不是只是成立了很多的网站,彼此之间去灌流量而已,或者是用一些完全不相干的新闻,把流量导入了《大纪元时报》相关的网站。它投资了非常多的广告,大量购买脸谱的广告,金额非常庞大。不过,脸谱决定拒绝《大纪元时报》的所有的广告,理由就是因为虚假内容太多。

  《纽约时报》认为《大纪元时报》让美国社会更加对立

  《纽约时报》这种大报每天新闻都处理不完,为什么还要针对《大纪元时报》?唐湘龙表示,事实上,的确很少看到这样的大报会愿意下这样的功夫去做调查采访。而且新闻圈子里,通常同业不调查同业。《纽约时报》不会去查CNN丑闻,CNN不会去查《华尔街日报》。

  陈凤馨强调,《大纪元时报》用虚假的讯息,让美国变得更加对立,“用这样的虚假造谣,造成美国更严重的党派对立”。

  至于《纽约时报》为什么现在才点名大纪元?唐湘龙表示,《纽约时报》发现,《大纪元时报》可以采访到特朗普、彭佩奥等人,甚至可以进到极其难进的白宫记者室。所以当《纽约时报》发现白宫记者室进来了一个他们不认识的《大纪元时报》,不但进来,还被白宫点名发言提问,于是大家知道《大纪元时报》已经有渠道直接进到白宫里。

  《大纪元时报》靠打反中牌和造谣传谣在美国“走红”

  对于大纪元在美国“走红”的原因,唐湘龙表示,虽然《纽约时报》在报道里没有提到这点,但这跟主持美国政府的共和党、特朗普政府将反中政策作为他选举政策的最核心是息息相关的。针对美国所有今天的主流政治,有关中国的论调,中国社会经常嗤之以鼻,因为中国社会相信这些叙述是错的,或者是偏颇的。

  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些叙述,正是因为《大纪元时报》供应了非常多的材料,这成为了反中反到失心疯的美国政客的关于中国讯息的主要来源。《大纪元时报》在反中的架构中得以突显,因为《大纪元时报》很敢扯。

  唐湘龙指出,今天美国几乎把所有敢于反中、表达反中的这些力量,“捡到篮子里都是菜”,全部奉若上宾,包括《大纪元时报》。《大纪元时报》仍保持无可查证的、边缘叙事风格,即它讲的东西没有证据,有很多是扭曲的,虚假的,是错误的。事实上,《纽约时报》在报道里举了很多这样的例子,都是假的,都是乱扯一通。可是因为《大纪元时报》的报道,这些假的东西就从美国的官员嘴里讲了出来。

  《大纪元时报》一开始的报道非常骇人听闻,比如活摘“法轮功”成员器官谣言,这个报道影响美国社会非常久。唐湘龙强调,《大纪元时报》是今天西方社会所有反中素材的主要供应者,《大纪元时报》供应了这样的养分。

  台湾绿媒大量引用《大纪元时报》内容

  唐湘龙指出,台湾除了《大纪元时报》,还有很多的“小纪元”和“中纪元”。那些“中小纪元”更可怕,因为他们在台湾俨然是特定阵营的主要媒体。他们大量不具名地引用《大纪元时报》的内容,却不好意思说自己引用了《大纪元时报》的报道,而以“国际媒体编译”的方式呈现。

  陈凤馨对此表示认可,强调他们引用时“没有说明这个国际新闻媒体到底是什么媒体”。

  唐湘龙评论道,当文章是国际编译的,CNN说了什么,《纽约时报》说了什么,《
华尔街时报》说了什么,每个段落都有来源。但你会发现台湾的国际编译,不知道从哪里编的,如果花点时间仔细对照,会发现很多都是来自《大纪元时报》。所以台湾充斥着“中纪元”和“小纪元”,也难怪台湾成为全球挺特朗普的第一名。之所以《纽约时报》点名它,因为它成为挺特朗普反拜登的大本营,成为主要新闻讯息的来源,而这深刻地影响到台湾。

  唐湘龙强调,“法轮功”深度介入政治,而且操纵政治,用媒体的形态,用许多的假新闻、错误的新闻,只要能够丑化中国,它什么都愿意干。而配合现在反中反到失心疯的潮流,这种假的、错的、冤的新闻被大量引用,一旦经过白宫发言人嘴里出来后,就变成为一个正式的讯息了,可是没有人去追究那个消息究竟从哪里来。

  对此,唐湘龙举了新冠疫情的例子,“新冠病毒从武汉实验室出来”是谁讲的?《大纪元时报》!所有人都在问美国官员,请问消息从哪里来,他会告诉你说,那是《大纪元时报》跟我讲的。对中国形象的丑化,大纪元达到目的了。可是从新闻讯息正确性的角度来讲,这样的媒体真是糟透了。

  《大纪元时报》资金来路及是否用于资助特朗普连任等情况不明

  陈凤馨指出,《纽约时报》很好奇,他们发现,《大纪元时报》投入在广告上的金额,《纽约时报》也不见得负担得起。

  唐湘龙表示,现在网络广告非常贵,他们的报价比传统媒体更贵。《大纪元时报》能够在美国的脸谱投广告,这笔费用更高。

  针对大纪元的钱从哪里来,陈凤馨表示,《纽约时报》在调查采访中问了很多人,也试图给《大纪元时报》发函,但没有得到回应。而他们去年在脸谱中止登他们广告前的七个月,一共投入了150多万美金的广告。

  而唐湘龙指出,这个问题本身可能就是答案了,它可能隐藏了某一些怀疑的方向。可能表明这些钱,来路不明。在美国,投入到媒体,或者投入到选举的钱,都必须要能够自证清白。当有人怀疑这个钱是不是来路不正,你要拿得出证据,“不,这是我自己赚的钱”。但是《大纪元时报》的钱没办法说明,这种情况跟其他有些来路不明的钱是一样的。

  《大纪元时报》有没有把这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钱去帮特朗普?唐湘龙表示,这个问题《纽约时报》也没有回答。如果不是因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纽约时报》没有必要花这么大的力气这样做,因为像《大纪元时报》这样的烂报很多。
l
lansehaitun

《大纪元时报》母公司拓展新社交媒体平台

鲜为人知的视频网站Youmaker在显著位置放着一个视频,宣称一个极左极端运动正在密谋摧毁美国。

类似Twitter的社交网络Sagebook上充斥着右倾用户的帖子,列出热门话题的侧栏中有
“阻止窃取选举”、“审查制度”和“Facebook”等标签。

不知名的右翼新闻聚合网站Right on Times最近推出了一些文章,偏向拒绝承认小约瑟夫·R·拜登(Joseph R. Biden Jr.)在2020年大选中获胜的共和党官员一边。

据研究机构“前进民主”(Advance Democracy)的数据以及研究虚假信息的非营利组织
“全球虚假信息指数”(Global Disinformation Index)的分析,有十几家致力于散播
误导性信息的网站都与大纪元媒体集团(Epoch Media Group)有关,这三家网站也在其
中。大纪元媒体集团已成为阴谋论和政治错误信息的顶级传播者。

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网站将视频放在Youmaker的服务器上,并使用Sagebook
来运营其评论系统。几个月前,当Right on Times推出时,许多大纪元的员工在他们的社交媒体上推广了这个网站,Right on Times刊登了许多来自大纪元系列的文章。研究人员发现,其他网站的广告识别标签等数字指纹与大纪元媒体系列使用的数字指纹相匹配。

这些网站表明,传播误导性信息的保守媒体机面临最大的几家社交网络打击之时,是如何在更大范围内向网络受众撒网的。与中国精神运动法轮功有关的大纪元传媒,经常发布反中共内容、充满阴谋论的匿名者Q(QAnon,一种极右翼阴谋论,认为美国政府内部存在一个反对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及其支持者的深层政府——译注)文章,以及对2020年选举中普遍存在舞弊的无根据指控。

最近几个月,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等最大的社交媒体公司已经采取措施限制虚假信息,删除了数千个帐户,包括前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的帐户。从那以后,许多右翼权威人士转向了Parler和Telegram等即时通讯服务,发表保守派观点的媒体也转向了其他替代服务。

大纪元传媒似乎“预料到大公司会采取行动,把它们赶出更主流的平台”,哈佛大学肖伦斯坦媒体、政治和公共政策研究中心(Harvard University’s Shorenstein Center on Media, Politics and Public Policy)主任琼·多诺万(Joan Donovan)说。

这些网站的所有权尚不清楚。至少有一家网站——Youmaker——公开与大纪元传媒集团结成视频合作伙伴关系。其他许多网站没有透露与大纪元有任何联系。非营利研究机构“全球虚假信息指数”通过分析这些网站的托管记录、网站分析和广告商标识,发现了它们之间的联系。

Right on Times没有透露与大纪元存在任何合作关系,两个网站也没有共享独特的数字标识符。但当Right on Times在10月推出时,文章被大纪元的员工发布在社交媒体上。Right on Times也在大纪元所属媒体上做了突出的广告宣传活动,其服务中包含了许多来自大纪元的文章。这些行动导致包括“全球虚假信息指数”的研究人员在内的虚假信息研究者得出结论,其中存在协同行动。

《大纪元时报》称Right on Times是自己的广告客户,而Youmaker是“独立的商业伙伴”。该公司表示,Sagebook将被逐步淘汰。(截至上周,Sagebook网站已无法访问。)

“你们文章的前提是不正确的,”该公司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大纪元时报》与阴谋论无关。我们对自己严谨、基于事实的报道感到自豪,这吸引了迅速增长的大量受众。”

大纪元传媒集团运营的最大媒体品牌仍然是《大纪元时报》,它定期发布支持特朗普的错误信息。根据社交媒体分析工具Buzzsumo的数据,在过去的一年里,《大纪元时报》的文章在社交媒体上获得了1.237亿个赞和分享。它在社交媒体上拥有数千万粉丝,已
经成为《每日通话》(The Daily Caller)和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等成功保守媒体的真正竞争对手。现在它有几十个国际版本。

在2019年和2020年,Facebook称《大纪元时报》与包括“The BL”和“真相媒体”(
Truth Media)在内的品牌有关联,称它们都是法轮功势力的一部分。这些品牌运营着数百个帐户,在Facebook上以极高的速度自动发布有关保守主义意识形态和2020年大选的帖子,以及关于新冠病毒的错误信息。最终,Facebook裁定,其中许多帐户违反了其“协同的不真实行为”规定,在两次单独的行动中删除了它们。

大纪元传媒集团说:“我们已经多次澄清,《大纪元时报》与The BL和Truth Media没
有关系。”

大纪元于2020年末开始使用另类的社交媒体平台,如Sagebook和Youmaker。根据网站分析公司SimilarWeb的数据,Youmaker月均吸引约150万独立访问者。同样来自
SimilarWeb的数据显示,Sagebook月均吸引3.8万访问者,Right on Times则月均1.5万访问者。

尽管人数很少,但受众增长很快。根据SimilarWeb的数据,与去年11月相比,1月份
Youmaker的访问量增长了42%,Sagebook增长了近300%,Right on Times暴增715%。

这些网站上的许多内容都是来自《大纪元时报》。数月来,这些网站一直在推送故事和视频,以放大毫无依据的大规模选举舞弊的指控。

在Sagebook上,一系列有利于特朗普、谴责拜登总统的报道在今年年初主导了该社交网络。“#StopTheSteal(阻止窃取选举)。选举还没有结束,”Sagebook上的一篇文章
写道。

另一则帖子配文:“华盛顿百万MAGA游行中的反中共车队#TAKEDOWNTHECCP(打倒中共
) #stopthesteal #ChinaJoe(中国乔)。”帖子包括一张汽车的照片,车顶上的标语牌写着:“中国共产党传播新冠病毒。向共产主义说不。”

1月,Youmaker观看次数最多的视频宣扬的是关于阿什利·巴比特(Ashli​​Babbit)的阴谋论,当时她和一群特朗普的支持者蜂拥至国会大厦,她遭到国会警察的枪击。该视频被浏览了40万次以上。Youmaker还为大纪元时报网站提供视频支持。

1月20日拜登总统就职后,这些网站将重点转向发表批评拜登及其政府的文章。

新闻聚合网站Right on Times收集到的一个标题是:《拜登在一场重要演讲中暴露了他对外交政策的深刻误解》。另一篇聚合文章突出了前国务卿迈克·庞皮欧的评论,他批评拜登对华政策的转变“令人沮丧”。

大纪元媒体背后的资金来源,像那些新的合资公司的资金一样,仍不清晰。它以前的雇员曾经对《纽约时报》表示,《大纪元时报》由读者订阅、广告和富裕的法轮功学员的捐款共同资助。

虚假信息研究员多诺万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极少人、实体或组织有可能建立与大型主流社交平台相匹敌的基础架构。”

她说:“至关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密切关注这些隐蔽的基础架构,以确保清楚谁拥有它们、如何管理它们,以及它们如何在我们的信息生态系统的其余部分发挥作用。”

科技公司表示,有需要时,它们会在自己的平台上对属于大纪元媒体的账号采取措施。这些社交网络曾经删除与过去被封禁的帐户和出版物相关的帖子和​​链接。它们表示,将继续留意来自这些新网站的垃圾信息或不真实的联动行为。

“我们已经对大纪元媒体和相关组织采取了多次强制行动,”Facebook发言人安迪·斯通(Andy Stone)在一份声明中说。“如果将来我们发现大纪元从事欺诈行为,将对他们采取强制措施。”

拥有YouTube的谷歌的发言人迈克尔·艾席蒙(Michael Aciman)说:“所有视频发布者
都必须遵守我们的政策。”最近因《大纪元时报》违反了YouTube关于有争议的问题和
敏感事件以及有害和危险行为的政策,YouTube停止了和该媒体的合作伙伴计划,并禁
止它在该平台上赚钱。“如果我们发现违反这些政策的内容,我们将采取适当的措施。”
beijingren5

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