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军号PRRA说明半桶水真的可怕

d
diarrhea
楼主 (未名空间)

搞分子生物的谁还做不出个PRRA?

小军号同学半桶水以为搞了个大新闻。

小军号同学要是真是分子生物学专业的,就应该知道PRRA本身不说明任何问题。

有人说那个什么月做比对很厉害,你们发现PRRA了还不赶紧比对?

没有比对的PRRA有什么意义?

你们比对了,说出来原来的病毒是艾滋病毒还是感冒病毒,还是sars还是骆驼,支持你们去争取诺贝尔奖。

说不出来,只说PRRA不做比对,你们喜欢成为同行的笑话,我也不拦着你们,祝你们好运。要脸的,把自己真实身份亮一下,省得大家不知道该耻笑谁。

还有那个小河北还是小台北,明显没受过良好教育,一天到晚看吃货直播的低等生。让人怀疑本科专业他有多少门能及格。

先把基本的生物基础知识学好了,不至于闹这么大的笑话。
w567

不要对娱乐业有太高要求

【 在 diarrhea (二餅) 的大作中提到: 】
: 搞分子生物的谁还做不出个PRRA?
: 小军号同学半桶水以为搞了个大新闻。
: 小军号同学要是真是分子生物学专业的,就应该知道PRRA本身不说明任何问题。
: 有人说那个什么月做比对很厉害,你们发现PRRA了还不赶紧比对?
: 没有比对的PRRA有什么意义?
: 你们比对了,说出来原来的病毒是艾滋病毒还是感冒病毒,还是sars还是骆驼,支持你
: 们去争取诺贝尔奖。
: 说不出来,只说PRRA不做比对,你们喜欢成为同行的笑话,我也不拦着你们,祝你们好
: 运。要脸的,把自己真实身份亮一下,省得大家不知道该耻笑谁。
: 还有那个小河北还是小台北,明显没受过良好教育,一天到晚看吃货直播的低等生。让
: ...................

q
qtqmake

支持生物钱老 打脸廊坊五毛。
lubbock12

你要点B脸吗,你搜搜最近发的关于PRRA的文章,nature都有。
【 在 diarrhea (二餅) 的大作中提到: 】
: 搞分子生物的谁还做不出个PRRA?
: 小军号同学半桶水以为搞了个大新闻。
: 小军号同学要是真是分子生物学专业的,就应该知道PRRA本身不说明任何问题。
: 有人说那个什么月做比对很厉害,你们发现PRRA了还不赶紧比对?
: 没有比对的PRRA有什么意义?
: 你们比对了,说出来原来的病毒是艾滋病毒还是感冒病毒,还是sars还是骆驼,支持你
: 们去争取诺贝尔奖。
: 说不出来,只说PRRA不做比对,你们喜欢成为同行的笑话,我也不拦着你们,祝你们好
: 运。要脸的,把自己真实身份亮一下,省得大家不知道该耻笑谁。
: 还有那个小河北还是小台北,明显没受过良好教育,一天到晚看吃货直播的低等生。让
: ...................

u
umner

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
http://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1-020-0820-9

The second notable feature of SARS-CoV-2 is a polybasic cleavage site (RRAR) at the junction of S1 and S2, the two subunits of the spike8 (Fig. 1b).
This allows effective cleavage by furin and other proteases and has a role
in determining viral infectivity and host range12. In addition, a leading
proline is also inserted at this site in SARS-CoV-2; thus, the inserted
sequence is PRRA (Fig. 1b). The turn created by the proline is predicted to result in the addition of O-linked glycans to S673, T678 and S686, which
flank the cleavage site and are unique to SARS-CoV-2 (Fig. 1b). Polybasic
cleavage sites have not been observed in related ‘lineage B’
betacoronaviruses, although other human betacoronaviruses, including HKU1 (
lineage A), have those sites and predicted O-linked glycans13. Given the
level of genetic variation in the spike, it is likely that SARS-CoV-2-like
viruses with partial or full polybasic cleavage sites will be discovered in other species.
d
diarrhea

这么多人耻笑小军号,我老人家也放心了。
keyrock

小军号精神要鼓励

虽然说的不一定对,研究认真是最大优点

说的不对的,我们可以补充
keyrock

PRRA我是不认可的,病毒那里来,一开始我就说了

这个PRRA,就是增加传染性,是在萨斯基础上的改进

萨斯突然消失,其实就是外星人测试,回收测试病毒

人类谁有本事让病毒突然消失
ABCHBC


【 在 keyrock (不高兴) 的大作中提到: 】
: PRRA我是不认可的,病毒那里来,一开始我就说了
: 这个PRRA,就是增加传染性,是在萨斯基础上的改进
: 萨斯突然消失,其实就是外星人测试,回收测试病毒
: 人类谁有本事让病毒突然消失

PRRA是增加毒性,不是增加传染性。没有PRRA传染性大17倍。

keyrock

和毒性没关系,新冠毒性比萨斯小

这是S1/S2弗林酶切位点,增强病毒进入细胞能力,就是加强传染性

【 在 ABCHBC (小李飛飝刀) 的大作中提到: 】
: PRRA是增加毒性,不是增加传染性。没有PRRA传染性大17倍。

keyrock

地球上各种病毒序列,都在外星人的github里面

新冠明显是在萨斯基础上改进的,和那个蝙蝠没关系,蝙蝠的病毒Sipke根本和新冠不
一样
r
ridgeren

病毒有PRRA根本不是啥新闻,当初也是作为实验室痕迹被提出,但那时五毛粉红们还处于甩动物状态,当然置之不理。现在大惊小怪,哦,这是美帝技术。不废话吗,五毒所用的哪个技术是天朝老祖宗的?中医,还是风水?

dyc

我老听得凌乱了

建议发病毒科考贴之前声明一下自己是不是钱老,多少年的钱老

credit不行的就不浪费时间看了
xiaxianyue

你亲爹有鸡巴,你美爹也有鸡巴,黑猩猩也有鸡巴。问题来了,你爹的鸡巴是从美爹那里偷的还是从黑猩猩那里偷的?

【 在 ridgeren (Ridge) 的大作中提到: 】
: 病毒有PRRA根本不是啥新闻,当初也是作为实验室痕迹被提出,但那时五毛粉红们还处
: 于甩动物状态,当然置之不理。现在大惊小怪,哦,这是美帝技术。不废话吗,五毒所
: 用的哪个技术是天朝老祖宗的?中医,还是风水?
ABCHBC

新冠毒性比萨斯小,但是比RaTG13大多了,比RaTG13和穿山甲杂交不带PRRA的版本也大多了。

【 在 keyrock (不高兴) 的大作中提到: 】
: 和毒性没关系,新冠毒性比萨斯小
: 这是S1/S2弗林酶切位点,增强病毒进入细胞能力,就是加强传染性

e
earthsound

小军号是我见过军版怂得最快的将军,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m
mynight01

你较真了。
除了五毛,这里只有弱智才信下弦月真的是生物博士吧。
她发的所谓“专业贴”,连我这个外行都看得出来只不过是专业名词的堆砌,常常文不对题。
【 在 diarrhea (二餅) 的大作中提到: 】
: 搞分子生物的谁还做不出个PRRA?
: 小军号同学半桶水以为搞了个大新闻。
: 小军号同学要是真是分子生物学专业的,就应该知道PRRA本身不说明任何问题。
: 有人说那个什么月做比对很厉害,你们发现PRRA了还不赶紧比对?
: 没有比对的PRRA有什么意义?
: 你们比对了,说出来原来的病毒是艾滋病毒还是感冒病毒,还是sars还是骆驼,支持你
: 们去争取诺贝尔奖。
: 说不出来,只说PRRA不做比对,你们喜欢成为同行的笑话,我也不拦着你们,祝你们好
: 运。要脸的,把自己真实身份亮一下,省得大家不知道该耻笑谁。
: 还有那个小河北还是小台北,明显没受过良好教育,一天到晚看吃货直播的低等生。让
: ...................

keyrock

RaTG13根本不能传染人,地球千老以为相似,因为地球千老不知道里面病毒蛋白质工作细节,只会比相似数目

外星人新冠根本是从萨斯基础上改的,对了解里面原理的外星人,所谓相似度没用,经过人类测试才是重要因素

【 在 ABCHBC (小李飛飝刀) 的大作中提到: 】
: 新冠毒性比萨斯小,但是比RaTG13大多了,比RaTG13和穿山甲杂交不带PRRA的版本也大
: 多了。

m
mynight01

你的意思是说,你老公有JJ,所以有JJ的都是你老公??
一口一个“美爹”的,必为五毛才是真的。
【 在 xiaxianyue (下弦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亲爹有鸡巴,你美爹也有鸡巴,黑猩猩也有鸡巴。问题来了,你爹的鸡巴是从美爹那
: 里偷的还是从黑猩猩那里偷的?

xiaxianyue

我都讽刺这种可笑逻辑了你还按这逻辑说,得有多蠢?

【 在 mynight01 (一束星光)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的意思是说,你老公有JJ,所以有JJ的都是你老公??
: 一口一个“美爹”的,必为五毛才是真的。
: 【 在 xiaxianyue (下弦月) 的大作中提到: 】
: : 你亲爹有鸡巴,你美爹也有鸡巴,黑猩猩也有鸡巴。问题来了,你爹的鸡巴是从美爹那
: : 里偷的还是从黑猩猩那里偷的?
s
sofer

闫丽梦的半桶逼水是不是都倒你嘴里了?。。。

【 在 diarrhea (二餅) 的大作中提到: 】
: 搞分子生物的谁还做不出个PRRA?
: 小军号同学半桶水以为搞了个大新闻。
: 小军号同学要是真是分子生物学专业的,就应该知道PRRA本身不说明任何问题。
: 有人说那个什么月做比对很厉害,你们发现PRRA了还不赶紧比对?
: 没有比对的PRRA有什么意义?
: 你们比对了,说出来原来的病毒是艾滋病毒还是感冒病毒,还是sars还是骆驼,支持你
: 们去争取诺贝尔奖。
: 说不出来,只说PRRA不做比对,你们喜欢成为同行的笑话,我也不拦着你们,祝你们好
: 运。要脸的,把自己真实身份亮一下,省得大家不知道该耻笑谁。
: 还有那个小河北还是小台北,明显没受过良好教育,一天到晚看吃货直播的低等生。让
: ...................

l
lovepursuer

同样在这篇文章里写的是:
It is improbable that SARS-CoV-2 emerged through laboratory manipulation of a related SARS-CoV-like coronavirus. As noted above, the RBD of SARS-CoV-2
is optimized for binding to human ACE2 with an efficient solution different from those previously predicted

Furthermore, if genetic manipulation had been performed, one of the several reverse-genetic systems available for betacoronaviruses would probably have been used19. However, the genetic data irrefutably show that SARS-CoV-2 is
not derived from any previously used virus backbone20.

【 在 umner (jhq) 的大作中提到: 】
: 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
: http://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1-020-0820-9
: The second notable feature of SARS-CoV-2 is a polybasic cleavage site (
RRAR)
: at the junction of S1 and S2, the two subunits of the spike8 (Fig. 1b).
: This allows effective cleavage by furin and other proteases and has a role
: in determining viral infectivity and host range12. In addition, a leading : proline is also inserted at this site in SARS-CoV-2; thus, the inserted
: sequence is PRRA (Fig. 1b). The turn created by the proline is predicted
to
: result in the addition of O-linked glycans to S673, T678 and S686, which
: flank the cleavage site and are unique to SARS-CoV-2 (Fig. 1b). Polybasic : ...................

f
fallingrain3


【 在 qtqmake (qtqmake) 的大作中提到: 】
: 支持生物钱老 打脸廊坊五毛。

支持生物钱老 打脸台巴轮酱
f
fallingrain3


【 在 lovepursuer (lovepursu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同样在这篇文章里写的是:
: It is improbable that SARS-CoV-2 emerged through laboratory manipulation
of
: a related SARS-CoV-like coronavirus. As noted above, the RBD of SARS-CoV-2
: is optimized for binding to human ACE2 with an efficient solution
different
: from those previously predicted
: Furthermore, if genetic manipulation had been performed, one of the
several
: reverse-genetic systems available for betacoronaviruses would probably
have
: been used19. However, the genetic data irrefutably show that SARS-CoV-2 is
: not derived from any previously used virus backbone20.
: RRAR)
: ...................

可是你不能否认中国人造病毒意外得到了外星人的技术和帮助

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a
acrofred

军号就是民科,现在正往阴谋论转
这坛上全是码农,工资高,心气高,以为什么知识网上瞟两眼就可以指点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