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去法拉盛看望母亲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6/2

今天我去法拉盛看望母亲

出发的路上,不慎把一条小毛巾丢失了,连带一个别针。我本想带这个小毛巾去帮妈搞卫生。丢失这条毛巾,再次说明我丢三落四。

丢失了毛巾,仍然可以用亲戚家的毛巾搞卫生。我没搞。心想等一下就搞卫生,拖来拖去,就给忘了。

晚上我回唐人街东河边露宿。天气预报最低16摄氏度,明早和全天有雨。

九点半途径法拉盛地铁站附近,店铺大多关了,有几个餐车在营业,人气很淡。没什么夜生活。

我坐四号线到市政厅站,途径布鲁伦桥下时留意看看有多少人在这里露宿。发现只有一个捡瓶子的流浪汉在那过夜。这就怪了。冬天零下几摄氏度时这布鲁伦桥下有五六个人露宿,现在天气暖和,为啥反而无人露宿了呢?我估计是因为避难所比以前容易进了。

到了我经常露宿的露宿专用长椅。那个貌似东亚人的三十岁流浪汉也在这,不过他没有占据我打地铺的位置,而是在六米外的一个长椅上坐着打瞌睡。他不使用任何铺盖,估计他就这么坐着过夜。我对这些流浪者的生理上的耐受力感到惊讶。

现在露宿有蚊子,我每夜都被咬几个包,暂时还没想出防蚊的方法。

bnw

你妈妈对你流浪街头有什么想法?

forenzhang

去rei买个野外防蚊蚊帐,18元,便宜又好用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6/2
: 今天我去法拉盛看望母亲
: 出发的路上,不慎把一条小毛巾丢失了,连带一个别针。我本想带这个小毛巾去帮妈搞
: 卫生。丢失这条毛巾,再次说明我丢三落四。
: 丢失了毛巾,仍然可以用亲戚家的毛巾搞卫生。我没搞。心想等一下就搞卫生,拖来拖
: 去,就给忘了。
: 晚上我回唐人街东河边露宿。天气预报最低16摄氏度,明早和全天有雨。
: 九点半途径法拉盛地铁站附近,店铺大多关了,有几个餐车在营业,人气很淡。没什么
: 夜生活。
: 我坐四号线到市政厅站,途径布鲁伦桥下时留意看看有多少人在这里露宿。发现只有一
: ...................

LoveWhiteCow

为什么你的母亲不待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