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国当前金融财政政策的几点建议

Zinus
楼主 (未名空间)

据财联社5月19日报道,中央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周诚君上月在莫干山会议上表示
,在人民币国际化条件下,我们管不了人民币汇率,中国人民银行最终要放弃汇率目标,人民币汇率是全球所有市场主体对人民币的偏好、预期和交易决定的。一石激起千层浪,有对中国未来表示担忧(我们会被国际金融资本狠狠地割一茬羊毛、世界上一而再再而三的金融危机可能会在中国爆发)的,也有乐观派,尤其是还有人从中看到出了中国A股有一波大牛市、楼市还有结构性行情的。

从2007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开始,相继引发了世界性金融危机和欧洲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这是资本主义的总危机,意味着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主导的经济全球化的终结,近年来的新冠疫情冲击更是加剧了这一危机,进而加速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衰败进程——政治、经济、社会急剧陷入紊乱中。所以,在欧美地区,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人口死亡率的攀升,还有其精英阶层的普遍性的焦虑和无措(欧美现在的经济形势已远比
1929-1933年的大萧条严重了)。在凯恩斯主义的影响下,他们除了印钞票还是印钞票
。这虽然在短期能暂时避免本国金融系统在通缩中破产、政府再次爆发债务危机,但是却牺牲了本国货币的信用,美元欧元的大规模持续超发,货币危机是必然的结果。这必将引发世界经济金融格局的重大变迁。

欧美国家的国运已经耗尽,以g鸡h为首的跨国垄断金融资本跳船就是其必然的英明选择,而目标毫无疑问只可能是中国。而多年来国内学界鼓吹美国利用国际金融资本创造一轮又一轮的“经济繁荣”,为中国当前对外国金融资本被动地无底线地全面开放做了舆论上的铺垫。2021年5月26日腾讯新闻报道,高盛与工银理财分别出资51%和49%成立理
财公司。这是明证。暗地里进来了多少(如阿里系),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在此历史背景下,中国人民银行放弃汇率管理目标,是正确的,是有利于国家利益的。但是,仅仅如此是不够的,还需要另外的政策措施相配合,才能真正地将外国泛滥的货币洪水拦截在国门外、或尽可能减轻对我国经济的冲击。

第一,全面取消出口补贴,实行“以外补内”发展战略,畅通国内大循环。中国多年来的供给外向型殖民地经济已经让财政部门债务高筑了(这背后是国内非外产业的衰败),是到了“以外补内”时候了——也就是通过国际贸易的盈利来补贴国内经济循环,其中的一个重要政策手段是征收较高的进出口关税(至少是不能再补贴了),否则国内大循环根本不可能搞起来。有人可能怀疑,我国的产品可能就因此没有人要了。这一点,大可放心,现在这个世界,只有中国才有稳定的社会环境和强大的物资生产能力,世界各国不向中国买,又到哪里去买去?难道到产业空洞化的欧美日买、到混乱不堪的拉美国家和东南亚买?

具体而言,国内经济又补什么呢?这就是中央一再强调的“短板”,尤其是农业农村经济这块短板。也只有“以外补内”,乡村振兴才有可能。

第二,官方不再承诺无条件收储外汇,人民币汇兑市场化。这一点,许多爱国学者不能认同,认为这仍然是新自由主义的主张。中国人民银行不再以人民币汇率为管理目标,就决定了人民币的汇兑必须市场化,否则,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风险就将集中在政府身上。而要实行人民币汇兑的市场化,那么官方就必须不再承诺无条件收储外汇,否则,中国人民银行作为外国央行的“中国分部”的角色就无法改变(这大抵是央行官员称要强化其货币政策的独立性的潜台词),我国就不能将外国泛滥的货币洪水拦截在国门外、而只能被动在收储外汇中超发人民币。只有如此,外国滥发的货币要进入中国,就只能在存量人民币持有者中去寻找对象。如此一来,一方面,杜绝了我国人民银行在收储外汇中超发人民币;另一方面,国外滥发的货币必然不被中国的人民币资产持有者接受,而在外汇市场上快速地大幅度贬值。

有人担心这样会不会出现外资大规模外逃,引发人民币汇率暴跌乃至金融危机。这是大可不必的。一则,现在的国际形势是外国金融资本要到中国这个港湾来避难,这种形势在未来至少50年内不会改变,除非中国犯低级错误自宫。二则,即使出现大规模外资外逃的情况,我们只要政府不承担兑换外汇的风险,也就是无所谓的了。人民币汇率的涨跌在人民币成为我国外贸结算主要货币时对中国经济几乎没有什么影响;就算国内因此出现通货紧缩,那我国人民银行相应增发货币补充补充流动性就是了。

官方只需要储备日常国际交往所需外汇就足够了。在人民币成为世界货币的历史背景下,外汇储备的规模只会越来越小了。那么,外国操作其货币价值来剪中国羊毛的历史就将一去不复返了。

第三,中国政府要积极倡导和鼓励进出口用人民币结算,尤其是外国要进口我国的紧缺物资时,除了主张用人民币结算以外,也还可以用黄金等资源性物资来交换的。也就是说,现在的世界经济形势,是我国摆脱美元霸权、让人民币成为我国外贸的结算货币的大好时机。这反过来,要求我国必须要做好人民币价值稳定的管理工作,尤其是要进一步加强对炒房的打击、刺破房地产泡沫。

这三点是一个有机整体——取消出口补贴(以外补内)、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官方不再承诺无条件收储外汇和实现人民币汇率管理)、人民币国际化,这是我国新时代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新发展格局的必须,也是我国新时代以人民为中心的高质量发展之必须,更是中国摆脱美元霸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必须。
m
mimidaidai

像党代表一样 只1个
别的当沈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