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老将。。。。。。学点东西

hualihu
楼主 (未名空间)

1975年,陈子美到美国定居。1982年,陈子美在纽约皇后区的雷哥公园买下一个合作公寓单元,不幸1991年生病入院时,被人偷走放在寓所内的一生积蓄,生活陷入困境。年近90的她,向联邦政府申请养老生活补助救济金。然而,由于每月只有400多美元,而
合作公寓的维持费每月就需400美元。因此,从1993年起,她每月都无法缴清公寓维持
费,到期共积欠约1万4千美元。于是,管理公司向法院起诉,在面临判决被逐出公寓的困境之时,她被迫向媒体透露了自己的身世。后在中华海外联谊会的帮助下,才摆脱了困境。1997年,陈子美在大陆与前夫所生的两个女儿,得知母亲还健在美国,寻求外交部门的帮助,与久别的母亲取得了联系。陈子美也曾想回到阔别几十年的祖国看看,与亲生女儿团圆,但因年事已高,一直未能如愿。
晚年的陈子美患有呼吸道方面的疾病,但她的生活态度非常积极,邻居们常常看到她戴着轻便的呼吸器散步。2004年2月25日,她突然发病被送进医院,此间无任何亲人来看
望她。4月14日下午4时,陈子美客死纽约。她在美国纽约皇后区圣约翰医院冷清离世,少有人过问,后事拖了一月之余。
在纽约孤单离世
圣约翰医院发言人柯恩18日表示,陈子美于2月25日被送到医院,4月14日下午4时许过
世。柯恩说,由于一直无法找到陈子美的亲人,院方已向市政府公共行政部门提出申报,请市政府有关单位处理遗体和后事。
与陈子美生前关系密切的希腊裔邻居普洛斯说,陈子美晚年身体相当衰弱,有呼吸道方面的疾病,但她的生活态度非常积极,邻居们“常常看到她戴着轻便的呼吸器散步”。78岁的普洛斯从院方得知陈子美去世的消息后,曾热心奔走寻找陈子美子女的下落。普洛斯不清楚陈子美有不寻常的过去,只觉得“一个独居老人不应该这样冷冷清清地走了”。
keystone0504

你是一个医疗诈骗嫌疑犯,你让别人学东西,你不配,你没资格
【 在 hualihu (k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1975年,陈子美到美国定居。1982年,陈子美在纽约皇后区的雷哥公园买下一个合作公
: 寓单元,不幸1991年生病入院时,被人偷走放在寓所内的一生积蓄,生活陷入困境。年
: 近90的她,向联邦政府申请养老生活补助救济金。然而,由于每月只有400多美元,而
: 合作公寓的维持费每月就需400美元。因此,从1993年起,她每月都无法缴清公寓维持
: 费,到期共积欠约1万4千美元。于是,管理公司向法院起诉,在面临判决被逐出公寓的
: 困境之时,她被迫向媒体透露了自己的身世。后在中华海外联谊会的帮助下,才摆脱了
: 困境。1997年,陈子美在大陆与前夫所生的两个女儿,得知母亲还健在美国,寻求外交
: 部门的帮助,与久别的母亲取得了联系。陈子美也曾想回到阔别几十年的祖国看看,与
: 亲生女儿团圆,但因年事已高,一直未能如愿。
: 晚年的陈子美患有呼吸道方面的疾病,但她的生活态度非常积极,邻居们常常看到她戴
: ...................

hualihu

陈子美的一生
就是老将的一生。。。。。

【 在 keystone0504(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是一个医疗诈骗嫌疑犯,你让别人学东西,你不配,你没资格

noid

这么折腾,还活到了93,羡慕啊。

【 在 hualihu (k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陈子美的一生
: 就是老将的一生。。。。。
:
: 你是一个医疗诈骗嫌疑犯,你让别人学东西,你不配,你没资格
:

hualihu

绝后。

我觉得还是留大陆混得好。这是儿子一家

陈长琦,陈独秀的长孙,也即陈松年的长子陈长琦,1947年出生,现任合肥工业大学机械学院院长,党总支书记,教授,中国真空学会理事。在世人看来,陈长琦无论是外表和性格都酷似其祖父,是一位眼界开阔,专业基础深厚的学者与行政领导干部。
陈长玮,陈松年的长女,大学毕业后在一所钢铁设计院工作,曾任工程师。因工作努力,积劳成疾,1984年病故。
陈长玙,次女。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军工厂工作,现为高级工程师。
陈长璞,陈松年幼女,因“文化大革命”没有上大学,下放到农村劳动锻炼,后招工回城,进安庆图书馆工作,经过自己的努力,安庆市文物管理局副局长,也是研究祖父陈独秀的一方权威。
(概述图片[1] )

【 在 noid(士无名)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么折腾,还活到了93,羡慕啊。

noid

不是有两个女儿吗?

【 在 hualihu (k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绝后。
: 我觉得还是留大陆混得好。这是儿子一家
: 陈长琦,陈独秀的长孙,也即陈松年的长子陈长琦,1947年出生,现任合肥工业大学机
: 械学院院长,党总支书记,教授,中国真空学会理事。在世人看来,陈长琦无论是外表
: 和性格都酷似其祖父,是一位眼界开阔,专业基础深厚的学者与行政领导干部。
: 陈长玮,陈松年的长女,大学毕业后在一所钢铁设计院工作,曾任工程师。因工作努力
: ,积劳成疾,1984年病故。
: 陈长玙,次女。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军工厂工作,现为高级工程师。
: 陈长璞,陈松年幼女,因“文化大革命”没有上大学,下放到农村劳动锻炼,后招工回
: 城,进安庆图书馆工作,经过自己的努力,安庆市文物管理局副局长,也是研究祖父陈
: ...................

I23

一看就知道是台巴的认知战反串

【 在 minquan (三民主义) 的大作中提到: 】
: 比厉害国民不明不白的坠楼强一点
: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2515

hualihu

靠大陆的儿子安葬的。
美国华人死了太惨了。。。

陈子美仍在中国大陆的长子李大可2004年5月21日得到消息后,立即电告他在纽约的朋
友,他正在办理有关手续前往纽约善后,并表示将“按照母亲的遗愿找出当年的结婚礼服,让母亲下葬时穿上”。陈子美的公祭仪式于2004年5月25日在纽约举行。

【 在 noid(士无名)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是有两个女儿吗?

panz

全文在此https://baike.baidu.com/item/%E9%99%88%E5%AD%90%E7%BE%8E/6141834

其实生了很多儿女,还在加拿大开过产科医院。只带了一个幼子来美国,最后儿子离开了,一生积蓄还被偷光了,这是其晚年最不走运的地方。慈济有义工照料她最后10年以上。

"几十年风风雨雨的生活,使陈子美对世事看得很开,虽然受过不少苦,但对生活从不
抱怨。1970年,年已60岁的陈子美带着幼子来到香港,之后又于1975年申请来美,在朋友的帮助下,为幼子申办了合法居留身份。
陈子美晚年在美国并不顺利。陈子美1982年在纽约皇后区买了一套公寓,从此就长期定居在这里。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对她打击很大,1991年陈子美因病入院期间,放在家中的积蓄被人取走,她曾因无力负担公寓管理费而面临被逐出公寓的困境,最后在热心人士和中华海外联谊会的帮助下才渡过难关。
据在陈子美身旁照顾她的知情人说,虽然陈子美一直没有明说当年是谁拿走了她的钱,但此后陈子美的幼子再也没出现,而陈子美言语间也常把“我没有儿子”挂在嘴边。"

"美慈济基金会纽约分会自1994年前起,便有义工照料陈子美。慈济基金会纽约分会执
行长张济舵表示,如陈子美的亲人一直无法现身,慈济基金会愿意出力,在市政府的允许下送陈子美走完人生路上的最后一程。"

panz

全文在此https://baike.baidu.com/item/%E9%99%88%E5%AD%90%E7%BE%8E/6141834

其实生了很多儿女,还在加拿大开过产科医院。只带了一个幼子来美国,最后儿子离开了,一生积蓄还被偷光了,这是其晚年最不走运的地方。慈济有义工照料她最后10年以上。

"几十年风风雨雨的生活,使陈子美对世事看得很开,虽然受过不少苦,但对生活从不
抱怨。1970年,年已60岁的陈子美带着幼子来到香港,之后又于1975年申请来美,在朋友的帮助下,为幼子申办了合法居留身份。
陈子美晚年在美国并不顺利。陈子美1982年在纽约皇后区买了一套公寓,从此就长期定居在这里。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对她打击很大,1991年陈子美因病入院期间,放在家中的积蓄被人取走,她曾因无力负担公寓管理费而面临被逐出公寓的困境,最后在热心人士和中华海外联谊会的帮助下才渡过难关。
据在陈子美身旁照顾她的知情人说,虽然陈子美一直没有明说当年是谁拿走了她的钱,但此后陈子美的幼子再也没出现,而陈子美言语间也常把“我没有儿子”挂在嘴边。"

"美慈济基金会纽约分会自1994年前起,便有义工照料陈子美。慈济基金会纽约分会执
行长张济舵表示,如陈子美的亲人一直无法现身,慈济基金会愿意出力,在市政府的允许下送陈子美走完人生路上的最后一程。"

panz

全文在此https://baike.baidu.com/item/%E9%99%88%E5%AD%90%E7%BE%8E/6141834

其实生了很多儿女,还在加拿大开过产科医院。只带了一个幼子来美国,最后儿子离开了,一生积蓄还被偷光了,这是其晚年最不走运的地方。慈济有义工照料她最后10年以上。

"几十年风风雨雨的生活,使陈子美对世事看得很开,虽然受过不少苦,但对生活从不
抱怨。1970年,年已60岁的陈子美带着幼子来到香港,之后又于1975年申请来美,在朋友的帮助下,为幼子申办了合法居留身份。
陈子美晚年在美国并不顺利。陈子美1982年在纽约皇后区买了一套公寓,从此就长期定居在这里。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对她打击很大,1991年陈子美因病入院期间,放在家中的积蓄被人取走,她曾因无力负担公寓管理费而面临被逐出公寓的困境,最后在热心人士和中华海外联谊会的帮助下才渡过难关。
据在陈子美身旁照顾她的知情人说,虽然陈子美一直没有明说当年是谁拿走了她的钱,但此后陈子美的幼子再也没出现,而陈子美言语间也常把“我没有儿子”挂在嘴边。"

"美慈济基金会纽约分会自1994年前起,便有义工照料陈子美。慈济基金会纽约分会执
行长张济舵表示,如陈子美的亲人一直无法现身,慈济基金会愿意出力,在市政府的允许下送陈子美走完人生路上的最后一程。"

r
ridgwaymj

那么惨你为啥不回国?

【在 hualihu(king)的大作中提到:】
:靠大陆的儿子安葬的。
:美国华人死了太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