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英雄为何晚年回到日本定居?

didadida
楼主 (未名空间)

1941年12月2日,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收到“军政部研究室”送来的一份情报:日
本外务省要日本驻美国的使领和领馆烧毁各种密码本和一切机密文件,并将所有存款转存到中立国家银行。

5天后(12月7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对停泊在珍珠港基地的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发起突然袭击,开启日本与美国和盟国的太平洋战争。

令人惊讶的是,5天前军政部研究室收到的情报,并不是美军超级军情部门的杰作,而
是研究室主任池步洲截获并破译的日本密电内容。

池步洲,原籍福建闽清,高中毕业后留学日本,在早稻田大学学习机电工程,毕业后在中国驻日使馆当翻译,到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29岁池步洲带着日本妻子白滨英子和两个女儿,全家离开日本回到中国。

当时池步洲在日本留学时的一个好友,推荐他去国民党中央调查统计局“机密二股”(负责监控侦译山西王阎锡山的来往密电)。但自从“七七事变”后,阎锡山和日本方面几乎断绝电文来往,池步洲除了翻译几篇无关紧要的日本的明码无线新闻电报外,基本上就是个打打酱油的小角色。

由于他精通日文,曾给驻日武官当过翻译,国民党“中央社”聘请他为“对日宣传”特邀撰稿人,如同今天中共“大外宣”的专职评论员。

不久他就被一位老学长,原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28期步科生,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看中,他被调到了位于重庆的军政部“研究室”,主持日本密电码的破译工作,直接向军政部部长何应钦汇报。

兵不在多而在精,名曰研究室,其实不过仨,池步洲和两名收报员。所谓术业有专攻,只怕用心人。理工男池步洲虽然没学过密码学,但心思缜密敏捷,善于精算,熟知日本人的思维方式,很快掌握了日式密电码的编码规律。

例如,1941年12月2日,池步洲成功破解“立即烧毁各种密码本”的日本密电后,同时
破解了日本外务省另一份密电。日本外务省询问驻夏威夷总领事长冈长大(Nagao Kita):美军舰艇哪一天停在港内的数量最多,得到的答案是:星期天。

据此,池步洲向何应钦报告:日军可能把美军的珍珠港基地作为攻击目标,并在即将到来的某个星期天发起突然袭击。

何应钦谨慎地问道,为何日本人“烧毁密码本”就是要发动攻击。池步洲答道,1937年“八一三事件”(淞沪会战)爆发前,日本外务省也是用同样的语句,要日本驻华驻华大使川越茂“立即烧毁密码本”。

但作为“日本通”的何应钦,还是半信半疑似信非信,他认为日本做事一向小心谨慎,机密电文咋就辣么容易被被几只“菜鸟”截获?

恰好国民党军统局情报员姜毅英也破译了日本军部的无线电密码,内容同样涉及到珍珠港,何应钦这才赶忙将池步洲破译的情报送到了蒋委员长的办公室,并第一时间通报美国军方,以免被军统大佬戴笠抢了头功。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日军虽然精心策划偷袭珍珠港成功,但密电被破译,是因为日本驻夏威夷领事吉川犯了一个低级错误。

自1940年5月美国太平洋舰队从圣地亚哥永久迁至珍珠港以来,日本驻夏威夷领事吉川
和北田一直向东京外务省频繁密电来往。夏威夷的日裔美国人众多,吉川很容易获得有价值的情报。

吉川和北田使用“J-19”外交代码精心编码的情报,没有通过日本领事馆电台向外务省发送,而是委托两家美国商业公司的民用电台代为发送。

吉川和北田让美国商业公司代发电报,自以为能掩人耳目,却不料尽管美国法律禁止政府部门截取商业信息,但这两家美国公司老总经不住美国情报部门的压力,最终同意秘密提供每次吉川送来的电文,(这种情况和今天的华为公司能有一拼)。

美国情报部门可能不相信中国“菜鸟”能破译日本密码,却万万没想到池步洲和姜毅英破译了密码,获取吉川和北田和外务省之间的电文。

有人说,美国军方收到中方转来的日军可能偷袭珍珠港的情报后,压根儿不信直接把它扔进了犄角旮旯废纸篓中。

其实不然,早在一年前(1940年)美国人就破译了日本领事馆使用的“J-19”密码,只是秘而不宣而已。日军偷袭珍珠港之前,日本外务省的密电也早已被美军情部门破译,情报也送到了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办公桌上,至于罗斯福接到情报后是啥心情,葫芦里卖的是啥药,史学界各种说法汗牛充栋林林总总,俺就不啰嗦咯。

无论如何,池步洲、姜毅英从密码“菜鸟家族”脱颖而出,美国军情部门也对中国情报人员刮目相看,由原先不屑一顾到主动要求合作,美国陆军参谋部战略情报特地局派人到到中国战区,和军统携手建立了“中美合作所”,为美军在太平洋岛屿上的登陆作战提供情报,这是后话。

虽然“中美合作所”始终没有能破译日军的陆海军密电,但和军统和中统以及“中美合作所”情报系统无缘的池步洲,却在1943年4月截获了一份日本外务省专用的“LA码”
编码的密电,破译了日本联合舰队的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的出巡行程。4月18日,美军
的16架战斗机成功截击了山本五十六的机队,山本五十六的座机就被击落,这个一手策划制造了珍珠港事件日本海军大将,落入了布干维尔岛的原始森林中,卒。

当时池步洲所属的部门是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日帝陆军密电研究组”,组长为蒋介石的前妻毛福梅的弟弟毛庆样,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毛庆样亲选的副手李直峰,是中共长期潜伏在国民党机要部门的特工,正应了那句千古名言:“天下何人不通共”。

当然,美国军情部门已经早一步破译了日本海空军的密码,对山本的行程早已了如指掌,池步洲的情报算是殊路同归,更确认了美军情报的准确性。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战胜利结束后原“日帝陆军密电研究组”部分人员
被遣散,池步洲带着家人来到上海,在“中央银行”做职员。解放军进城后,池步洲被作为普通“留用人员”在上海人民银行一个储蓄部当了办事员。

早年池步洲加入“中央调查统计局”时,误以为这是中统只是国民党中央的一个普通职能部门,不知道这是个货真价实的特工机关,因为抗战需要,他被作为日文专家破格录用,所以他的上司李直峰(中共地下党潜伏特工)没安排他履行秘密宣誓手续。

但在中共“镇反”运动中,池步洲仍被当作国民党军警宪特骨干分子被捕,具体罪名是“抗战期间在中统特务机关内从事密电的破译工作”,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判了他12年有期徒刑,把他送到山东地区服刑。直到1963年5月刑满释放,池步洲才又重新回到
上海,但在“文革”中还是有吃尽了不少苦头。

文革后(1983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根据原中共地下党潜伏特工李直峰等证人的证词,改判池步洲无罪。池步洲与妻子白滨英子这才获准出国,回到日本神户定居。当年他妻子的家人就曾极力反对池步洲夫妇返回中国,如今他俩阅尽世事失望至极又回到日本。

1995年1月17日神户发生大地震后,池步洲夫妇迁居到京都,在那里度过了平淡的恬静
最后时光。2003年2月4日池步洲在日本京都安然去世,享年95岁。

他逝世后,中共还是没忘“消费”了他一把,他的骨灰被送埋在福建省闽清县,并在当地的台山公园为他立了块碑,碑文上写着:“抗日功臣、破译密电专家”,不禁让人观后扼腕长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keystone0504

你不是挺共的吗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1941年12月2日,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收到“军政部研究室”送来的一份情报:日
: 本外务省要日本驻美国的使领和领馆烧毁各种密码本和一切机密文件,并将所有存款转
: 存到中立国家银行。
: 5天后(12月7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对停泊在珍珠港基地的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发起突
: 然袭击,开启日本与美国和盟国的太平洋战争。
: 令人惊讶的是,5天前军政部研究室收到的情报,并不是美军超级军情部门的杰作,而
: 是研究室主任池步洲截获并破译的日本密电内容。
: 池步洲,原籍福建闽清,高中毕业后留学日本,在早稻田大学学习机电工程,毕业后在
: 中国驻日使馆当翻译,到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29岁池步洲带着日本妻子白滨英子
: 和两个女儿,全家离开日本回到中国。
: ...................

s
suozhu

谢谢楼主。我的历史基本都是在BBS上学的。
ZhouYongKang

偶尔也客串倭杂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不是挺共的吗

m
manpower

lol

【 在 ZhouYongKang (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偶尔也客串倭杂

dramawatcher

这篇文章夹带私货。
GeorgeCurie

不错的文章。你也快要老将化了。哈哈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1941年12月2日,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收到“军政部研究室”送来的一份情报:日
: 本外务省要日本驻美国的使领和领馆烧毁各种密码本和一切机密文件,并将所有存款转
: 存到中立国家银行。
: 5天后(12月7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对停泊在珍珠港基地的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发起突
: 然袭击,开启日本与美国和盟国的太平洋战争。
: 令人惊讶的是,5天前军政部研究室收到的情报,并不是美军超级军情部门的杰作,而
: 是研究室主任池步洲截获并破译的日本密电内容。
: 池步洲,原籍福建闽清,高中毕业后留学日本,在早稻田大学学习机电工程,毕业后在
: 中国驻日使馆当翻译,到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29岁池步洲带着日本妻子白滨英子
: 和两个女儿,全家离开日本回到中国。
: ...................

ZhouYongKang

其实不错了。

小光眼之类的都被枪毙了。

这货能活到逃回日本,已经是奇迹了

【 在 manpower (cool) 的大作中提到: 】
: lol

ToyotaYaris

lol

【 在 ZhouYongKang (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偶尔也客串倭杂

ToyotaYaris

我会努力让他继续舔共

【 在 GeorgeCurie (George)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错的文章。你也快要老将化了。哈哈

laodongzhe

中共最恨是叛变特务,其次是军统特务。这两类人能留条命的都是祖坟冒青烟。由此也可以看到,军统对土共的破坏力。
ZhouYongKang

其实搞特工的都不得house

一样的,倒也不光是共产党

五代金也自杀了么

【 在 laodongzhe (组长)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共最恨是叛变特务,其次是军统特务。这两类人能留条命的都是祖坟冒青烟。由此也
: 可以看到,军统对土共的破坏力。

GeorgeCurie

这篇文章,也可以作为一个例子,说明海外的人,和大陆极权大一统体制必然会发生冲突。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1941年12月2日,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收到“军政部研究室”送来的一份情报:日
: 本外务省要日本驻美国的使领和领馆烧毁各种密码本和一切机密文件,并将所有存款转
: 存到中立国家银行。
: 5天后(12月7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对停泊在珍珠港基地的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发起突
: 然袭击,开启日本与美国和盟国的太平洋战争。
: 令人惊讶的是,5天前军政部研究室收到的情报,并不是美军超级军情部门的杰作,而
: 是研究室主任池步洲截获并破译的日本密电内容。
: 池步洲,原籍福建闽清,高中毕业后留学日本,在早稻田大学学习机电工程,毕业后在
: 中国驻日使馆当翻译,到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29岁池步洲带着日本妻子白滨英子
: 和两个女儿,全家离开日本回到中国。
: ...................

YouHi1

"很快掌握了日式密电码的编码规律"

要么日本鬼子太蠢
要么就是编出来的新闻

我知道日本鬼子并不蠢
harubashi

傻逼巨婴国人又来自high.

米国早就破了日本的97式暗号机, 全程监控。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1941年12月2日,国民政府军政部长何应钦收到“军政部研究室”送来的一份情报:日
: 本外务省要日本驻美国的使领和领馆烧毁各种密码本和一切机密文件,并将所有存款转
: 存到中立国家银行。
: 5天后(12月7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对停泊在珍珠港基地的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发起突
: 然袭击,开启日本与美国和盟国的太平洋战争。
: 令人惊讶的是,5天前军政部研究室收到的情报,并不是美军超级军情部门的杰作,而
: 是研究室主任池步洲截获并破译的日本密电内容。
: 池步洲,原籍福建闽清,高中毕业后留学日本,在早稻田大学学习机电工程,毕业后在
: 中国驻日使馆当翻译,到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29岁池步洲带着日本妻子白滨英子
: 和两个女儿,全家离开日本回到中国。
: ...................

GeorgeCurie

那个时候密码学还没有,军方随便的编码是有可能的。

【 在 YouHi1 (YouHi1)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快掌握了日式密电码的编码规律"
: 要么日本鬼子太蠢
: 要么就是编出来的新闻
: 我知道日本鬼子并不蠢

didadida

我是民族主义者,挺共的时候是共产党跟民族主义相符的时候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不是挺共的吗

lubbock12

维持会现在招新人,你要不投简历试试?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是民族主义者,挺共的时候是共产党跟民族主义相符的时候

WPF

那是个特殊年代,有些人受了委屈,这是很不幸。

但是后来也平反了,赔偿估计是个天文数字,还不谈政治待遇。

如果他还留在国内,起码可以到人大副委员长的地位,

寿命也不只95岁,鬼子在他面前还是低三下四。

去了日本,也就一般愚公,还可能被人歧视。

可惜人生路的最后一段又走错了。

WPF

晚年去日本并不表示他有啥过人的思想,和独到的看法。

只是一个随机的选择而已,多半是堂客吹的枕边风。

试想把时间拉长点,如果他再多活个20年, 日本右翼也不会放过他,

当然日本可能摄于中国政府的威力,不敢造次。

就算他熬过了右翼的迫害,也逃不过核灾难。最后还是可能死于核辐射。

估计这时他肠子都悔青了。不如留在青山绿水的祖国。

死后骨灰埋在祖国是他这一辈最正确的选择。

WPF

民族主义者听起来还想很实在,实际很狭隘。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是民族主义者,挺共的时候是共产党跟民族主义相符的时候

GeorgeCurie

属实

【 在 WPF (清七对) 的大作中提到: 】
: 民族主义者听起来还想很实在,实际很狭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