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位ToyotaYaris的偶像

niuheliang
楼主 (未名空间)

她在学界的地位非常边缘化,职位只是学术地位很低的兼职研究助理教授,没有任何常任职位。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她的年收入不到6万美金。

Katalin出生在匈牙利的一个屠夫家庭。从小,她的志向就是成为一名科学家,尽管在
她的亲戚朋友中,并没有人从事这项职业。善于读书的她在匈牙利一路读到了博士学位,并在当地的生物研究中心担任博士后研究员。

1985年,在当时的大学研究计划资金出现问题后,她和同为博士的丈夫kariko带着2岁
的女儿Susan移民美国费城,并在Temple City找到了一份博士后的工作。根据当时的匈牙利政府政策,他们只被允许最多携带100美元左右离境。Katalin在女儿的泰迪熊内塞了900英镑,然后再把它缝上。带着这900英镑,一家三口开始了“美国梦”。

来到美国后,为了生计和身份问题,先生选择放弃学术,目前是一位公寓经理。而长大后的Susan已经是两次获得奥运划船比赛的金牌得主。是美国这个领域内无人不知的一
位运动员。

1989年,Katalin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心脏病专家Elliot Barnathan那里找了一份研究
助理教授的职位。在学界,这个职位可以说并不算高。这个职位是无法申请终身教授职位的。

在这里,Katalin和Barnathan开始了最早期的mRNA研究。他们希望将mRNA注入细胞,诱导他们产生新的蛋白质。

他们本应像其他教授团队一样申请资金支持,但却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大多数人都嘲笑我们和我们研究的项目过于冷门。”Barnathan表示。

实际上,当时的研究试验结果可以说是成功的。在Katalin和Barnathan那个狭小的实验室里,他们的检测器发现了新的蛋白质 。当时他们认为这种mRNA技术将来甚至可能延
长人类的寿命。

尽管有了实验结果和进展,但这个冷门的方向仍然没有得到任何资金支持,无论来自学校还是校外的投资机构。

由于资金匮乏,Barnathan最终离开了学校,去到工业界接受了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工作
。落单的Katalin在当时可以说是孤立无援,既没有来自教授的支持,也丢掉了实验室
的工作。

除了遭遇研究经费的困境外,当时医学学界对他们的研究也是相当不看好。当他们尝试把研究结果投递到顶尖的医学期刊,却收到了大量的据信。哪怕最终他们的mRNA研究终于被《免疫》期刊刊登,也并没有在行业内引发任何关注。

他们很快将这种想法和制药公司和风险投资人沟通,但可惜的是,这个时候仍然没有任何公司、机构愿意与之合作。

直到2013年底,他们意外受到了两家制药公司的注意——Moderna和BioNTech。后者和
辉瑞共同合作,向Weissman的实验室提供研究经费。不久后,时间到到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了。

12月18日,Katalin和Weissman在大学接受了隆重的疫苗接种。一切看起来都像是一种
仪式。而这一天,距离最早Katalin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mRNA课题过去了整整32年
。32年中,人们看到的是一位学者默默无闻的坚守,以及对科学研究的纯粹的热爱和执着。

过去32年中的大多数时间,Katalin的个人年收入从来都没有超过6万美金,在冷门到几乎无人问津的领域内持续耕耘,无数次被拒绝、被无视,甚至被降职,坐冷板凳。

很长时间,她所执着的方向是一潭死水,她的事业更全是死胡同。好在,她选择了坚持。
keystone0504

值得偶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她在学界的地位非常边缘化,职位只是学术地位很低的兼职研究助理教授,没有任何常
: 任职位。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她的年收入不到6万美金。
: Katalin出生在匈牙利的一个屠夫家庭。从小,她的志向就是成为一名科学家,尽管在
: 她的亲戚朋友中,并没有人从事这项职业。善于读书的她在匈牙利一路读到了博士学位
: ,并在当地的生物研究中心担任博士后研究员。
: 1985年,在当时的大学研究计划资金出现问题后,她和同为博士的丈夫kariko带着2岁
: 的女儿Susan移民美国费城,并在Temple City找到了一份博士后的工作。根据当时的匈
: 牙利政府政策,他们只被允许最多携带100美元左右离境。Katalin在女儿的泰迪熊内塞
: 了900英镑,然后再把它缝上。带着这900英镑,一家三口开始了“美国梦”。
: 来到美国后,为了生计和身份问题,先生选择放弃学术,目前是一位公寓经理。而长大
: ...................

ToyotaYaris

颜宁羡慕不已
PBSNPR

张峰今年又没戏了。
niuheliang

羡慕一位土博的6万刀?

【 在 ToyotaYaris (丰田雅力士) 的大作中提到: 】
: 颜宁羡慕不已

ToyotaYaris


如果得了诺奖
就羡慕了吧

再说,她现在已经赚翻了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羡慕一位土博的6万刀?

niuheliang

我觉得早晚的事。另一位屠呦呦啊。

当年一起冷板凳上吃午饭的那位也图灵奖了。

先感概一下。

【 在 ToyotaYaris (丰田雅力士)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得了诺奖
: 就羡慕了吧
: 再说,她现在已经赚翻了

PBSNPR

为什么兲朝到处拆烂污?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觉得早晚的事。另一位屠呦呦啊。
: 当年一起冷板凳上吃午饭的那位也图灵奖了。
: 先感概一下。

GreatCanada

也就公司奖了300W刀,比11G差远了

【 在 ToyotaYaris (null)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得了诺奖
: 就羡慕了吧
:
:
: 再说,她现在已经赚翻了
:
:
: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 羡慕一位土博的6万刀?
T
TomsnReuters

秒杀能教授啊
niuheliang

32年算下来,我还在惭愧中

【 在 GreatCanada (拿大专业汉黑) 的大作中提到: 】
: 也就公司奖了300W刀,比11G差远了

NSX
https://coset.tsu.edu/people/qiao_fg/
【 在 ToyotaYaris (丰田雅力士) 的大作中提到: 】
: 如果得了诺奖
: 就羡慕了吧
: 再说,她现在已经赚翻了

dinassor

没新冠估计还是不行,药厂不愿意投钱

【 在 niuheliang (别问我是谁) 的大作中提到: 】
: 她在学界的地位非常边缘化,职位只是学术地位很低的兼职研究助理教授,没有任何常
: 任职位。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她的年收入不到6万美金。
:
: Katalin出生在匈牙利的一个屠夫家庭。从小,她的志向就是成为一名科学家,尽管在
: 她的亲戚朋友中,并没有人从事这项职业。善于读书的她在匈牙利一路读到了博士学位
: ,并在当地的生物研究中心担任博士后研究员。
:
: 1985年,在当时的大学研究计划资金出现问题后,她和同为博士的丈夫kariko带着2岁
: 的女儿Susan移民美国费城,并在Temple City找到了一份博士后的工作。根据当时的匈
: 牙利政府政策,他们只被允许最多携带100美元左右离境。Katalin在女儿的泰迪熊内塞
: 了900英镑,然后再把它缝上。带着这900英镑,一家三口开始了“美国梦”。
:
: 来到美国后,为了生计和身份问题,先生选择放弃学术,目前是一位公寓经理。而长大
: 后的Susan已经是两次获得奥运划船比赛的金牌得主。是美国这个领域内无人不知的一
: 位运动员。
:
: 1989年,Katalin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心脏病专家Elliot Barnathan那里找了一份研究
: 助理教授的职位。在学界,这个职位可以说并不算高。这个职位是无法申请终身教授职
: 位的。
:
: 在这里,Katalin和Barnathan开始了最早期的mRNA研究。他们希望将mRNA注入细胞,诱
: 导他们产生新的蛋白质。
:
: 他们本应像其他教授团队一样申请资金支持,但却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大多数人
: 都嘲笑我们和我们研究的项目过于冷门。”Barnathan表示。
:
: 实际上,当时的研究试验结果可以说是成功的。在Katalin和Barnathan那个狭小的实验
: 室里,他们的检测器发现了新的蛋白质 。当时他们认为这种mRNA技术将来甚至可能延
: 长人类的寿命。
:
: 尽管有了实验结果和进展,但这个冷门的方向仍然没有得到任何资金支持,无论来自学
: 校还是校外的投资机构。
:
: 由于资金匮乏,Barnathan最终离开了学校,去到工业界接受了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工作
: 。落单的Katalin在当时可以说是孤立无援,既没有来自教授的支持,也丢掉了实验室
: 的工作。
:
: 除了遭遇研究经费的困境外,当时医学学界对他们的研究也是相当不看好。当他们尝试
: 把研究结果投递到顶尖的医学期刊,却收到了大量的据信。哪怕最终他们的mRNA研究终
: 于被《免疫》期刊刊登,也并没有在行业内引发任何关注。
:
: 他们很快将这种想法和制药公司和风险投资人沟通,但可惜的是,这个时候仍然没有任
: 何公司、机构愿意与之合作。
:
: 直到2013年底,他们意外受到了两家制药公司的注意——Moderna和BioNTech。后者和
: 辉瑞共同合作,向Weissman的实验室提供研究经费。不久后,时间到到2020年,新冠疫
: 情爆发了。
:
: 12月18日,Katalin和Weissman在大学接受了隆重的疫苗接种。一切看起来都像是一种
: 仪式。而这一天,距离最早Katalin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mRNA课题过去了整整32年
: 。32年中,人们看到的是一位学者默默无闻的坚守,以及对科学研究的纯粹的热爱和执
: 着。
:
: 过去32年中的大多数时间,Katalin的个人年收入从来都没有超过6万美金,在冷门到几
: 乎无人问津的领域内持续耕耘,无数次被拒绝、被无视,甚至被降职,坐冷板凳。
:
: 很长时间,她所执着的方向是一潭死水,她的事业更全是死胡同。好在,她选择了坚持
: 。
niuheliang

2013年开始其实已经有钱了。

【 在 dinassor (牛磨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新冠估计还是不行,药厂不愿意投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