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美国司法公正---比利小子的故事(四)

gutshot
楼主 (未名空间)

看了林肯县武斗的一些细节,你是不是感觉似曾相识?对了,文革的武斗不就这样?武汉的武斗不就这样?军队介入武斗,没有军队支持的那派多半完蛋。但文革的武斗纯粹是政治路线斗争,美国的武斗,那就是资本的斗争。所谓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那他妈的都是骗骗顺民的。这点,马克思倒是看得很透,资本的每个毛孔都渗满了鲜血。

接着说比利的故事。

1878年9月30日,大概民意沸腾,舆情澎湃,当时的美国总统老罗斯福坐不住了,让鲁. 沃雷斯替代了原来的新墨西哥州的州长,主持林肯县五日战争的善后。沃雷斯一上任
,就赦免了涉及武斗的两派人员,除了那些已经被刑事起诉的人员。比利因为确认背负两条人命,原警长布雷迪和警员罗伯兹,已经被起诉通缉,而不在赦免人员名单内。貌似各打50大板的处理,其实严重偏向多兰/墨菲一方。

1879年2月18日,也就是腾斯道被害一周年,一直处于逃亡中的比利带着四个手下来到
林肯县城,跟同样带着四个手下的多兰碰头。就在大街上,双方约定互不在法庭上指证对方,互不杀害对方人员,任何一方违约会被公开处决。但是,这只是私约,并不具备法律效力。

比利随后给州长沃雷斯写信,告诉他自己不想再为了林肯县的事打打杀杀了,而且自从沃雷斯接任后自己就从没参与过任何杀伐。比利说,至于我的为人,林肯县的百姓可以作证,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我的朋友,并且给了我力所能及的帮助。

沃雷斯回信给比利,提出只要他肯上法庭指证林肯武斗中的犯罪行为,可以提供无条件赦免。

四月,比利如约来到林肯县城上厅指证多兰和他的同伙,法官就是那个威尔逊,当年被州长撸掉的那个。整个终审最后并没有能将多兰定罪,主要因为多兰杀人从不自己出面,都是请人干的,查无实据。至于是不是多兰背后的保护伞起了作用,这里就不知道了。

而在县城的这段时间,州长沃雷斯亲眼目睹了老百姓对比利的爱戴和拥护。但是,官方语言的描述,是popular,这个词也适用于其它具有传奇色彩的匪徒。似乎美国历史上
的匪徒都很受百姓欢迎。

虽然沃雷斯信誓旦旦要给比利赦免,这个赦免从未兑现。为了上厅指证多兰,比利向政府自首,失去了自由。他原本认为州长的诺言不会有问题,谁知道法庭竟然宣布州长的承诺无效。为何别人都能被赦免?比利拿出看家本领,再次越狱成功。现在回头看,政客始终是政客,说话如同放屁。沃雷斯只是成功地利用比利上厅指正多兰,反而是成功地帮助了多兰脱罪,而比利仍然还是个杀人犯,虽然他杀的是勾结官商势力谋杀合法商人的警察。杀赵家人哪那么容易就一笔购销的?

比利在随后的一年里,过着亡命生活,带着自己的手下到处游荡,还跟林肯县城里一家酒吧的酒保成了好朋友,这个人叫派特里克. 加雷特。期间,比利手上又多了几条人命,但根据官方的描述,这些人命其实都是出于自卫。

比如,在一间酒吧,有个当地的铁匠醉酒闹事。不知道为啥,铁匠似乎都是混蛋和鸭霸?大概打铁的力气都很大,拳头硬,自然而然就喜欢欺负人。比利自己是个名人,自然目标也大,对他不服气的人自然也多。想借着比利的尸体成名的,大概可以排队排到街角。

比利到底是混江湖的,趁着铁匠还醉着,故意夸他,你这把左轮真是好枪!顺手就抽出铁匠的枪玩了几下,抽掉一颗子弹,让那个弹仓空着成为待用弹仓。

果不其然,铁匠酒醒后,就想从比利背后打黑枪,结果一搂板机,枪没响。而比利回身就一枪击毙了铁匠。

整整一年多时间里,比利不断地给州长沃雷斯写信,要求他兑现诺言。但沃雷斯反手为雨,要么装傻要么赖账。到1880年年底,沃雷斯借口比利手上又多了几条人命,公开悬赏500美元抓捕或者格杀比利。

而这个时候,比利的好朋友加雷特,也就是那个酒保,被任命为林肯县的新警长,并要求他把比利抓获归案。不知道当时加雷特的感受是啥样的,但命令必须执行。加雷特带着手下开始对比利穷追不舍。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