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美国司法公正---比利小子的故事(三)

gutshot
楼主 (未名空间)

既然腾家的武装成了土匪,警长布雷迪立马行动,拿到了逮捕麦克斯文的通缉令。而多兰那儿也没闲着,悬赏1000美金要麦克斯文的人头。腾家军当然也不罢休,还是要为腾斯道报仇。于是,1878年4月1日,腾家军在林肯县城打了布雷迪的埋伏,击毙了布雷迪和他的一个手下。据说比利为了从布雷迪身上拿到那张通缉令,冒着弹雨冲向布雷迪的尸体,结果大腿中弹负伤。

三天后,曾经参与谋杀腾斯道的四个警员中的最后一个(其他三个已经被腾家军干掉了)罗伯兹跟踪了腾家军,发生遭遇战,罗伯兹和腾斯道的管工迪克各自在枪战中身亡。武斗升级成著名的林肯县五日战争。一边是多兰的人马加上林肯县警,一边是腾家军,打得不可开交,双方各有伤亡。

好了,大哥出场。美国陆军派出了步兵和骑兵,拖着加特林机枪和榴弹炮进入战场。虽说军队声称在武斗中保持中立,但胳膊明显向多兰拐。军队告诉腾家军,再敢开一枪,军队就开炮。

重压之下,腾家军终于崩溃。当时麦克斯文并没有和腾家军在一起,腾家军的指挥权落在比利身上。鉴于腾家军事实上已经被多兰的人马和军队重重包围,比利决定分路突围打出去。结果突围不太成功,比利带的人马突了出去,还有13名伙伴困在了里面。

顺便提一句,原来那个警长布雷迪被击毙后,州里指派约翰. 库伯兰担任新警长。可是,库伯兰坚持在武斗的两派中保持中立,立马被替换,换上了乔治. 陪平。陪平是多兰的人。从库伯兰的态度可以看出,多兰是多不得人心,显然是林肯县的一方恶霸。

当剩下的13个腾家军被困在藏身的房子里时,陪平放火烧了房子,迫使这13个人投降。但多兰没那么善,把他们都杀了。至此,多兰大获全胜,把腾斯道的牧场纳入命下。

那边厢,麦克斯文雇了个律师越级上访,要求政府赦免腾家军人马。谁知道,律师竟然也被林肯县的警察杀了。

写到这里,大家不免对赵家人多兰越来越好奇。这人什么来头,居然可以在林肯县一手遮天?连州长,警方和军队都能为他所用?

多兰也是爱尔兰移民,家世不可考,语嫣不详,不知道有啥猫腻。但有据可查的,是他曾经加入北方军参加南北战争,有军队资历。战后来到林肯县落户,一开始只是在县政府当个文职人员,上司是谁?劳伦斯. 墨菲。墨菲可是赫赫有名的主儿,在军政两界人脉极深。更牛逼的不止这些,他还是美国内战后共和党的大佬。美国内战时期,他通过向北军供应军粮包括牛肉,发了大财。

大概墨菲看上了多兰年轻干练,是个可造之材,提拔他成为自己的生意伙伴,我猜就是今天我们讲的白手套,让他出面在林肯县搞牧场。有墨菲的钱和人脉,多兰很快就成了林肯县最大的牧场主,垄断了当地的牛肉价格和牲畜交易,欺行霸市,被当地农场主和牧场主深恶痛绝。而且,为了达到目的,多兰经常雇人杀死潜在的对手,自己从不动手,县警的布莱迪也被他收买。

1876年,腾斯道和麦克斯文合伙开了牧场和畜产品贸易,成了多兰的商业竞争对手,为后来的武斗埋下伏笔。

搞清了多兰的背景,发生在林肯县武斗中的种种怪像也就不那么怪了。可见,民主的美国也好,专制的中国也好,干啥都讲究站队,背后得有人。不管美国的官方如何洗黑比利小子,一个19岁的青年身上充分展现了他的人品,对朋友忠诚,勇敢,聪明,不畏强暴。在整个林肯武斗中,比利始终是个事实上的领袖人物,深受当地百姓的爱戴,而绝不是官方口径中描绘的混混,这个会在后面再介绍。

(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