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人盯上了新疆粘胶纤维

piyao
楼主 (未名空间)

一些西方组织、媒体和政客频频炒作所谓新疆“强迫劳动”的谎言,多个国际服饰品牌先后跟进,开始“抵制新疆棉花”。而现在,又有人盯上了新疆地区的粘胶纤维产业,把矛头指向该产业的主要供应商、芬兰林木产品巨头斯道拉恩索(Stora Enso)公司。

面对所谓的“质疑”,斯道拉恩索公司没有对涉疆问题发表评论,而是以退出相关原材料生产行业为回应。

综合芬兰广播公司(YLE)、《南华早报》3月29日报道,斯道拉恩索当天告知这些媒体,该公司将停止生产溶解木浆,这是制造粘胶纤维所需的一种原材料。

报道称,由于近期西方媒体和政客频频炒作所谓新疆“强迫劳动”问题,斯道拉恩索作为新疆地区的一家主要原材料供应商,也遭到了媒体关于所谓“道德”问题的质询。

斯道拉恩索公司并未回应所谓的“道德”问题,但他们在给媒体的电子邮件中阐述了一项运营策略变化。该公司首席财务官赛波•帕尔维(Seppo Parvi)在邮件中宣布,称公司已经决定退出全球溶解木浆行业,停止生产这一原材料。

帕尔维声称,根据“责任、运营战略和财务状况的考虑”,公司在去年就已经做出了放弃溶解木浆产业的决定,该产业并其运营核心,只占整个业务的“一小部分”。

报道指出,新疆地区目前是全球粘胶纤维工业的重要参与者,而以斯道拉恩索为首的芬兰公司,则是新疆的溶解级化学木浆主要供应商。报道援引海关数据称,自2017年以来进口,芬兰向新疆地区出口总价值超过3.67亿美元的溶解木浆。

该公司的决定到底与涉疆问题有多少关联,各媒体的说法不一。芬兰广播公司称,斯道拉恩索公司并未在邮件中提到中国,暂无证据表明其决定与涉疆问题有关;但《南华早报》则表示,帕尔维最早在回应该报有关新疆粘胶纤维产业的提问时,就说明过这一政策变化。

芬兰总理桑娜•马林曾于今年2月炒作过涉疆问题,她声称对所谓的新疆“再教育营”问题表示“严重关切”。

“斯道拉恩索宣布放弃溶解木浆生产,拒绝评论关于中国供应的‘道德’问题”,YLE
报道截图

溶解木浆是粘胶纤维的重要原材料,而中国则是粘胶纤维的主要生产国。研究公司
OliChem的数据显示,中国的粘胶纤维产量约占全球三分之二,而新疆最大的粘胶纤维
生产商中泰化学的产量又占中国总产量约20%。

《南华早报》援引匿名纺织行业分析师的话称,随着化纤工业的发展,从长远角度来看,粘在服装行业粘胶纤维可能会被更多地用于代替棉花。

但值得注意的是,综合芬兰媒体的说法,率先发文质疑斯道拉恩索公司与新疆所谓“强迫劳动”是否存在一定联系的,恰恰也是《南华早报》。

就在斯道拉恩索公司通过邮件宣布退出溶解木浆行业的一天前(28日),《南华早报》曾发布过一篇题为“除了棉花,新疆的另一条供应链给全球纺织业带来新的障碍”的文章,对新疆地区粘胶纤维产业供应链进行了“追溯调查”。

这篇文章直接“点名”了斯道拉恩索公司,描述了该公司与新疆粘胶纤维行业的密切联系。尽管文章并未就所谓的“强迫劳动”问题下过结论,但文章在开头的摘要部分就刻意强调粘胶纤维工厂与所谓的“拘留营”“距离很近”,文中也多次强调相关言论。

此外,文章中还提到,斯道拉恩索公司的发言人此前曾向《南华早报》表示,他们多年来经常参观当地公司的生产现场,在参观期间从未看到‘强迫劳动’的迹象,但他们也对所谓的“强迫劳动和歧视的报道”表示“关切”。

《南华早报》在28日的文章中“点名”斯道拉恩索公司

近期,以“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CI)为首的一些西方组织、媒体和政客频频炒作涉
疆问题,编造所谓“强迫劳动”的谎言。H&M、耐克等个别服装品牌也先后跟进,宣布
要“抵制新疆棉花”,引发众怒。

有关此类涉疆谣言,中方已多次作出反驳。在29日外交部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共同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与会人士用事实回击西方编造的谎言与无理指责,新疆少数民族人口数量不断增长,各族人民和谐共处,西方所说的种族灭绝等言论纯属无稽之谈。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表示,企业不应把经济行为政治化,西方制裁的大棒挥向新疆的时候,也会砸向自己。这样的企业盲目地裹挟到所谓的制裁行动中去,我个人认为它是不理智的,那么必将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们希望更多类似H&M的企业,要擦亮眼睛、明辨是非。当然也有其他企业,我在网
上也看到了,表明了继续要在中国经营、跟中国企业做生意的态度和立场,对此我们表示赞赏。”徐贵相说。
yugong

那就正好用全棉的
piyao

西方就是故意搞事。

不如说中国所有人,都是强迫劳动了。因为中国人均GDP低啊,劳动肯定是强迫的,好
处都被西方资本家拿走了。你见过发达国家有这么低的人均GDP么?
curiousami

米弟和西方就是邪恶无耻的代名词,而且越来越邪恶无耻,全方位无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