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吃早餐,用海水洗衣物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3/27

今天我吃早餐,用海水洗衣物

昨夜我在曼哈顿东河边露宿,最低十摄氏度。那个55岁华男没有来,只有我一个人在那里露宿。他没必要到河边来露宿,他可以去唐人街避难所住几天,他还可以去市内楼丛里找个风小的角落。这河边风大,他没有像样的地铺用品。

我从昨夜十一点半睡到今早八点半。然后去行李寄存公司整理一下物品,用小刀和尖嘴钳开了一罐南瓜泥罐头吃。然后带了四个大苹果,和水桶物品去东河边洗衣物。

南瓜泥在我眼中是西餐的怪食物,洋人喜欢吃泥状食物,我不理解。比如土豆泥,红薯泥,和这南瓜泥。还有泥状的花生酱或其他什么酱,涂在面包上吃。

我吃南瓜泥时,食道要很卖力地,像挤牙膏一样把这样的高粘度糊糊推挤入胃中。所以我在吃这样的泥状物时能感觉到自己的食道正在像条蛇一样蠕动,这样的感觉不舒适。所以我不理解洋人为啥喜欢吃泥状物,让食道卖力地蠕动做体育锻炼?

我在河边用海水洗一件衬衫,一个捡的大无纺布袋,和一双捡的鞋。我近日又捡了两双鞋,其实我已经有几双鞋,不缺鞋。这个无纺布袋我想改造一下用于在夏天打地铺。

一共洗了四道,每道用八升海水。我把在往河里扔桶前整理绳子的方法稍微改进了。

然后我去唐人街。途经一个洋人的水果店,捡了半斤多其扔掉的怪水果。这种水果仿佛是李子和葡萄杂交的,外观和味道都介于李子和葡萄之间。这个店扔出两箱大约五十斤,并不是变质的,而是正常质量的能销售的水果,估计很少人买,于是即使没变质也扔了。

华人大妈们对这家店扔掉的轻微变质的蔬菜感兴趣,会哄抢,但对扔出的水果没兴趣,大妈们捡烂蔬菜但不捡烂水果。我则是捡水果但不捡蔬菜,因为我没有烹饪的条件。

然后我到中山公园的公厕洗切吃了三个大苹果,和半斤多这种怪李子。并用六升自来水把刚才用海水洗的衣物再洗两道。

然后我桶装了用2.5升自来水洗脚并把脚晾干。

在中山公园,每天都有一百个华人大叔聚众赌博,政府根本不管。中山公园已经和印第安保留地里的卡西诺差不多了。想赌博的华人不用坐大巴去卡西诺,走路来中山公园就可以了。但这些文盲华人大叔们不接受洋人参赌。

然后我旁观一对夫妻吵架,男的是五十岁八成黑男,女的是三十岁白妇,这个白妇长的还算好看,白妇推着一辆婴儿车,车上有一塑料袋大约价值两三元的搜垃圾捡的空饮料瓶。似乎是流浪者,但他们的衣服干净,个人卫生也好,除了捡的少量瓶子并无其它行李,故他们不露宿。

这个白妇很粘这个黑男。白妇多次主动和黑男说话,黑男对她不睬,我猜是黑男被这个白妇长期逼迫过量性交,黑男对她很烦并且主动躲着她。黑男突然不打招呼离去,白妇愣了几秒,黑男已经走出去二十米了,白妇高声说:"你到哪里去?我还要用你的手机打电话!",然后白妇推着载着瓶子的婴儿车去追赶黑男。我猜这对夫妻不一定有结婚证
,可能是男女朋友以类似于夫妻的名义搭伙生活。

广大的混滋傻们也晒一下自己怎么吃早餐,怎么洗衣服。

ne5234

然后写了四句一偈云,

大海啊,都是水;胡侃啊,特别美。
l
lhrh

看了纽约地铁打人的报道, 挺担心老邱的.
他的活动区域安全么?

【 在 ne5234 (Nessun Dorma) 的大作中提到: 】
: 然后写了四句一偈云,
: 大海啊,都是水;胡侃啊,特别美。

f
fallingrain1


【 在 lhrh (never ever)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了纽约地铁打人的报道, 挺担心老邱的.
: 他的活动区域安全么?

老邱是地头蛇

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

你过虑了
x
xiaowang123

哈哈。老邱这段写的太有意思了 “白妇多次主动和黑男说话,黑男对她不睬,我猜是
黑男被这个白妇长期逼迫过量性交,黑男对她很烦并且主动躲着她。“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3/27
:
: 今天我吃早餐,用海水洗衣物
:
: 昨夜我在曼哈顿东河边露宿,最低十摄氏度。那个55岁华男没有来,只有我一个人在那
: 里露宿。他没必要到河边来露宿,他可以去唐人街避难所住几天,他还可以去市内楼丛
: 里找个风小的角落。这河边风大,他没有像样的地铺用品。
:
: 我从昨夜十一点半睡到今早八点半。然后去行李寄存公司整理一下物品,用小刀和尖嘴
: 钳开了一罐南瓜泥罐头吃。然后带了四个大苹果,和水桶物品去东河边洗衣物。
:
: 南瓜泥在我眼中是西餐的怪食物,洋人喜欢吃泥状食物,我不理解。比如土豆泥,红薯
: 泥,和这南瓜泥。还有泥状的花生酱或其他什么酱,涂在面包上吃。
:
: 我吃南瓜泥时,食道要很卖力地,像挤牙膏一样把这样的高粘度糊糊推挤入胃中。所以
: 我在吃这样的泥状物时能感觉到自己的食道正在像条蛇一样蠕动,这样的感觉不舒适。
: 所以我不理解洋人为啥喜欢吃泥状物,让食道卖力地蠕动做体育锻炼?
:
: 我在河边用海水洗一件衬衫,一个捡的大无纺布袋,和一双捡的鞋。我近日又捡了两双
: 鞋,其实我已经有几双鞋,不缺鞋。这个无纺布袋我想改造一下用于在夏天打地铺。:
: 一共洗了四道,每道用八升海水。我把在往河里扔桶前整理绳子的方法稍微改进了。:
: 然后我去唐人街。途经一个洋人的水果店,捡了半斤多其扔掉的怪水果。这种水果仿佛
: 是李子和葡萄杂交的,外观和味道都介于李子和葡萄之间。这个店扔出两箱大约五十斤
: ,并不是变质的,而是正常质量的能销售的水果,估计很少人买,于是即使没变质也扔
: 了。
:
: 华人大妈们对这家店扔掉的轻微变质的蔬菜感兴趣,会哄抢,但对扔出的水果没兴趣,
: 大妈们捡烂蔬菜但不捡烂水果。我则是捡水果但不捡蔬菜,因为我没有烹饪的条件。:
: 然后我到中山公园的公厕洗切吃了三个大苹果,和半斤多这种怪李子。并用六升自来水
: 把刚才用海水洗的衣物再洗两道。
:
: 然后我桶装了用2.5升自来水洗脚并把脚晾干。
:
: 在中山公园,每天都有一百个华人大叔聚众赌博,政府根本不管。中山公园已经和印第
: 安保留地里的卡西诺差不多了。想赌博的华人不用坐大巴去卡西诺,走路来中山公园就
: 可以了。但这些文盲华人大叔们不接受洋人参赌。
:
: 然后我旁观一对夫妻吵架,男的是五十岁八成黑男,女的是三十岁白妇,这个白妇长的
: 还算好看,白妇推着一辆婴儿车,车上有一塑料袋大约价值两三元的搜垃圾捡的空饮料
: 瓶。似乎是流浪者,但他们的衣服干净,个人卫生也好,除了捡的少量瓶子并无其它行
: 李,故他们不露宿。
:
: 这个白妇很粘这个黑男。白妇多次主动和黑男说话,黑男对她不睬,我猜是黑男被这个
: 白妇长期逼迫过量性交,黑男对她很烦并且主动躲着她。黑男突然不打招呼离去,白妇
: 愣了几秒,黑男已经走出去二十米了,白妇高声说:"你到哪里去?我还要用你的手机打
: 电话!",然后白妇推着载着瓶子的婴儿车去追赶黑男。我猜这对夫妻不一定有结婚证
: ,可能是男女朋友以类似于夫妻的名义搭伙生活。
:
: 广大的混滋傻们也晒一下自己怎么吃早餐,怎么洗衣服。
f
freelikewin6

有没有asian hate的袭击你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3/27
: 今天我吃早餐,用海水洗衣物
: 昨夜我在曼哈顿东河边露宿,最低十摄氏度。那个55岁华男没有来,只有我一个人在那
: 里露宿。他没必要到河边来露宿,他可以去唐人街避难所住几天,他还可以去市内楼丛
: 里找个风小的角落。这河边风大,他没有像样的地铺用品。
: 我从昨夜十一点半睡到今早八点半。然后去行李寄存公司整理一下物品,用小刀和尖嘴
: 钳开了一罐南瓜泥罐头吃。然后带了四个大苹果,和水桶物品去东河边洗衣物。
: 南瓜泥在我眼中是西餐的怪食物,洋人喜欢吃泥状食物,我不理解。比如土豆泥,红薯
: 泥,和这南瓜泥。还有泥状的花生酱或其他什么酱,涂在面包上吃。
: 我吃南瓜泥时,食道要很卖力地,像挤牙膏一样把这样的高粘度糊糊推挤入胃中。所以
: ...................

mofia

老邱,水面很多漂浮物,这海水看着很脏啊
k
kyxkcoach

好文采!!!!!!!

l
lotayu

老邱的洗衣服技术又快又好,可以有效避开漂浮物

【 在 mofia (Mofia)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水面很多漂浮物,这海水看着很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