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审查内幕:一个前任微博审查员的自述

u
uscybercom
楼主 (未名空间)

刘力朋曾经担任新浪微博审查员,对中国的网络审查有相当深入的了解,也熟知中国是如何利用网络审查控制舆论风向的。

多年的网络内容审查工作让他认识到中国网络民意的虚假表象和背后的“肮脏”。在担任审查员期间,他保留了每天工作的审查日志,后来提供给外国媒体让外界也能够窥探究竟。

2020年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期间,他因为担心北京日益严重的全面监控做法而举家离开中国前往美国,并公开了自己的日志,曝光中国网络审查内幕,对抗这个体制。

刘力朋近期在接受BBC专访时说,他希望通过讲述自己的经历能让更多人认识到中国网
络审查“每天都在真实发生”,这样在面对有关中国的信息时就能采取“更有效的策略来解读”。

中国政府如何审查你的思想?
中国历史如何影响影响其网络审查和宗教自由
Finger pointing at mobile phone screen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我为什么要做审查员?”
当初我应征的职位是微博编辑,工作描述有要求应征者必须要有政治敏感度,我可以猜到以后的工作可能会是内容审查,但我当时并不了解审查员的具体工作内容,所以还是抱着好奇的心理加入了。

这个工作就像个审查工厂,一个流水线,为什么我要做这个工作?在中国,如果我不在数字工厂工作,那就是在电子工厂工作。

做这个工作感觉不是很好,好像是个“脏活儿”,觉得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但是其他人并不觉得,只认为是在混口饭吃。

大部分同事都不会使用自己的产品(新浪微博),因为他们自己是审查员,所以都不会用,只有我和另一个朋友有在使用,因为我是真的喜欢社交媒体,喜欢这个空间可以在上面表达自我。

“没有培训和指导手册”
我们没有经过正式培训,其实不需要什么培训,任何在中国出生长大,在中国受过基础教育,大学毕业程度的人都应该理解所谓的中国版政治正确,哪些是敏感词,在这方面可以说中国的洗脑做的相当成功。

我们也没有什么指导手册,告诉我们哪些是敏感词要删贴,哪些能发表,有的是经常接到上面下来的直接命令,告诉我们因为发生了某一政治事件,所有与之相关的字词都要删贴屏蔽。

2011至2013年我在担任网络审查员期间,一开始接到直接命令要求删帖屏蔽的每天也就十几个,到后来一天能有好几十个要求删帖屏蔽的敏感词,再后来要删帖屏蔽的敏感词越来越多,一天能有超过200条指令。

石黑一雄:“我非常担心年轻一代作家”正因“恐惧”自我审查
微信和直播平台“屏蔽了数百新冠关键词”
“我保留了每天的审查日志”
审查日志截图
图像来源,CHINADIGITALTIMES
图像加注文字,
2014年8月23日审查日志关于BBC中文网的一篇文章,上面指示审查员“见到私密”(截图自中国数字时代网站)

因为这个工作,我每天要阅读大量的内容,可能多达数十万字,我也保留了每天工作的审查日志,这些审查日志我后来提供给了外国媒体,现在我到了美国也整理在中国数字时代网站上发表。

在我记录审查日志的时候,我并不觉得害怕,也不觉得这是非常危险的工作,因为我是在后台做审查的工作,我个人也有在用VPN隐蔽个人身份,我是一直到后来回头去看手
上累积的资料的时候才意识到情况的严重。

去年我离开中国到了美国,离开中国的原因是我担心自己的安全,因为我曾向外国媒体提供网络审查的内容,光是这一点就能让我惹上麻烦。

(离开中国时)直到飞机起飞的那一刻,一颗心都是悬着的;就像电影《逃离德黑兰》一样,在飞机终于起飞后心里才踏实。

“今后只有好消息”:中国严整网络信息的四大问题
肺炎疫情:中国官方“正能量”宣传引众怒
“我决定必须离开中国”
我离开中国的另一个原因是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对国内的控制越来越严,到处都是检查站,到处都要求刷手机扫个人码,在这样没有任何隐私日趋恶劣的情况下我决定出走。

我不希望我记录的审查日志如果因为我个人被捕或遭遇什么不测而从此消失,所以我到了美国将这些内容在网站上发表。

因为有防火长城,中国控制国内的网络内容控制得非常好,而且近年来也倾全国之力对外发展舆论攻势,进行大外宣,利用五毛网军做舆论打手,这样的情况西方世界少有了解。

我希望通过叙述我个人的经验,能让更多人认识了解到在中国,网络审查确实是存在的,每天都在真实发生的,

有更多的人能意识到这一点,那么在面对有关中国的信息时,就能采取更有效的策略来解读。

TikTok根本不需要网络审查员,字节跳动有两万名内容管理员(或称内容优化)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看上面的视频,所谓的算法,或是机器学习,只能识别视频中出现什么物体,什么动作,但没办法判别视频能不能吸引眼球,只有人工优化才能做得到这一点,所以他们有两万人每天在做内容优化的工作,已经把审查内置在内容优化的流程里面了。

在2018年的时候,字节跳动宣布要在中国扩充招聘一万个内容优化管理员,TikTok这个产品大概就是在这之后火起来了,因为他们运用大量的内容优化让内容变得好看,同时也是审查。

因为字节跳动的内部保密非常严格,我们没有办法知道他们现在是否在中国审查TikTok,但是在2018年的时候,我曾经去过字节跳动的办公楼,他们的人力资源经理明确的告诉我他们要做TikTok的审查,但是不能对外公开他们审查海外用户。

我去的地方是在天津一个高档的办公楼的17层,人力资源经理在门口等着我,开门带我进去,在这栋建筑里面绕着圈走,而不是直接从工作区域通过,他还警告我不要往里面瞧,非常机密,就像是进入到毒枭的老巢一样。

我当时心想,干脆给我套个黑头套得了。

Clubhouse app icon seen next to a Chinese flag star
图像来源,REUTERS
在Clubhouse回答关于新疆审查的提问
我是和中国数字时代网站一起在Clubhouse上面回答网友关于中国网络审查的提问,我
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对这个话题有兴趣,人均要提问三个问题。

主持人在节目进行到一个多小时的时候就关闭了举手提问,但还是有很多问题要回答,我最后一直回答了四个半小时,聊天室里还有1400多人在线上听讲。

Clubhouse被中国屏蔽前 参与者讨论的那些热门话题
Clubhouse在中国昙花一现,曾为政治话题讨论“绿洲”
关于新疆问题,中国的审查系统对维吾尔人或维吾尔语是非常歧视的,完全不尊重,任何文明世界遵守的规则在中国眼里什么都不是。

如果审查员在后台上看到了维吾尔语,不管他说的是什么直接删掉,在直播里也是这样,如果听到有人说维吾尔语就会警告要切换到汉语否则就要关掉直播,

这样的规则很可怕。
w
wosnb

很真实,这个体系最后会崩溃。
【 在 uscybercom (cyber life) 的大作中提到: 】
: 刘力朋曾经担任新浪微博审查员,对中国的网络审查有相当深入的了解,也熟知中国是
: 如何利用网络审查控制舆论风向的。
: 多年的网络内容审查工作让他认识到中国网络民意的虚假表象和背后的“肮脏”。在担
: 任审查员期间,他保留了每天工作的审查日志,后来提供给外国媒体让外界也能够窥探
: 究竟。
: 2020年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期间,他因为担心北京日益严重的全面监控做法而举家离开
: 中国前往美国,并公开了自己的日志,曝光中国网络审查内幕,对抗这个体制。
: 刘力朋近期在接受BBC专访时说,他希望通过讲述自己的经历能让更多人认识到中国网
: 络审查“每天都在真实发生”,这样在面对有关中国的信息时就能采取“更有效的策略
: 来解读”。
: ...................

vandieman

不崩溃你丫直播吃屎
【 在 wosnb (Walk with the Earth Moth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真实,这个体系最后会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