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洗澡,洗衣服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3/17

今天我洗澡,洗衣服

今天我到包厘街227号洗澡,早上7:11到那排队,预约到9:30洗澡。

我去洗澡时,见有大约九个人在9:30洗澡。其中只有我带着大量行李,其他人无行李或只有一个小包。凡是来包厘街通过这种预约洗澡的,几乎一定是露宿者。这说明他们住的那个地方没有洗澡的条件。既然都是露宿者,为啥只有我一个人带着行李呢?我一直没想明白。

其中有一个50岁华男,似乎只是来领衣服,而不洗澡,他的手背上满是纹身,讲普通话,英语流利,他和几个黑男流浪汉是老朋友,见面会勾肩搭背热烈地聊天。七八点钟排队时我就注意到他。因为他在三摄氏度的户外,穿着短裤,至少呆了两个小时,一支接一支地抽烟,我相信他就住在这个包厘街227号的避难所里。

9:30排队洗澡时,我见他也在我们等洗澡的队中,我就用普通话问他是否住在这里,他说他住在布鲁仑,他只是今天路过这里,他说他昨夜住在唐人街。

我推测他的意思是住在走路十分钟外的唐人街避难所,但这不能解释为啥我目睹他今天早上七八点穿着短裤和我一起在楼外排队一个多小时。他如果从布鲁仑过来,怎么可能不带衣服,他如果在唐人街避难所过夜,他怎么穿着短裤走十分钟到这排队一个多小时领衣服。他貌似只领衣服没洗澡。他如果昨夜住在唐人街避难所,那里可以洗澡,不需要到这来洗澡。

一起排队洗澡的还有一个60岁九成白男。七点多排队时他在我三米处用手机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是用英语讲的,我只听到几个词,united nations, embassy, package,basement。大意是他在指导某人,说有一个快递包裹,与联合国或某个大使馆有关,说那个包裹应该怎么处理。他打的第二个电话是用西班牙语,我一句也没听懂。貌似他是个小公司的老板,在指导他雇的人什么业务,他的英语口音地道,说话口气像是做为雇主或师傅指导别人做事。但他也来这里排队领早餐,领衣服,还洗澡,说明他的居住状态是露宿。

洗澡名义上限时十分钟,工作人员在第七八分钟时就开始催,我一般即使尽力加速操作,也会超时两分钟。我觉得十分钟洗完几乎不能做到。

我在中国旅行时,经常在夏天在火车站或公园的公厕偷偷洗澡,因为怕被人撞见,更怕被工作人员抓到,所以都是尽快操作,然而我发现我一般耗时20-25分钟。即使拼命加
速,貌似也要至少12-15分钟。十分钟内洗完澡,按我的操作能力几乎做不到。

洗完澡后,我去唐人街的一个学校领了一份学生餐,照例把其中两盒牛奶取出遗弃在路边的水泥台上。

然后我去行李寄存公司,取一个小桶用于洗衣服,我还换了双袜子,所以今天我要洗一双袜子,一件内裤,和一件薄的梯恤。我还取出四个大芒果和两个桃子。

然后我到中山公园的公厕,用我的小桶洗衣服,用一个饭盒接水龙头的自来水。分两次洗,先洗袜子和内裤,再洗梯恤,一共换了十七次水,每次用水大约1.5升。气温五六
摄氏度。

洗完衣服后,我用瓶子接了些水离开。

在中山公园我见一个长椅上有一份被人用于垫屁股后遗弃的报纸,我就用这个报纸临时放芒果皮。我削吃了四个大芒果,然后用报纸包上芒果皮核,扔进垃圾箱。中山公园的垃圾箱都是封闭的,必须用手拉开盖子,才能扔进垃圾,所以我需要先把芒果皮核放在报纸上,再一起扔进垃圾箱。

广大的混滋傻们也可以晒自己怎么洗澡,怎么洗衣服。

qingXu123

混滋傻们不洗澡,不洗衣服,吨墩墩
noid

没说洗鞋啊
怎么那么干净呢?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3/17
: 今天我洗澡,洗衣服
: 今天我到包厘街227号洗澡,早上7:11到那排队,预约到9:30洗澡。
: 我去洗澡时,见有大约九个人在9:30洗澡。其中只有我带着大量行李,其他人无行李或
: 只有一个小包。凡是来包厘街通过这种预约洗澡的,几乎一定是露宿者。这说明他们住
: 的那个地方没有洗澡的条件。既然都是露宿者,为啥只有我一个人带着行李呢?我一直
: 没想明白。
: 其中有一个50岁华男,似乎只是来领衣服,而不洗澡,他的手背上满是纹身,讲普通话
: ,英语流利,他和几个黑男流浪汉是老朋友,见面会勾肩搭背热烈地聊天。七八点钟排
: 队时我就注意到他。因为他在三摄氏度的户外,穿着短裤,至少呆了两个小时,一支接
: ...................

Y
YourDad

你得当心被当街杀了,现在这年头还是躲一躲比较妙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3/17
: 今天我洗澡,洗衣服
: 今天我到包厘街227号洗澡,早上7:11到那排队,预约到9:30洗澡。
: 我去洗澡时,见有大约九个人在9:30洗澡。其中只有我带着大量行李,其他人无行李或
: 只有一个小包。凡是来包厘街通过这种预约洗澡的,几乎一定是露宿者。这说明他们住
: 的那个地方没有洗澡的条件。既然都是露宿者,为啥只有我一个人带着行李呢?我一直
: 没想明白。
: 其中有一个50岁华男,似乎只是来领衣服,而不洗澡,他的手背上满是纹身,讲普通话
: ,英语流利,他和几个黑男流浪汉是老朋友,见面会勾肩搭背热烈地聊天。七八点钟排
: 队时我就注意到他。因为他在三摄氏度的户外,穿着短裤,至少呆了两个小时,一支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