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的保安可多呢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3/15

深圳的保安可多呢

我在2019年夏天,有一次试图在深圳的市民中心广场,在书城和市图书馆之间的区域露宿过夜,被保安驱逐。

那里夜里在九点前人多热闹,有几个卖艺的,画卡通肖像的,还有一个白男在那弹钢琴卖艺,模糊记忆是法国的,带着他的钢琴周游世界卖艺乞讨,他那架钢琴要拆开两三部分,每部分用一个两轮行李车拉着,到十点时他也收摊了,我见他把钢琴暂存在他摆摊三十米外的一个西餐厅里,也许他也在那个餐厅里打地铺过夜。

到十点市民中心广场基本没人了,我记得除我之外最后离开的是一对情侣。他们走后,广场上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拖着一百斤的行李,显然是打算在树下的长凳上过夜。

然后有四五六个保安围过来,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要赶我走。我争辩说这个广场晚上不能呆人吗?我在这坐着也不行吗?他们勉强允许我坐着。几个保安离去,但留下一个二十多岁的保安,在我身后三米处站着不走,我如果转移到别处,他就像尾巴一样跟着我,总之站在我后面三米处不走,我理解我坐在石凳子上是可以的,但如果我躺下,他就可以赶我走。

他就一直在我旁边三米处站着盯着我,整个广场就我和他。显然他上夜班,他可以像站岗一样站在我旁边到天亮。

我坐了二三十分钟,心想这个保安这么站我旁边,我今晚别想在这睡,与其在这坐着过夜,不如去附近找个能躺的地方。于是我就带上行李离开广场,我离开也要走一百米才能走出市民中心广场的地界,这个保安就一直像条尾巴一样跟在我后面三米处。等我走出了市民中心的地界,他还站在那目送我远去。

我离开市民中心广场后,向关山月美术馆方向走,一直走了大约一千米,沿途各处,找不到能露宿的地方,那些小区物业之类的,都有保安值夜班,我一看附近有保安,就知道这不能躺卧,继续走。

走了约一千米,见到一个五十米见方的开阔草坪,中心有一个不锈钢雕塑,雕塑下的水泥台上可以躺,我就在那雕塑下躺着睡。睡到早上大约六点醒来,见在我十米处有一个五六十岁的大叔,他在那长时间地盯着我看。

我直觉上认为这个大叔对我不怀好意,他不是没见过民工露宿,他似乎暂时也不会报警叫人来驱逐我,在五十米见方的草坪区域,就只有他和我,我在那雕塑下的台上躺着睡觉,他就在距我十米处盯着我不走。按我的猜测,他对像我这样的露宿的低端人群有敌意,想通过这样的无礼的方式把我盯走。

我醒来了,懒了五分钟"床",就起来离开了。

后来我再到深圳,就不在市民中心过夜了,也不能在深圳东站过夜,我以前在深圳东站过夜,也被深圳东站的保安驱赶过。

后来我一般是买张11元的火车票,到东莞东站的站前广场露宿。东莞东站对于露宿的民工比较友好,不会驱赶。

在深圳当保安的壮丁应该非常多,到处可见,大概深圳的保安比工厂的工人更多。中国钱多,雇这么多男青年当保安,可能3500-4000元一个月,让他们浪费光阴。保安唯一
喜欢做的事就是赶人,见到外貌像民工穷人的人,不但没有任何的同情心,反而一律驱逐,即使他们的雇主并没有明确说要驱逐低端人群,保安们也会积极地驱逐,因为这是他们的唯一能拿的出手的"政绩"。

广大的混滋傻,同性人兽恋者,嫖娼爱好者,外F女,和世故物质女们怎么看待在中国
到处都是维稳的保安和警察?
phonyee

有现成的三和你不去,非要去市民广场岂不是自己找不痛快
w
waterming

保安好心

甚至以前罗湖口岸商城都有人偷器官

被人切鸡鸡,老邱就出名了

或者被人鸡奸

d
dlc

保安多难道不是好事吗?你起码不用担心熟睡中被人袭击
h
hahan

甚至以前太乱了
工厂 KTV 酒店 这些都有自己保安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3/15
:
: 深圳的保安可多呢
:
: 我在2019年夏天,有一次试图在深圳的市民中心广场,在书城和市图书馆之间的区域露
: 宿过夜,被保安驱逐。
:
: 那里夜里在九点前人多热闹,有几个卖艺的,画卡通肖像的,还有一个白男在那弹钢琴
: 卖艺,模糊记忆是法国的,带着他的钢琴周游世界卖艺乞讨,他那架钢琴要拆开两三部
: 分,每部分用一个两轮行李车拉着,到十点时他也收摊了,我见他把钢琴暂存在他摆摊
: 三十米外的一个西餐厅里,也许他也在那个餐厅里打地铺过夜。
:
: 到十点市民中心广场基本没人了,我记得除我之外最后离开的是一对情侣。他们走后,
: 广场上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拖着一百斤的行李,显然是打算在树下的长凳上过夜。:
: 然后有四五六个保安围过来,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要赶我走。我争辩说这个广场晚上
: 不能呆人吗?我在这坐着也不行吗?他们勉强允许我坐着。几个保安离去,但留下一个
: 二十多岁的保安,在我身后三米处站着不走,我如果转移到别处,他就像尾巴一样跟着
: 我,总之站在我后面三米处不走,我理解我坐在石凳子上是可以的,但如果我躺下,他
: 就可以赶我走。
:
: 他就一直在我旁边三米处站着盯着我,整个广场就我和他。显然他上夜班,他可以像站
: 岗一样站在我旁边到天亮。
:
: 我坐了二三十分钟,心想这个保安这么站我旁边,我今晚别想在这睡,与其在这坐着过
: 夜,不如去附近找个能躺的地方。于是我就带上行李离开广场,我离开也要走一百米才
: 能走出市民中心广场的地界,这个保安就一直像条尾巴一样跟在我后面三米处。等我走
: 出了市民中心的地界,他还站在那目送我远去。
:
: 我离开市民中心广场后,向关山月美术馆方向走,一直走了大约一千米,沿途各处,找
: 不到能露宿的地方,那些小区物业之类的,都有保安值夜班,我一看附近有保安,就知
: 道这不能躺卧,继续走。
:
: 走了约一千米,见到一个五十米见方的开阔草坪,中心有一个不锈钢雕塑,雕塑下的水
: 泥台上可以躺,我就在那雕塑下躺着睡。睡到早上大约六点醒来,见在我十米处有一个
: 五六十岁的大叔,他在那长时间地盯着我看。
:
: 我直觉上认为这个大叔对我不怀好意,他不是没见过民工露宿,他似乎暂时也不会报警
: 叫人来驱逐我,在五十米见方的草坪区域,就只有他和我,我在那雕塑下的台上躺着睡
: 觉,他就在距我十米处盯着我不走。按我的猜测,他对像我这样的露宿的低端人群有敌
: 意,想通过这样的无礼的方式把我盯走。
:
: 我醒来了,懒了五分钟"床",就起来离开了。
:
: 后来我再到深圳,就不在市民中心过夜了,也不能在深圳东站过夜,我以前在深圳东站
: 过夜,也被深圳东站的保安驱赶过。
:
: 后来我一般是买张11元的火车票,到东莞东站的站前广场露宿。东莞东站对于露宿的民
: 工比较友好,不会驱赶。
:
: 在深圳当保安的壮丁应该非常多,到处可见,大概深圳的保安比工厂的工人更多。中国
: 钱多,雇这么多男青年当保安,可能3500-4000元一个月,让他们浪费光阴。保安唯一
: 喜欢做的事就是赶人,见到外貌像民工穷人的人,不但没有任何的同情心,反而一律驱
: 逐,即使他们的雇主并没有明确说要驱逐低端人群,保安们也会积极地驱逐,因为这是
: 他们的唯一能拿的出手的"政绩"。
:
: 广大的混滋傻,同性人兽恋者,嫖娼爱好者,外F女,和世故物质女们怎么看待在中国
: 到处都是维稳的保安和警察?
t
toddler

老邱自己也可以应聘坐保安

【 在 hahan (肏) 的大作中提到: 】
: 甚至以前太乱了
: 工厂 KTV 酒店 这些都有自己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