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瓶子被盗,今天的早餐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3/11

昨夜瓶子被盗,今天的早餐

昨夜我在曼哈顿东河边露宿,最低气温六摄氏度。从昨夜十点睡到今天早上八点半。

睡到十一点半时,我被杂音吵醒,睁眼一看,正有人在挪动我放在地铺旁的行李车。我立即坐起来,见是一个50岁老墨妇女模样的人在从我的行李袋往外掏东西。我喝问:"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她没说话,但向我举起一小袋偷的我的零食,意思大概
是她在拿我的食品。然后她立即快步离去。

我把行李车重新整理,发现我用于包裹行李车的大塑料袋被她扯破报废,并丢了一些食品。然后我又再睡。

次日早上起床,我清点了一下行李车里的东西,发现她偷走了我的两小盒罐头水果粒,和一个空的瓶子。再加上被她撕毁的一个大塑料袋,其它东西似乎没丢失。

复原的情节,应该是她把偷我的东西做为一种挑衅或开玩笑,并不是真想盗窃财物。她完全可以悄悄地偷走我的东西,包括我的整个行李车,我的行李车用一根绳子拴在我的地铺上,但想偷走的话很容易破解。她是故意把包装零食的塑料袋揉出大的响声,故意把我惊醒,并故意拉动我的行李车,就是想让我知道她正在偷我的东西,看我如何反应。

我不理解她的意图,但我对自己的东西被盗极为愤怒,我蓦然醒来看见有贼正在偷我的东西,我当时如果有枪,可能当场脑子一热,就掏枪把她击毙了。

事后我还在想我可以发明一把两尺长的短矛,在地铺里睡觉时随手拿着,如果我睡觉时被袭击,我就立即把袭击我的人当场刺毙。不过我在睡觉时本来就没有防御能力,谁想杀我都可以轻易把我杀掉。而且我打的地铺是把我自己重重包裹,遇到紧急情况并不能立即有行动,所以我遇到袭击根本无法反抗。如果我在地铺里用长刀或矛攻击袭击我的人,我如果不能一击就把袭击者杀死,我很容易被反杀,因为我在地铺里全身包裹没有战斗力。所以我在打地铺时反抗是不可能的,只能投降任人宰割。即使我睡觉时身上带着武器,因为一时半会儿无法离开地铺,根本无力战斗。

被那个墨妇模样的人偷走的那个空瓶子,我本来是用于装饮用水的,并且它也是在公厕水龙头接水的专用瓶,因为它比较矮,瓶口又较大。这个瓶子被盗后,我只能再捡一个类似的大肚矮瓶,几天之内都捡不到。我只能暂时用饭盒在厕所水龙头接水。而饭盒不能储水,所以我仍然要再捡一个既能密封储水,又能在厕所水龙头接水的瓶子。

起床后,我到行李寄存公司整理一下我的物品,我昨天在路边捡了一把重型的水果刀,刀刃只有12厘米长,但厚重,可以做武器用。我用这把刀割开铁皮罐头,发现比我原用的一字螺丝刀好用的多。但仍然需要用尖嘴钳配合打开罐头。我吃了一罐鸡汤和一罐豆角。

我换上几天前我用海水洗的,40岁老墨送给我的鞋,并换了新的鞋垫和袜子。发现这双旧旅游鞋很好穿。

然后我到一个学校领了一份学生餐,照例取出其中的两盒牛奶遗弃在路边的水泥台上。

然后我到中山公园想用其厕所的水龙头洗袜子,但十点了它还没开门。

在中山公园的一个垃圾箱上,我捡了一大盒被人遗弃的大约十斤比萨饼。通过盒子撕破的一角,我嗅了嗅认为没有异味,并且还有少许残余的三四十摄氏度,说明是新鲜出炉的。我就拿走了。

我还捡了一个被人遗弃在长椅上的苹果。这样的被人遗弃的食品,一般的流浪汉都不敢吃,怕被投毒。基本上只有我一个人会捡这些遗弃的食品吃。

然后我到中山公园附近的一个公厕洗袜子,鞋垫,和薄手套。今天天气暖和,至少十五摄氏度。我用饭盒从公厕的水龙头接水,共用了七升水洗这些东西。

我用一块遗弃的废砖头磨我刚捡的小刀。这把刀虽然似乎是用硬钢做的,至少可以切开罐头铁皮,但在砖头面前,它的钢材很软,在砖头上蹭三五下就磨好了,蹭的次数多了,就会过度磨损。

然后我又接了1200毫升水坐在长椅上洗脚。把脚晾干,然后我到潘恩公园坐。

然后我打开捡的这盒比萨饼,大约十斤重,里面有几种不同的比萨饼。我推测是有人买了够20个人吃的比萨饼,但活动临时取消,于是把这大盒比萨饼遗弃在路边的垃圾桶上。

我一个人不可能吃完这么多比萨饼,也无法送给别人,而且今天中午的气温会高达19摄氏度,我不确信这盒比萨饼能否吃到明天早上,所以注定绝大部分要被浪费掉。

我吃了两块比萨饼,和一小包学生餐里的小胡萝卜。

所以今天我的早餐是一罐鸡汤,一罐豆角,两块比萨饼,和一小包小胡萝卜。

广大的混滋傻们也可以晒一下自己的早餐。

t
toddler

老邱尿瓶子被老莫偷了

G99991

因为这个瓶子被盗,丘八没娶上媳妇。
d
dlc

纽约真的是天堂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3/11
:
: 昨夜瓶子被盗,今天的早餐
:
: 昨夜我在曼哈顿东河边露宿,最低气温六摄氏度。从昨夜十点睡到今天早上八点半。:
: 睡到十一点半时,我被杂音吵醒,睁眼一看,正有人在挪动我放在地铺旁的行李车。我
: 立即坐起来,见是一个50岁老墨妇女模样的人在从我的行李袋往外掏东西。我喝问:":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她没说话,但向我举起一小袋偷的我的零食,意思大概
: 是她在拿我的食品。然后她立即快步离去。
:
: 我把行李车重新整理,发现我用于包裹行李车的大塑料袋被她扯破报废,并丢了一些食
: 品。然后我又再睡。
:
: 次日早上起床,我清点了一下行李车里的东西,发现她偷走了我的两小盒罐头水果粒,
: 和一个空的瓶子。再加上被她撕毁的一个大塑料袋,其它东西似乎没丢失。
:
: 复原的情节,应该是她把偷我的东西做为一种挑衅或开玩笑,并不是真想盗窃财物。她
: 完全可以悄悄地偷走我的东西,包括我的整个行李车,我的行李车用一根绳子拴在我的
: 地铺上,但想偷走的话很容易破解。她是故意把包装零食的塑料袋揉出大的响声,故意
: 把我惊醒,并故意拉动我的行李车,就是想让我知道她正在偷我的东西,看我如何反应。
:
: 我不理解她的意图,但我对自己的东西被盗极为愤怒,我蓦然醒来看见有贼正在偷我的
: 东西,我当时如果有枪,可能当场脑子一热,就掏枪把她击毙了。
:
: 事后我还在想我可以发明一把两尺长的短矛,在地铺里睡觉时随手拿着,如果我睡觉时
: 被袭击,我就立即把袭击我的人当场刺毙。不过我在睡觉时本来就没有防御能力,谁想
: 杀我都可以轻易把我杀掉。而且我打的地铺是把我自己重重包裹,遇到紧急情况并不能
: 立即有行动,所以我遇到袭击根本无法反抗。如果我在地铺里用长刀或矛攻击袭击我的
: 人,我如果不能一击就把袭击者杀死,我很容易被反杀,因为我在地铺里全身包裹没有
: 战斗力。所以我在打地铺时反抗是不可能的,只能投降任人宰割。即使我睡觉时身上带
: 着武器,因为一时半会儿无法离开地铺,根本无力战斗。
:
: 被那个墨妇模样的人偷走的那个空瓶子,我本来是用于装饮用水的,并且它也是在公厕
: 水龙头接水的专用瓶,因为它比较矮,瓶口又较大。这个瓶子被盗后,我只能再捡一个
: 类似的大肚矮瓶,几天之内都捡不到。我只能暂时用饭盒在厕所水龙头接水。而饭盒不
: 能储水,所以我仍然要再捡一个既能密封储水,又能在厕所水龙头接水的瓶子。
:
: 起床后,我到行李寄存公司整理一下我的物品,我昨天在路边捡了一把重型的水果刀,
: 刀刃只有12厘米长,但厚重,可以做武器用。我用这把刀割开铁皮罐头,发现比我原用
: 的一字螺丝刀好用的多。但仍然需要用尖嘴钳配合打开罐头。我吃了一罐鸡汤和一罐豆
: 角。
:
: 我换上几天前我用海水洗的,40岁老墨送给我的鞋,并换了新的鞋垫和袜子。发现这双
: 旧旅游鞋很好穿。
:
: 然后我到一个学校领了一份学生餐,照例取出其中的两盒牛奶遗弃在路边的水泥台上。
:
: 然后我到中山公园想用其厕所的水龙头洗袜子,但十点了它还没开门。
:
: 在中山公园的一个垃圾箱上,我捡了一大盒被人遗弃的大约十斤比萨饼。通过盒子撕破
: 的一角,我嗅了嗅认为没有异味,并且还有少许残余的三四十摄氏度,说明是新鲜出炉
: 的。我就拿走了。
:
: 我还捡了一个被人遗弃在长椅上的苹果。这样的被人遗弃的食品,一般的流浪汉都不敢
: 吃,怕被投毒。基本上只有我一个人会捡这些遗弃的食品吃。
:
: 然后我到中山公园附近的一个公厕洗袜子,鞋垫,和薄手套。今天天气暖和,至少十五
: 摄氏度。我用饭盒从公厕的水龙头接水,共用了七升水洗这些东西。
:
: 我用一块遗弃的废砖头磨我刚捡的小刀。这把刀虽然似乎是用硬钢做的,至少可以切开
: 罐头铁皮,但在砖头面前,它的钢材很软,在砖头上蹭三五下就磨好了,蹭的次数多了
: ,就会过度磨损。
:
: 然后我又接了1200毫升水坐在长椅上洗脚。把脚晾干,然后我到潘恩公园坐。
:
: 然后我打开捡的这盒比萨饼,大约十斤重,里面有几种不同的比萨饼。我推测是有人买
: 了够20个人吃的比萨饼,但活动临时取消,于是把这大盒比萨饼遗弃在路边的垃圾桶上。
:
: 我一个人不可能吃完这么多比萨饼,也无法送给别人,而且今天中午的气温会高达19摄
: 氏度,我不确信这盒比萨饼能否吃到明天早上,所以注定绝大部分要被浪费掉。
:
: 我吃了两块比萨饼,和一小包学生餐里的小胡萝卜。
:
: 所以今天我的早餐是一罐鸡汤,一罐豆角,两块比萨饼,和一小包小胡萝卜。
:
: 广大的混滋傻们也可以晒一下自己的早餐。
forenzhang

老莫肯定是当成喝水瓶子了

【 在 toddler (toad)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尿瓶子被老莫偷了

forenzhang

尼玛,哪天被老黑扎一刀,就成了真正的天堂了

【 在 dlc (dalaocu) 的大作中提到: 】
: 纽约真的是天堂
: 应。
: 上。

kazan

老邱应该在地铺旁边立一块牌子,上面写“吾梦中好杀人,汝等切勿近前”
sqgs


老邱把未来的老婆吓跑了。人生一大遗憾。
SimpleRed

老邱捡别人丢掉的食物吃,然后还蔑视别的不捡扔掉的食物的人,这是什么逻辑?
x
xiaowang123

看起来老墨女人是真饿了,只是想找点东西吃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3/11
:
: 昨夜瓶子被盗,今天的早餐
:
: 昨夜我在曼哈顿东河边露宿,最低气温六摄氏度。从昨夜十点睡到今天早上八点半。:
: 睡到十一点半时,我被杂音吵醒,睁眼一看,正有人在挪动我放在地铺旁的行李车。我
: 立即坐起来,见是一个50岁老墨妇女模样的人在从我的行李袋往外掏东西。我喝问:": what are you doing here?!" 她没说话,但向我举起一小袋偷的我的零食,意思大概
: 是她在拿我的食品。然后她立即快步离去。
:
: 我把行李车重新整理,发现我用于包裹行李车的大塑料袋被她扯破报废,并丢了一些食
: 品。然后我又再睡。
:
: 次日早上起床,我清点了一下行李车里的东西,发现她偷走了我的两小盒罐头水果粒,
: 和一个空的瓶子。再加上被她撕毁的一个大塑料袋,其它东西似乎没丢失。
:
: 复原的情节,应该是她把偷我的东西做为一种挑衅或开玩笑,并不是真想盗窃财物。她
: 完全可以悄悄地偷走我的东西,包括我的整个行李车,我的行李车用一根绳子拴在我的
: 地铺上,但想偷走的话很容易破解。她是故意把包装零食的塑料袋揉出大的响声,故意
: 把我惊醒,并故意拉动我的行李车,就是想让我知道她正在偷我的东西,看我如何反应。
:
: 我不理解她的意图,但我对自己的东西被盗极为愤怒,我蓦然醒来看见有贼正在偷我的
: 东西,我当时如果有枪,可能当场脑子一热,就掏枪把她击毙了。
:
: 事后我还在想我可以发明一把两尺长的短矛,在地铺里睡觉时随手拿着,如果我睡觉时
: 被袭击,我就立即把袭击我的人当场刺毙。不过我在睡觉时本来就没有防御能力,谁想
: 杀我都可以轻易把我杀掉。而且我打的地铺是把我自己重重包裹,遇到紧急情况并不能
: 立即有行动,所以我遇到袭击根本无法反抗。如果我在地铺里用长刀或矛攻击袭击我的
: 人,我如果不能一击就把袭击者杀死,我很容易被反杀,因为我在地铺里全身包裹没有
: 战斗力。所以我在打地铺时反抗是不可能的,只能投降任人宰割。即使我睡觉时身上带
: 着武器,因为一时半会儿无法离开地铺,根本无力战斗。
:
: 被那个墨妇模样的人偷走的那个空瓶子,我本来是用于装饮用水的,并且它也是在公厕
: 水龙头接水的专用瓶,因为它比较矮,瓶口又较大。这个瓶子被盗后,我只能再捡一个
: 类似的大肚矮瓶,几天之内都捡不到。我只能暂时用饭盒在厕所水龙头接水。而饭盒不
: 能储水,所以我仍然要再捡一个既能密封储水,又能在厕所水龙头接水的瓶子。
:
: 起床后,我到行李寄存公司整理一下我的物品,我昨天在路边捡了一把重型的水果刀,
: 刀刃只有12厘米长,但厚重,可以做武器用。我用这把刀割开铁皮罐头,发现比我原用
: 的一字螺丝刀好用的多。但仍然需要用尖嘴钳配合打开罐头。我吃了一罐鸡汤和一罐豆
: 角。
:
: 我换上几天前我用海水洗的,40岁老墨送给我的鞋,并换了新的鞋垫和袜子。发现这双
: 旧旅游鞋很好穿。
:
: 然后我到一个学校领了一份学生餐,照例取出其中的两盒牛奶遗弃在路边的水泥台上。
:
: 然后我到中山公园想用其厕所的水龙头洗袜子,但十点了它还没开门。
:
: 在中山公园的一个垃圾箱上,我捡了一大盒被人遗弃的大约十斤比萨饼。通过盒子撕破
: 的一角,我嗅了嗅认为没有异味,并且还有少许残余的三四十摄氏度,说明是新鲜出炉
: 的。我就拿走了。
:
: 我还捡了一个被人遗弃在长椅上的苹果。这样的被人遗弃的食品,一般的流浪汉都不敢
: 吃,怕被投毒。基本上只有我一个人会捡这些遗弃的食品吃。
:
: 然后我到中山公园附近的一个公厕洗袜子,鞋垫,和薄手套。今天天气暖和,至少十五
: 摄氏度。我用饭盒从公厕的水龙头接水,共用了七升水洗这些东西。
:
: 我用一块遗弃的废砖头磨我刚捡的小刀。这把刀虽然似乎是用硬钢做的,至少可以切开
: 罐头铁皮,但在砖头面前,它的钢材很软,在砖头上蹭三五下就磨好了,蹭的次数多了
: ,就会过度磨损。
:
: 然后我又接了1200毫升水坐在长椅上洗脚。把脚晾干,然后我到潘恩公园坐。
:
: 然后我打开捡的这盒比萨饼,大约十斤重,里面有几种不同的比萨饼。我推测是有人买
: 了够20个人吃的比萨饼,但活动临时取消,于是把这大盒比萨饼遗弃在路边的垃圾桶上。
:
: 我一个人不可能吃完这么多比萨饼,也无法送给别人,而且今天中午的气温会高达19摄
: 氏度,我不确信这盒比萨饼能否吃到明天早上,所以注定绝大部分要被浪费掉。
:
: 我吃了两块比萨饼,和一小包学生餐里的小胡萝卜。
:
: 所以今天我的早餐是一罐鸡汤,一罐豆角,两块比萨饼,和一小包小胡萝卜。
:
: 广大的混滋傻们也可以晒一下自己的早餐。
PBSNPR


【 在 kazan (喀山)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应该在地铺旁边立一块牌子,上面写“吾梦中好杀人,汝等切勿近前”

a
acrofred

器人别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