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后,妹妹拿着烈士家书走进公安局报案 (转载)

didadida
楼主 (未名空间)

【 以下文字转载自 Detective 讨论区 】
发信人: didadida (滴滴嗒嗒), 信区: Detective
标 题: 2年后,妹妹拿着烈士家书走进公安局报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Feb 19 14:53:24 2021, 美东)

在1948年10月29日清晨,因为叛徒出卖被捕,潜伏于国民党保密局保定站的共产党员——梅立春,在保定南关河岸上,被保密局保定站杀害。

梅立春是地下党的高级情报员,她最后一件事,就是写了一封家书。梅立春自然明白,自己不会活着出去,她拜托同一个牢房的名叫程黛琴的姑娘,若能侥幸出去,请她把这封家书交给进城的解放军,再转交给她的家人。

陈黛琴是保定师范的学生,因为上街游行,被保密局以“共党嫌犯”的罪名抓进来了。

程姑娘当即含泪答应了。

今天可以在保定革命博物馆看见这封烈士的遗书:

“爹娘在上:

女儿立春问候了。女儿的死期将至,却仍有几件事情放不下。女儿不愿欠人家的钱物,人死帐不烂。爹娘替女儿还清,女儿就没有人生憾事了。

账目如下?

欠上台村老凤家清酱一瓶;

欠同村王庆友姑爷棉花二斤;

欠城中‘清风客栈’的打尖饭钱一元五角,

欠乡亲刘春儿枣面一斤。

以上账目望二老一定替女儿还了,越早越好,免得人家惦记。

女儿又上:或是账目有误,二老还账之前,还要查实账目,不要还错了人家。再,万分感谢我在狱中结识的程姑娘,给爹娘带去女儿的最后这封信。

万安!

女儿立春叩拜

民国三十七年秋上”

梅立春写完这封信的第二天,就被执行枪决了。

保密局没有来得及全部处决泰和看押所的所有嫌犯,保定就解放了。程黛琴活着走出了泰和看押所,梅立春的家书被程黛琴带了出来。梅立春烈士生前不会预料到,这封传递了最后重要情报的家书,竟是个一波三折的命运。

程黛琴将信交给了进城的解放军,解放军把信交给了保定市委,接收人是市委副秘书长迟家川。按说,迟家川应该将这封信交给梅立春的妹妹梅天凤——中共另一位地下党员,就算完事了。可是却被迟家川耽误了。

一则,梅立春的信里没有写过太过紧要的事情,就是几笔账而已。二则,迟家川刚调到保定工作,与梅天凤不熟悉,城市刚刚解放,事务繁忙,迟家川应接不暇,一时就把这封信忘了。三则,迟家川仅在保定市委工作了一个多月,就奉调北平了。临走,由于一疏忽,把这封信一块打包,带到了北平。

迟家川到了北平以后,工作更加繁忙了,到了1949年底,在翻检材料的时候才重新发现了这封信,他当即将这封信挂号寄回了保定市委组织部,并复信道歉。1950年初,保定市委组织部接到这封梅立春烈士的遗书,可是新任组织部长不了解梅立春的具体情况,没当回事,以为是普通的烈士遗物。于是,暂将这封信交给干部处存档,待市里的革命博物馆建成以后,将此信展览。

保定市革命博物馆1951年筹建,1952年竣工,梅立春的这封信便送来陈列。后来有更大的领导看了以后说话了,梅立春同志的这封家书,反映了一个共产党员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优良作风,但这毕竟是个人的家庭琐事,不必在此展览,还是交给烈士家属保存为好。

于是,博物馆把这封信交给梅立春的妹妹梅天凤。以前的地下工作者梅天凤在1952年初奉调冶金局工作。她读了这封信以后,冥思苦想了良久,之后她按照组织程序先去了市委办公室,市委的几个同志读后,却不得其解,梅天凤急了:“哎呀,快去公安局报案呀。这是梅立春同志送出的最后一份情报呀!”市委的两个同志听了以后紧张起来,当即和梅天凤一起去公安局报案了。

多年以后,梅立春写文章感慨的回忆此事:“大姐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写这样一封信,必有重要的原因。可惜,这封信被人带出来,转交的过程中,那些同志都不了解解放前保定的地下工作,所以粗心马虎了。大姐信里写的‘爹娘二老’,本意就是指当时的地下党组织。我娘早就已经牺牲了,大姐写的‘爹娘’,除了暗示党组织之外还能指什么呢?后面写到的四笔欠账,一概都是地下工作的密码用语。

‘欠上台村老凤家’一句,上台村刘姓是大姓,我协助公安局去那里调查,上台村根本没有一个叫老凤的人,大姐应该是暗指一个叫刘丰或刘峰的人。

‘欠同村王庆友姑爷’一句,孙家庄确实有一个名叫王庆友的人,他姑爷叫乔木山,可是乔木山和棉花有什么关系呢?乔木山是一个卖酒的贩子,大姐应该暗指一个叫乔九的人。

‘欠城里客栈的打尖钱’一句,应该是暗指尖的谐音‘奸’,大姐是不会欠客栈里钱的。

‘欠刘春枣面’一句,公安局详细问过刘春了,刘春却说,他从来没有借过梅立春枣面。那大姐是什么意思呢?枣面是保定周遭穷人家过年的细粮,即红枣去核晾干以后,在碾子上磨成面粉状,逢年过节将其掺在荞麦面或玉米面里面,当细粮吃。枣面,也称细面,这一句,应该指的是‘细’字。

这几句联系起来,大姐是告诉组织,刘凤和乔九是国民党安排潜伏下来的奸细。大姐在信里嘱咐组织,要尽快解决这两个奸细,‘越早越好’她或是担心自己判断有误,最后叮嘱组织要‘查实账目’,也就是调查清楚再处理。

而且,大姐已经看出了程黛琴是国民党特务,如果程黛琴把这封信带出来,程必定要潜伏下来。大姐在这封信的末尾写了要感谢程黛琴,意思是让组织审查程黛琴,大姐真是个机警心细的人呀!”

程黛琴绝对不会想到,她为梅立春带出来的这封信,竟如同给她自己带来了一道催命符。

梅天凤和公安局的相关人员,最终研究破译了梅立春的那封遗书,认定梅立春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为党组织指认了两个潜伏很深的奸细。那两个名字确如梅立春所指,一个名叫刘丰,另一个叫乔万九。

刘丰曾是中共保定城工部的交通员,1934年被捕后叛变,被中华复兴社特务处(军统的前身)派遣回来在中共内部卧底。抗战胜利以后,刘丰的任务是收集解放前的经济情报,他的身份是中共保定市委交通站长,解放后在保定市公安局档案科任科长。

乔万九是刘丰发展的下线,解放前是中共保定市委第三交通站联络员。保定解放前夕,刘丰和乔万九接受的命令是“深睡”(不暴露继续潜伏)。

刘丰没想到,在保定解放前一个多月,中共保定市地下党组织召开会议,准备组织砖瓦厂武装暴动,配合解放军入城。事关重大,刘丰会后向保密局传递了这个情报。

梅立春是在被捕以后,仔细回忆研究分析了暴动失败的整个过程,刘丰参加了那次会议,乔万九是刘丰的联系人,从梅立春在保密局内部掌握的情报看,问题很可能出在这两个人身上,绝对不是另外一个地下党员陈帆,因为陈帆不知道赵希臣等几个暴动组织者的情况,而刘丰确是组织暴动的具体参与者,事后刘丰嫁祸陈帆好让自己继续潜伏下来。

刘丰和乔万九,这两个穿了多年马甲的军统特务,同时被捕受审,交代了他们多年的特务经历,二人在1953年秋天被处决。

陈帆的叛徒帽子同时摘掉,被追认为烈士称号。

程黛琴因为被保密局逮捕过,又带出了梅立春烈士的遗书,被认为是党的积极分子。她因此潜伏下来,在保定第一中学当老师,而且她表现突出,即将被发展入党。她没有想到因为梅立春的这封信,刘丰乔万九被捕,因为梅立春信里感谢了程黛琴,公安局再次提审了刘丰,刘丰熬不住了,最后供出程黛琴是他发展的下线。

程黛琴被捕以后,交到了她原名是李娇月,程黛琴是李娇月的姑表姐,其一家子都在抗战中遇难,李娇月就冒名顶替了程黛琴的身份。她是保密局的外围人员,她的潜伏由保密局精心安排,将她和梅立春关在一个牢房,即为监视,也为取得梅立春的信任,但梅立春毕竟是在军统潜伏多年的高级情报员,对李娇月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才会在信的末尾提示组织审查李娇月的真实身份。

于是,李娇月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第二年,在调查出李娇月在保密局执行任务时候,有人命在身,李娇月被枪毙。

梅立春烈士的那份“家信”,几经周折,最终以革命文物的形式,陈列在保定市革命博物馆,供后人瞻仰。
ZhouYongKang

没立春

这名字不吉利

bobIan

牛逼,厉害。
俺服了
盹盹盹

didadida

梅胜利
吴胜利

【 在 ZhouYongKang (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没立春
: 这名字不吉利

ZhouYongKang

梅良心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梅胜利
: 吴胜利

didadida

看来姓梅的很难起名字

【 在 ZhouYongKang (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梅良心

bobIan

这种名字是好的。名字不能起得太牛逼,比如无敌之类,会妨人的

【 在 didadida(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梅胜利

: 吴胜利

ZhouYongKang

梅作弊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来姓梅的很难起名字

d
datada

谢谢。好故事。
ZhouYongKang

梅纽毕

【 在 bobIan (tony()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种名字是好的。名字不能起得太牛逼,比如无敌之类,会妨人的
:
: 梅胜利
:
: 吴胜利
:

dinassor

李皎月太实诚了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 以下文字转载自 Detective 讨论区 】
: 发信人: didadida (滴滴嗒嗒), 信区: Detective
: 标 题: 2年后,妹妹拿着烈士家书走进公安局报案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Feb 19 14:53:24 2021, 美东)
:
: 在1948年10月29日清晨,因为叛徒出卖被捕,潜伏于国民党保密局保定站的共产党员—
: —梅立春,在保定南关河岸上,被保密局保定站杀害。
:
: 梅立春是地下党的高级情报员,她最后一件事,就是写了一封家书。梅立春自然明白,
: 自己不会活着出去,她拜托同一个牢房的名叫程黛琴的姑娘,若能侥幸出去,请她把这
: 封家书交给进城的解放军,再转交给她的家人。
:
: 陈黛琴是保定师范的学生,因为上街游行,被保密局以“共党嫌犯”的罪名抓进来了。
:
: 程姑娘当即含泪答应了。
:
: 今天可以在保定革命博物馆看见这封烈士的遗书:
:
: “爹娘在上:
:
: 女儿立春问候了。女儿的死期将至,却仍有几件事情放不下。女儿不愿欠人家的钱物,
: 人死帐不烂。爹娘替女儿还清,女儿就没有人生憾事了。
:
: 账目如下?
:
: 欠上台村老凤家清酱一瓶;
:
: 欠同村王庆友姑爷棉花二斤;
:
: 欠城中‘清风客栈’的打尖饭钱一元五角,
:
: 欠乡亲刘春儿枣面一斤。
:
: 以上账目望二老一定替女儿还了,越早越好,免得人家惦记。
:
: 女儿又上:或是账目有误,二老还账之前,还要查实账目,不要还错了人家。再,万分
: 感谢我在狱中结识的程姑娘,给爹娘带去女儿的最后这封信。
:
: 万安!
:
: 女儿立春叩拜
:
: 民国三十七年秋上”
:
:
:
: 梅立春写完这封信的第二天,就被执行枪决了。
:
: 保密局没有来得及全部处决泰和看押所的所有嫌犯,保定就解放了。程黛琴活着走出了
: 泰和看押所,梅立春的家书被程黛琴带了出来。梅立春烈士生前不会预料到,这封传递
: 了最后重要情报的家书,竟是个一波三折的命运。
:
: 程黛琴将信交给了进城的解放军,解放军把信交给了保定市委,接收人是市委副秘书长
: 迟家川。按说,迟家川应该将这封信交给梅立春的妹妹梅天凤——中共另一位地下党员
: ,就算完事了。可是却被迟家川耽误了。
:
: 一则,梅立春的信里没有写过太过紧要的事情,就是几笔账而已。二则,迟家川刚调到
: 保定工作,与梅天凤不熟悉,城市刚刚解放,事务繁忙,迟家川应接不暇,一时就把这
: 封信忘了。三则,迟家川仅在保定市委工作了一个多月,就奉调北平了。临走,由于一
: 疏忽,把这封信一块打包,带到了北平。
:
: 迟家川到了北平以后,工作更加繁忙了,到了1949年底,在翻检材料的时候才重新发现
: 了这封信,他当即将这封信挂号寄回了保定市委组织部,并复信道歉。1950年初,保定
: 市委组织部接到这封梅立春烈士的遗书,可是新任组织部长不了解梅立春的具体情况,
: 没当回事,以为是普通的烈士遗物。于是,暂将这封信交给干部处存档,待市里的革命
: 博物馆建成以后,将此信展览。
:
: 保定市革命博物馆1951年筹建,1952年竣工,梅立春的这封信便送来陈列。后来有更大
: 的领导看了以后说话了,梅立春同志的这封家书,反映了一个共产党员不拿群众一针一
: 线的优良作风,但这毕竟是个人的家庭琐事,不必在此展览,还是交给烈士家属保存为
: 好。
:
: 于是,博物馆把这封信交给梅立春的妹妹梅天凤。以前的地下工作者梅天凤在1952年初
: 奉调冶金局工作。她读了这封信以后,冥思苦想了良久,之后她按照组织程序先去了市
: 委办公室,市委的几个同志读后,却不得其解,梅天凤急了:“哎呀,快去公安局报案
: 呀。这是梅立春同志送出的最后一份情报呀!”市委的两个同志听了以后紧张起来,当
: 即和梅天凤一起去公安局报案了。
:
:
:
: 多年以后,梅立春写文章感慨的回忆此事:“大姐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写这样一封信,
: 必有重要的原因。可惜,这封信被人带出来,转交的过程中,那些同志都不了解解放前
: 保定的地下工作,所以粗心马虎了。大姐信里写的‘爹娘二老’,本意就是指当时的地
: 下党组织。我娘早就已经牺牲了,大姐写的‘爹娘’,除了暗示党组织之外还能指什么
: 呢?后面写到的四笔欠账,一概都是地下工作的密码用语。
:
: ‘欠上台村老凤家’一句,上台村刘姓是大姓,我协助公安局去那里调查,上台村根本
: 没有一个叫老凤的人,大姐应该是暗指一个叫刘丰或刘峰的人。
:
: ‘欠同村王庆友姑爷’一句,孙家庄确实有一个名叫王庆友的人,他姑爷叫乔木山,可
: 是乔木山和棉花有什么关系呢?乔木山是一个卖酒的贩子,大姐应该暗指一个叫乔九的
: 人。
:
: ‘欠城里客栈的打尖钱’一句,应该是暗指尖的谐音‘奸’,大姐是不会欠客栈里钱的。
:
: ‘欠刘春枣面’一句,公安局详细问过刘春了,刘春却说,他从来没有借过梅立春枣面
: 。那大姐是什么意思呢?枣面是保定周遭穷人家过年的细粮,即红枣去核晾干以后,在
: 碾子上磨成面粉状,逢年过节将其掺在荞麦面或玉米面里面,当细粮吃。枣面,也称细
: 面,这一句,应该指的是‘细’字。
:
: 这几句联系起来,大姐是告诉组织,刘凤和乔九是国民党安排潜伏下来的奸细。大姐在
: 信里嘱咐组织,要尽快解决这两个奸细,‘越早越好’她或是担心自己判断有误,最后
: 叮嘱组织要‘查实账目’,也就是调查清楚再处理。
:
: 而且,大姐已经看出了程黛琴是国民党特务,如果程黛琴把这封信带出来,程必定要潜
: 伏下来。大姐在这封信的末尾写了要感谢程黛琴,意思是让组织审查程黛琴,大姐真是
: 个机警心细的人呀!”
:
: 程黛琴绝对不会想到,她为梅立春带出来的这封信,竟如同给她自己带来了一道催命符。
:
: 梅天凤和公安局的相关人员,最终研究破译了梅立春的那封遗书,认定梅立春是在生命
: 的最后时刻,为党组织指认了两个潜伏很深的奸细。那两个名字确如梅立春所指,一个
: 名叫刘丰,另一个叫乔万九。
:
: 刘丰曾是中共保定城工部的交通员,1934年被捕后叛变,被中华复兴社特务处(军统的
: 前身)派遣回来在中共内部卧底。抗战胜利以后,刘丰的任务是收集解放前的经济情报
: ,他的身份是中共保定市委交通站长,解放后在保定市公安局档案科任科长。
:
: 乔万九是刘丰发展的下线,解放前是中共保定市委第三交通站联络员。保定解放前夕,
: 刘丰和乔万九接受的命令是“深睡”(不暴露继续潜伏)。
:
: 刘丰没想到,在保定解放前一个多月,中共保定市地下党组织召开会议,准备组织砖瓦
: 厂武装暴动,配合解放军入城。事关重大,刘丰会后向保密局传递了这个情报。
:
: 梅立春是在被捕以后,仔细回忆研究分析了暴动失败的整个过程,刘丰参加了那次会议
: ,乔万九是刘丰的联系人,从梅立春在保密局内部掌握的情报看,问题很可能出在这两
: 个人身上,绝对不是另外一个地下党员陈帆,因为陈帆不知道赵希臣等几个暴动组织者
: 的情况,而刘丰确是组织暴动的具体参与者,事后刘丰嫁祸陈帆好让自己继续潜伏下来。
:
:
:
: 刘丰和乔万九,这两个穿了多年马甲的军统特务,同时被捕受审,交代了他们多年的特
: 务经历,二人在1953年秋天被处决。
:
: 陈帆的叛徒帽子同时摘掉,被追认为烈士称号。
:
: 程黛琴因为被保密局逮捕过,又带出了梅立春烈士的遗书,被认为是党的积极分子。她
: 因此潜伏下来,在保定第一中学当老师,而且她表现突出,即将被发展入党。她没有想
: 到因为梅立春的这封信,刘丰乔万九被捕,因为梅立春信里感谢了程黛琴,公安局再次
: 提审了刘丰,刘丰熬不住了,最后供出程黛琴是他发展的下线。
:
: 程黛琴被捕以后,交到了她原名是李娇月,程黛琴是李娇月的姑表姐,其一家子都在抗
: 战中遇难,李娇月就冒名顶替了程黛琴的身份。她是保密局的外围人员,她的潜伏由保
: 密局精心安排,将她和梅立春关在一个牢房,即为监视,也为取得梅立春的信任,但梅
: 立春毕竟是在军统潜伏多年的高级情报员,对李娇月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才会在信的末
: 尾提示组织审查李娇月的真实身份。
:
: 于是,李娇月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第二年,在调查出李娇月在保密局执行任务时候
: ,有人命在身,李娇月被枪毙。
:
: 梅立春烈士的那份“家信”,几经周折,最终以革命文物的形式,陈列在保定市革命博
: 物馆,供后人瞻仰。
laodongzhe

我一看就知道程黛琴有问题,居然能和要犯独立在一起,没有背后运作如何能作到。
k
krzkrz

结论是不要给共产党干任何冒险的事?
有好处就拿,就像现在的共产党官员?

ZhouYongKang

这个给我的感想就是:

搞谍报的,一个好下场的都没有

lasa

致敬一下,英烈总是超越小说家的想象

解放后运动很多,说到底是潜伏特务太多。作为党干部的潜伏特务,在运动中挺容易落马,电视剧风筝里有类似的暗示。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didadida (滴滴嗒嗒), 信区: Detective
: 标 题: 2年后,妹妹拿着烈士家书走进公安局报案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Feb 19 14:53:24 2021, 美东)
: 在1948年10月29日清晨,因为叛徒出卖被捕,潜伏于国民党保密局保定站的共产党员—
: —梅立春,在保定南关河岸上,被保密局保定站杀害。
: 梅立春是地下党的高级情报员,她最后一件事,就是写了一封家书。梅立春自然明白,
: 自己不会活着出去,她拜托同一个牢房的名叫程黛琴的姑娘,若能侥幸出去,请她把这
: 封家书交给进城的解放军,再转交给她的家人。
: 陈黛琴是保定师范的学生,因为上街游行,被保密局以“共党嫌犯”的罪名抓进来了。
: 程姑娘当即含泪答应了。
: ...................

niuheliang

你太小看你共的无产阶级专政了。

【 在 dinassor (牛磨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李皎月太实诚了
: 的。
: 符。
: 来。

k
krzkrz

不能有妇人之仁
那个帮它带信的就是妇人之仁
【 在 ZhouYongKang (周永康)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给我的感想就是:
: 搞谍报的,一个好下场的都没有

razr

这个故事有点扯淡,只有你们中国电大的扯得出来。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didadida (滴滴嗒嗒), 信区: Detective
: 标 题: 2年后,妹妹拿着烈士家书走进公安局报案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Feb 19 14:53:24 2021, 美东)
: 在1948年10月29日清晨,因为叛徒出卖被捕,潜伏于国民党保密局保定站的共产党员—
: —梅立春,在保定南关河岸上,被保密局保定站杀害。
: 梅立春是地下党的高级情报员,她最后一件事,就是写了一封家书。梅立春自然明白,
: 自己不会活着出去,她拜托同一个牢房的名叫程黛琴的姑娘,若能侥幸出去,请她把这
: 封家书交给进城的解放军,再转交给她的家人。
: 陈黛琴是保定师范的学生,因为上街游行,被保密局以“共党嫌犯”的罪名抓进来了。
: 程姑娘当即含泪答应了。
: ...................

lasa


她不带信 就当不上积极分子
不利于继续潜伏

【 在 krzkrz (krzkrz)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能有妇人之仁
: 那个帮它带信的就是妇人之仁

niuheliang

就是一个中国人民如何内卷的负能量故事。

还是开疆拓土去火星正能量。

【 在 razr (Veteran)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故事有点扯淡,只有你们中国电大的扯得出来。

Iaocat

梅茂柄
S
SLE

这个故事是谁写的。这么精彩为什么以前没听说过?
还有,国民党特务也太笨了。共谍的东西根本就不应该被传递出去。
ykyh

为什么没被保密局关进去之前不向组织举报?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didadida (滴滴嗒嗒), 信区: Detective
: 标 题: 2年后,妹妹拿着烈士家书走进公安局报案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Feb 19 14:53:24 2021, 美东)
: 在1948年10月29日清晨,因为叛徒出卖被捕,潜伏于国民党保密局保定站的共产党员—
: —梅立春,在保定南关河岸上,被保密局保定站杀害。
: 梅立春是地下党的高级情报员,她最后一件事,就是写了一封家书。梅立春自然明白,
: 自己不会活着出去,她拜托同一个牢房的名叫程黛琴的姑娘,若能侥幸出去,请她把这
: 封家书交给进城的解放军,再转交给她的家人。
: 陈黛琴是保定师范的学生,因为上街游行,被保密局以“共党嫌犯”的罪名抓进来了。
: 程姑娘当即含泪答应了。
: ...................

bobIan

也是为了解放后上位
【 在 SLE (嗯,就这样定了。)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故事是谁写的。这么精彩为什么以前没听说过?
: 还有,国民党特务也太笨了。共谍的东西根本就不应该被传递出去。

ZhouYongKang

梅老邢

【 在 Iaocat (猫老) 的大作中提到: 】
: 梅茂柄

w
wnb

解放初期,共党的审问太牛逼了,没有不坦白交代的,没有不教代后不被枪毙的

Iaocat

梅 辟奇

【 在 Iaocat (猫老) 的大作中提到: 】
: 梅茂柄

k
kreisler

几十年后剧情有没有可能再次反转 局中局 套中套 这故事特别像我小时候读过的故事会
xiaxie7

估计程黛琴是被冤枉了。

中共各级组织都有像康生一样的“肃反专家”。

【 在 didadida (滴滴嗒嗒)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didadida (滴滴嗒嗒), 信区: Detective
: 标 题: 2年后,妹妹拿着烈士家书走进公安局报案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Feb 19 14:53:24 2021, 美东)
: 在1948年10月29日清晨,因为叛徒出卖被捕,潜伏于国民党保密局保定站的共产党员—
: —梅立春,在保定南关河岸上,被保密局保定站杀害。
: 梅立春是地下党的高级情报员,她最后一件事,就是写了一封家书。梅立春自然明白,
: 自己不会活着出去,她拜托同一个牢房的名叫程黛琴的姑娘,若能侥幸出去,请她把这
: 封家书交给进城的解放军,再转交给她的家人。
: 陈黛琴是保定师范的学生,因为上街游行,被保密局以“共党嫌犯”的罪名抓进来了。
: 程姑娘当即含泪答应了。
: ...................

kingtiger

程黛琴是徐秋影案件第二吧。麻痹,越看越像冤案。保密局特务乱咬,自己就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