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豆原来还有这个好处

r
reklam
楼主 (未名空间)

买了纳豆机和纳豆菌,
做了一些纳豆。

我用纳豆的黏液做成润滑剂,
撸管用。

我使用的黏液是没有灭活的,
也就是在我的龟头和包皮接种了纳豆菌。

根据文献,纳豆菌能有效保护女性宫颈免受HPV侵害

我通过这种高科技方法为我的性伴侣提供宫颈保护
预防口腔咽喉部位癌症和宫颈癌

SimpleRed

会在你的龟头生根发芽吗
egonous

什么价吧纳豆不就是山东酱豆么

r
reklam

山东酱肉怎么做,你说说

【 在 egonous(censorshit) 的大作中提到: 】

: 什么价吧纳豆不就是山东酱豆么

egonous

酱豆(多味斋)
  宫泉激
  妻从老家拿回来些酱豆,说:“拿来你的好菜了,吃吧。
”而她却不吃,说过去老吃,够了。孩子也不吃,嫌它不好看。
我却每顿饭都要吃一点。女儿不解地说:“这么些酱豆,粘糊
糊的,有什么吃头。”我说:“吃酱豆是吃文化,吃亲情,吃
历史。”
  酱豆是胶东农家的一种家常小菜,是用煮熟的黄豆经过发
酵做出来的,我们老家叫“丝”酱豆。黄豆要选得很精,豆粒
要饱满,没有“鸡屎豆”(霉豆)、没有“虫口”(被虫子咬
过的豆)。把选好的豆子用水泡过之后,放在锅里煮熟,空去
汤水,盛在干净的陶盆里,用细纱布遮住,放在热热的炕头上
用被子或棉衣捂起来,十几天之后,黄豆的外表长出了一层像
浸过牛奶似的白茫茫的粘膜,相互之间能拉成短短的丝,这就
算“丝”好了。大概就是因为这才叫“丝”酱豆吧。把“丝”
好了的酱豆倒上凉开水搅开,这叫泡酱豆。在泡的过程中,要
加入盐、姜丝、花椒、茴香等等的佐料。除了“精品”,大路
的都要切些鲜萝卜丁拌进去,几天之后“发”过来(可解释为
后期发酵)就可以吃了。
  酱豆的吃法很多,最普通的就是原汁原味端在饭桌上作小
咸菜。酱豆瓣很香,萝卜丁又脆又滑,姜丝辣辣的,吃起来有
一种醇厚的清爽。酱豆还可以放上油、肉、葱花什么的炒着吃,
可以上宴席,招待客人,也可以晒干了放起来常年吃。这种干
酱豆,嚼起来格外有滋味,又很耐吃。到胶东,你若吃不上酱
豆,就很难体会胶东浓郁的乡情、清醇的民风、厚重的文化底
蕴。
  吃酱豆说是吃,其实是“品”。听母亲说,当年爷爷是单
独吃饭,给他端上的酱豆是用葱丝和香油调好了的,而且绝没
有加萝卜丁。爷爷吃的时候,只用筷子夹个豆瓣放在嘴里,就
可以咽下好几口饭,而且嚼得很轻、很慢。到吃完饭,还要再
夹个豆瓣抿到嘴里咂巴咂巴,说是清清口。一小碟酱豆往往能
吃半个冬天。这情景,不就是在品吗?我出生得晚,从来没见
过爷爷。从母亲的叙说中,却可以想象出一个清癯、威严、装
模作样、令人敬畏的封建家长式的老头。到我能记起吃酱豆的
时候,父亲便没有爷爷那种斯文了,也没有那特殊的“待遇”,
而是一家子人一起吃搅上萝卜丁的那一种。我弟兄多,围在饭
桌边都瞅着酱豆碗想多拣个豆瓣吃,父母则只吃萝卜丁。父亲
说:“我牙不好,这萝卜块(丁)发烂了,好咬。”母亲则说:
“萝卜块脆和,吃起来爽口。”“好咬”与“脆和”本来不可
能统一在一个物体上,可父母为了几个馋嘴的孩子能多吃几个
豆瓣,却硬是统一起来了。
  现在的人对酱豆的认识变得模糊了,于是有人说,酱豆就
是现在的豆豉,其实蛮不是那么回事。这种说法就像因为老虎
和猫同是猫科,便说老虎就是大猫同样的荒唐。酱豆可以有几
十种调料、几十种做法、几十种吃法,豆豉就没有。酱豆高可
以待贵客,低可以惠黎民,可以下酒,可以就饭,可以浇面条,
可以蘸馒头,豆豉就不行。酱豆还有一种豆豉无法比拟的更独
特的功能,就是可以折射时代,反映变迁。好年景,黄豆的比
例就大,调料也全,放萝卜丁全是为了要那个味道。还譬如说
在改革开放的当今时代,鱼啊、肉啊、时鲜蔬菜啊等等,时不
时上到农家的饭桌,酱豆里不仅萝卜丁放得少,而且其当家小
菜的地位也动摇了。做酱豆、吃酱豆完全是一种兴味、一种情
愫了。
《人民日报》 (2000年03月04日第8版)\

【 在 reklam (ciel) 的大作中提到: 】
: 山东酱肉怎么做,你说说
:
: 什么价吧纳豆不就是山东酱豆么
:

r
reklam

好象真是酱豆,不知道菌种是否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