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党成喜连环奸杀案--梨花下的罪恶

hsh
楼主 (未名空间)

山西党成喜连环奸杀案--梨花下的罪恶

全球汽车榜mp媒体号
2020-07-02
2004年4月23日,杀人恶魔党成喜在临猗县西北部的沟坡上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一声
清脆的枪响,党成喜结束了其罪恶、血腥的一生。
但他残暴的行径留给人们的阴影,却远远没有散去,尤其当地的妇女提起那梨园中的一个个冤魂,总是难免毛骨悚然。

党成喜是临猗县百里店村的村民,是远近闻名的种梨大户,1998年的阳春三月,正是梨花盛开。党成喜坐在自家梨园的果棚前,尽管雪白的梨花散发出的阵阵的芳香,而他心中却正在谋划着一个罪恶的行动。
党成喜经过精心设计,用了一年的时间,在自己的梨园建造了一座秘室。从外部结构上看,秘室的房屋结构简单,没有什么超群的技术。而内部结构却非常复杂,秘室分上下结构,它的上边和普通民房一样,没有豪华的摆设。然而,当你打开墙角的一块木板,便出现一个地下室的洞口,沿洞口而下,经过几个弯道,就进入了秘室,秘室大约有十几平方,里边有床、生活用品以及刀、绳、口夹、布条、胶带等工具。只要有人进了这个秘室,就别想活着出去。党成喜将这个秘室起名为“梨园地宫”。宫殿建成了,缺的就是美女。
一个黄昏的夜晚,党成喜一个人座在“宫殿”的宝座上,苦思冥想,如果能弄上几个美貌女子,天天在“梨园地宫”陪伴自已多好。白天有瓜果梨桃的美宴,晚上有妙龄少女的玩乐,这才是党成喜追求的所谓人间仙境。
陈晓静是党成喜猎获的第一个少女。她虽然只有十岁,看上去很水灵、很美丽,党成喜对她早已垂涎已久。3月22日上午11时,党成喜回家经过村西打麦场时,发现陈晓静正
在和张婷、张斌三人在麦场写作业,党成喜走过去给陈晓静说:“我梨园的花开的可美哩,还有很多小蝴蝶、小蜜蜂、热闹极了,你想看吗?”陈晓静说:“想看”,便扔下作业本和书包跑到党成喜的梨园。党成喜在梨园四周窥视片该后,发现四周没有动静,便露出狰狞的面目,将陈晓静拉入地宫秘室,并吓唬说:“你要叫喊,我就杀掉你。”党成喜脱光陈晓静的衣服,长时间的对陈晓静进行猥亵、奸污。随后,党成喜的心脏在激烈的跳动,在道德、人性面前,他选择了后者,将陈晓静的嘴用铁夹撑住,使其不能说话,又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将陈双手双脚从身后捆住,装进麻袋,用自己的车带到梨园附近的狼沟牛坡地,用铁锨挖了一个土坑,将陈放入土坑后用水泥板盖住,等待再次蹂躏。
党成喜回家后,在村里和陈晓静家附近转了两遍,觉得没有任何动静,党成喜的心一下子坦然多了。傍晚,党成喜又将陈晓静放出并哄她说:“你只要听我的话,我就放你回去。”陈晓静哽咽着点点头。党成喜又一次兽性大发,再次对陈晓静进行残无人道的折磨。陈晓静再次求饶:“你放了我吧,我的作业本还在麦场,明天我还要上学,我求你放了我。”党成喜狠狠的说:“你别想走了,地宫就是你的家,以后你好好服侍我吧。”说完,党成喜用胶带封住了陈的嘴、眼,二次将陈放入土坑内盖上水泥盖板。
夜静极了,忽然,百里店村的高音喇叭响了起来,广播叫喊寻找陈晓静的声音接连不断,成群结队的人们打着火把,四处寻人。党成喜率先加入寻人的行列,直到凌晨,也未发现陈晓静的下落。次日上午9时许,党成喜跑到梨园附近,将陈晓静从土坑里挖出来
,并轻声叫喊着:“小女、小女”,目的是想再次蹂躏她。然而,陈晓静再也没有睁开眼睛,只有两道哭过的泪痕放射着仇恨的光芒。党成喜慌忙地将陈晓静的尸体埋在了自己的梨树下。梨园秘室从此笼罩上神秘可怕的阴影。
8月的一天,党成喜骑摩托车从县城返回,在路边看见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往西走,便
急急忙忙回家开上三轮车在马路边到处寻找“猎物”。这个妇女叫李小翠,当年29岁,因婚姻不合离家出走。党成喜以给其找工作为由,将其骗至自家梨园的秘室。当这位妇女发觉受骗后,不顾党成喜的纠缠,向屋外跑去。党成喜用事先准备好棍子当头一棒,将李小翠打倒在地,拖进地宫,剥光其衣服,捆住手脚,将其奸污。党成喜为了防止李小翠的脱逃,不让她穿衣服,如果叫喊,就给她上口夹。
一次,李小翠骂了几句,党就用了事先准备好的缝化肥袋的线和针,将李的上下口唇连续缝合了六圈,给其下体缝合了三圈,后在李的求绕下,党成喜到本村一家诊所买了消炎药、止血药、以及绷带、胶布等给李进行了简单的消炎包扎。李小翠经不住党成喜的疯狂折磨,从此,她的神经失常了。
夜幕下的梨园,微风吹拂树叶哗哗的响,只见一颗流星飞一般的在梨园的上空流逝。可怜的李小翠,就在流星划过之后被党成喜最后一次奸污。之后,党成喜将李小翠双手在两腿中间与双腿捆绑在一起,直到其停止呼吸。随后,党成喜将李小翠拖出秘室,掩埋于梨园梨树下面。
青年妇女杨艳丽是让党成喜骗走锁入地下秘室的。她当时二十八岁,高高的个子,长的眉清目秀。党成喜把她抓进地宫秘室的当天晚上,便脱光她的衣服,让其给自已唱歌、跳裸体舞。当党成喜酒足饭饱之后,象一只发疯的野兽,用刀子在杨艳丽的臂部划了一下说:“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只许你光着身子在地宫里陪我,你如果想跑,我把你五骨分尸。”杨艳丽吓得直打哆嗦,任随党成喜的蹂躏。
杨艳丽在党成喜的地下秘室度日如年,她曾几次脱逃,都被党成喜发现,而被打的皮开肉绽。一天晚上,党成喜兽性发作后,让杨艳丽好好陪他,杨便对党说:“我家父母年迈多病,孩子刚满七岁,马上要上一年级了,你把我放出去,我把家里安排好后,就来当你的情人,天天在地宫给你请安行吗?”党成喜听后,恼羞成怒的对杨艳丽说:“凡走进我秘室的女人,没有一个活着出走的。”你如果想出去的话,她们就是你的下场。”党成喜用手指着墙上挂的每个受害妇女割下的器官,显得非常得意。
党成喜有一个喜好,每杀害一个女人,都要把她的器官割下来按顺序挂在地宫,以警示秘室里的妇女,只有服服帖帖的俸陪他,才能长久的在秘室生活下去,否则,就成了梨树下的冤魂。
深秋的夜,寒气逼人。秘室外的夜空,乌云密布,一阵暴风骤雨过后,梨园又显得宁静下来。党成喜再次将杨艳丽强暴之后,党觉得该送她走了,因为杨的性格比较暴躁。党成喜将杨的手抱住膝盖同脚绑在一起,嘴用毛巾塞住,用针从上下嘴唇缝了六圈。先用刀割掉她器官,最后杀死。用地宫里的粉红褥子把她裹住,埋在梨园东数第六行第三十九棵树的下面。
阴沉潮湿的地宫生活,使二十多岁的王雪梅变得苍老了许多,过去的满头黑发,已经全部花白了,苍白的脸上,镶着两颗深深的眼珠,骨瘦如柴的躯体,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她曾想过,党成喜可能又要换新的女人了,很可能要对自己下毒手,干脆和他拼命算了,她在等待着时机。
王雪梅卷缩在地宫的门口,用一块破旧的褥子裹在身上。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根短棍,等党成喜进来。晚上大约8点钟,党成喜手提塑料袋,打开地宫门钻了进去。党成喜对王
雪梅说:“过来,我买了白酒、小菜,咱们好好喝上几杯暖暖身。王雪梅暗想,等党成喜喝醉了,用棍把他打昏,就可以逃出人间地狱了。半个小时后,党成喜大约喝了五、六两,头有点昏,就上床休息。王雪梅拿起木棍,用力朝党成喜的头上打去。因用力过猛,打到了党的肚子上,这下可把党惹怒了。他一脚把王雪梅踢倒,用尼龙绳将她的双手双脚捆绑,最后一次将王雪梅奸污后,党成喜看了这个女人片刻,开始给王雪梅动用“私刑”。党成喜将王雪梅掩埋后,并将事先刻好的“灵牌”埋于尸体的旁边,并鞠了三个躬。此时,一轮圆月在浅蓝的夜空中动情般的流下了眼泪,刹那间,一阵微风吹过,晴朗的天空忽然飘来四朵白云,细小的雨点洒落了三、两分钟后,梨园又恢复了平静。
党成喜独自一人坐在地宫的宝座上,显得有些倦意,但又有些得意。他一遍又一遍地数着墙上挂着的每一位受害女子的裤衩,乳罩等,自言自语的说:“陪伴你们五年了,地宫秘室戒备森严,无人知晓,这成功的秘诀该好好总结了。他拿起钢笔和小本,回忆着每位青春年华的女子在自已身边擦肩而过的美好往事。他总结出这样一个公式:
盯准目标--------设法骗回---------地宫作乐---------剖腹灭绝---------梨园葬尸-------再寻目标。
新的目标又出现了。党成喜将王雪梅的亡灵拜祭后,早把新的捕获对象盯在了自己的甥孙女身上。她叫张红,1989年7月出生的,当时尚属幼女。正在读初中。因她长的个高
水灵,象出水的芙蓉一样美丽耀眼,特别惹人喜欢。党成喜早已想对她下毒手。
5月18日下午17时许,张红一个人在家里兴致勃勃地看电视,党成喜钻在角落里死死盯
着她家的门,当他看见她的父母走进果园后,在四周无人的情况下,窜入她的家中,以帮她取钥匙为由,将张红骗至其大儿子家中,张红觉得党成喜是她的老姨父,所以没有过多的考虑就痛痛快快的跟着他去了。到家后,党成喜将大门一关,恶狠狠的说:“你以后就是老姨父的小妇人了,只要你听话,我就给你好吃的,如果不听话,就送你上西天。”乘机将其按倒在地,用绳子将张红手脚捆绑在一起,用布条蒙住双眼,并用其特制的一个5寸长、2寸宽的铁质“撑嘴夹”把她的口撑开,并用翼型螺帽固定,使其不能出声。后又用纸箱和麻袋将张红紧紧的包住,扔进院里的农用三轮车里,拉至村北自家的桃树地,天黑后悄悄转移到自家梨园的地宫秘室中。
当时,夜幕已经降临了,党成喜觉得张红是自己的甥孙女,心里有些发慌和内疚,但张红的美貌,使他坚定了占有她的信心。在地宫秘室,他将一朵含苞欲放的花蕾,毫无人性地摧残了。
当晚九时,村里的广播一直叫喊着张红的名字。党成喜急忙跑回家里,也加入到寻找张红的队列之中。微信公众号:尸人,每晚推送人性解读、暗网猎奇、奇葩毁三观、诡异事件、都市传说杀人案等,敬请关注。在慌乱中,大家七嘴八唇,都没有好办法,只有党成喜故装镇定的说:“这小女恐怕凶多吉少,肯定是让人绑架了,大家先别慌,寻人要紧,为了孩子的性命,千万不要向公安报案。”随后,大家兵分几路,到处寻找张红。
在一股血腥臭味的刺激下,张红从强暴后的昏睡中苏醒过来,她看见地宫里摆放着双刃匕首、尖刀、单刃刀、铁夹、铁钩、钢筋折成的“U”型钳、尼龙绳、针管、针线以及
紫色的小白花、红色、白色带有血迹的内裤、裤带等,一种逃生的欲望由然而生。她趁党成喜出去,用力将手上绑的绳子磨断,将口中的铁夹取出,曾三次出逃,都被党成喜发现。一次次给她加刑,把一个铁片弄成半圆形,用火棍捅她的嘴,把铁片塞进嘴里,蒙住眼睛,把手反绑在背后。张红将计就计,她想,咱年纪小、力气小,只有靠智谋才能战胜坏蛋。
在慌乱的人群中,党成喜又偷偷钻进梨园。他见张红老老实实地呆在地宫里,心里又踏实了。他在梨园四周看了看没有动静,再次下到秘室,又一次将可怜的孩子强暴。那天,她正来月经,鲜血从她的大腿流到脚跟,血红的脚印记载了党成喜的累累罪证。
5月19日凌晨1时许,张红醒过神后,判断坏蛋回家不会再来了,她想,如果在天亮前跑不出去,就会有生命危险。在地宫秘室,她整整用了五个小时的时间,为了挣脱双手双脚上的绳索,她一次又一次地用力在砖头上磨,鲜血染红了双手;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将口中的铁夹慢慢地取出,鲜血从嘴里涌出;为了砸碎地宫秘室的门窗,她用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用铁器砸烂了洞口的砖头,再用手指用力地去刨、去挖,鲜血从指缝里顺着胳膊流下去,忽然,一道亮光折射进地宫里,一股清新的空气滋润了她的心田。她顾不得多想什么,猛的一下从小洞里钻了出去,钻进茂密的丛林,沿着一条荆棘小道,向家里跑去。
清晨六时许,忙了一夜的人们还在不停地寻找张红的下落。绝望的父母感到万分忧伤。大家正无奈的时候,小张红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只见她衣着不整,披头散发,满身血污的样子,象是从战场上的死人堆里爬出来,劳累了一夜的人们一下子愣了,小张红看着一个个亲人激动万分,擦了一下眼泪,向亲人诉说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幕。
早在几年前,猗氏镇百里店一带就留传着各种流言。因这里多次发生过幼女、少女、弱智妇女、外出打工妹的离奇失踪,案子报到公安不久就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所以,人们心里总是有块疑团解不开。后来,有的人传说,在百里店一带专门有人买活人的肾脏器官,一时间,妇女小孩连家门都不敢出了。党成喜的梨园地宫败露后,人们都把眼睛盯在了党家这片枝叶繁茂的梨园,一个个良家女子的神秘失踪,肯定与梨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此,人们把目光都投向了梨园。
2003年5月19日,党成喜梨园万人蠕动,武警、公安人员早已戒备森严,将梨园包围。
党成喜象惊弓之鸟,爬在一棵大梨树上一动不动,在公安人员在震慑下,党成喜浑身哆嗦,于下午1时捉拿归案。同时,百余名公安人员与当地农民在梨园中挖地三尺,大面
积的进行搜查。经过五个昼夜的作战,挖掘出大量的尸骸,场面令人震惊。党中央、国务院、公安部、省公安厅、市局领导非常重视,要求深挖细查严罚罪犯。
2003年12月19日,经运城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故意杀人罪判处党成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4年4月23日,党成喜在临猗县西北部的沟坡上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bobolan88

姓党?党性犯罪

【 在 hsh (磕头川。毛国锋) 的大作中提到: 】
: 山西党成喜连环奸杀案--梨花下的罪恶
:
: 全球汽车榜mp媒体号
: 2020-07-02
: 2004年4月23日,杀人恶魔党成喜在临猗县西北部的沟坡上被押赴刑场执行死刑。一声
: 清脆的枪响,党成喜结束了其罪恶、血腥的一生。
: 但他残暴的行径留给人们的阴影,却远远没有散去,尤其当地的妇女提起那梨园中的一
: 个个冤魂,总是难免毛骨

★ 发自iPhone App: ChinaWeb 1.1.5
nobrain

真可怕,怎么没有受害人总数统计?
ratzinger

“微信公众号:尸人,每晚推送人性解读、暗网猎奇、奇葩毁三观、诡异
事件、都市传说杀人案等,敬请关注。"

你麻痹是故事会啊
piyao

利用“梨园”反党(成喜),也是一大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