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唐人街的中山公园吃午饭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1/30

我在唐人街的中山公园吃午饭

因为打算在曼哈顿打地铺以省房租,我今天中午从法拉盛来到曼哈顿唐人街,买了一包肠粉,一盒炸花生仁,再加上半斤我昨天在法拉盛蚁居煮的猪皮,吃午饭。还吃了一个橙子。

刚吃完,忽然来了20个穿红色制服夹克的人,站在孙中山像前开会,大多数是白男,可能有一两个华裔。其中一个60岁白男发表了十分钟的讲话,我大部分没听到或没听懂,只听到几个片段。一是华人是纽约市的好市民,这次新冠,有些人认为华人把新冠从武汉带来,以此歧视攻击华人,有几个华人在地铁里被几个地痞殴打。二是提到一个人叫corky lee,是华裔的摄影记者,最近死了,说有次corky lee 头部受伤在流血,仍然
坚持做某事。在讲话结尾,大家默哀一分钟。

然后又有个55岁半黑男讲话五分钟,我一句也没听清。

这时我发现站在我三米处有个25岁华女模样的美女,我想借机向她搭讪。而且她看似是来参加这个悼念活动的,虽然她没穿红色制服。我就问她corky lee是谁。

然后我和她聊了半个多小时。我说我是流浪汉,她很惊讶,我向她解释了一通流浪者。她说corky lee 是摄影记者,做过很多关于唐人街的报道。不久前得了新冠死了,74
岁。我说死于新冠有什么好纪念的。我说刚才那个人讲话时提到corky lee有一次头部
受伤流血是怎么回事儿?她说那是个更早的事件。

她问我为啥不戴口罩,我说我不把新冠当回事儿。我向她解释一通为啥可以在平时小剂量地接触新冠。

我说我在网上经常发文章,她很感兴趣,记下我的姓名,说想读我的文章。还用手机拍了一张和我的合影。她向我要我的联系方式,我告诉她我的电子邮箱,她说会发邮件给我。

她说她是社会学专业。我说这个专业很难找工作,要么考公务员,要么去NGO当社工。
我建议她读博士,在大学当老师。她说她想学传媒,我说传媒的就业很差。

她说她目前的工作是给老人送饭,工资18元一个小时。我说不是meals on wheels 吗? 她说不是,是另一个类似的组织。

我问她是否华裔,她说不是。我问她的祖先从哪里来。她说从越南来。我说越南裔就是华
裔。

这些穿红色制服的人,后背上印着: guardian angels, safety patrol。他们很多人的帽子上别着多个不知名的徽章,我猜其中一些人是老兵,把以前的军功章别在帽子上。看似是个民间的义务的保安组织,在一些街道巡逻,吓唬那些可能寻衅滋事的地痞流氓。不过我从来没见过他们在街上巡逻。

在这些人在中山像前开悼念会时,附近几十个华人大叔大伯在聚众赌博。

然后我到行李寄存公司整理我的行李,把需要吃的食物带着,把打地铺用品带着,其余的行李放在寄存公司。这样我仍然有大约30斤行李,用一个不久前捡的小行李车拉着走。

r
reklam

老邱东西真多,寄存完还有30斤

Rabboni

这么冷的天,邱滓傻还在街头露宿,法克。

Cadillaclee

牛逼,露宿不忘泡妞。

美华要有邱总这心态,绝对能山头
q
qwxqwsean

这个越南裔美女并没有发邮件给我。她当时和我聊的那么好,事后还是拒绝和我联系。
q
qwxqwsean

这个越南裔美女并没有发邮件给我。她当时和我聊的那么好,事后还是拒绝和我联系。
ykyh

老邱最近开始泡妞了

发情有些严重啊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1/30
: 我在唐人街的中山公园吃午饭
: 因为打算在曼哈顿打地铺以省房租,我今天中午从法拉盛来到曼哈顿唐人街,买了一包
: 肠粉,一盒炸花生仁,再加上半斤我昨天在法拉盛蚁居煮的猪皮,吃午饭。还吃了一个
: 橙子。
: 刚吃完,忽然来了20个穿红色制服夹克的人,站在孙中山像前开会,大多数是白男,可
: 能有一两个华裔。其中一个60岁白男发表了十分钟的讲话,我大部分没听到或没听懂,
: 只听到几个片段。一是华人是纽约市的好市民,这次新冠,有些人认为华人把新冠从武
: 汉带来,以此歧视攻击华人,有几个华人在地铁里被几个地痞殴打。二是提到一个人叫
: corky lee,是华裔的摄影记者,最近死了,说有次corky lee 头部受伤在流血,仍然
: ...................

b
bluehaha

老邱成天吹自己英语怎么好,尼玛连别人说话都没听清说什么,

一个成天流浪的人会有多少机会和别人交流,英语口语会好到哪去都可以想象得到,再吹自己是美国公民有鸟用,美国人活得惨的多得是,国内乡下女孩都不见得看得上美国护照,有鸡巴用,跟你老邱睡大街,捡瓶子?
xinchong

老邱的生活真是多姿多彩啊

w
wnb

如果你当时邀请越南美女和你共进煮猪皮,现在应该可以滚床单了

OverCloud

老邱可以出书了。说不定引来什么人给你拍个电视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