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年代,一个出租司机给我讲他研究的数学难题

c
changbaihou
楼主 (未名空间)

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我在国内乘一辆出租车去办事,
路上司机谈起了他业余研究的几个数学难题,
我到了目的地后,他还意犹未尽,
把车停在路边给我讲了半个多小时。
我当时似懂非懂,急着要走,
司机很遗憾地把他的演草纸送给了我。
我下车不久就丢垃圾箱里了。
后来和朋友们聊天,说经常碰到一些体力劳动者在业余时间研究科学问题。
wayofflying

又一个张益唐被埋没了。
soric

90年代初出租车司机算有钱人。

【 在 changbaihou (我叫邓小闲,人送外号潘驴) 的大作中提到: 】
: 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我在国内乘一辆出租车去办事,
: 路上司机谈起了他业余研究的几个数学难题,
: 我到了目的地后,他还意犹未尽,
: 把车停在路边给我讲了半个多小时。
: 我当时似懂非懂,急着要走,
: 司机很遗憾地把他的演草纸送给了我。
: 我下车不久就丢垃圾箱里了。
: 后来和朋友们聊天,说经常碰到一些体力劳动者在业余时间研究科学问题。

t
toddler

19世纪欧洲的很多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都是民科

【 在 changbaihou (我叫邓小闲,人送外号潘驴) 的大作中提到: 】
: 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我在国内乘一辆出租车去办事,
: 路上司机谈起了他业余研究的几个数学难题,
: 我到了目的地后,他还意犹未尽,
: 把车停在路边给我讲了半个多小时。
: 我当时似懂非懂,急着要走,
: 司机很遗憾地把他的演草纸送给了我。
: 我下车不久就丢垃圾箱里了。
: 后来和朋友们聊天,说经常碰到一些体力劳动者在业余时间研究科学问题。

GreatCanada

说不定能重新发明微积分
【 在 wayofflying (小破熊) 的大作中提到: 】
: 又一个张益唐被埋没了。

s
shanggj


有个叫徐达的, 写过一本“数学探秘”?
里面吧 哥的巴赫猜想, 角古猜想, 费马大定理, 外加各种数论世纪难题, 全解决了。
用得都是中学数论知识。

【 在 changbaihou (我叫邓小闲,人送外号潘驴) 的大作中提到: 】
: 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我在国内乘一辆出租车去办事,
: 路上司机谈起了他业余研究的几个数学难题,
: 我到了目的地后,他还意犹未尽,
: 把车停在路边给我讲了半个多小时。
: 我当时似懂非懂,急着要走,
: 司机很遗憾地把他的演草纸送给了我。
: 我下车不久就丢垃圾箱里了。
: 后来和朋友们聊天,说经常碰到一些体力劳动者在业余时间研究科学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