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学术不duan的苗头就赶紧跑

p
poyang
楼主 (未名空间)

这次会想发这篇帖子,主要是受饶毅事件的影响,屁股坐在学生的角度,结合我这么多年亲身经历、亲耳听闻、亲眼所见的事情,给论坛里做研究的学生们一个忠告。我曾经也是板上的鱼肉,大老板手下的棋子,在意识到事情不对以后也怂怂的没有勇气,把打碎了的牙往肚里咽。只有当学弟学妹们问我这人怎么样的时候,才会说出一句“坑,千万别去”,然后怂怂的不敢说出真实原因。
这个世界是割裂的,论坛里有人因为投机实现财富自由,也有苦逼学生受着人渣老板的压榨,甚至PUA,言语abuse。所谓的学术圈,自然也是鱼龙混杂,有高风亮节的铮铮铁骨,也有歪门邪道的小人,他们可能同为学术大拿,在一张桌子上把酒言欢,在学术会议上嘘寒问暖,在基金申请上共同合作,但是成为这两种人的学生,对于今后的人生体验有着天壤之别。

在我亲身经历之前,我从没意识到自己距离学术不端是如此的接近过。事后回想其实在一开始就已经有蛛丝马迹,但当时的自己年轻气盛毫无经验,没有挑选的资格也没有反抗的能力,怀着对未来的憧憬,一叶障目地无视身边人的劝告,事后才追悔莫及。
一名教授、为人师表的堕落,不是一瞬间的事情。有这么一种人,不论他从事什么样的职业,永远会选择做一个投机者。他的目标只有成功,而学术只是他选择的一条道路,甚至是一条可以利用玩弄规则的捷径。TA可能是和你同样黑发黑瞳的同胞,可能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金发姐姐,也可能是衣衫工整的年迈印度教授。当我们还怀着国内带来的尊师重教的想法,沦为学术tian狗,满足他的一切需求时,所有的悲剧已再次埋下了种子。

我向来不怀着最大的恶意揣测学术圈,但这个圈子里的阴暗面着实让我倒吸一口凉气。学生,有时是学术圈的中流地址,产出一线学术成果。有时是背锅侠,一颗棋子,一件工具。这几年下来,彻彻底底体会到了何为人微言轻。我为何劝你遇到学术不端的苗头就赶紧跑,因为以下几个senario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例子。
1. 老板让学生造假,学生迫于淫威编造了数据。文章后期被查,老板把锅推到学生身
上,学生被学校开除,老板继续招生毫发无损。
2. 老板让学生造假,学生表示我不干。老板从此给学生穿小鞋,不给他做独立项目,
鼓动别的学生孤立他,学生抑郁,退学。
3. 学生自己做出的演技成果和老板曾经造假得出的结论刚好相反,老板压着paper不给学生发,学生三年没有发表,老板以学生科研效率低下为由开除学生。
4. A学生发现老板和B学生文章的错误,发邮件给老板指出。老板邀请A学生一起参与研究,A做完工作发表后,栽赃A学生剽窃B研究成果,A被开除。
5. 学生被老板逼迫造假,学生向系里举报。老板在系里有人罩,一圈下来老板毫发无
伤,学生搞得十分心累,退学。
6. .......

不知各位有没有看过一条天津大学化工系学生退学后准备127页pdf举报前导师的新闻,那是在国内无需担心身份、有家人做靠山的情况下。请问人在北美拿F1的各位留学生们,指望导师发TA、RA,支持身份,一句“你不给我做出数据来,我明天就断了你的身份”,让多少人噤若寒蝉。我亲耳听闻某教授要求实验室学生做实验不重复,error bar
全靠编。我也亲眼所见某夫妻店博后相互挂二作,别人完全重复不出他们的结果,他们依然混的逍遥自在。这些就发生在无数国内学子憧憬的美国学术圈,大太阳低下明晃晃,举报也无门,扳也扳不倒。

我曾经以为这些事情是存在于知乎、朋友圈、故事会里,只要自己守好那一亩三分地,像鸵鸟一样把头埋进土里就不会有事。直到某一天我被别人当成枪使,我拥有的技能居然成为了那颗子弹。我选择自爆,大脑飞速反应,随便找了个借口,炒了老板鱿鱼。
感谢我的父母给了我一个相对富裕的出身环境和经济状态,让我遇到这种事的时候有足够的资本去应对。但从此之后,我每每看到寒门贵子在某国内/国际顶尖实验室被老板
pua跳楼的视频,我的心便无法宁静。他们如同全职太太遭遇家暴时的束手无措,如同
弗洛伊德被跪压时喊出的那句"I can't breathe" 。被鸡汤、鸡血灌大的我们对学术圈那幻想的泡泡,那教育体系里”万般皆下品惟有科研高“的舆论姿态,黑暗就像一颗巨石按在胸口,令人窒息。

从那之后,我遇到请教我要不要读博的后生,第一个问题永远是”你家经济条件如何?“
选择,也是需要资本的。
越是没有支持的学生,越容易陷入前已无通路,后不见归途的窘境之中。

如果你现在已处于泥潭,但还未深陷其中,听我一句劝:你还有一双可以跑的腿,跑!快跑!!!
ny19931026

转载还是自己写的?

none老师?

x
xiao86

祝贺你跳坑成功
scraper

别在乎那么多,自己有水平的话可以自己搞,先出去挣了大钱再说,有了钱就可以嫖娼,可以当诗人,可以吃软饭,什么都可以,因为你发现很多自己曾经耿耿于怀的事物原来是那么浅薄和不名一文,原来自己是虚荣而已。本科时用崇拜的眼光看国内院士,
PhD时还会继续崇拜么?现在用崇拜的眼光看着美国的学术大牛,毕业十年后你肯定觉
得自己当时很可笑。大部分所谓大牛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就是资源和时间的积累加点狗屎运气,放你身上同样有可能达到那境界。

x
xiao86

通透。

有个前提,就是 自己水平足够高。

要搞到鹤立鸡群的那个高度,就“自在”了,可以超越解脱。

如果只是中人以上,或者只比别人搞出来30%,还是需要靠江湖圈子那点人脉和资源混
日子的话,就只能shut the fuck up,夹着尾巴老老实实迎合体制生存。

【 在 scraper (求白妞包养) 的大作中提到: 】
: 别在乎那么多,自己有水平的话可以自己搞,先出去挣了大钱再说,有了钱就可以嫖娼
: ,可以当诗人,可以吃软饭,什么都可以,因为你发现很多自己曾经耿耿于怀的事物原
: 来是那么浅薄和不名一文,原来自己是虚荣而已。本科时用崇拜的眼光看国内院士,: PhD时还会继续崇拜么?现在用崇拜的眼光看着美国的学术大牛,毕业十年后你肯定觉
: 得自己当时很可笑。大部分所谓大牛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就是资源和时间的积累加点
: 狗屎运气,放你身上同样有可能达到那境界。

m
molvillage

有人还就是想要找这样的老板,干事多难啊,造假就容易多了。
scraper

嗨,小霸牛,好久不见了! 新年好! 先祝工作顺利,事业蒸蒸日上,桃花运绵延不断。

说起这个中人高人,其实是以成败论英雄而已,在自然科学领域,其实中人未必中,高人未必高,更多的是出身,机遇,偶然因素,和性格。这样说吧,我就是不知不扣的中人,在我挣扎的过程中我审视过自己认识的人,他们之中有不少是聪明绝顶的,但是在美国一混,泯然众人矣,甚至因为多次失业而颠沛流离,也有不少中人混得有头有脸,有些天资不如我的也当上教授了,这说明什么?是我度量一个人资质的标准垃圾,还是一个人的资质不是决定在这些领域成就的唯一因素?不是我自恋,我认为答案是后者。当我发现那些那么聪明的人人生那么失意,我很感概,唉,聪明如此扔着粪坑里还不是一身屎臭?当我发现那些原来那么平庸的人当上教授,我也感概,什么狗屁科研,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是拉还是撒,有啥子了不起的呢?我认识的人有谁干不了这活?如果把眼光放远点那就更加不堪入目了,很多白人黑人教授,完全是尸位素餐!即使在名校,多数人其工作不过尔尔。绝大多数都会是过眼云烟,无足轻重。想到这些,挣扎还有什么意义?真让自己处于那位置难道就能一百步笑五十步?当然你可以尽情假设,可是无济于事。与其这样自寻烦恼,不如先去赚点钱免得鸡飞蛋打一场空。真有钱了干啥不行?不会因为你去赚钱人家就抢先发表了你现在连屁唉都不是的文章吧?好好动脑子想想,那么容易就被人偷抢的研究其价几何?混社会十年后你就会发现这他娘的多荒唐!人家陈章良施一公都看透了,你还在孤芳自赏臭美?自己的研究到底灌水和职务的虚荣还是里程碑的发现?是什么导致自己在这个充满恶臭的谜谷来往挣扎?要是你是张益堂或者佩雷尔曼,就当我放个屁算了。看看自己的研究方向和基本设想,用不着多聪明也能知道其中意义有多大,看看自己是不是鬼迷心窍了?

【 在 xiao86(晴雯) 的大作中提到: 】

: 通透。

: 有个前提,就是 自己水平足够高。

: 要搞到鹤立鸡群的那个高度,就“自在”了,可以超越解脱。

: 如果只是中人以上,或者只比别人搞出来30%,还是需要靠江湖圈子那点人脉和
资源混

: 日子的话,就只能shut the fuck up,夹着尾巴老老实实迎合体制生存。

x
xiao86

谢谢白牛哥~~也祝你早日拿到自己想要的位置。

你说的这个太对了。我不能同意更多。

影响一个人的人生发展的变量很多,自己的内在禀赋、品质、能力当然重要,但是也有很多外在的、自己不可控制and/or概率性的变量。

具体到生物火坑,或者大一点,学术火坑这个领域,外在的、不可控的变量比重要额外大很多。

这就是我上面说了,只有鹤立鸡群那种、自己牛逼得一塌糊涂的人,内在的变量可以
override 外在的变量的人,可以做到立于不败之地。你说的张益唐、佩雷曼那种就不
用说了。我们生物领域的,像谢晓亮、龙漫远这些人都算。

但毕竟那样的人是少数,而且大多数人对自己的判断都会偏高,而我们所处的时代又比前辈们出道的那个时代要复杂和难以判断得多,说白来就是一个滞涨、内卷的时代。所以,大部分变成炮灰就成了现实。

你说去赚钱,谁不想呢?可是,again,滞涨的时代,做什么都不容易,转行也难。加
上拖家带口的,也折腾不起。

人生就是充满了无奈。

我自己的策略就是,花了几年时间坐冷板凳,搞了专利技术出来。首先看能不能给我带来个职位;有了自己的实验室,我估计2-5年,这个技术继续深入下去,能够有点小用
,赚点比教授工资多的钱。就不用去为了那点房顶,淌学术江湖的浑水了。

我也知道自己是个中人,但是实在不想在生物学术的火坑里混吃等死,一定要折腾出去!祝我好运吧!

【 在 scraper (求白妞包养) 的大作中提到: 】
: 嗨,小霸牛,好久不见了! 新年好! 先祝工作顺利,事业蒸蒸日上,桃花运绵延不断。
: 说起这个中人高人,其实是以成败论英雄而已,在自然科学领域,其实中人未必中,高
: 人未必高,更多的是出身,机遇,偶然因素,和性格。这样说吧,我就是不知不扣的中
: 人,在我挣扎的过程中我审视过自己认识的人,他们之中有不少是聪明绝顶的,但是在
: 美国一混,泯然众人矣,甚至因为多次失业而颠沛流离,也有不少中人混得有头有脸,
: 有些天资不如我的也当上教授了,这说明什么?是我度量一个人资质的标准垃圾,还是
: 一个人的资质不是决定在这些领域成就的唯一因素?不是我自恋,我认为答案是后者。
: 当我发现那些那么聪明的人人生那么失意,我很感概,唉,聪明如此扔着粪坑里还不是
: 一身屎臭?当我发现那些原来那么平庸的人当上教授,我也感概,什么狗屁科研,你一
: 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是拉还是撒,有啥子了不起的呢?我认识的人有谁干不了这活?如果
: ...................

EIonMusk

尼玛,叔这里招个学生都不容易,像宝一样往前赶。

像你说的这样的,那是自己坑自己。不过生物坑不了解...

【 在 poyang (每天爱你多一些)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次会想发这篇帖子,主要是受饶毅事件的影响,屁股坐在学生的角度,结合我这么多
: 年亲身经历、亲耳听闻、亲眼所见的事情,给论坛里做研究的学生们一个忠告。我曾经
: 也是板上的鱼肉,大老板手下的棋子,在意识到事情不对以后也怂怂的没有勇气,把打
: 碎了的牙往肚里咽。只有当学弟学妹们问我这人怎么样的时候,才会说出一句“坑,千
: 万别去”,然后怂怂的不敢说出真实原因。
: 这个世界是割裂的,论坛里有人因为投机实现财富自由,也有苦逼学生受着人渣老板的
: 压榨,甚至PUA,言语abuse。所谓的学术圈,自然也是鱼龙混杂,有高风亮节的铮铮铁
: 骨,也有歪门邪道的小人,他们可能同为学术大拿,在一张桌子上把酒言欢,在学术会
: 议上嘘寒问暖,在基金申请上共同合作,但是成为这两种人的学生,对于今后的人生体
: 验有着天壤之别。
: ...................

z
zn258

赞一个!明白人!

【 在 poyang (每天爱你多一些)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次会想发这篇帖子,主要是受饶毅事件的影响,屁股坐在学生的角度,结合我这么多
: 年亲身经历、亲耳听闻、亲眼所见的事情,给论坛里做研究的学生们一个忠告。我曾经
: 也是板上的鱼肉,大老板手下的棋子,在意识到事情不对以后也怂怂的没有勇气,把打
: 碎了的牙往肚里咽。只有当学弟学妹们问我这人怎么样的时候,才会说出一句“坑,千
: 万别去”,然后怂怂的不敢说出真实原因。
: 这个世界是割裂的,论坛里有人因为投机实现财富自由,也有苦逼学生受着人渣老板的
: 压榨,甚至PUA,言语abuse。所谓的学术圈,自然也是鱼龙混杂,有高风亮节的铮铮铁
: 骨,也有歪门邪道的小人,他们可能同为学术大拿,在一张桌子上把酒言欢,在学术会
: 议上嘘寒问暖,在基金申请上共同合作,但是成为这两种人的学生,对于今后的人生体
: 验有着天壤之别。
: ...................

t
toddler


可喜的是现在的学生多了一个对付这种老板的手段:上FBI告发

中国老板现在一听FBI,立马尿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