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语言学界认为民科秽作的郑张尚芳式上古汉语切音

b
bigkonglong
楼主 (未名空间)

郑张尚芳的观点主要是两个:
1. 汉语上古读音重辅音,轻原音,这点像阿拉伯语;
2. 汉语尾音辅音重读,这点像俄语。

主要研究成果之大成是youtube上的俄式上古汉语。

研究方法是拿印欧语的语音拟合法去生套上古汉语,简直可以等同于讲鬼话,主要是为了刻意迎合拼音系语言的外国研究。

他的研究途径是先用现代汉语推古楚语,再推古楚语拟音记录的古越语,再联系现代泰语,再从和现代泰语的类似推古泰语。暂不说这几重跨度是否准确,用古越直接联系现在就离谱。

目前的研究成果已经很有力地证明汉语中原官话自从商末周初就很少有变化,变化的主要地区是南方,由于自然地理条件阻碍了官话的流行,诞生了无数方言。

郑张尚芳目前已经是公认的语言学小丑,被北大语言学系拿来当笑话用的。但是他的学说流毒甚广,让很多中外人士误认为上古汉语像俄语,导致很多小白以为汉语读音已经失传,现在是胡语。

z
zhetian

属实,南蛮和北京人瞧不起河南人,所以扶持伪学造谣诬蔑
b
bigkonglong

属实,郑是浙江温州人,认为温州方言是汉语正统,这是很荒谬的。

【 在 zhetian (叶凡) 的大作中提到: 】
: 属实,南蛮和北京人瞧不起河南人,所以扶持伪学造谣诬蔑

oldMo

这人男的女的?

郑张尚芳
薄谷开来
林郑月娥
b
bigkonglong

男的

【 在 oldMo (amigo)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人男的女的?
: 郑张尚芳
: 薄谷开来
: 林郑月娥

b
bigkonglong

属实
oldMo

双字姓,00后?

【 在 bigkonglong (大恐龙) 的大作中提到: 】
: 男的

w
wwwhu

>>目前的研究成果已经很有力地证明汉语中原官话自从商末周初就很少有变化<<
别说上古了,中古的入声和浊音现在在哪里?
古楚语的后代吴语湘语起码在浊音上和中古韵书是符合的,温州话不是正统,现代中原官话也不是正统。
他的观点我也不见得赞同,但说是民科就太过了,上古拟音本身就是个难事,最简单的比如有没有复辅音,固定调值前是不是有辅音表达类似格的之类的问题都没吵清楚。
daigaku

语言学是非常非常非常复杂的学科
基本上没学过的人说的没有对的

h
hardpack

语言学家圈子里的笑话:古音拟构和元音毫不相干,和辅音关系也不大。

【 在 daigaku (๑۩۞۩๑) 的大作中提到: 】
: 语言学是非常非常非常复杂的学科
: 基本上没学过的人说的没有对的

m
mijia


【 在 bigkonglong (大恐龙) 的大作中提到: 】
: 郑张尚芳的观点主要是两个:
: 1. 汉语上古读音重辅音,轻原音,这点像阿拉伯语;
: 2. 汉语尾音辅音重读,这点像俄语。
: 主要研究成果之大成是youtube上的俄式上古汉语。
: 研究方法是拿印欧语的语音拟合法去生套上古汉语,简直可以等同于讲鬼话,主要是为
: 了刻意迎合拼音系语言的外国研究。
: 他的研究途径是先用现代汉语推古楚语,再推古楚语拟音记录的古越语,再联系现代泰
: 语,再从和现代泰语的类似推古泰语。暂不说这几重跨度是否准确,用古越直接联系现
: 在就离谱。
: 目前的研究成果已经很有力地证明汉语中原官话自从商末周初就很少有变化,变化的主
: ...................

这个事情其实很无聊,郑张尚芳肯定错误不少,但他的思路是有价值的,也取得了一些具体成果,王力当年也和他就事论事地切磋。倒是李荣在社科院老压着他,卡了他很多年,不让他评正研究员。

梅祖麟90年代末从美国来,批王力,捧郑张尚芳、潘悟云等,态度倨傲,惹怒了一班王门子弟,两派彻底分裂。(叔还跟梅祖麟握过一次爪。)之后就是北大派总试图把郑张、潘的学说贬低为民科,还污蔑梅祖麟剽窃,其实无非是意气门户之争。

b
bigkonglong

严肃地讲,郑张毕竟没受过系统的教育。他在学术态度上的问题主要有两点:

1. 经不得别人的批评。别人批评就事论事,他就以为跟他过不去,就要急就要跳。做
paper要有peer review的过程,他承受不了。

2. 在研究中做不到中立,经常夹杂个人感情。

在学术成果上的一些问题:

1. 古越语中心论。他推导古汉语读音的起始点是现代吴越语,具体的说是温州方言。
他把温州方言作为中原汉语的origin,这点假设就错了。

2. 不加思辨地套用印欧语系的字母构成音素法,而对中国古文献的切音理解不深甚至
有很多偏见。

过去的15年里,国内语言学在上古汉语的识音上有三次的大辩论,每一次都是以郑张和他的派系的失败而告终,而且输得一次比一次惨。这也说明了一些问题。

【 在 mijia (稳住大奶,徐图二奶)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事情其实很无聊,郑张尚芳肯定错误不少,但他的思路是有价值的,也取得了一些
: 具体成果,王力当年也和他就事论事地切磋。倒是李荣在社科院老压着他,卡了他很多
: 年,不让他评正研究员。
: 梅祖麟90年代末从美国来,批王力,捧郑张尚芳、潘悟云等,态度倨傲,惹怒了一班王
: 门子弟,两派彻底分裂。(叔还跟梅祖麟握过一次爪。)之后就是北大派总试图把郑张
: 、潘的学说贬低为民科,还污蔑梅祖麟剽窃,其实无非是意气门户之争。

b
bigkonglong

补充一下,至于他为什么把温州方言作为中原汉语切音的origin,并没有什么科学依据,而是因为他是温州人。这点尤为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