晒我的几个室友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1/27

晒我的几个室友

我目前在住法拉盛的第三个蚁居。

在15元/天的第二个蚁居住了两天,因为我说只住两天,房东说有人已经订了我睡的床
位,我在住了两天后必须早上就搬走。

于是我在1/26早上八点搬到第三个蚁居。 15元/天。入住时感觉房东有点mean,印象不好。

住进去发现是双层床的上铺。我并不在乎住上铺,但对于上铺,15元/天这个价钱就太
贵了。

房东不提供米油盐酱醋。这也是抠门的一种表现,因为其它蚁居的房东是免费供应这些物品的。

室友一,60岁天津男,住单间,吃小包装极薄的肥牛肉片,不想省钱。但言精通省钱术,能用小电热杯在麦当劳或候机楼的插座用行李箱挡住烧开水。

他知道我的快速的烹饪方法,但他不会这么做,因为不想这么省。他懂露宿方法,但他不露宿,言认识一个人在法拉盛露宿睡一个干净的垃圾桶,白天收起,把桶盖锁起来,干净,又省钱。

言300元可以买个假身份证,故我工作的那个超市雇佣偷渡老墨,可能也出支票,用假
身份证出支票。

他听说我当天被那个超市开除,言认识那个超市的经理,会去帮我问为啥开除我。我说不用去问,因为这样的拿最低工资的工作本来就没人在乎,打工者稍微觉得不爽也会辞职不干。

他说是房东的亲戚,住这里不是因为这里好。是因为做为亲戚房租有优惠,但承认这里条件差,说过些天也会搬走。

这个室友给我极好的印象,因为他展示了他的生存知识。

室友二,住在我的下铺,65岁左右,老弱面容,晚餐煮一小锅很讲究的海鲜面,说不在吃上省钱,同时吃十几瓶药片,言看病不要钱。是偷渡客,没工作,没领失业金,不懂怎么申请失业金,我叫他找唐人小报税公司做,有其他偷渡客领480一周的失业金,和
1200疫情补贴。

我猜测他的职业是厨师,因其晚餐做的那碗海鲜面显得很精致。

我半夜起床小便,发现我枕头边一个蚜虫形的床虫,肚子吸圆血,像蚜虫一样脆弱,轻捏即破。半个小时后,我在躺着用手机,屏幕发出的暗光中看见枕头边一个四毫米的大床虫在爬。形状是床虫,肚子扁,吸满血,我抓住它用纸包着捏死,似乎其肚子显得易破,抗压力弱。此大床虫见到我手机的光,迅速逃离。其行动敏捷,不是我见过的典型的床虫行动缓慢。不知道和第一个被我捏死的蚜虫形的是否同一个品种。分析认为这两只床虫是吸的下铺室友的血,不是我的,只是吃饱之后,闻到上铺也有活人,就爬上来看看,被我发现并捏死。

这里的房客房东和中国留学生一样,对防治床虫没有概念。

早上八点见下铺起床,我告知他床虫的事,他说知道。早上十点房东过来,我告诉他昨夜我在我床上捏死两个床虫,并把一个捏扁的带血斑的粘着死床虫的纸交给他。并让他买杀虫药把所有的床具和衣物每天喷药多喷几天。

我下午注意到楼门的墙上贴着一张市政府的文件,意思似乎是政府每个月派人上门检查床虫并免费治理床虫。我告诉房东此事。房东说他正在和政府的这个治理床虫的部门联系。

室友三,65岁,我问他怎么称呼,他拒告。今天上午十点我和他同时在厨房煮挂面,厨房的灯没开,光线昏暗,我问他厨房灯的开关在哪里,他说厨房里没有灯。于是我自己找到墙上的开关打开灯。这使我感到他有点变态。

他煮二两挂面,再炒一个蔬菜肉片,很熟练麻利,使我猜测他也是厨师。不过他的烹饪效率肯定比我低一个级别。我和他同时开始做饭,同时结束。他煮了二两面条,炒了一二两肉和二两蔬菜。我则煮了八两面条。

我住这间,两个上下铺,我来之前仅下铺有人。房间小,显得窄。

室友四,厨房里设一个上下铺,上铺无人,下铺一个65岁华男,貌似一天24小时躺着,我怀疑他病了。昨夜我和天津男在厨房里聊了一个小时,他不参与。今天下午我两次对他说他应该起床活动活动,躺着太久不好,他不吭声。

室友五,一个55岁胖男,是住单间的。我问他怎么称呼,他说一个英文名字。我问他做什么工作,他说没工作。我问他是否在领失业金,他说是在领失业金。

他在厨房里炒菜油烟很大很呛人。抽油烟机是坏的,厨房的窗户是关死的,我说如果把厨房窗户打开会好些,他说那你去打开吧。于是我去把窗户打开,很难打开,我用菜刀把床户撬起,发现最大能开两厘米的缝。但厨房里有房东的锦鲤鱼缸,又住着病弱的65岁男,我不能放太多冷风进来,所以我把窗户撬起,垫一颗直径六毫米的螺杆,就这么点缝用于通风。

这个蚁居有个阳台,房东和室友三在阳台上摆食品,又用纸箱做了个类似鸡窝的东西。几只野鸽子入住,已经把这个纸箱当作家。每一两天可以捡一个鸽子蛋。今天早上室友三刚捡了一个鸽子蛋交给房东。我惊奇鸽子居然在冬天下蛋,在野生状态下,这样的蛋肯定都被冻裂了。而且鸽子很笨,自己在窝里下的蛋都被人类偷走了,居然不介意。

明天我要搬去第四个蚁居,也是15元一天。拟住两天。我今天下午已经去看了,并交了三十元房租。看起来条件也很差,不过宽敞些。住的都是六十岁的貌似建筑民工的人,空气中一股淡淡的臭脚味。

我问如果我手洗衣服能有地方晾吗?房东(可能只是二房东)说不能手洗衣服,只能去洗衣店洗。

广大的混得滋润的高低学历的傻叉们不妨也匿名地晒一下自己的室友。
r
reklam

纽约住房还是贵

450美金一个月一个床位

换成港币是3500左右

3500在香港可以租一个8平米有厕所的小房间

不过15美金是零租,贵点也合理

x
xiaowang123

条件挺差,15元也不便宜。当年我在纽约穷游时,住过hostel。到达预定的hostel发现这个hostel因为消防不合格被关了,临时在booking.com上又定了一家在brooklyn的
hostel。现在booking.com上还有记录,我查了一下当时是$27一晚,提供炊具调料,住客都是穷游的。
r
reklam

我记得以前去纽约,住Newark坐火车进城,
两个人一晚才50多,每人每天的day pass 10元

Iaocat

晒 的意思是贴(非本人的)照片
x
xiaowang123

加群聊天

【 在 xiaowang123 (小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条件挺差,15元也不便宜。当年我在纽约穷游时,住过hostel。到达预定的hostel发现
: 这个hostel因为消防不合格被关了,临时在booking.com上又定了一家在brooklyn的
: hostel。现在booking.com上还有记录,我查了一下当时是$27一晚,提供炊具调料,住
: 客都是穷游的。

M
MTWASH

Bed bug极难对付

以前读书时候第一年,一个室友跑纽约面试矿工

住很好的酒店仍然惹上了

回来把全家祸害个遍,自己房间搞好也没用,有人不信邪的他房间不搞定,其他人折腾没用

我只好把所有家具和绝大部分衣服以及电脑什么的全扔了,用记号笔写上大家不要捡

然后搬走自己住1b1b,才算解放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1/27
: 晒我的几个室友
: 我目前在住法拉盛的第三个蚁居。
: 在15元/天的第二个蚁居住了两天,因为我说只住两天,房东说有人已经订了我睡的床
: 位,我在住了两天后必须早上就搬走。
: 于是我在1/26早上八点搬到第三个蚁居。 15元/天。入住时感觉房东有点mean,印象不
: 好。
: 住进去发现是双层床的上铺。我并不在乎住上铺,但对于上铺,15元/天这个价钱就太
: 贵了。
: 房东不提供米油盐酱醋。这也是抠门的一种表现,因为其它蚁居的房东是免费供应这些
: ...................

x
xiaowang123

矿工?

【 在 MTWASH (83) 的大作中提到: 】
: Bed bug极难对付
: 以前读书时候第一年,一个室友跑纽约面试矿工
: 住很好的酒店仍然惹上了
: 回来把全家祸害个遍,自己房间搞好也没用,有人不信邪的他房间不搞定,其他人折腾
: 没用
: 我只好把所有家具和绝大部分衣服以及电脑什么的全扔了,用记号笔写上大家不要捡: 然后搬走自己住1b1b,才算解放

Iaocat

只是吃饱之后,闻到上铺也有活人,就爬上来看看,被我发现并捏死。
s
substantial

多年前我家请的月嫂是法拉盛来的。她大部分时间在各家照顾孩子,没活时就在法拉盛租一个床位。记得她说10元一天。估计就是类似的地方
s
substantial

天津老大爷肯定话多,呵呵
s
substantial

很多混滋傻的室友就是老婆孩子,没有那么多丰富各异的室友
d
dlc

老邱你这里这些55,65之类的年龄到底是怎么来的,为啥不是54,67?
r
reklam

有的地方市政不准往外边扔bed bug污染的家具

要专门处理

【 在 MTWASH(83) 的大作中提到: 】

: Bed bug极难对付

: 以前读书时候第一年,一个室友跑纽约面试矿工

: 住很好的酒店仍然惹上了

: 回来把全家祸害个遍,自己房间搞好也没用,有人不信邪的他房间不搞定,其他人折腾

: 没用

: 我只好把所有家具和绝大部分衣服以及电脑什么的全扔了,用记号笔写上大家不要捡

: 然后搬走自己住1b1b,才算解放

r
reklam

矿工就是金融计算,quant

二十年前很火

【 在 xiaowang123(小王) 的大作中提到: 】

: 矿工?

r
reklam

A quantitative analyst or “quant” is a specialist who applies mathematical and statistical methods to financial and risk management problems. S/he
develops and implements complex models used by firms to make financial and
business decisions about issues such as investments, pricing and so on.

t
toddler

老邱火眼金睛,看人群年龄像数树木年轮一样准

【 在 dlc (dalaocu)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你这里这些55,65之类的年龄到底是怎么来的,为啥不是54,67?

m
majia0100

我原来想着,如果被资本家fire掉,丢了饭碗,也像老邱一样去住15$一天的房子。
但看了老邱的描述,觉得自己受不了。就那个bed bug一项就没法呆。
看来还得好好干活保住饭碗。
s
seanlaoqiu

did u get fucked in the ass by ur roommates ?
x
xiaowang123

我还以为是挖矿 bitcoin之类的
【 在 reklam (ciel) 的大作中提到: 】
: 矿工就是金融计算,quant
: 二十年前很火
:
: 矿工?
:

k
kyxkcoach

写的不错。有点像红楼梦的叙事风格,琐事,无剧情,但又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