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了一件迷彩大衣

q
qwxqwsean
楼主 (未名空间)

1/10

我捡了一件迷彩大衣

我11/8从中国回到美国时并无冬衣,连毛衣都没有,只有一件单层布的薄夹克,两三件衬衫,两三件梯恤。

11/12我到纽约市后,立即就在曼哈顿街边捡了一两件崭新的秋衣类的可御寒衣服,慈
善机构的人故意把崭新的衣服伪装成垃圾放在路边供流浪者捡。我还捡了一支电子体温计。

几天后我又去包厘街227号领了两三件秋衣秋裤类衣服,但仍无大衣或羽绒服类外衣。

12月8日我在法拉盛一个公园露宿,一个35岁白男路人送了一件灰色厚夹克给我,这是
我得到的第一件大衣羽绒服类的厚外衣。这件灰夹克九成新,貌似高档,如果买新的可能要几百上千美元。

这件灰夹克是按西方风格设计的,我并不太满意,一是整体偏紧身,我很难在里面加衣服,二是袖子窄,不可以袖手。其两个外袋偏浅,没有内袋,放随身的小物品不方便。

后来我又捡了一件黑色夹克,因为行李已经超载,无法携带,我把那件黑夹克送给一个每天在唐人街地区推着车子到处乱走的精神似乎有点问题的五十岁可能韩裔妇。

那件捡的黑色夹克是我在家庭法院门廊露宿时,和我一起在那露宿的一个55岁白男的。我在捡它时曾经用嗅的方法检查它是否干净,随后几天我出现呼吸困难,我认为感染了新冠,并且来自那件黑夹克。

我把那件黑夹克送给50岁韩裔流浪妇,她立即就穿上了,她可能也穿了几天,推测她也会被黑夹克上的新冠病毒感染,但我后来见过她看起来健康正常。我被黑夹克的新冠感染,也只是在几天里有轻度的呼吸困难,并无其它症状,并且不治自愈。

因为我的行李车超载,携带困难,我一度不再捡衣服,也不再领免费的衣服。

到1/1/21,我花56美元把我的大部分行李寄存在唐人街附近的Manhattan ministorage
,并出发去布鲁仑的brc避难所,在路边我捡了一件迷彩大衣。在寄存之后,我暂时可
以携带更多的行李,并且有条件在避难所洗涤衣物。

1/7我在避难所洗衣房把这件迷彩大衣洗干净。

1/8出门上街时试穿,发现它的两个口袋是坏的,没有底,我把其内衬的薄布撕裂,使
手在插入口袋时,可以穿透大衣,把手伸进我穿在里面的薄夹克的口袋。

同时发现它的拉链坏了,拉链头已经不在,其拉链下端的起点有个地方断裂。这是一件用料看似低档的半大衣,下摆位于大腿中部,在锁闭拉链时,显然在偶尔需要张开双腿时拉链的下端受力会很大,可以把拉链头扯断。

所以我就修拉链。没有刀,避难所的X光和金属探测器安检很严,不准带刀进避难所。
我在街边捡了一个生锈的小刀片,用于割衣物,用完后藏在街边某个角落,备以后之用。

我找到一个被遗弃在路边的崭新的拉杆箱,从箱子里割断拆下一个拉链头,装在我的迷彩大衣的拉链上,证实尺寸正确,可以使用。

我又在大衣前襟下端割两个孔,扎一根小绳,在需要长时间穿这个大衣时,我会用绳子扎紧前襟下端,以防在偶尔比如在做跨越动作张开大腿时扯断拉链的下端。

我又用牙线和针缝合断裂了的拉链下端。

这样,我的这件迷彩大衣就基本上恢复功能了。

1/9出门时第二次试穿这件迷彩大衣,发现我修复了大衣的拉链,拉链也形同虚设,因
为大衣没有能装东西的外袋,我必须把衣服敞开,以使用我穿在里面的薄夹克的衣袋。我出门在外,必须频繁使用上衣口袋,用于装手纸,经常需要掏出手纸擦鼻涕。我还有手机,笔,纸等小东西必须暂时放在外衣口袋。这件迷彩大衣没有能装东西的口袋,就必须敞开前襟,在这两三摄氏度的寒风中,这样敞怀穿大衣,等于没穿。

所以今天我再做和这个迷彩大衣有关的改进。我有随身的背包,但背包总是装的很鼓,包上的袋子都被撑变形了,不适合充当外衣口袋装需要频繁取用的小物品。

所以我自制了一个小挎包,类似于女式的小挎包,只不过我自己做的小挎包功能更实用,但很难看。

这个自制的有拉链的小挎包是和这件迷彩大衣搭配使用的。我出门时,大衣的拉链可以封闭以保暖。这个挎包正常时是挂在脖子上,挂在大衣里面的前胸处。挎包里装着擦鼻涕纸,手机,笔纸。这个挎包很难看,但平时不外露。

在需要掏东西用时,我就从领口把这个小挎包掏出来,悬挂在胸前,拉开拉链,取用其中的小物品。用完后封闭拉链,把小挎包从领口塞回衣服里面。

和那件35岁白男送的貌似高档的灰色厚夹克相比,我对这件捡的低档的迷彩大衣更满意。

一是因为它尺寸较宽大,我可以在里面增加衣服,衣服宽大本身也增加御寒能力。二是它的袖子稍微宽,我可以做袖手的动作。袖手是在寒天唯一可行的为双手保温的措施,世界上只有中国的人懂得袖手,所有其它民族的人都不懂,外族人在设计衣服时也不考虑袖手的需求。我捡的这件迷彩大衣也没故意设计成可以袖手,只不过其袖子略宽,我勉强可以袖手而已。

目前这件大衣仍无可装东西的口袋。我穿的这条裤子的口袋很浅,只能放一两块擦鼻涕纸,不能装手机和笔纸。而且大衣较长,撩起下摆伸手掏裤袋似乎不很方便,所以我另造了一个小挎包挂在胸前。

我这样穿大衣,在镜子前一照,腹部隆起,像怀孕了一样。

以上是我捡的仍在试用期的迷彩半大衣的故事。

广大的混滋傻们也可以晒一下自己是怎么穿大衣的。你们从来都不晒自己的任何事,别人怎么能知道你们混得滋润?
frontEnd

顶贴 好文!
123456

l
libaliu

老邱鼻子一闻,感觉到黑夹克上的新冠病毒由于几天露宿街头, 活性变低,所以主动感染来达到接种灭活疫苗的目的,副作用很小,效果惊人!
JaredKushner

老邱鼻子堪比PCR检测仪,用鼻子就能嗅处新冠病毒味道

老邱还很注意口腔卫生,平时都使用牙线清洁牙缝

【 在 libaliu ()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鼻子一闻,感觉到黑夹克上的新冠病毒由于几天露宿街头, 活性变低,所以主动感
: 染来达到接种灭活疫苗的目的,副作用很小,效果惊人!

keystone0504

我介绍你来加州农业区开拖拉机你为什么不来?不需要经验
【 在 qwxqwsean (qiu) 的大作中提到: 】
: 1/10
: 我捡了一件迷彩大衣
: 我11/8从中国回到美国时并无冬衣,连毛衣都没有,只有一件单层布的薄夹克,两三件
: 衬衫,两三件梯恤。
: 11/12我到纽约市后,立即就在曼哈顿街边捡了一两件崭新的秋衣类的可御寒衣服,慈
: 善机构的人故意把崭新的衣服伪装成垃圾放在路边供流浪者捡。我还捡了一支电子体温
: 计。
: 几天后我又去包厘街227号领了两三件秋衣秋裤类衣服,但仍无大衣或羽绒服类外衣。
: 12月8日我在法拉盛一个公园露宿,一个35岁白男路人送了一件灰色厚夹克给我,这是
: 我得到的第一件大衣羽绒服类的厚外衣。这件灰夹克九成新,貌似高档,如果买新的可
: ...................

Cadillaclee

咪彩大意,不错。
kazan

老邱把带有新冠病毒的衣服送人,算不算谋杀?
solarlight

据说好像欧洲哪里训练警犬闻新冠病人的?
huangsiyuan8

内涵大意,不错。

聚客中英文餐饮软件:https://www.gicater.net

TEL:0775-26631190

freeangle

美国人的祖先 把有天花病毒的毛毯送给印第安人,消灭印第安。

现在的美国人把有新冠病毒的衣服送给流浪汉,消除社会累赘。

m
molvillage

你真的是哈喽的哪哈?
【 在 keystone0504 (飞翔之父)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介绍你来加州农业区开拖拉机你为什么不来?不需要经验

l
libaliu

指控不成立。因为据老邱说那个妇人仍然健康,所以推断衣服没有病毒,最多是“灭活病毒”。

【 在 kazan (喀山)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把带有新冠病毒的衣服送人,算不算谋杀?

z
zhetian

老邱反手送给韩妇,毒害韩国棒子
【 在 freeangle (老将脑子里面都是屎) 的大作中提到: 】
: 美国人的祖先 把有天花病毒的毛毯送给印第安人,消灭印第安。
: 现在的美国人把有新冠病毒的衣服送给流浪汉,消除社会累赘。

mofia

那是老邱给韩妇的嫖资

【 在 zhetian (叶凡) 的大作中提到: 】
: 老邱反手送给韩妇,毒害韩国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