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终于承认群体免疫失败

SimpleRed
楼主 (未名空间)

据《商业内幕》等媒体报道,瑞典首相斯特凡·勒文日前终于承认:该国错误地采用了防治新冠病毒的策略。

瑞典是全世界第一个实施群体防疫的国家,而且执行得非常彻底。“瑞典模式”一度还成为部分国家的榜样。

第一轮疫情高发期时,部分瑞典媒体和政客还曾不遗余力攻击中国,企图将疫情政治化、标签化。如今唾面自干,终于认错,原因何在?

瑞典寿命预期值下降

首先是瑞典的感染率实在不支持此前的自信。

瑞典是一个人口刚刚超过1000万的国家,目前已有34万新冠确诊病例和8000多个死亡病例,与芬兰和挪威等北欧其他国家相比,死亡率超过10倍以上。

瑞典统计部门早先也承认,虽然100多年来瑞典人的寿命预期值持续延长,但自新冠疫
情暴发以来已经缩短。

11月底的民调显示,对当局防疫能力仍有信心的人降到了42%,不足半数。82%的瑞典人现在对医疗机构的接诊能力感到担心。

瑞典民众信心不足,国际组织的评价更低。经合组织(OCED)认为,瑞典是欧洲遭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国家,也是对疫情反应最迟钝的国家。

其实早在今年五六月份,瑞典的群体防疫就显示出了不祥的迹象:死亡率占人口总数居全球之首。不过,瑞典政府不以为意。

直到11月,瑞典首相斯勒文认为,虽然需要加强管控,但总体而言“并没有做错”。瑞典的“谜之自信”来自哪里呢?

病毒传播模型和政治模型惹的祸

瑞典坚持群体免疫的直接原因,是政府采用的病毒传播模型完全不符合事实。

这个模型是瑞典首席防疫专家特格内尔创设的。在这个模型里,新冠肺炎的定义非常严格,疑似感染、死亡都不算。所以,这个模型下的新冠病毒传播非常“小众”,很容易被控制。

而瑞典政府之所以相信特格内尔模型,不仅源于特格内尔有威望,更源于瑞典近几年的政治模型。

近几年受欧债危机、难民问题、特朗普在美国崛起等影响,瑞典右翼势力急剧上升,瑞典以前传统偏左的政治光谱现在已变成了右强于左。瑞典近年来对华态度有变,就与这个大背景有关。

勒文之所以能当瑞典首相,也是左右力量权衡的结果。他组建的是一个少数派政府。这就决定了,瑞典政府对于卫生防疫等公共事务的掌控能力下降。

而在甚嚣尘上的右翼声音鼓吹下,用“自愿原则”取代封锁,就成了瑞典防疫的选择。特格内尔模型只是提供了一个合适的借口。因此,瑞典对群体防疫的“谜之自信”,来自于政治考量,而不是科学考量。

对学了瑞典模式的国家该怎么交代

勒文现在承认瑞典的防疫策略错了,算是迟到的纠偏。

纠偏本来可以更早一些。11月下旬时,特格内尔已经承认,“看不到任何群体免疫减缓疫情传播的迹象”,等于承认群体防疫失败了。

勒文也表示,政府在保护养老院上处理不当,造成了大量老年人死亡。他承诺将对之前的危机处理方式进行调查。随后瑞典采取了一些疫情管控措施。

但毕竟是晚了。除了老年人死亡等负面后果,瑞典经济也遭受了严重打击,预计2020年GDP将下降7%。

更大的问题是,瑞典模式一度被认为是一个“好方法”。英国首相约翰逊就曾是群体免疫的大力鼓吹者。直到他感染痊愈后,才一改口径,宣布遵循世卫组织的指导原则。此外,荷兰、印度等国也曾公开表示将实行群体免疫。

最不爽的应该是美国。瑞典驻美国大使早早就向美国媒体承诺过,不戴口罩、不封城、不关学校、不禁止50人以下聚会的瑞典,最快可以在5月就达成群体免疫。不知道这个
飘散到了空中的承诺是不是曾经打动特朗普。在那个阶段,不戴口罩是特朗普防疫措施的主要标志。

或许,不仅对于瑞典民众,对于其他曾经想仿效瑞典的国家,勒文都需要给出一个交代。
boblan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弱智?所有成功右转的国家全变屎坑了,自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