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阶层固化”

cynic
楼主 (未名空间)

国内“阶层固化”是个敏感但热门的话题。我有些观点,抛砖引玉一下。

1. 49-76 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阶层彻底打破:首先是革命导致,然后是运动导致。直
接结果不仅仅是权力、财富的打破重组,更包括DNA的重组(比如很多曾经的大户孩子
嫁娶了本来绝不门当户对的),别小看那些没落大户们少则两三代多则四五代乃至更多代优生优育导致的基因的影响;

2. 76以后,一切很快回归历史正常秩序。但80年代还尚存一些影响。现在已经基本回
复几千年的正常秩序。

3. 老毛照片还挂着,紧箍咒还在。更因为是这一切变化太快。如今的人,第一受不了
自己目睹亲历的巨大变化,第二当然是年代不同了,因此希望前三四十年的“正常”要继续。其实,从历史看,那是“异常”,而非”正常”化;

4. 现在富裕起来的人,相当比例在不久的从前,家庭都是被打到的黑五类。孔子说“
君子之泽 五世而斩”,不妨也从基因、DNA的角度去理解

5. ”阶层固化”也曾一度是“高大上”的代名词。不信?“八代贫农出身”!当然了
,“八代贫农”是很困难的。无他,贫了六七代,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有第八代了,基因就湮灭了。

6. 历史一般情况,阶层对于任何一代或者两代人来说,都是固化或者缓慢移动。动的
快的经常是乱世。

7. 一代比一代好一点,坚持一个上升的态势,三四代一般都能出头。鼎鼎大名的曾国
藩,是“奋四世之余烈”冒出来的(曾祖在微薄的家业基础上迈入中农;祖父进一步致富跨越了富农当上小地主;父亲考上秀才;曾国藩考上进士)
e
egaisi

纠错:老曾是个学渣,从来没考中进士。是后来当大官后,慈禧太后怕他面子不好看赐了个“同进士出身”,这是老曾一生的遗憾和伤痛。

老曾曾嘲笑一同僚过分宠爱小老婆并为之洗脚,戏曰“替如夫人洗脚”,被回敬一句“赐同进士出身”,落荒而逃。更可恨者,他的“同进士”出身被和“如夫人”相提并论。
cynic

曾国藩殿试三甲第四十二名,同进士出身。

【 在 egaisi (worry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纠错:老曾是个学渣,从来没考中进士。是后来当大官后,慈禧太后怕他面子不好看赐
: 了个“同进士出身”,这是老曾一生的遗憾和伤痛。
: 老曾曾嘲笑一同僚过分宠爱小老婆并为之洗脚,戏曰“替如夫人洗脚”,被回敬一句“
: 赐同进士出身”,落荒而逃。更可恨者,他的“同进士”出身被和“如夫人”相提并论
: 。

w
waterming

你先把各个阶段的阶层划分定义清楚了再说。别如2000年到2020年,中国社会阶层怎么划分。

然后再看指标,流动性的指标是什么。

76年发生转折是统治阶级的谎言,你信了,显然你的分析能力极其薄弱。
你能解释76年发生了什么使得你得出你的结论?解释之前先把76年前和后的阶层划分都整明白了。

从阶层经济流动性,地域流动性,社会流动性各种指标看,你说的一堆可以说基本上都是主观臆想,毫无价值。

你举曾家的例子,能说明什么,说明他家所处阶层没变?曾国藩是统治阶级成员,现在他家谁是统治阶级?

读书人从来就不是一个阶级。你这个水平,怪不得平时没人愿意搭理你。叔今天心情好,说两句。

w
waterming

八代贫农出身和阶级固化也毫无关系

道理很简单,纯粹假设,第一代贫农是统治阶级,第二代成了被统治阶级,没有固化啊。

你要说明八代固化,必须把八代跨越的这个时间段的阶层划分搞清楚。

贫农或者读书人未必是阶级定义,除非你能证明。

更重要的,流动性除了纵向的还有横向的,这个对你来讲可能太难了,你未必理解,我给你解释下,
同样是贫农,在京郊做贫农和在广东不一样,在广东和贵州山区不一样。山东贫农当年还有闯关东继续当贫农的,流动性很好。同样是底层,种地的贫农进城做鸡,也是一种流动性。

w
waterming

贵州山区贫农到珠三角继续贫农,分析这个现象是不是要看经济流动性,地域流动性,是不是要列一堆指标?比如收入,住房面积,医疗水平,人均寿命,结婚的比例,生育数量,子女教育程度等等?

【 在 waterming(wa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八代贫农出身和阶级固化也毫无关系

: 道理很简单,纯粹假设,第一代贫农是统治阶级,第二代成了被统治阶级,没有固化啊。

: 你要说明八代固化,必须把八代跨越的这个时间段的阶层划分搞清楚。

: 贫农或者读书人未必是阶级定义,除非你能证明。

: 更重要的,流动性除了纵向的还有横向的,这个对你来讲可能太难了,你未必理解,我

: 给你解释下,

: 同样是贫农,在京郊做贫农和在广东不一样,在广东和贵州山区不一样。山东贫农当年

: 还有闯关东继续当贫农的,流动性很好。同样是底层,种地的贫农进城做鸡,也是一种

: 流动性。

w
wljyx

国内现在阶层固化比以前厉害,穷人变大富更困难
但还有上升渠道,好好学习还是不难从贫穷农村进入城镇的普通中产阶层的
c
cactus2020

80/90年代阶层还没有彻底固化...
任正非娶到省委书记女儿,
还有很多琐南大学毕业娶厂长, 局长, 厅长女儿...

现在?
小将应该最有体会,
娶村长女儿容易吗?....
w
waterming

我的观点是七十年代没有任正非这个阶层,八九十年代这个阶层产生并迅速膨胀,
这个过程里婚姻和各种利益勾兑充当白手套等等行为都有。

现在这个阶层稳定下来了,就很难复制原来那些手段。

【 在 cactus2020() 的大作中提到: 】

: 80/90年代阶层还没有彻底固化...

: 任正非娶到省委书记女儿,

: 还有很多琐南大学毕业娶厂长, 局长, 厅长女儿...

: 现在?

: 小将应该最有体会,

: 娶村长女儿容易吗?....

w
waterming

做梦

贫农进城算不算阶层流动的显著指标?我看不算。城市中产再过几年很可能还不如没读大学的贫农。

【 在 wljyx(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

: 国内现在阶层固化比以前厉害,穷人变大富更困难

: 但还有上升渠道,好好学习还是不难从贫穷农村进入城镇的普通中产阶层的

GeorgeCurie

属实。当年老将对厅长女儿都不屑。现在小将娶村长女儿容易吗?嘿嘿

【 在 cactus2020 () 的大作中提到: 】
: 80/90年代阶层还没有彻底固化...
: 任正非娶到省委书记女儿,
: 还有很多琐南大学毕业娶厂长, 局长, 厅长女儿...
: 现在?
: 小将应该最有体会,
: 娶村长女儿容易吗?....

c
cactus2020

赞同, 大西朝几十年都没有把农民工归化成市民,
他们进入城市几十年还是异地农民工, 而不是本地市民, 福利, 小孩入学等等...

西方即使是难民几年以后即可彻底归化为本地市民...

就连香港, 内地偷度去的, 现在都几代了, 都彻底是当地市民...

大西国的残酷真是令人发指....

【 在 waterming (wa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做梦
: 贫农进城算不算阶层流动的显著指标?我看不算。城市中产再过几年很可能还不如没读
: 大学的贫农。
:
: 国内现在阶层固化比以前厉害,穷人变大富更困难
:
: 但还有上升渠道,好好学习还是不难从贫穷农村进入城镇的普通中产阶层的
:

w
waterming

老将和厅长都被老邓忽悠了,误判

最后包子地位岿然不动

包子前妻都误判了,错过了成为圣母皇太后的机会

【 在 GeorgeCurie(George) 的大作中提到: 】

: 属实。当年老将对厅长女儿都不屑。现在小将娶村长女儿容易吗?嘿嘿

ldxk

你管没进士及弟的都叫学渣?呵呵
另外,曾参加会试列三甲42名,明清赐三甲八十名以内同进士乃一贯制度,跟他以后当了大官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少看点野史好吗?

【 在 egaisi (worry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纠错:老曾是个学渣,从来没考中进士。是后来当大官后,慈禧太后怕他面子不好看赐
: 了个“同进士出身”,这是老曾一生的遗憾和伤痛。
:
: 老曾曾嘲笑一同僚过分宠爱小老婆并为之洗脚,戏曰“替如夫人洗脚”,被回敬一句“
: 赐同进士出身”,落荒而逃。更可恨者,他的“同进士”出身被和“如夫人”相提并论
: 。
ldxk

你娃好可怜啊

【 在 cactus2020 () 的大作中提到: 】
: 80/90年代阶层还没有彻底固化...
: 任正非娶到省委书记女儿,
: 还有很多琐南大学毕业娶厂长, 局长, 厅长女儿...
:
: 现在?
: 小将应该最有体会,
: 娶村长女儿容易吗?....
g
geust

你丫double历史盲。

1、从来没考中进士的是左文襄。
2、“赐同进士出身”也是进士。

【 在 egaisi 的大作中提到: 】
:
:纠错:老曾是个学渣,从来没考中进士。是后来当大官后,慈禧太后怕他面子不好看
赐了个“同进士出身”,这是老曾一生的遗憾和伤痛。
:
:老曾曾嘲笑一同僚过分宠爱小老婆并为之洗脚,戏曰“替如夫人洗脚”,被回敬一句
“赐同进士出身”,落荒而逃。更可恨者,他的“同进士”出身被和“如夫人”相提并论。
:

x
xiaohehe123

阶级固化肯定有,但是还是比欧美强多了。中国高考相对还是最公平的,标准在那儿,考不上说啥都没用。
美国大学就没啥标准,穷人上好大学难度找到好工作远远超过超过中国。
flyelaphant

有个球用,北大清华本科毕业的照样有混得一塌糊涂的
遍地都是专科生本科生。。。大学生就不值钱了
硕士都有极少数去送快递了

【 在 xiaohehe123 (xiaohehe123) 的大作中提到: 】
: 阶级固化肯定有,但是还是比欧美强多了。中国高考相对还是最公平的,标准在那儿,
: 考不上说啥都没用。
: 美国大学就没啥标准,穷人上好大学难度找到好工作远远超过超过中国。

cynic

中国的高考,是“损不足而补有余”。比如,最有余的北京,录取资源是最充分的

【 在 xiaohehe123 (xiaohehe123) 的大作中提到: 】
: 阶级固化肯定有,但是还是比欧美强多了。中国高考相对还是最公平的,标准在那儿,
: 考不上说啥都没用。
: 美国大学就没啥标准,穷人上好大学难度找到好工作远远超过超过中国。

c
cactus2020

廊五铁捶了, 你完全不了解形势...

中国高考一直都有作弊...
最早所谓的委培生...不解释

现在高考完全没用...
有钱人小学就出国了...

【 在 xiaohehe123 (xiaohehe123) 的大作中提到: 】
: 阶级固化肯定有,但是还是比欧美强多了。中国高考相对还是最公平的,标准在那儿,
: 考不上说啥都没用。
: 美国大学就没啥标准,穷人上好大学难度找到好工作远远超过超过中国。

x
xiaohehe123

不公平肯定是有的,这里说的是阶级固化,是说的穷人上升方法。中国基本上还是提供了高考这个平台让大家竞争。对比美国,富人捐点钱名校随便上还是强多了。

【在 cynic([email protected] 1998->2010->?)的大作中提到:】
:中国的高考,是“损不足而补有余”。比如,最有余的北京,录取资源是最充分的


ExternalF

现在已经开始群嘲small town problem solver了

【 在 xiaohehe123 (xiaohehe123)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公平肯定是有的,这里说的是阶级固化,是说的穷人上升方法。中国基本上还是提供
: 了高考这个平台让大家竞争。对比美国,富人捐点钱名校随便上还是强多了。
: :中国的高考,是“损不足而补有余”。比如,最有余的北京,录取资源是最充分的: :

w
wljyx

相当多的贫困地区大学生还是可以改变命运脱离最底层的
看云南丽江那个女子高中有感,很多人大学毕业成为医生护士教师警察,不是人上人,但走出大山改变了阶层

【 在 flyelaphant (我是白妞风的生物学父亲)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个球用,北大清华本科毕业的照样有混得一塌糊涂的
: 遍地都是专科生本科生。。。大学生就不值钱了
: 硕士都有极少数去送快递了

w
waterming

这个只是属于横向流动,不属于跨阶层流动

你们都不定义阶层,然后谈流动,很流氓

贫困山区农民苦是苦了点,但是本质上和城市工人是一个阶层,
甚至和你说的城市教师警察医生护士律师底层公务员都是一个阶层,
这是我老人家的看法

【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
: 相当多的贫困地区大学生还是可以改变命运脱离最底层的
: 看云南丽江那个女子高中有感,很多人大学毕业成为医生护士教师警察,不是人上人,
: 但走出大山改变了阶层

mbright


你要这么说,全球都在逆练九阴。你一样的SAT/GRE能和美国本地学生去一样美校吗?

我帝都一没搞Alumni,二没收市外学费,三没招代考二世祖。

我等第三世界国家的城市贫民子弟,也能浪成灯塔F500中层,不感谢高考,难道要感谢old money?

当然了,现在回头看是白浪了。

【 在 cynic ([email protected] 1998->2010->?)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国的高考,是“损不足而补有余”。比如,最有余的北京,录取资源是最充分的

cynic

好笑。为什么你要拿对本国和外国学生来比?
你的意思,北京vs北京以外 = 美国vs美国以外?

【 在 mbright (可能吧$辉宝)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要这么说,全球都在逆练九阴。你一样的SAT/GRE能和美国本地学生去一样美校吗?
: 我帝都一没搞Alumni,二没收市外学费,三没招代考二世祖。
: 我等第三世界国家的城市贫民子弟,也能浪成灯塔F500中层,不感谢高考,难道要感谢
: old money?
: 当然了,现在回头看是白浪了。

mbright


这有什么好笑。不都是所谓“本地优势”吗?

别跟我说什么哪个地方州税给学校做了贡献,哪个又用了全国的钱。尼玛美帝搞教育的钱不是靠着霸权全球剪羊毛剪来的?你怎么证明坦福是漂亮丫头BK里翻肉饼的,还是北京的哥的血汗钱真实贡献更多?

这个论题二十多年前,哥就已经和宿舍哥们详尽辩论过了。馊菜一盘,懒得多说了。

操,你一老ID,装什么鸡巴纯真。

【 在 cynic ([email protected] 1998->2010->?) 的大作中提到: 】
: 好笑。为什么你要拿对本国和外国学生来比?
: 你的意思,北京vs北京以外 = 美国vs美国以外?

GreatCanada

那是左宗鸡
【 在 egaisi (worry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纠错:老曾是个学渣,从来没考中进士。是后来当大官后,慈禧太后怕他面子不好看赐
: 了个“同进士出身”,这是老曾一生的遗憾和伤痛。
: 老曾曾嘲笑一同僚过分宠爱小老婆并为之洗脚,戏曰“替如夫人洗脚”,被回敬一句“
: 赐同进士出身”,落荒而逃。更可恨者,他的“同进士”出身被和“如夫人”相提并论
: 。

cynic

在人类没有共产主义之前,还是以国家为界限的。这在可预见将来不会改变。

你在用网上常用的归谬法来试图混淆界限。

我就问你一句:北京vs非北京 是不是等同于 美国人vs非美国人?

【 在 mbright (可能吧$辉宝)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有什么好笑。不都是所谓“本地优势”吗?
: 别跟我说什么哪个地方州税给学校做了贡献,哪个又用了全国的钱。尼玛美帝搞教育的
: 钱不是靠着霸权全球剪羊毛剪来的?你怎么证明坦福是漂亮丫头BK里翻肉饼的,还是北
: 京的哥的血汗钱真实贡献更多?
: 这个论题二十多年前,哥就已经和宿舍哥们详尽辩论过了。馊菜一盘,懒得多说了。: 操,你一老ID,装什么鸡巴纯真。

w
wljyx

你老人家眼里就两个阶层:除了大富都是底层
那欧美也差不多:码工和失业无收入的也一个阶层。

【 在 waterming (wa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只是属于横向流动,不属于跨阶层流动
: 你们都不定义阶层,然后谈流动,很流氓
: 贫困山区农民苦是苦了点,但是本质上和城市工人是一个阶层,
: 甚至和你说的城市教师警察医生护士律师底层公务员都是一个阶层,
: 这是我老人家的看法

w
waterming

富从来不是阶级划分的标准,
你真搞错了

我反复强调你们先把阶级划分搞清楚,
然后研究经济流动性,等等

富是经济流动性的重要指标

大家不在一个层面,你就当我是傻逼好了

【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老人家眼里就两个阶层:除了大富都是底层
: 那欧美也差不多:码工和失业无收入的也一个阶层。

a
arthury

国内再阶层固化,也没有美国固化
mbright


目前来看,当然是不能等同的。但是不等同,不代表就不能类比。

我想说的是,全球任何地方都有或多或少的“本地优先”主义,小到城市,大到国家。这再正常不过了。难道都要学大山东,给外人陪穴伴,不理本地光棍,才是公平?是你在用一个放之四海皆准的“偏颇”,即地区优势,来试图弱化“高考相对公平”这个没毛病的议题。

【 在 cynic ([email protected] 1998->2010->?) 的大作中提到: 】
: 在人类没有共产主义之前,还是以国家为界限的。这在可预见将来不会改变。
: 你在用网上常用的归谬法来试图混淆界限。
: 我就问你一句:北京vs非北京 是不是等同于 美国人vs非美国人?

freelikewind

围城里也提到这个段子

【 在 egaisi (worry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纠错:老曾是个学渣,从来没考中进士。是后来当大官后,慈禧太后怕他面子不好看赐
: 了个“同进士出身”,这是老曾一生的遗憾和伤痛。
: 老曾曾嘲笑一同僚过分宠爱小老婆并为之洗脚,戏曰“替如夫人洗脚”,被回敬一句“
: 赐同进士出身”,落荒而逃。更可恨者,他的“同进士”出身被和“如夫人”相提并论
: 。

w
wljyx

贫富肯定是阶层划分的一个重要标准。
连这点都不承认,确实没啥可讨论

【 在 waterming (wa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富从来不是阶级划分的标准,
: 你真搞错了
: 我反复强调你们先把阶级划分搞清楚,
: 然后研究经济流动性,等等
: 富是经济流动性的重要指标
: 大家不在一个层面,你就当我是傻逼好了

w
waterming

军版傻逼真是多,标准多了去了,
没读过毛泽东?

即使谈流动性,
分不清标准和指标也没法谈。

你不看看英文文章谈这个问题用的是不是标准这个词?

【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
: 贫富肯定是阶层划分的一个重要标准。
: 连这点都不承认,确实没啥可讨论

x
xiaohehe123

老将的意思就是,底特律的黑人跟华尔街的犹太人是一个阶层的。因为他们都享有美式民主。

【在 wljyx(nescaf)的大作中提到:】
:贫富肯定是阶层划分的一个重要标准。
:连这点都不承认,确实没啥可讨论

w
waterming

 中国社会各阶级的情况是怎样的呢?
  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在经济落后的半殖民地的中国,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完全是国际资产阶级的附庸,其生存和发展,是附属于帝国主义的。这些阶级代表中国最落后的和最反动的生产关系,阻碍中国生产力的发展。他们和中国革命的目的完全不兼容。特别是大地主阶级和大买办阶级,他们始终站在帝国主义一边,是极端的反革命派。其政治代表是国家主义派[1]和国民党右派。
  中产阶级。这个阶级代表中国城乡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中产阶级主要是指民族资产阶级,他们对于中国革命具有矛盾的态度:他们在受外资打击、军阀压迫感觉痛苦时,需要革命,赞成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革命运动;但是当着革命在国内有本国无产阶级的勇猛参加,在国外有国际无产阶级的积极援助,对于其欲达到大资产阶级地位的阶级的发展感觉到威胁时,他们又怀疑革命。其政治主张为实现民族资产阶级一阶级统治的国家。有一个自称为戴季陶[2]“真实信徒”的,在北京《晨报》[3]上发表议论说:“举起你的左手打倒帝国主义,举起你的右手打倒共产党。”这两句话,画出了这个阶级的矛盾惶遽状态。他们反对以阶级斗争学说解释国民党的民生主义,他们反对国民党联俄和容纳共产党[4]及左派分子。但是这个阶级的企图——实现民族资产阶级统治的国
家,是完全行不通的,因为现在世界上的局面,是革命和反革命两大势力作最后斗争的局面。这两大势力竖起了两面大旗:一面是红色的革命的大旗,第三国际[5]高举着,
号召全世界一切被压迫阶级集合于其旗帜之下;一面是白色的反革命的大旗,国际联盟[6]高举着,号召全世界一切反革命分子集合于其旗帜之下。那些中间阶级,必定很快
地分化,或者向左跑入革命派,或者向右跑入反革命派,没有他们“独立”的余地。所以,中国的中产阶级,以其本阶级为主体的“独立”革命思想,仅仅是一个幻想。
  小资产阶级。如自耕农[7],手工业主,小知识阶层——学生界、中小学教员、小
员司、小事务员、小律师,小商人等都属于这一类。这一个阶级,在人数上,在阶级性上,都值得大大注意。自耕农和手工业主所经营的,都是小生产的经济。这个小资产阶级内的各阶层虽然同处在小资产阶级经济地位,但有三个不同的部分。第一部分是有余钱剩米的,即用其体力或脑力劳动所得,除自给外,每年有余剩。这种人发财观念极重,对赵公元帅礼拜最勤,虽不妄想发大财,却总想爬上中产阶级地位。他们看见那些受人尊敬的小财东,往往垂着一尺长的涎水。这种人胆子小,他们怕官,也有点怕革命。因为他们的经济地位和中产阶级颇接近,故对于中产阶级的宣传颇相信,对于革命取怀疑的态度。这一部分人在小资产阶级中占少数,是小资产阶级的右翼。第二部分是在经济上大体上可以自给的。这一部分人比较第一部分人大不相同,他们也想发财,但是赵公元帅[8]总不让他们发财,而且因为近年以来帝国主义、军阀、封建地主、买办大资
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他们感觉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从前的世界。他们觉得现在如果只使用和从前相等的劳动,就会不能维持生活。必须增加劳动时间,每天起早散晚,对于职业加倍注意,方能维持生活。他们有点骂人了,骂洋人叫“洋鬼子”,骂军阀叫“抢钱司令”,骂土豪劣绅叫“为富不仁”。对于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运动,仅怀疑其未必成功(理由是:洋人和军阀的来头那么大),不肯贸然参加,取了中立的态度,但是绝不反对革命。这一部分人数甚多,大概占小资产阶级的一半。第三部分是生活下降的。这一部分人好些大概原先是所谓殷实人家,渐渐变得仅仅可以保住,渐渐变得生活下降了。他们每逢年终结账一次,就吃惊一次,说:“咳,又亏了!”这种人因为他们过去过着好日子,后来逐年下降,负债渐多,渐次过着凄凉的日子,“瞻念前途,不寒而栗”。这种人在精神上感觉的痛苦很大,因为他们有一个从前和现在相反的比较。这种人在革命运动中颇要紧,是一个数量不小的群众,是小资产阶级的左翼。以上所说小资产阶级的三部分,对于革命的态度,在平时各不相同;但到战时,即到革命潮流高涨、可以看得见胜利的曙光时,不但小资产阶级的左派参加革命,中派亦可参加革命,即右派分子受了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左派的革命大潮所裹挟,也只得附和着革命。我们从一九二五年的五卅运动[9]和各地农民运动的经验看来,这个断定是不错的。
  半无产阶级。此处所谓半无产阶级,包含:(一)绝大部分半自耕农[10],(二)贫农,(三)小手工业者,(四)店员[11],(五)小贩等五种。绝大部分半自耕农和贫农是农村中一个数量极大的群众。所谓农民问题,主要就是他们的问题。半自耕农、贫农和小手工业者所经营的,都是更细小的小生产的经济。绝大部分半自耕农和贫农虽同属半无产阶级,但其经济状况仍有上、中、下三个细别。半自耕农,其生活苦于自耕农,因其食粮每年大约有一半不够,须租别人田地,或者出卖一部分劳动力,或经营小商,以资弥补。春夏之间,青黄不接,高利向别人借债,重价向别人籴粮,较之自耕农的无求于人,自然景遇要苦,但是优于贫农。因为贫农无土地,每年耕种只得收获之一半或不足一半;半自耕农则租于别人的部分虽只收获一半或不足一半,然自有的部分却可全得。故半自耕农的革命性优于自耕农而不及贫农。贫农是农村中的佃农,受地主的剥削。其经济地位又分两部分。一部分贫农有比较充足的农具和相当数量的资金。此种农民,每年劳动结果,自己可得一半。不足部分,可以种杂粮、捞鱼虾、饲鸡豕,或出卖一部分劳动力,勉强维持生活,于艰难竭蹶之中,存聊以卒岁之想。故其生活苦于半自耕农,然较另一部分贫农为优。其革命性,则优于半自耕农而不及另一部分贫农。所谓另一部分贫农,则既无充足的农具,又无资金,肥料不足,土地歉收,送租之外,所得无几,更需要出卖一部分劳动力。荒时暴月,向亲友乞哀告怜,借得几斗几升,敷衍三日五日,债务丛集,如牛负重。他们是农民中极艰苦者,极易接受革命的宣传。小手工业者所以称为半无产阶级,是因为他们虽然自有简单的生产手段,且系一种自由职业,但他们也常常被迫出卖一部分劳动力,其经济地位略与农村中的贫农相当。因其家庭负担之重,工资和生活费用之不相称,时有贫困的压迫和失业的恐慌,和贫农亦大致相同。店员是商店的雇员,以微薄的薪资,供家庭的费用,物价年年增长,薪给往往须数年一增,偶与此辈倾谈,便见叫苦不迭。其地位和贫农及小手工业者不相上下,对于革命宣传极易接受。小贩不论肩挑叫卖,或街畔摊售,总之本小利微,吃着不够。其地位和贫农不相上下,其需要一个变更现状的革命,也和贫农相同。
  无产阶级。现代工业无产阶级约二百万人。中国因经济落后,故现代工业无产阶级人数不多。二百万左右的产业工人中,主要为铁路、矿山、海运、纺织、造船五种产业的工人,而其中很大一个数量是在外资产业的奴役下。工业无产阶级人数虽不多,却是中国新的生产力的代表者,是近代中国最进步的阶级,做了革命运动的领导力量。我们看四年以来的罢工运动,如海员罢工[12]、铁路罢工[13]、开滦和焦作煤矿罢工[14]、沙面罢工[15]以及“五卅”后上海香港两处的大罢工[16]所表现的力量,就可知工业无产阶级在中国革命中所处地位的重要。他们所以能如此,第一个原因是集中。无论哪种人都不如他们的集中。第二个原因是经济地位低下。他们失了生产手段,剩下两手,绝了发财的望,又受着帝国主义、军阀、资产阶级的极残酷的待遇,所以他们特别能战斗。都市苦力工人的力量也很可注意。以码头搬运夫和人力车夫占多数,粪夫清道夫等亦属于这一类。他们除双手外,别无长物,其经济地位和产业工人相似,惟不及产业工人的集中和在生产上的重要。中国尚少新式的资本主义的农业。所谓农村无产阶级,是指长工、月工、零工等雇农而言。此等雇农不仅无土地,无农具,又无丝毫资金,只得营工度日。其劳动时间之长,工资之少,待遇之薄,职业之不安定,超过其它工人。此种人在乡村中是最感困难者,在农民运动中和贫农处于同一紧要的地位。
  此外,还有数量不小的游民无产者,为失了土地的农民和失了工作机会的手工业工人。他们是人类生活中最不安定者。他们在各地都有秘密组织,如闽粤的“三合会”,湘鄂黔蜀的“哥老会”,皖豫鲁等省的“大刀会”,直隶及东三省的“在理会”,上海等处的“青帮”[17],都曾经是他们的政治和经济斗争的互助团体。处置这一批人,是中国的困难的问题之一。这一批人很能勇敢奋斗,但有破坏性,如引导得法,可以变成一种革命力量。
w
wljyx

说阶层呢
你非得替换成阶级

【 在 waterming (wa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国社会各阶级的情况是怎样的呢?
:   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在经济落后的半殖民地的中国,地主阶级和买办阶级完全是
: 国际资产阶级的附庸,其生存和发展,是附属于帝国主义的。这些阶级代表中国最落后
: 的和最反动的生产关系,阻碍中国生产力的发展。他们和中国革命的目的完全不兼容。
: 特别是大地主阶级和大买办阶级,他们始终站在帝国主义一边,是极端的反革命派。其
: 政治代表是国家主义派[1]和国民党右派。
:   中产阶级。这个阶级代表中国城乡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中产阶级主要是指民族资
: 产阶级,他们对于中国革命具有矛盾的态度:他们在受外资打击、军阀压迫感觉痛苦时
: ,需要革命,赞成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革命运动;但是当着革命在国内有本国无产阶级
: 的勇猛参加,在国外有国际无产阶级的积极援助,对于其欲达到大资产阶级地位的阶级
: ...................

w
waterming

区别是什么?

说英文,不是在讨论social mobility问题?

傻逼真多。

【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
: 说阶层呢
: 你非得替换成阶级

w
wljyx

一边贴着大段裹脚布死的中文阶级划分
一边暗示这和英文的social mobility 一回事
傻逼是够多

【 在 waterming (water) 的大作中提到: 】
: 区别是什么?
: 说英文,不是在讨论social mobility问题?
: 傻逼真多。

w
waterming

好吧,那就你看我傻逼我看你傻逼,还有啥好聊的

其实是个很无聊的话题,都聊了n多年了,有个屁用。

月经话题。

【 在 wljyx (nescaf)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边贴着大段裹脚布死的中文阶级划分
: 一边暗示这和英文的social mobility 一回事
: 傻逼是够多

s
sqrtn

属实。近视分三等,第一甲近视及第,第二甲近视出身,第三甲同进士出身。
【 在 cynic ([email protected] 1998->2010->?) 的大作中提到: 】
: 曾国藩殿试三甲第四十二名,同进士出身。